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迷局》接十年,高虐。(12)

接上

当晚,楼外楼。。。
“消息可靠吗?”
“放心吧,这次绝对可靠。我派出去的人已经查出来,并且可以肯定第三方鬼玺就在那儿。”
“天真,这次你给胖爷我个准信儿。这三方鬼玺确定能。。。”
“我确定!我去青铜门的时候,青铜门旁边有两个青铜制的凹槽。另外一个凹槽是我在青铜门上发现的,但每次打开青铜门只需要一个鬼玺,两个鬼玺可以强制性的打开青铜门!但是第三方鬼玺我一直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直到上一次去青铜门的时候我无意之中在青铜门上发现了壁画。当年汪藏海在青铜门里面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万物皆是起源于此,所以我就在想,如果三方鬼玺一起打开青铜门,会不会是另外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胖子支起自己的下巴仔细的想了想。然后一脸真挚地望向吴邪
“天真,能说的简单一点儿吗?胖爷我听不懂。”
吴邪送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简要的说,就是在科幻书里面出现的平行时空。”
“那岂不是要穿越了?”
“应该差不多,在那个世界里,你可以跳到想去的任意一个时间点。一个微不足道的青铜铃铛就能让人置换,那青铜门里面全部都是青铜的世界,产生的后果根本没有办法想象。那会是非常可怕的存在,汪家一组延续几千年至今。为的就是要凑齐三方鬼玺,但是目的没有人会知道。。。”
“主要的地点在哪儿?”
“当年玄奘西行,第一方带去了印度。大唐天子唐太宗李世民赐给他的那方小玉玺就是鬼玺。第二方在宋代末年被一大批少林僧人护送去了暹罗,也就是今天的泰国。而这第三方鬼玺是最重要的一个,也是藏最隐蔽的一个,为的就是防止有心怀不轨的人一旦凑齐三方鬼玺打开青铜门,那种后果简直不堪设想。而这第三方鬼玺,因为流出的时间太长,再加上那个所在的国家已经灭亡了,所以不会有人找到它。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第三方鬼玺,全部毁掉。老九门被这股力量在幕后操纵了将近三代人的时间,只要灭了它就会永绝后患。”
“第三方鬼玺的地点在哪儿?”
吴邪用手指蘸了点儿水,在桌子中央写下的两个字:“玛雅”
一提到玛雅两个字,人们首先就会想到的是:“玛雅预言”。
2012年12月21日被玛雅人预言为世界末日。到了12月20号那天有的人自杀,有的人收拾家产,有的人直接引火自焚。
结果到了第二天,太阳依旧升起,地球仍然在转,世间的一切都没有变化。。。
想到这儿,解雨臣没来由的抽了抽嘴角。别问原因,都说了没来由的。。。
但胖子右眼皮一直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人道是:“左眼跳财,右眼跳灾。”铁三角已经分开了,他们两个到现在全部都是孤身一人。前面到底还有怎样的灾难在等着他们。但是千金难买早知道,未来的事情谁又知道呢?。。。
吴邪用冷水冲了冲自己的脸,竭尽全力不去想那些事情。想也没有用,无论怎样自己都不可能再回归天真无邪。自从十年前,他离开自己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认识到:人心死鬼!这句话,说的一点儿错也没有。这么多年,吴邪下过的斗不尽其数。反水的也有不少,但每次都在他的强力镇压下化险为夷。
但他也是人,他也会累的。。。
——————————
冲了个凉水澡,吴邪爬上床把被子蒙在了自己的头上。
他想忘记,他想忘记今天早上发生的所有的一切。
这十年里,他不断的问自己,自己对于张起灵,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是兄弟吗?不是,那种感情早已经超越了兄弟情谊!
他亲口对他说过: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联系。。。
而如今,伊人已归,风雪不在。
但他与这个世界的联系却不再是自己。。。
在床上翻过来翻过去像烙饼一样,可吴邪还是没有半分的睡意。
伸出手去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显示,已经凌晨一点半了。
如果现在不睡,明天就不会有精神。如果在斗里面累的睡着了,以后还让他吴邪怎么在道上混?
尽管这样想着,有时没有任何的作用。该睡不着还是睡不着,吴邪随手摸出一根烟来点上,站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的夜景。霓虹灯闪烁,虽是凌晨,但仍是有人在忙碌。
偶尔有一辆辆小货车经过,吴邪饶有兴趣的把视线跟随着他们走。
这样他不经意间想起了自己还停留在“大明湖畔”的那辆破烂的小金杯。
他曾经想把它卖掉,后来想想却舍不得。那是他曾经的回忆,对自己天真无邪的回忆。可如今都已不复存在。。。
齐羽和他,究竟谁是谁的替身?谁是谁的牵绊?来来往往,都已经分不清楚了。他只清楚一点,现在陪在张起灵身边的人。
是齐羽,而不是他吴邪。。。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镜里已经多了以前不存在的沧桑。看着看着,吴邪的眼圈儿竟有些发红。
看着镜子里的脸,他厌恶。他恨!他恨这张脸!天真无邪的时候是这张脸!狠毒时也是这张脸,他不止一次的怀疑自己。天真和狠毒。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自己?哪一个才是附在脸上的那张面具?。。。解雨臣八岁那年就已当家,自己二十八岁时还是一派的天真。他记得那个时候的他很傻,很傻!傻到了一个不可犯二的程度!
傻到去追一个完全不理自己,而且根本就不把自己当回事儿的人。
今天早上他看见齐羽的时候,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齐羽的年纪肯定比自己大很多,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皱纹。他看到了张起灵看他时的眼神,那眼神里面充满了宠溺。。。
但这些现在都和他吴邪没有任何的关系。。。
或者说。。。
是他遥不可及的。。。
“小哥。。。我想你,我真的很想你。。。我从来都没有骗过任何人。。。我是真的很想你。你跟胖子不一样的。。。”
吴邪对着夜色中的无尽黑暗道出了自己深藏在心里多年的话。
“小哥,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我喜欢的和喜欢我的。。。不是同一个人。。。”
————————————
张起灵,请你扪心自问:“从头到尾你在乎的。。。到底是天真的吴邪?还是无邪的天真?。。。”
左手牵右手,说好不分开。。。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