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迷局》接十年,高虐。(26)

青铜风雪葬归人

天气还算是暖和,老师在讲台上喋喋不休的讲着那些知识点。
座位上的人却睡得很是香甜,苏万无语的看着黎簇睡得像头死猪一样。不禁摇了摇头。。。
教室的门突然被班主任老师推开,她手里还拿着电话。
“黎簇!你的电话,有人找你!”
“啊?!”
黎簇有些诧异被苏万给推醒。
“有人找我?!”
“嗯!”
老师点了点头。
————————
“喂?~我是黎簇,请问您是?。。。”
“。。。。黎簇 。。。”
“老。。。老板?!!!”
“是我”
“老板,怎么是你呀?!有什么急事儿吗?!”
“。。。。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的老板。。。现在出校门,门口有一辆宾利在等你。你需帮我买些东西,这件事情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哦!知道了!”
“买完了以后给我邮到。。。”
吴邪抓着电话的手顿了顿。。。
“帮我邮到吉林长白山。。。这件事情你不许告诉任何人,就算是苏万和黑瞎子你也不许说。。。”
“可是老板,你去那干什么?”
“。。。这就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事情了,照我说的去做。。。一会儿上车的时候去后座的抱枕下面有张银行卡,里面一共有七百万。你拿出一百万来给我买装备,其余的你留着用吧 。。。”
“老板你。。。”
“嘟嘟嘟。。。”
还没等黎簇问完,吴邪便已经挂掉了电话。。。
“胖子。。。对不起,把你牵连进来了。。。”
胖子拍了拍吴邪的肩膀。
“我知道我拦不住你,你放心,如果你要是改变主意的话。。。胖爷我就在巴乃等着你。。。”
“谢谢。。。”
吴邪回身给胖子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胖子也是同样抱着他。
【胖子,谢谢你。在这种混乱的局面里,还能真心对我这么多年。。。】
“鸭梨,谁的电话呀?”
黎簇摇了摇头,抓起自己的外套就往外跑。全然不顾苏万在他身后对他的喊叫。
学校门口果然有一台宾利在等着他,黎簇跳上车去。从抱枕下面一摸,果然摸到了一张卡,上面有一张纸条。
看看内容,黎簇的脸色一变。
“老板这是要干什么?!”
————————
窗外的火烧云已经渲染了整个天空的色彩。吴邪抬起手揉了揉自己面无表情的脸。
他躺在自己的摇椅上,像极了一个迟暮的老人。他回想着自己的一生。竟然发现什么也没有留下,什么也没有剩下。。。
这是他的命,他永远也躲不掉。
他的终极他的归程。。。
已经离他不远了。。。
这么多年了,二道白河还是老样子。风雪依旧,寒风萧瑟。。。
从指定的地点取走黎簇给他邮寄来的装备。就像十多年前一样,吴邪背着包穿着冲锋衣,踏着登山鞋。
只不过这一次,他不再是追寻着那人的脚步。
天色渐晚,吴邪的身体有些吃不消.。身上的伤口有一些受到寒风的刺激,在身上裂开。也许是因为天太凉,或许是因为心太冷。吴邪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疼痛。
不重要了,一切都不重要了。。。
他已经麻木,如同一具行尸走肉般。他开始机械地迈着步子,每一步踏下去都是淹没到大腿根儿的雪。但他仍没有停下的意思,他不能停,也不敢停下。
他从没有想熬过了十年后,等待他的竟然还有一个十年。不!或许是永远呢~未来的事情,又有谁会知道呢?。。。。
脚下一个疏忽,沉重的身体终是再也扛不住。
吴邪一个趔趄,稳不住身子的摇晃。
他整个人扑在了雪地里,好像是撞到了石头。护目镜的边缘搁的他生疼,他想站起来。却只能徒劳的在风雪里挣扎,本想在天黑之前赶到温泉那里。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了。
他越挣扎越陷得越深,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准备脱身的时候。
身下突然传来的突兀的咔嚓声却让他险些崩溃。
还没等他做出任何的反应,身下的冰面就已经裂开了,在这漫天的风雪里吴邪就如沧海一粟般微不足道。滑下的雪卷着他的身体一路翻滚,从未停止过。。。
天旋地转之中,吴邪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落到河流里的树叶一样。一切都由不得自己。。。
刚开始挣扎了两下,到最后也就不动了。
干脆任由着风雪席卷着他的身体。
他管不了这许多,至少这是在长白山。
就算他死,起码也离青铜门的距离不远。
吴邪虽死无憾了。。。
想到这里,吴邪便放松了身体。
卷到哪里算哪里吧。。。。
醒来的时候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像是被打断了一样。吴邪动了几下,全身各处都传来了撕裂般的疼痛。
自己的脸好像整着什么热乎的东西。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摸了一下。
尼玛!居然是一个人的胸口!!!
