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迷局》接十年,高虐。(20)

局中迷

挽得白梅香染衣,衣上血痕稀;
雕刻锦麟相思语,语罢无人应。
江山犹将多情记,记他风云极,
遁隐往梦甘入局,怎堪局中迷?
——————栀子

“哐——!!!”
“小哥!!!!胖爷我看你来了!!!”
病房的门被人踹开,几天不见,胖子好像又圆了一圈儿。。。
明明手指长没长眼睛,张起灵却闪电般的伸出手指夹住了吴邪手中的水果刀。
吴邪手里捧着个没削完的苹果,右手举着一把水果刀。回过头怒气冲冲的看着胖子,搞得胖子浑身上下打了一个冷颤。
张起灵的脸上虽然是波澜不惊,但是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像把机关枪一样差点儿要把胖子射穿。
“那个我。。。我是不是来的是不是不太是时候啊?。。。。”
“你说呢?~”
吴邪的眼睛里全是满满的幽怨。
场面很是尴尬,胖子不由得咳嗽了两声。。。
“那个其实我就是来看看小哥的,听说你不是为了保护天真被炸伤了吗~胖爷我特地给你熬的大红枣茶~这玩意儿可补血了。”
胖子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转身一屁股坐在了床边。
弄得床一阵晃荡。
“其实那天小天真也是为了查出来你们到底为什么瞒着他。不过小哥儿,你虽然救了天真,也得好好谢谢他,天天为了你可是把血都给换。。。”
“胖子!!!”
“啊?!!!”
“闭嘴。。。”
“哦~”
张起灵眉头紧蹙,刚才那句话虽然没有听完全,但是大概的意思他还是能听懂的。。。
他不知道的是:当天他被急救车送来的时候,医院诊断失血过多。他的血型又比较特别,为了救他,吴邪用他那半吊子麒麟血整个和张起灵身体里的血来了个调换。张起灵这才捡回一条命来,而吴邪都是躺在病床上,输了整整三天的血才醒过来。身体稍稍好了一点儿就赶紧去照顾张起灵,所以他醒来的时候才会看到吴邪的眼睛又像兔子又像熊猫。黑眼圈是熬夜熬的,眼白充血其实是因为失血过多又没有及时休息的原因。所以说,吴邪现在的身体里,流的。。。只是普通人的血。。。仅此而已。。
霍秀秀在这期间找过吴邪,一来是为了叙旧,二来是为了感谢他当年的做法。她看见她奶奶的头时,的确是恨吴邪,她恨他的残忍,他怎么能忍心?!可就是因为霍老太太的人头,她的那几个哥哥才没有来过多的纠缠她。一转眼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她也从当初那个不问世事的小姑娘,变成了霍家当家。人称霍小仙姑,只不过道上的人还有另外一个称呼:“鬼狐狸”。这也怨不得别人,要怪的话,也只能怪她自己太机灵了。
可是人家机灵又没有错,是啊,没有错。。。没有错。。。
眼下就到年关了,为了庆祝一切尘埃落定。解雨臣霍秀秀和黑瞎子准备一起跟着吴邪和张起灵回杭州,然后再转站去长沙陪吴邪的父母一起过个年。
其实每次想到这些,吴邪心里总归还是有些内疚的。差不多都有十多年的时间没有陪父母过年了。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完事儿了,他也终于可以歇歇了。
首都t3机场,地铁站。。。
“各位旅客请注意,各位旅客请注意。由北京飞往杭州的客机将于三十分钟后到达,请各位旅客到检票口进行检票。。。重播!各位旅客请注意,各位旅客请注意 。。。”
解雨臣把自己的苹果六揣进兜里,拎起自己的粉色旅行箱从沙发上站起来冲着众人甩了甩头。
“走啦~”
“好嘞~”
只要是解雨臣发话,黑瞎子肯定都是第一个响应的。秀秀也跟着站了起来,吴邪还在和胖子斗嘴。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你来我往的好不热闹,倒是苦了张起灵的耳朵,不过他倒仍然是老样子,双手抱臂,脑袋向上抬起45度和天花板聊天儿。
“小邪~马上飞机要起飞了~”
“我靠你个死胖子!他妈的老子跟你没完!。。。。”
“吴邪~”
“啊?小哥,怎么了?”
解雨臣有些蛋疼,为什么张起灵叫他,他就那么快的回过神来?!
“走了~”
“好,我知道了。行了胖子,我先不跟你闹了。我在长沙等着你,办完了事儿赶紧过来!”
胖子笑的一脸褶子:“行啊,白吃白喝儿叫上胖爷绝对没问题啊!”
“。。。。。”
地铁站的人很多,几个人有好几次险些就走散了。
好不容易挤到的地铁站口,拥挤的人群还不断地往前。还好几个人现在都是练家子,任你风吹雨打我自亏然不动!一个个脚尖儿离着黄线就那么几厘米。我管你后面的人群再怎么挤,我就是不动!
大约又过了五六分钟,远处的隧道传来了灯光,地铁的鸣笛声提示着人们准备好上车。
吴邪紧拉着张起灵往后退了几步,以免被地铁刮倒。
突然,手上像被电到了一样传来了一阵刺激的痛感,吴邪条件反射地抖了抖手。地铁离得越来越近,就在即将到来的那一刻,吴邪的后背被人猛地推了一把!来不及躲闪,他很快就失去了重心。
“吴邪!!!”
只来得及听清张起灵的急吼,没有任何准备,身体往前一倾。吴邪只觉得眼前一花,接着,整个人就狠狠的摔在了地铁的轨道上。
地铁的鸣笛声越来越近,人群炸开了锅一样,有的人朝着电车司机用力地挥手,有的人则是大喊着让司机赶紧停车,还有些胆小的女孩子吓得直接捂上了眼睛。
千钧一发之际,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悲剧要发生的时候。众人只觉得眼前人影一晃,下一秒钟!吴邪便已安全的被人拉扯到了对面的站台上。
也许只过了0.5秒,地铁就快速着从轨道上驶过。。。
月台上,吴邪有些惊魂未定,张起灵把他摁在地上,目光却死死地盯着对面的人群。刚才他看到了那个人,那个熟悉的身影,他永远都不会忘记。。。
“齐羽。。。”
薄唇轻启,竟有些咬牙切齿。。。
飞机到达杭州,吴邪却没有停留。直接转机去了长沙,长沙的医院要比杭州的好的多,张起灵救他的时候不小心引发了旧伤。当时没有什么感觉,一下了飞机张起灵的步子就有些踉跄,吴邪摸了一下他的后背。满手都是血!差点把吴邪给吓死,赶紧转机到了长沙,连自己老家都没回去。就赶紧把张起灵送到了医院。。。。
——————
“病人伤口崩裂,有点轻微的感染。其他的就没有什么事儿了。。。”
吴邪松了口气,心有余悸的看向张起灵:“又这么不要命。。。”
“我不想你死。。。”
“你。。。诶~”
吴邪无奈的叹了口气。张起灵无论怎么做都是为了他好,这点他倒是不必怀疑。只是每次要救他,到最后都是一身的伤。这点,吴邪的心里就有些过意不去了。而且更气人的是,他还做不了什么。只能在旁边干着急。。。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