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迷局》接十年,高虐。(25)

霸王别姬


“洪峰(洪家当家,二月红的徒弟)全家上下被火烧的一片狼藉。家里上下三十多口人全部都被人割下了头,洪峰的尸体被人找到的时候。全身上下的皮都被人用硫酸泡了一遍,就像只血尸一样。。。陈宏(陈皮阿四的堂弟)的头上被人挖了一个洞,全身上下被水银灌了个遍。发现他的时候,他全身都硬了。。李家当家李毅,六十多口人被杀,人头被绳子串成一串挂在了门上。他自己也被钉在了门板上。。。黑背老六的堂口现在黑瞎子在管,还没有出什么大乱子。就是有好多人口吐白沫突然暴毙。齐家更不用说,齐家的管家(齐羽的干爹)被人用铁环困在了池塘里,嘴被塞满了鱼食,活活淹死了。。。”
秀秀的眉头紧蹙着,黑瞎子和解雨臣也是没有说话。张起灵握着病床上“吴邪”的手,眉头也是皱了皱。。。
解雨臣:“这是谁干的?。。。”
黑瞎子摇了摇头,脸上竟是难得的严肃。
听着皮包的话,几个人都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儿。但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
“这几个人死的时候都有一个特点。。。”
“什么?”
“脸皮都被人割了。整张脸血肉模糊的,看着怪渗人的。。。”
皮包的腿有些打颤,天知道他看到那些人的尸体的时候,差点儿把他弄吐了。。。
几个人下意识的看向病床上的“吴邪”。他眼睛静静的闭着,完全没有一丁点儿要醒的意思。。。
张起灵看着床上的人。心里总感觉出有点儿不太对,但却又不知道为什么。。。
“吴邪。。。你醒醒吧。。。”
“哑巴张,胖子来了。。。我希望你去看一下 。。。”
解雨臣看着一脸颓靡的张起灵,长叹一口气。今天下午胖子风风火火的从北京赶到长沙。给吴邪打了无数个电话,却都显示查无此人。
他只好去找解雨臣,可解雨臣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张起灵没办法,只好让解雨臣代替他看着吴邪。自己则是去跟胖子解释清楚。这种事情还是要他亲自出马的好。毕竟,他也曾经是铁三角中的一员。。。但他却不能告诉胖子真相,他不能再把胖子拽进这场局里了。。。
两个人在皇冠酒店吃了顿饭,张起灵搪塞胖子说:“吴邪家里出了点儿事,他回去处理了。。。”
胖子一向都是对张起灵的话从不怀疑!所以就傻呵呵的以为吴邪平安无事,只是回家去看父母了。。。
直到张起灵的电话响起,胖子才知道自己被骗了。。。
听话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解雨臣的咆哮被胖子听了个全!
“吴邪不见了!!!”
张起灵起身的那一刹那,差点把整个饭桌都给掀了。吓得胖子急忙把桌子扶住,要知道这长沙皇冠酒店里的每一样用品可都不比北京新月饭店的东西差。。。
拍了一万块钱在桌子上,胖子和张起灵起身就往外跑。
“小哥!你不是说天真回老家了吗?!怎么不见了?!!!”
张起灵抿紧双唇,没有说话。
只是他的步子却越发的快了起来,他不能让吴邪出事!绝对不能!!!
“吴邪。。。你千万不能出事,等我。。。”
回到医院,解雨臣已经急得像一只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就连黑瞎子也拉不住他。
“怎么回事?!”
“你走之后我看着小邪。刚才有人给我打电话。我就出去五分钟回来小邪就不见了。。。都怪我!”
解雨臣一拳砸在墙上。。。
“花儿!这不是你的错!!!”
黑瞎子心疼的扯过解雨臣被他自己砸出血来的手。
我只在床上找到了这个,解雨臣端起一个盒子递到张起灵面前。
是个有密码的箱子,可张起灵却只是皱了皱眉头,就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指在上面输入了:“150817”
这盒子是他自己的,是他放在吴山居里的盒子。
盒子一打开,一股腐臭味儿扑面而来。几个人都下意识的捂住了鼻子,仔细往里面一看。既然是几张人皮。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那几个人的。。。
“卧槽!小哥你怎么还有这兴趣爱好?!”
盒子盖上有张纸,上面简简单单的用瘦金体写了几个大字:
“欲找吴邪,来长沙郊区城外,老22路化工厂。”
纸张被张起灵紧紧的攥在手里。眼睛里全是怒火。没有任何的犹豫,几个人赶紧火速奔往郊区。。。
胖子心思最细,那个门上有很多铁锈掉了下来。没有犹豫,他径直地跑向了那个门。。。
“哐——!!!”
胖子一脚踹开了大门,却差点儿吓得摔在地上。。。
张起灵随后赶到,却被胖子一下拦在了门外头。。。
“小哥。。。你得我一件事。。。一会儿无论你看见什么。。。一定要冷静。。。”
张起灵一把推开胖子,却被吓得到退了一步。。。
吴邪。。他的吴邪。。。整个人躺在床上。身上大大小小的全是伤口,连他的脸都没有放过。血淋淋的伤口,纵横交错就像一张棋盘一样。。。
“小邪!!!”
解雨臣惊叫了一声冲了进去。
“吴邪”的勃颈上被人划了一个大口子。鲜血往外流着,张起灵抱着他的身体,他不敢碰他。。。
他腹部有一个纵切的大口子,连肚子上的皮都往下陷了。。。
张起灵有些不敢看,因为那里面的内脏全部都被挖空了。。。
张起灵紧紧的搂着“吴邪”,他心里很痛。是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他与他的母亲不一样。母亲给了她一颗心,可吴邪却教会了他怎么疼。
是他给了他感情,是他给了他一个家。。。机会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却从不知道珍惜。等到失去了,才想起挽留。。。却已经来不及了。。。
胖子颤抖着把手指探向“吴邪”的鼻翼。
没有呼吸。。。
没有呼吸。。。
还是没有呼吸。。。
“天真,你别吓你胖爷!!!我一把年纪了经不起吓!!!吴邪!你他妈的给老子起来!!!”
可那人静悄悄的,竟是没有一点儿的反应。。。
“天真。。。小哥。。。啊!!!你你你!!!”
张起灵抬起头看着胖子。却见胖子的手指头指着他的鼻子,好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手指都已经抖的不像样子。。。
“我操,你居然哭了!居然哭了!你他妈的竟然会哭!!!”
“哭?。。。”
张起灵抬起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果然上面湿了一大片。。。
眼泪对于他来说,是十分陌生的东西。陌生到他根本不知道有这种东西存在。。。
“小邪!你醒醒!哑巴张都哭了!他哭了!我求求你你醒醒!!!你醒醒。。。都是我。。。都怪我。。。”
解雨臣竟是趴在“吴邪”的身上,泣不成声。黑瞎子站在他身后,双拳早已攥得惨白。吴邪是他的徒弟,虽然自己骗了他,却是真心对待他。他认识解雨臣这么长时间,从未看他哭的这么伤心。。。
“吴邪。。。”
黑瞎子也是心有不忍。。。
房间的一角,有一个红点在亮着光。监视器的那一头,吴邪注视着屏幕。。。
“解雨臣,黑瞎子。。。轮到你们俩了。。。”
“虚伪~”
吴邪的口中微微突出这两个字来。
黑夜中的他笑的更是阴冷。
仰起头来喝掉杯中血腥玛丽,唇角残存的酒渍更是增添了他的决绝。。。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