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迷局》接十年,高虐。(15)

划破的脸



古墓,是在一瞬间塌陷的。
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只知道解雨臣的手刚刚碰到鬼玺。整座墓就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晃的所有人都站不稳。
张起灵回过头,竟是看到了。齐羽的手指正按在机关按钮上。
他深深地看了张起灵一眼,转过身去,几个闪身便消失在了黑暗处 。
张起灵急忙背起吴邪来,率先冲向了早已观察好的暗门,时间急促,根本顾不得鬼玺。
所以当吴邪再次在医院睁开眼睛的时候,破天荒的竟然发现张起灵睡在他的床边。吴邪微微的动了一下,张起灵睁开眼睛看着他。。。
吴邪有些不敢相信地伸出手,却又缩了回去。反倒是被张起灵一把抓住。。。
吴邪的手在抖。。。
张起灵直接上前双臂一勾,就死死的抱住了吴邪。
“对不起。。。”
吴邪摇了摇头,一把挣开了他的怀抱。
“你还回来干什么?~看我笑话吗?。。。”
“吴邪。。。对不起,我认错了。。。”
“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起灵你当我傻逼呀?!一遍又一遍的骗我!你不是觉得我会害你吗?~你还来干什么?!你来干什么?!!!呃~”
“吴邪!!!”
剧烈的嘶吼,扯动了背上还没有好全的伤口。
张起灵死死的抓住他。
“我错了,是我错了。。。别挣。。。这是我欠你的。。。”
但吴邪仍然不听话的在动
“欠我?呵~你张起灵欠我什么?你都已经替我守了十年的青铜门!你根本就不欠我什么!!!你放开我!”
“可你说你记得我。。。”
“他妈的老子那个时候不清醒!我在说胡话!!!我再说一遍,放开!”
“。。。。。。”
张起灵却没有在说话,一双深邃的眼眸死死地瞪着吴邪。瞪着他浑身上下一阵发毛。
“你干。。。唔!!!”
张起灵,直接用吻封话。
吴邪全身上下一阵哆嗦,一把推开张起灵。
“啪!!!”
张起灵的脸歪向一边,白皙的脸上印出了五个掌印。。。
“你到底要怎样?。。。张起灵,你不是已经有齐羽了吗?。。。我现在不是以前那个天真无邪!你认识的是以前的那个我!不是现在的我,我现在是长沙的吴小佛爷!!!”
“所以。。。”
张起灵揉了揉嘴角
“你现在是清醒的。。。”
这回吴邪竟是没话说了。
“哐!”
“你干什么?!”
吴邪被张起灵狠狠的按在床上,一动都动不了。
“那你抖什么?。。。如果你是抗拒我,你会直接的把我推开。不会有任何犹豫。。。吴邪。。。我回来了。。。”
在心里积攒了多年的委屈,终是抵不住崩溃的那一天。
吴邪不敢看张起灵的眼睛,眼睛里却蓄满了泪水。。。
要是让他的属下们看见吴小佛爷哭了,估计会把眼珠子惊掉吧~
先是默默的抽泣,再到有些喘不上来气。到最后直接把脸埋在枕头里号啕大哭!!!
这一哭却哭的张起灵一愣,赶紧从床上翻下来。
“怎么了?。。。”
“张起灵。。。我吴邪这辈子。。。是要彻底毁在你手里了。。。”
所以。。。
胖子进来就看到了这样的情景,吴邪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背对着张起灵。而张起灵则是在后面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背脊。
胖子心里知道,要是让吴邪放下那些,马上原谅张起灵是绝对不可能的。这时,胖爷这才不得不感叹一句:“人还是得活着!活着可真他娘的好啊!!!”
吴邪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吴家堂口里到还算是安稳。
但除了哑姐,她在吴邪去玛雅之前派去下斗。那是一个凶斗,吴邪曾经派过很多人去那个斗里。 但无一生还,当地人说那斗里阳气太重!容不得男人进去,无奈之下只好请哑姐出马。
谁知这一去竟是断了消息。吴邪已经醒来半个月了,这些日子张起灵和胖子唯恐他康复不好。日夜轮流转的帮他看着堂口。唯恐有人反水,现在第三方鬼玺的去处已经公之于众。吴家堂口现在对于汪家来说,已经算是一枚弃子了。
而事到如今,吴邪也别无选择。只得连续不断地派出人手,和汪家进行一场博弈,有道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现今局势飘忽不定!取得鬼玺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又过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那天晚上,吴家堂口的铃声大作。
东子浑身是血地爬了进来。守门的人赶紧带他去见了吴邪。
“怎么回事?!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哑姐呢?!”
“佛。。。佛爷。。。我们。。。下斗撞上。。。汪家,我们的人被。。。被杀。。。哑姐。。。哑姐她在。。。”
东子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纸团儿。
“救。。。她。。。快。。。汪家人。。。鬼玺被他们抢走了。。。”
一句话没说完,东子整个人都软了下去。
张起灵在东子的勃颈上一按。
回头冲吴邪摇了摇头。
“死了~”
吴邪展开手中的纸团,随便扫了一眼,眉头紧拧成了一团。
“怎么了?~”
“没什么,小哥你和胖子帮我一个忙。。。。”
吴邪附在张起灵的耳边轻轻的说了几句。。。。
是夜。。。
吴邪一个人来到了长沙的老区郊外,
四周的朽木传来腐败的味道,一阵一阵的恶臭让吴邪不断的干呕。
这是一个废旧的化工厂,玻璃的碎片和烧焦的痕迹四处都是。
哑姐留给他的纸团上明明确确的写到:
长沙老区外郊老22路化工厂,如果我任务失败,到那里去找我。我想,我之前发现的一些东西,是时候该告诉你了。记住!千万不要带任何人!也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在哪里!切记!切记!
—————— 哑姐留 ”
哑姐是在吴邪变成吴小佛爷之前在吴家堂口唯一可以信任的人。有人说他是三叔的老相好,吴邪私下里也问过哑姐,但哑姐每次都只是选择淡然一笑。直到有一次,吴邪在他的枕套里偶然间发现了潘子的照片。他才明白一切,从此以后便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情。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