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迷局》接十年,高虐。(17)

再点天灯

吴邪醒来的时候是在自己的床上,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
他依稀记得自己昨天晚上好像去西湖转了一圈儿,好像还睡着了。到最后居然还连最后怎么回的家都不知道。。。
掀开被子下床,结果没走两步就跟一堆烂泥似的“啪嗒”一声摔在了地上。眼前和明忽暗的一片,全身上下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真是老了,走两步路都费劲。。。】
这乃是吴邪发自内心的感叹。。。
又试了好几次,结果却都是狼狈的摔在地上。到最后一次,
还没等吴邪支撑起上身来,他整个人只觉得后颈一紧,自己就被拎了起来,张起灵的脸在他面前飘忽不定。好像还在叫他的名字。
吴邪一把伸出手来把他脸扳住。
“别晃~”
“是你在晃。。。”
张起灵默默的回答他一句,稍稍地弯了一下腰,一用力就把他整个人打了个横抱给扔在了床上。
“干什么?!”
吴邪有些不明所以,外面已经日上三竿。要是平常他早就起床了,他张起灵管天管地,还管他拉屎放屁不成?!
张起灵把手掌覆到了他额头上,呆了一会儿后才拿下来。
“发烫~”
“发烫就发烫,关你什么事儿?!堂口今天没有人去,你管啊?!”
说吧吴邪就要下床。
去被张起灵长胳膊一伸硬生生的拦在的床上。
“你需要休息。。。”
“我不需要!”
“。。。。那就别怪我动粗了。。。”
“呵~”
吴邪戏谑的笑了一下,眉毛一挑看着面前这个脸已经黑的不像话的男人。
“你还想再把我打晕?”
“。。。。。。。答对了。。。”
“你。。。”
正说着,张起灵快速的伸出手在他后颈上按了一下。
快到,吴邪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闷哼,就整个人倒在了床上。。。
张起灵看着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想他张大族长在这世界上漂泊了大半辈子,到最后居然会栽在一个太天真的人手里。。。
不!。。。
应该说是曾经天真的人。。。
想到这儿 ,张起灵的脸色变了一下。手里的毛巾已经被他捂热了。没办法,只好再去卫生间紏洗一遍,再拿回来敷在吴邪的头上。
这些天他也睡得不好,每天晚上都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而且都是同一个,吴邪脸上好像被人划破了一样,总是哭着问他:“为什么?。。。”
张起灵想去触碰吴邪,可每次都是在将要触碰到时,吴邪的身影就会像一缕青烟一样不见了踪影。。。
纵使他再怎么找,也总是找不到他。却可以听见他的声音。。。
“没时间了。。。来不及了。。。”
第二天早上,杭州下起了雨。
吴邪站在阳台上抽着烟,目光涣散的看着窗外。
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手中的烟突然被人掐走,吴邪回头的时候,张起灵已经把烟头插进了花盆儿的土里。
“你又要干什么?”
“抽烟对身体不好。。。”
“身体不好?我身体好着呢!用不着你费心。”
吴邪心里也是动了怒,这些年他的转变真的很大。所以那个不谙世事的天真无邪,转变到了喜怒不形于色的吴家小佛爷。。。
他在属下的面前从来都是板着一张脸,黎簇曾经说过,吴邪就是个蛇精病!同时也是个面瘫!除了杀人的时候发出冷笑,他几乎没有再从吴邪的脸上看出过其他的表情来。
当时吴邪也听到了这句话,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现在面对张起灵,他就些不淡定了。七八年的面无表情,最终还是被张起灵弄的一秒破功。。
把思绪牵回来,吴邪问张起灵。
“为什么又打晕我?”
“因为你不老实。。。”
“你!”
吴邪一时气节,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扣扣扣!”
有人敲门,估计是底下出了什么事儿。
“进来!”
门被打开,王盟一脸慌张的闯了进来!注意!是闯了进来!