意识没恢复过来,身体却是先恢复过来了。
吴邪一把推开搂着他的人,自己往后稍了好几步。身子撞在帐篷的边缘上,他不得不停下。
那人是谁,他在清楚不过了。他身上的味道,他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吴邪。。。”
张起灵薄唇轻启,说出的两个字确是冷如寒冰。
吴邪捂着自己的胸口,完全不顾那里面已经翻江倒海。
【早知道就不应该让黎簇去帮自己干那些事情!这小子嘴果然不老实!!!】
一把推开张起灵,吴邪连滚带爬地往外帐篷外面跑去。可还没等跑完十步,他整个人就狠狠地栽在了地上。胸口传来的窒息感,让他根本喘不上气来。他在雪地里蜷缩成了一个虾米,即使那样也没办法缓解他的疼痛。
肺气肿虽然不是大病,但一旦发作起来,简直比牙疼都要人命。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吴邪顾不了那么多。双手并用,在地上一点儿一点儿的往前挪着。他绝不想见到那个人。。。这辈子也不想了。
身下的冰石划破了吴邪的衣服,甚至有些直接刺进了他的肉里。
一道一道的血痕被他遗忘在身后。
张起灵仅仅几步就奔了过来,一把抓住吴邪的手把他上半身拎起来搂在自己的怀里。
“吴邪,跟我回去。”
吴邪一把挣开他,自己整个人摔在地上,一下摔的七荤八素。
“吴邪!!!”
张起灵的声音里有些愤怒。
吴邪挣扎着站起来,没走出两步。脚踝就被人猛地握住,他又摔在了地上。可他还是不甘心,他拼命的想把张起灵挣脱开。可张起灵就是不放手。
“吴邪!吴邪!!!”
张起灵把已经抖的像个筛子一样的人死死的箍住。
“再这样别怪我不客气。。。”
只可惜他现在的话,对于吴邪来说根本就没有半点儿的作用。
张起灵把自己的嘴唇贴到吴邪的耳边。
“你就这么恨我?。。。”
怀里的人明显一僵,紧接着就开始发抖。两只手软绵绵的想推开张起灵对他的束缚。。。
“别在撑了。。。对不起。。。这是我欠你的。。。”
【对不起?有用吗?。。】
长白山漫天的飞雪,真不知道是为这两人提供了什么样的气氛?
张起灵就这样紧紧的抱着吴邪,吴邪也不再挣扎。因为他已经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张起灵把他抱回帐篷里,把自己带的能御寒的衣服全部都裹在他身上。却不知道要怎样才能止住他身上无助的颤抖。。。
张起灵俯下身去把自己的脸颊贴在吴邪的额头上。
灼热的温度,让他吃了一惊。
可这又有什么办法?。。。
根本就没有办法。。。
他伤他实在太深了,这种伤病根本就是药石无医。
他知道或许只有他的离开才能治好吴邪的病。。。
可现在让他怎么忍心把他一个人丢在这漫天的风雪中。。。
他舍不得,或者说。。。
他心疼了。。。
眼皮像是被灌了铅一样,几乎是费了全身的力气才把眼睛睁开。
张起灵在的身边睡得安静,吴邪侧过身看着他的侧脸。
温热的呼吸吹在张起灵的脸上,感觉痒痒的。让他舍不得睁开眼睛。
吴邪的胳膊越过张起灵的身体去拿东西。张起灵仍然在装睡,他倒是要看看吴邪到底想干什么。反正鬼玺他已经藏了起来,吴邪是绝对不可能找到的。。。
张起灵啊张起灵,你可知道你的装睡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的。。。
吴邪掀开帐篷,似乎是停顿了一下。他回头看了一眼张起灵,终于是转过身去走出了帐篷。。。
张起灵躺在帐篷里,心里慌了神。
不行!
张起灵一个翻滚坐了起来,可手刚刚碰到帐篷。外面就传来吴邪撕心裂肺的喊声。
张起灵几乎是像一支箭一样从帐篷里跑了出去。。。
。。。。。。
可他看到了什么?。。。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
为什么吴邪会躺在地上?
为什么他身下是逐渐蔓延开来的大片鲜血?
为什么他手里紧握着那把大白狗腿?
为什么整个刀身,已经齐齐的没入了他的腹部。。。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