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迷局》接十年,高虐。(16)

接上

张起灵对吴邪的照顾可以说是微不至。可无些始终还是没办法放下心结,因为这死瓶子根本就不会说一句话。两个人缺乏沟通,感情当然不会有任何的进展了。。。
两个人虽然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但是一天到晚也说不了几句话。
直到有一次张起灵在烧水的时候一不小心烫伤了手。害得吴邪不得不教他新版的煮水器怎么用。那是吴邪第一次主动跟他说话,可从来以后,张起灵每次烧水的时候都会故意的烫伤手。
害得吴邪每次都要给他涂烫伤药。
直到有一次吴邪实在是忍无可忍。
“我还是再教你一遍怎么用吧,还真是个九级生活残废。”
吴邪涂药的手又重重的按了几下。
“我不会不是还有你吗。。。”
闻言,吴邪的手停了一下。
“我要是死了怎么办?到时候可就没人教你了。。。”
“不会的。。。”
“啊?”
“我不会让你死。。。”
吴邪倒是愣了愣,没有理他继续擦药。。。
“我会死,我会老死病死。可你不会。。。”
这次轮到张起灵沉默不语了。。。
结果当天晚上吴邪出门的时候,竟然没有看到门口的张起灵。心里总是有些失落,余光瞟向阳台,那里有一个亮斑。
四周五七嘛黑的,走近了才看清楚张起灵蹲在阳台上抽烟。
“你在干什么?”
张起灵回头看着他,举了举手中的还冒着一缕烟的烟蒂。示意吴邪,他在抽烟。
“我不是问你这个,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在这儿抽烟干什么?。。。”
“。。。。。”
沉默。。。
又是沉默。。。
回答他的,还是一片沉默。。。
吴邪见他没有反应,便转身离开了阳台。何必自讨没趣呢?。。。
“胖子说。。。”
吴邪停住了脚步,但仍是背对着他。
“熬夜抽烟。。。能让人老得快一点儿。。。”
吴邪全身一抖,脑海中浮现出白天时的对话。
心脏没来由的一抽,
“呃~~~”
吴邪微微的弯了一下腰,张起灵闻声吓了一跳,赶紧跑过来扶住他。
“怎么了?”
吴邪松开抓住衣服的手,低下头默默的走开了。。。
房间的门被他轻轻的关上,吴邪背靠着房门滑坐在地上。。。
“张起灵。。。我该怎么办?。。。我该把你怎么办?。。。”
几天后的晚上,下着小雨。
吴邪双手插兜的站在阳台上看着窗外淅沥淅沥的小雨。长叹了一声,回到屋里披上自己的外衣,拿了一把伞。准备出去。。。
“去哪儿?”
“现在人少,我去西湖转转。。。”
说罢就要开门。
“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了~”
张起灵还没等说出下一句话来,就被吴邪的关门声给打断了。。。
“吴邪。。。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
青石板被雨水浇的很是湿润,路灯一照,更是映的有些凄凉。
吴邪撑着伞一个人走在雨夜里。
四周很静,很静。。。
除了淅淅沥沥的雨声便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伸出手去接了几滴雨水,手指传来的微凉感让人很是舒心。
雨夜的西湖更是有一番别样的风采。。。
走着走着,吴邪便走到了西湖旁边的一个凹陷处。
这里是他小时候经常来玩儿的地方。那个时候他才十一岁,正是青春活力的时期。可现在呢?。。。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虽然也是正值壮年,但是这些年的经历让他给人的感觉与一个迟暮的老人没有半分区别。。。
“真是。。。老了~”
吴邪自嘲的一笑,在感叹时光似水的同时也好好的回忆了一把自己的人生。。。
“吴邪~”
那人轻声的呼唤在耳边响起。
吴邪还以为是出了幻觉,可回头一看。可不就是张起灵吗~
“你怎么出来了?”
