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迷局》接十年,高虐。(23)

道别

冷风呼啸,尖锐的刺鸣声仿若鬼怪在叫嚣着要冲破地面,吴邪紧了紧外衣,脚步不由得加快几分。他不敢回头,背后是无止境的黑暗,仿佛要把他沉溺在粘稠的墨色当中... 耳边的风刮得脸颊生疼,吴邪却只能跑,哪怕前方没有丝微的亮点。他知道,他回不了头了。。。
吴邪从梦中惊醒,火车还在轨道上平稳的行驶着。。。
外面天色渐晚,吴邪的座位紧挨着车窗。。。这个位置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天上的云彩。。。
还有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他就到达目的地了。旁边坐着一个女人,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小孩子,那个小孩子拽着吴邪的衣服口中还牙牙学语。
“爸爸。。爸。。。爸。。。”
“奇奇,这不是你爸爸~你爸爸不在这儿。。。”
吴邪听闻转过了头。
女人怀中的孩子抬起头看着吴邪。小嘴儿一咧,竟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
那笑容,澄澈明净,天真无邪。
“对不起啊先生,这孩子太长时间没有看见他爸爸了。。。”
女人有些愧疚的对吴邪说到。
“没关系,小孩子不懂事。”
吴邪摇了摇头。
【是啊!小孩子都不懂事,小孩子也很无辜。他们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懂。可为什么。。。】
这些事情,吴邪想把他们全部都忘掉。可他该怎么做?。。。
不!他忘不掉!他根本就忘不掉!
他要让那些背叛他的,利用他的人全部都死无葬身之地!
想着想着,拳头已被他攥的发白。眼睛里露出的寒光,一下子把那个小孩子给吓哭了。
曾几何识,他也曾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孩子。他本该有自己平淡的一生!娶个妻子,生一个小娃娃。偶尔把孩子抱到膝头,给他讲一个童话故事。他甚至还痴傻的,把自己孩子的名字都取好了。
吴忧。这是多好的一个名字啊~
无忧无虑。他希望他能快快乐乐的生活。就算不是他的亲生孩子 ,他也会很爱他,很爱很爱他。。。
可这些现在,却都如泡影一般离他远去。这么多年他想破了脑袋也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别人家孩子的父母可以给他们一个温暖的怀抱?为什么别人的父母可以带着他们的孩子去西湖旁边游泳?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磕破了膝盖,他们的父母会很心疼的给他们擦上药水?而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父母就不会给自己做这些。。。
同龄孩子的愿望都是对长大以后的憧憬,而吴邪的小时候确很没有出息的在想: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爸爸妈妈能空下时间来陪我出去玩儿。。。可是他们很忙,一次都没有带我出去过。。。
窗外,是一片似锦的花海。吴邪伸出手,却只碰到了坚硬而冰冷的玻璃窗。
“吴邪,再见了。。。”
他在对曾经的自己告别,记忆中为数不多的算是美好的回忆。全部都是他人为了利用他而制造的假象。。。就像这窗外的花朵,虽然近在咫尺,可又遥不可及。天真无邪已被他深深的埋在心底。他只拖着自己残破不堪的身体,永远消失在了。。。
那座虚假的国度里。。。。
火车驶进了出站口,跟随着人流。吴邪走出了火车站。。。
天上人间,都已变得一片漆黑。
今天晚上是大年初一,家家户户灯火阑珊。他却孤身一人在外,忍受着黑夜,带给他的无尽寒冷。。。
——————
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
小山庄好像在这黑夜之中静静的沉睡一般。走在熟悉的道路上,偶尔还能从听到深巷里传来的几声犬吠。
睹物思人,物是人非。。。
巴乃,还是老样子。。。
天空很蓝,空气也很清新。。。
回到了十几年前的那一天,他们三个人就在面前的这条河里洗澡。
那个时候,他还在。胖子也在。。。云彩也还活着 。。。
当初他为了那一个个解不开的疑问翻山越岭,却无心看风景。
而现如今,所有的疑问都已经迎刃而解。。。
可他,多么的希望自己还是多年前的那个天真无邪。。。
只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
触摸着面前凹凸不平的石壁,流连的指尖轻轻的划过那些碎石。。。
那些往事,像电影一样在他眼前一幕幕的闪过。。。
阴暗的张家古楼,诡异的邛笼石影。他的一句:还好,我没有害死你。青铜铃的响声仍然在他耳边环绕。。。
那一曲红高粱,终究是断送了他的一生。。。
“小三爷!!!你走吧!你大胆的往前走!让我潘子再给你保驾护航一次!!!小三爷!你大胆的往前走哇!往前走!莫回呀头! 。。。高高的举起的红绣球哇!红红的高粱酒。。。哈哈哈!!!。。。”
“嘭————!!!”
——————
“怪不得。。。你不让我回头。。。你是怕我看到他(解雨臣)是吗?。。。”
这么多年,每当他实在坚持不下去的时候。那一曲荡气回肠的红高粱就会在他耳畔响起。。。
潘子桀骜的歌声,总是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帮他走了下去。。。
人身虽死,其魂犹在。
也是他,支撑着吴邪走过了这许多年。。。
“啊!!!!!!!”
冲着石壁,吴邪怒吼着!
但这不足以表明他心里的愤恨!!!这不够,这远远不够!!!
【张起灵,解雨臣,黑瞎子。。。我杀不了你们。。。但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吴邪的声音已被他喊的嘶哑。
吴邪靠在石壁上,手掌紧贴在上面。。。
“这场局。。。是他们给我设的。。。对不起,是我害惨了你。。。潘子,你看这样好不好?你在那边等着我。。。等我,等我把这些事情都解决完。我就去那边找你。。。你放心,这次。。。我给你保驾护航。。。”
吴邪依靠着石壁,泪水从他的眼睛里默默的流了下来。。。
最后一次,就让他再哭最后一次吧。。。
从此以后,他便在也不是吴邪了。。。真正的吴邪已死于他五岁那年,那个春风和煦的早晨。。。
————————
我从地狱来,
欲望天堂去,
巧路过人间,
恰逢这姹紫嫣红开遍。
却不可留恋,
转身离去,
再不回眸。。。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