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迷局》接十年,高虐。【番外2】

接上


我站在河边,我不知道我该去哪里?天地之大,居然没有我的容身之处!我信任的人骗我,信任我的人因我而死。我爱的人设计了如此大的一个局来对付我!我的父母不喜欢我的原因居然是因为我不是他们亲生的。我直到现在才明白我爷爷给我取名吴邪是什么意思!!!
不!我不甘心!我也不认命!!!
我要报仇!不惜一切代价!!!
我开始变得暴戾!我努力的把自己的心门关闭,我除了胖子不在相信任何人!
我从地狱回来,我知道我已经变得麻木不仁。可我却没想到面对他们的时候,我还是会心慈手软。
我对老九门的那些人下手一个比一个狠,他们的惨叫声在外耳朵里听起来竟然如同天籁一般。我在对齐羽下手的时候完全没有留下丝毫的余地,我只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我把他的脸划的跟棋盘一样,我要把他曾经在我身上加注的一切翻倍的还给他!!!
可即使这样又有什么用?!
我突然觉得我这么懦弱,明明手里已经拿着刀。明明他就在我身旁,明明有这么好的报仇机会!明明我两只手都已经在用力,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就是下不了手?!!!
用一只手的时候有些颤抖,就在这顶帐篷里,他现在熟睡着。我要是想杀他易如反掌,可即使我两只手一起用力刀尖儿还是离他的身体有那么远的距离!!!
我努力的咬住自己的双唇不让自己出声,反复的试了那么多次。却终究也没有成功。
这几乎是用尽了我全身的力气,我知道就算是双手同意把刀捅进他的身体,我的心也是会拒绝的。
我深吸了几口气,抬起头来看看他的脸。。。睡梦中,他睡得很安静。第一次发现他像个孩子一样,微弱的呼吸在外耳边听起来几乎微不可闻。
【闷油瓶,你是在惩罚我吗?。。。惩罚我对你动了真心却又对你下不了手。】
我忍住想要深呼吸的冲动,我知道这样会把他吵醒。如果他醒了,我就没有办法做我想做的事情了。。。
不过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吧,从今往后你我两不相欠。我也不用再担心被谁骗了,也不用再担心人心似鬼,也不用再担心。。。我因为爱你,而舍得放下一切了。。。
我把手悬空放在他的眼睛上方,低头吻了一下我的手背。
【我恨张起灵,可我爱的人。。。是闷油瓶。是那个让我带他回家的闷油瓶,是那个遇到危险可以让我安安心心躲在他身后的人。而不是眼前这个。。。张家的起灵。。。】
我紧紧的攥着大白狗腿,我知道我不能再犹豫了。
没有时间了。。。
掀开帐篷的那一瞬间,我又回头看了他一眼。我努力想把他的样子刻在我的脑海里,即使我知道我的生命马上就要走到尽头了。。。
走出帐篷以后,我手里的刀变得沉甸甸的。长白山的夜里很冷,现在又开始下起了小雪。
我举起我手里的大白狗腿,夜光反射在刀刃上映出了我的眼睛。
曾经的天真无邪,现在竟然已经变得这般沧桑。
听到帐篷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我闭上了眼睛。把刀捅向了自己的身体。
“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感觉到了撕心裂肺的疼痛。不是说人在死之前是不会痛的吗。
大约只过了几秒钟,他就把我抱了起来。我的眼睛有些迷离的看着他,我第一次看见他的眼白有些充血。我居然能让他着急到这种程度,这辈子真的够了。。。
“为什么?。。。”
为什么?。。。事到如今,你还在问我为什么?这对于我来说可能是最好的结局了。除了死,我再也想不到任何方法能让我解脱。
眼前黑暗交错,他的面容在我的视线中渐渐扭曲。什么也看不到,
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原来我这辈子,
除了利用,什么都没有留下。
除了伤痛,什么都没有带走。
闷油瓶,求你了。
下辈子,你就让我在江南水乡间,做个普通人吧。。。
我在过奈何桥的时候,一定要向孟婆多要几碗汤。我要把这辈子的事情全部都忘掉,忘得一干二净!
忘了胖子,忘了小花,忘了潘子,忘了黑瞎子。解连环,吴三省。吴邪,齐羽,包括连自己也不知道名字的我。谁是谁的面具?谁是谁的替身?我已经不想再去纠结那些真相了。。。
我太累了,我真的太累了。。。
是非纠葛我已无心再辨。
我只想。。
把这尘世所有的一切,
都忘了。。。
——————
人生在世,
其实很苦很短。
白驹过隙,之不过在弹指一念之间。
曾经以为的那些忘不掉,放不下。
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的被掩盖。
何苦不忘?
何苦执着?
抓不住的沙,
放下也罢。。。
——————————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