“老板!我不让他上来他偏要来!还说什么是花爷让他来的,而且他跟你。。。唔唔唔!”
王盟的嘴巴被一双大手捂住,那人力气极大,王盟一个一米八几的男人居然被那人扯了一个趔趄!
“小三爷!别来无恙啊~”
这声音很是熟悉,熟悉的吴邪拳头直发紧!在一旁的张起灵也是眉头一皱,这声音他也很熟悉!
深呼吸,深呼吸。。。吸气,呼气,吸气,呼吸。。。我不生气。。。我不生气。。。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吴邪就差一点儿在心里默念金刚经了!但仍是他再怎么控制,当那个男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
吴邪还是控制不住,一把抽出了随身携带的手枪照着地面就是一颗子弹:“妈的给老子滚出去!!!”
谁知那男人反倒是不走,还朝着张起灵鞠了一个躬:“族长~”
没错!来人,正是张海客是也!
“小三爷~别对人家那么凶吗~好歹人家也是跟你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人~”
吴邪脑袋上都被他气的出了一层汗。要不是张起灵在这儿,他绝对会被气得破口大骂!!!
【狗屁的经历生死!你见过谁家的经历生死是把一大堆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脑袋放在你面前让你认的!!!!】
“那个~小三爷你不用生气~我这次是花爷委托我来的~啂,这是他让我给你的。。。”
张海客从衣服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铁盒子。吴邪认得这个,需要指纹识别进行的密码解锁。
拇指按在盒盖的指纹识别器上。
没到两秒就开了,吴邪不禁在心里感叹:“现在科技还真是发达了~”
盒子里装着两张票,吴邪拿起来仔细的看了一眼,觉得有些眼熟。
翻过来再看一眼,脸色顷刻间就变了。简直是铁青铁青。。。
张起灵看出来吴邪脸色有些不对,上前拿过那两张票。
其实也没有什么,只不过就是赫然印着四个大字:
“新!月!饭!店!”
但这足以让吴邪吐血三升倒地而亡了。在他的潜意识里,早在十几年前就有这么一个公式。
新月饭店=点天灯=倾家荡产=死无葬身之地
吴邪扶了扶额,有些不知所措。
上一次去新月饭店还是在十几年前,那真可谓是给他老吴家“长脸”!
事到如今,别无选择。
随便收拾一下东西,让王盟在网上买了两张飞往北京的机票。开着新买的吉普,直奔机场。。。
张起灵跟着吴邪这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但是张海客就不正常了,他跟吴邪磨叽了好久,吴邪才把他顺道带上。
哦对了,忘了说一件事情。
张海客是被解雨臣强制性硬塞进飞机里的。而且还没有给他返程的机票钱,他本来是想通过解雨臣找到吴邪从而找到张起灵。可谁想到那个时候解雨臣正在为派谁去杭州跟吴邪说这件事情发愁。张海客好死不死的闯进来解家老宅,让黑瞎子得了个正着,后来还被解雨臣强制性地派去了杭州。。。
车上的气氛可谓是感慨到了极点,吴邪开车,张起灵坐在副驾,张海客一个人霸占后面整个悍马座!本来还想跟自家族长叙叙旧,结果人家这一路上根本连屌都不屌他一下。吴邪更是沉默,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挡风玻璃,过去了这么长时间,硬是连动都没动一下。
“小三爷。。。”
“吱————!”
吉普车在高速公路上来了一个紧急刹车。张海客毫无防备的就被惯性给带了出去。
“你干什么?!”
张海客有些发怒!
“再叫我小三爷,”
“为什么?。。。”
“你没有资格。。。”
“吴邪你!”
“我他妈让你闭嘴!!!”
可能是被吴邪的气场震慑住了。
张海客也没在说什么。。。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在这世上,唯一一个真心实意叫他小三爷的人。。。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葬身于张家古楼了。。。】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