“我不放心”
张起灵走上前去把伞罩在吴邪的头上。吴邪一愣,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发呆的时候不知道把伞扔到哪儿去了。。。
错开张起灵看他的目光,吴邪看了一眼前面。。。
“前面有一个凳子,如果你现在没事儿的话。。。陪我过去坐坐吧。。。”
“嗯”
张起灵帮吴邪撑着伞,两人又走了大概两三分钟,果然看见了一个长长的石椅。那把石椅因为被一旁的大树遮挡的严严实实,所以椅面上也就只有几滴雨水。
吴邪坐在石椅上发呆,张起灵也坐在了他的旁边,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望着西湖。。。
————————
雨有些下大了。。。
张起灵转头看了一眼吴邪
“雨下大了,回去吧。。。”
说罢就要起身,但衣角却被吴邪紧紧的揪住。。。
“我还不想回去。。。”
张起灵只好重新坐下。
吴邪很瘦,宽大的衣服像是挂在了一副骨架上。
脑袋昏昏沉沉的,吴邪有些支持不住的晃了晃头。
身旁那人直接长手一揽把让吴邪把头枕在他肩上。。。
出乎意料的,吴邪竟没有抗拒。
张起灵从吴邪身后伸出手来揽着他,拇指在他胳膊上细细的摩搓。
“我累了。。。”
吴邪梦呓般说道。。。
(接上)
“我小的时候。。。经常来西湖玩儿。。。那年我八岁,刚学会游泳。我胆子很大,不知天高地厚的来西湖游泳。。。那天的水可真凉啊。。。连心都凉了。。。我游泳的时候脚上被水草缠住了,我拼了命的挣扎,可是一点儿用处都没有。。。我只记得我呛很多的水,然后视线就模糊了。。。我再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护士告诉我,我是被人救上来的。可是我妈却不在,护士说。。。我第一次醒的时候,我妈看我没事儿就回去了。。。呵呵~”
吴邪苦笑一声
“我一直都不明白,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好?。。。为什么我妈会这么。。。反感我。。。她每次对我发完火,都会把自己一个人锁在房间里。她房间里有一堆。。。我小时候玩儿的积木,但她从来都不让我碰。。。可我偏偏不信邪,有一次我把那堆积木碰倒了,她居然狠狠地打了我一顿。。。后来她把那堆积木小心翼翼的抱起来。。。然后她。。。她哭了~哭的那么伤心。。。我小的时候,我爸经常在外面做学术研究,一年见不着他几回。。。后来我考上大学的那一年,就在我开开心心的把录取通知书递到他们面前的时候。。。我妈却问我,为什么要报考化工系?我跟她说。。。我从小就喜欢化学,可她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一股无名业火,一下子跳起来指着我说:马上该建筑系!你必须考建筑系!。。。就这样。。。我还是被强迫的逼去学了建筑。。。小哥。。。”
听到吴邪的声音,张起灵微微动了一下,就算是给他的回应。
“你说。。。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好?。。。她会那么不喜欢我?。。。我拼了命的学习,拼命的孝顺他们。。。可为什么”
“吴邪,别说了。。。”
张起灵心有不忍,又把手臂紧了紧。
“咳,为什么不说?。。。我还没说完呢。。。咳咳咳。。。”
吴邪轻咳了两声,张起灵低下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吴邪的脸白的想张纸一样。。。
“本来我都已经想好了,等把你接出来以后。。。如果你不知道去哪儿的话。。。咱们三个人就去一个小村子里隐居。。。这辈子都不出来了。。。我还打算去孤儿院领养一个孩子。。。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吴忧。。。我要让他无忧无虑的,别再像我一样。。。”
“吴邪,你就没有想过要一个亲生的孩子吗?。。。”
闻言,吴邪竟是摇了摇头。
“我从来就没有过这个念头。。。”
“。。。。。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已经。。。”
怀中的人声息渐渐的平稳而变得有规律,张起灵低头看时。
吴邪已经睡着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看吴邪的睡脸。。。
很安静,很安静。。。
安静的,张起灵想把时间停在这一刻。。。
他真想抱着他,就这样。。。
不分开。。。
永远。。。
不分开。。。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