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迷局》接十年,高虐。(17)

接上


下飞机的时候,吴邪下意识地寻找着胖子的身影。
果然不负他所望,那嘹亮的吼声!惹得百分百的回头率!而且,叫的吴邪直*疼。。。
“天!!!~~~真!!!~~~”
说实在话,吴邪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想抽出抢来给他一梭子。
但介于这是公共场合,他还是没有这么做。直接无视胖子,背着背包就往外走。胖子赶紧去扯他,一脸痞笑的看着吴邪和张起灵。
“再叫天真,信不信老子把你舌头割下来。。。”
“诶呦~小天真你那么严肃干嘛?~小哥,不是兄弟我说你~小天真这身体不好,你晚上可得节制点儿啊~差不多就得了~~~”
说完还拍了拍张起灵和吴邪的肩膀。丝毫没有看见,吴邪的脸已经黑成个鬼了。
“你他妈的给老子滚粗!!!”
吴邪踹了胖子一脚。胖子倒是机灵的躲了过去。
“小花呢?~”
“哦~花爷和黑瞎子在解家老宅,我可是主动请缨来接机的~怎么样?~够兄弟吧!。。。”
“呵呵。。。”
吴邪只得干笑两声。
“走走走!全聚德!胖爷请客!”
果然,只要有胖子在,吴邪从来都不用愁吃喝。胖子绝对是一个会吃的人!这一点毋庸置疑。
漫天的斜阳映照着大地。。。
三个人竟是在夕阳下走出了一道华丽丽的风景线。。。
上一次这样,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了。这一转眼。。。
竟然。。。
已经整整十一年了。。。
拍卖会是在第二天晚上举行的,吴邪抬起头看着新月饭店的招牌。
不禁觉得心酸苦涩。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嘀咕了一句,吴邪下意识的开向张起灵。
今天的他,西装革履。可真是够帅的!上一次三人大闹新月饭店的时候也是这样。。。
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他和胖子都老了。。。
唯独张起灵的脸上并没有被岁月刻下痕迹。。。
三个人的动作很是统一,都没有马上走进去。全部都是怀念的看着这座饭店的招牌。。。
这新月饭店,承载的太多,也让他们失去的太多。。。
在这里,他们曾见过那个一世清高的霍老太太竟然屈下双膝,向张起灵俯首下跪。。。
在这里,他遇见了自己的发小和那个机灵古怪的霍秀秀。。。
在这里,他们大闹新月饭店,险些被整个北京城通缉。
后来呀,后来他们躲进了北京的老院子里,一起扫地,一起擦窗子。。。
也就是在这里,吴邪第一次点下天灯。张起灵和胖子两个人拼死相护。。。
而如今,事态变迁。曾经的一些人,一些事,终究是再也见不到了。。。
“行了行了,别矫情了,赶紧去吧~第二次来了,你现在身份可不一样了~~~”
胖子拍了拍吴邪的肩膀,略带些安慰。吴邪这才如梦初醒般点点头。抬头挺胸,信步走入。。。
门口的门卫伸出胳膊挡住了吴邪的去路。
“请出示贵宾卡!”
吴邪却被他给逗笑了。
“你笑什么?我让你。。。”
“诶呦喂!吴小佛爷!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快快快!里面请里面请!”
