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迷局》接十年,高虐。(22)

局中局



“就算我妈再怎么不喜欢我,我也是她儿子。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吴邪仿佛掉进了梦魇里一样。
“小邪!!!!你冷静点儿!”
“我要去问我妈。。。我要去问我妈。。。这太荒唐了这不可能是真的!!!我要亲口问我妈。。。。我要亲自去问我妈!!!你给我滚开!!!”
吴邪狠狠地一把推开了解雨臣,踉跄的步子几乎是站不稳。。。
凛冽的寒风吹在耳边,他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可那风声,仿佛是在嘲笑他一般。。。
吴邪在夜色中疾驰,他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跑的这么快。他的双眼布满了血丝,他想喊,但是却喊不出来。。。记忆深处,某个被尘封了多年的回忆被再次掀起。。。
———回忆———
“妈~你先歇会儿吧,这些我来帮你。。。”
“该干什么干什么!用不着你管!!!”
——————
“妈,我膝盖磕破了。”
“药箱在第二个抽屉里,上完药赶紧去写作业!”
——————
“妈,这些积木你怎么还留着?~”
“谁让你碰这些的!我让你碰了吗?!”
一语未了,母亲手中的鸡毛掸子已经狠狠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妈!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你为什么要打我?!”
“你的存在根本就是个错误!要不是你,事情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
“妈!我考上了!!!”
“为什么要填化工系?你不是要当建筑师吗?。。。”
“没有啊,我从小的愿望就是要当化工。”
“马上给我改过来,你必须学建筑!”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该是什么人就是什么命!!!这是你的命由不得你自己选择!!!!”
【不会的。。。不会的。。。妈~你不会这么对我的,对不对?。。。】
“哐——!!!”
脚底下被石头绊了一脚,吴邪整个人狠狠的扑在板油马路上。
额头磕出了血,手掌也被磨破了 。
他机械摇着头,他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这不可能是真的!这绝对不可能是真的!!!
但他不了这么多,不!!!应该是说。。。他什么也不顾了,他现在想要知道的,只是一个真相!!!
——————
家里还是一如既往的温馨。。。
吴邪打开门的时候, 母亲不在家。握在在手里的钥匙沉甸甸的。他推开母亲的房门,里面还燃着檀香。母亲应该刚离开不久。
拉开抽屉,那堆积木静静的躺在里面。。。吴邪拿起其中的一块儿,死死的攥在手里。。。
“小邪?~”
母亲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吴邪并没有回头。
“妈~”
“你看你这孩子,你要回来怎么也不先告诉妈一声!妈去给你倒杯水,外面天气凉。你回来的还真是时候,妈刚煮的红枣茶。。。”
母亲边说端着红枣茶走了过来。
“妈~有些事情我想问你一下。。。”
吴邪轻轻的叫了一声。
“怎么了?”
吴母有些奇怪,他怎么不回头看着自己?。。。
“这些积木。。。到底是干什么的?。。。”
“。。。这。。。这是你小时候最喜欢玩儿的东西。妈留着做个念想。”
“妈~今天有人跟我说。。。”
“说什么?”
“我不是你亲生的。。。”
“咔嚓——!”
身后的响声让吴邪打了一个激灵。
心脏在胸膛里叫嚣着疼痛,眼前忽明忽暗的一片。吴邪抬起头看着天花板,他想把眼泪憋回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忍耐了多时的眼泪,终究还是滑了下来。。。
母亲手里的杯子碎裂的那一瞬间。连带着他的心,也一起碎裂了。。。
不需要证明,什么都不需要了。。。他,已经知道了。。。
吴邪转过身看着母亲。
“这么说?。。。我真的。。。真的不是?。。。”
“这是谁跟你说的?!”
“齐羽。。。是他亲口告诉我的。我到底是谁?。。。妈~你告诉我我到底是谁?!难道我真的就是一个替代品吗?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对不对?。。。”
“不!不是!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
吴母痛苦地摇着头。
“当初是因为老九门逼不得已才。。。”
“才把我拽起来的。。。”
“小邪,我。。。”
“我说呢~怪不得你会那么讨厌我。怪不得你会对我那么冷淡,怪不得就是我再怎么孝顺你你也同样对我视若无睹。。。怪不得,怪不得。。。”
“小邪,我。。。我承认。。。我刚开始是对你不好,我根本就不喜欢你!可现在不一样了,三十多年,整整三十多年了!这么多年。。。我真的改变了。我现在对你是真心的!我现在是真心的!!!”
“那这些积木呢?。。。你以前一直看着它哭。这是为什么?。。。”
“这是。。。”
吴母拿起吴邪手中的积木
“这是小邪最喜欢的东西,那年他才五岁。我带他出去玩儿,他正好看到了有一个建筑师在那儿拼凑建筑模型。。。他对那个很感兴趣,小邪看着我,他跟我说。。。他说妈妈,我长大的以后当一个建筑师!就像那个叔叔一样!我要盖一栋好高好高的楼,让你和爸爸舒舒服服的住在里面。。。我当时很高兴,所以,在他生日的那天,我送给他一套积木。。。可他还没来得及玩儿,就从树上摔下来。。。他头上全都是血,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说。。。医生说已经没救了。我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我就抱着小邪,不让任何人碰他。。。我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一群人突然闯了进来!他们在我怀里就,就那么把小邪给抢走了!!!。。。无论我怎么叫怎么喊!他们都没有回头!后来我悄悄的去了吴家老宅地下室,在那里。。。就在那里!我看到小邪的身体被他们泡在福尔马林里,旁边还有一个孩子。。。就是你。。。”
吴母痛苦的闭上了双眼。。。
“他们三个人用手术刀把小邪的脸给割了下来。。。他们又在你的脸上用手术刀一刀一刀的划着。。。到最后,他们居然把小邪的脸转移到了你的脸上。。。我当时被吓晕了。我醒来的时候,你就躺在我身边。。。我不敢面对,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面对一个害死我儿子的人。。。”
“所以。。。你就那么对我?”
“我。。。。我一直都认为是你害什么小邪!一穷让我好好对你。可我根本就做不到!我怎么面对一个害死我儿子的人?!!!”
“呵呵~呵呵呵呵呵~呃~”
心脏传来一波又一波的剧痛,疼的他弯下了腰。
“小邪!小邪你怎么了?!你别吓妈妈呀!妈知道错了。。。妈知道错了。。。”
吴母伸出手想去抚摸吴邪的脸。
可吴邪却往后退了一步。。。
“妈~事到如今我再叫你一声妈。。。我不管你为了什么目的,毕竟你养了我这么多年,我应该谢谢你的。。。谢谢。谢谢。。。”
“咚————!”
地板被吴邪的膝盖敲地一声闷响。
“小邪!你这是干什么呀?~别这样啊~妈知道错了,妈知道错了。。。你别这样儿,小邪,你别这样。。。”
吴母想阻拦他,可吴邪却向她磕下了一个头。。。
“谢谢你的养育之恩!”
“小邪!小邪!妈知道错了,你别这样儿!你别这样!”
吴母已经哭的喘不上气儿来。
可吴邪却没有再去理会这些,他一步一步的走出了家门。丝毫没有顾及母亲在身后的呼喊。。。
【原来我根本什么也不是,苟延残喘,竟是白活了这么多年。。。】
吴邪站在吴老狗的墓前,阴阳两隔,已经是生死无话。。。
“吴邪。。。吴邪。。。吴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无邪!无邪!天真无邪!!!。。。。爷爷!你给他取这个名字!到底是安的什么心呐?!!!”
黑暗,无边无际。真不知道,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