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迷局》接十年,高虐。【番外2】

   旧事

【吴邪视角】

“我等了你十年,你就看我一眼?”
看着他的背影,除了这句话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张起灵就算再怎么高高在上难不成你把我当个傻子一样耍吗?!
呼之既来挥之既去,如果是十年前的我也许会隐忍在心里。如今我不再是吴邪,我是长沙的吴小佛爷。
物是人非,所有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可话一出口,我才有些反悔。
我现在还有什么资格去要求他做什么,他帮我守了十年暗无天日的青铜门。我在门外等他,顺便灭了汪家。也算是。。。算是扯平了。
也许在他出来的那一刻我们两个就已经两不相欠了。我实在是没有什么资格再去面临他为我做些什么,他现在自由了。如果他愿意,我依旧是他与这个世界的联系。可后来我才觉得,是我自作多情了。。。
“我不认识你。。。”
我以为是我幻听
“你说什么?!”
还没等到他回话,胖子就已经开始不淡定了。接下来的一切谈话,我都没有仔细的去听。我能感觉到的,真是如洪水一般的绝望与恐惧渐渐的吞噬了我,直至没顶。。。
从未有过的疲惫感席卷了我的全身,以前曾经一个星期没睡过三个小时的觉。我也没有觉得这么累过,到最后我也分不清楚是生理上的累还是心理上的累?
总之,我累了。很累很累。。。
在医院醒过来的时候,他的话在我脑袋里面徘徊了不止一两天。
不过有一句话,他的确是说对了。
“你不是吴邪,他不会有这样的眼神。。。”
想到此处我自嘲自讽的笑了一下。
【张起灵,我的确已经不再是吴邪。我是吴小佛爷,我记得真正的吴邪好像已经在十年前。在那个漫山飞雪的长白山里就已经死了。。。你忘了吗?。。。不!你应该不会忘的。。。因为,是你张起灵亲自下的手。。。】
——————————
我以为十年的时间会很长,可现如今十年之期已过,我已如约接你出来。你的家,你自己去找吧~
我累了,事已至此,我无能为力。。。
我站在窗户前面点燃一根儿烟放到嘴边,享受着尼古丁带给我的麻痹感。我本想等他出来就把烟瘾戒掉,可现在想想。。。还是不用了。
————————
千算万算我也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颓废到这种程度,看着齐羽跟他出现在我的地盘儿里。还是有些怨恨的,我也是人。我并非麻木不仁,我也是有感觉的。
但对于他的称呼,我觉得应该需要改改了。
张起灵?~
不行,总觉得像叫仇人一样。
小哥?~
不行,这是专属于胖子跟无邪的。不属于我。
闷油瓶?~
呵呵~更不行了,这是吴邪的专用称呼,我不配。
哑巴张吗?~
更不行了,这有一种老板知乎下属名字的感觉。想他张起灵是什么样的人物?年龄都快比我爷爷大了,在道上也是个狠角色。算起来还算是我的长辈呢~我更没有资格这么叫他。
那。。。还是叫张爷吧~~~
断开思路我整顿了一下情绪,弯下腰抱起地上的黑金古刀一步一步的走向他。。。
他的眼神目光还是像以往那样深邃,要是十年前的我可能都不敢与他直视。只是现在不同了。。。
“物归原主”
他看了一眼我。。。怀里的黑金古刀,伸手接了过去。
“谢谢”
两个字就把我随随便便的打发了,我只记得他和齐羽了吴山居以后我站在那里没有动。王盟颤颤巍巍地的递给我一杯茶。
“老板,那是什么人呐?。。。”
【什么人?~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他是一个曾经说过会一直站在我这边的人。他是一个让我带他回家的人。只不过那是十年前了,如果现在非要说。。。】
“他是个骗子。。。”
我深吸一口气,抬头望向天花板。
【骗了我十年的骗子。。。】
可是如果我知道那些真相的话,我肯定不会这样说。因为他并非骗了我十年,而是我的一生。。。
人这一辈子啊。。。
其实会有很多的伤心事,烦心事,也会有很多的苦恼。有的可以当做过眼云烟一样满不在乎,但有的却是铭刻心间,永远都不能忘记。。。
记忆?
到底是什么?
对于我来说,那一切都已如流水般逝去。。。
现在,只剩下一片狼藉。。。
就像枯叶飘落在水面上,涟漪一圈一圈的散开。少顷,便已散去,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而到最后留给我的只剩下无尽的痛苦与折磨。那些过去的种种,全部堆积在记忆里,时光就像一把锁,可以开启,也可以封存。。。
我本以为是血浓于水。可到头来……结局,居然是这么的不堪入目!!!
我在你们眼里,到底是什么?!!!
我以为我会放下那些心结和他重新开始
可我不明白老天爷是不是看不得我有半点儿普通人的生活,非要把我仅剩的这一丁点儿的温存全部夺走。我不知道为什么小花会哭,他可是解家的当家解家的小九爷!他只在戏台上哭过,在我心里他就是一个不会流眼泪的人。可我把他的脑袋搬起来的时候,我才发现他的眼眶已经红的不像样子。我不相信这些,我也不敢相信!也可以说我是不愿意接受。
我像只发了狂的野狼一样在山间的路上狂奔着。。。
脑海里的那些记忆一股脑儿的翻了出来。
“妈~你先歇会儿吧,这些我来帮你。。。”
“该干什么干什么!用不着你管!!!”
——————
“妈,我膝盖磕破了。”
“药箱在第二个抽屉里,上完药赶紧去写作业!”
——————
“妈,这些积木你怎么还留着?~”
“谁让你碰这些的!我让你碰了吗?!”
狠狠的揪出我的衣服,她手中的鸡毛掸子已经落在了我身上。
“妈!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你为什么要打我?!”
“你的存在根本就是个错误!要不是你,事情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
“妈!我考上了!!!”
“为什么要填化工系?你不是要当建筑师吗?。。。”
“没有啊,我从小的愿望就是要当化工。”
“马上给我改过来,你必须学建筑!”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该是什么人就是什么命!!!这是你的命由不得你自己选择!!!!”
脚下一个失重,还没等我在回忆中回过神儿来的时候,我整个人就已经摔下了山坡。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我机械地摇着头,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一直以为我妈对我冷淡,是因为我做的不够好,是我哪里做错了。可在她手中的水杯摔在地上的那一刻我才明白。。。我的确是没有做错什么,那是因为我的存在根本就是一个错误!!!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