吴邪认得他,新月饭店的老板。
他现在也算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了,倒斗的头把交椅可不是那么好当的。现在吴家的产业已经大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整个中国长江以南的所有货物都要经过吴邪的手下。。。
“小九爷在芙蓉堂里等您~”
“知道了,你下去吧~”
小伙计点了点头,转身退下。。。
【芙蓉堂?~呵呵~小花还真是会选地方,又是芙蓉堂~】
经过那条熟悉的长廊,吴邪远远的就看到有一个人坐在雕花椅上品茶。黑瞎子就坐在他旁边,此时此刻正拿着扇子给他扇风。
“花爷真是好兴致啊~”
解雨臣闻声回头,莞尔一笑。
“小邪,你来了~”
“你小九爷坐镇,我怎么敢不来?~”
吴邪带着玩笑的语气调侃着解雨臣。黑瞎子则是把手搭在了张起灵的肩膀上:“哑巴怎么样?~把我徒弟伺候的还好吧~~~”
仍是一脸的痞笑。
吴邪摇了摇头:“你可真是心大~”
胖子拿起碟子上的一块点心,塞到嘴里吃了起来。
“哎,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了~现在给你们上的这些点心,绝对都是极品中的极品~~~胖爷这回可是有口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吴邪摇了摇头,一脸我不认识他。。。
芙蓉堂有两个观口,设置没有变。仍然是两把椅子,不过吴邪这次绝对不会再脑抽,他坐在了右面的椅子上。胖子和张起灵则是在他身后站定。。。
另一个观口坐在解雨臣。。。
四点半,拍卖会准时开始。
一开始拍卖的东西,吴邪都并没有在意。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物件儿,不值得他去看。
偶尔抬起手来晃一下铃铛,但最终他还是一件都没有买。
他有些困惑地看向解雨臣:“你到底把我叫过来做什么?不会就是为了看这些不入流的货物吧?。。。”
解雨臣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打了一个暂停的手势,让吴邪往下看。
那是最后一个压轴的物件,用红布蒙着。吴邪站起来往下看了一下,只一眼他整个人就变了脸色。
“最后一件!鬼尊玉玺!”
吴邪幽怨的看了解雨臣一眼:“你怎么不早说!”
“帮你省点儿钱。。。”
吴邪差点儿一口老血喷死解雨臣。
“都到了这个份儿上,你觉得我还会在乎钱吗?。。。”
胖子在旁边听得心都悬起来了,心里大叫不好:
“天真!你冷静点儿!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你该不会是要。。。”
还没等他说完,吴邪就用行动坐实了他的想法。
他已经一屁股坐在了左边的椅子上,晃了两下手中的铃铛,一时间,新月饭店上下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芙蓉堂里。。。
吴邪于高堂之上正襟危坐,脸上波澜不惊,没有一丝的表情。吴小佛爷气场全开!。。。
“我靠,我没看错吧,那人是坐在左边儿了?!”
“不知道规矩个新手儿吧?~”
“滚你妈的!有眼不识泰山!那是吴小佛爷!”
“啥?!吴小佛爷?!笑面阎罗?”
“我说你是怎么进来的?!你连这个都不知道?!现在中国倒斗三把交椅,吴家,解家,霍家!不过其他两家都已经归到吴家麾下了。。。这吴小佛爷可是个动一下就能地动山摇的主,谁敢惹他呀~点天灯,他绝对有这资本!!!”
语毕,那人竟是带头鼓起掌来。
一时间,新月饭店上下的掌声如潮水般经久不息。。。
礼仪小姐挑着一盏青色的灯笼,挂在了吴邪头顶上的金挂钩上。朦朦胧胧的青色竟是给吴邪的身上又添了一丝凉意。。。
“起价!”
新月饭店上下的铃铛声响的次数一次比一次多。吴邪却是面不改色地细细品着茶。。。
“多少钱了?”
胖子在旁边儿看着有点儿肉疼。
“一亿三千八。。。”
吴邪悠悠的开口。
“卧槽!小天真,你是真的不心疼啊!!!”
吴邪淡然一笑
“不多~”
而眼睛却直楞楞的看着那一方被拍卖中的鬼玺。。。
【只要可以破了青铜门后的死循环,就算是让他倾家荡产他也在所不惜!!!】
“哐——!”
木锤落定,吴邪最终以三亿六千五百万的价钱买下的这一方鬼玺。
“天真,你牛,你狠,你厉害!胖爷我是彻底服了!!!”
胖子向吴邪抱了抱拳。
吴邪手里拿着鬼玺,偏过头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张起灵。
整个拍卖过程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当然,吴邪对于这种现象早就已经习惯了。至于他在想什么,那就让他想好了,反正和自己也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反正他只需要知道,今日他点下天灯。恐怕吴小佛爷的名声在道上,又可以响彻一时了。。。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