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迷局》接十年,高虐。【番外3】

守护



“小忧,你看见亦灵了吗?”
解雨臣躺在床上轻轻的咳嗽着,最近天气有些凉。一不小心就患上了感冒,黑瞎子还在外面没回来。就连张亦灵也是一天都不见踪影。
“他去胖叔叔家里帮我去拿东西,路比较远嘛~”
吴忧尽量掩饰住自己有些担忧的表情。其实事实是张亦灵一大早进山,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呢~~~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解雨臣拿起手机来一看来电显示,有些赌气的把手机放到了一边。
“小忧,你帮我接~”
吴忧满脸黑线的接过手机,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黑瞎子的。
“我。。。我怎么说啊?”
“我怎么说你就怎么说。”
“哦~”
吴忧接通了电话,清了清嗓子。深吸一口气,随后气沉丹田。。。
“喂~媳妇儿啊,我马上。。。”
“都多长时间了你还不回来!你个死鬼!再不回来就别想上老子的床!!!!!!!”
“叮~嘟嘟嘟嘟~~~”
“给~”
吴忧一脸呆萌的把手机还给了差点儿把下巴惊掉的解雨臣。
黑瞎子没过几个小时就赶了回来,好一顿安慰,才把解雨晨炸起的毛给抚平了。。。
吴忧对此不禁扶了扶额,看着窗外马上就要落下西山的太阳皱了皱眉头。。。
“不行,我得去找你。。。”
“张亦(忆)灵!!!你再不出来我就不让你进家门!!!”
吴忧在山里跑来跑去,把手做成喇叭状放在嘴边大声的呼唤着张亦灵的名字。
太阳已经马上要落下西山,自己最近感冒,吃药的时候说太苦。那小子一大早上说要给自己去找蜂蜜。可是他等到日落西山他也没有回来,山上的野兽很多。不免有些担心。今年他已经九岁了,虽然平时家里那两个大人很疼自己,但他从小好像就有这些韧劲儿,文艺点儿说就是桀骜不驯。说难听点儿就是死也不听话。
现在是冬季,虽然一点儿也不冷。但是天大约五六点钟的时候就已经黑透了。解雨臣这两天也得了感冒,所以黑瞎子早早的就跟他一起去跟周公下棋了。
吴忧只能趁着这个间隙跑出来找张亦灵。。。
跑了两个多小时,人没找到。天上竟是下起了牛毛细雨。细细密密的雨丝淋在身上还是有些冷的,也许是因为发烧的缘故,吴忧的脚步有些趔趄。
屋漏偏逢连夜雨,好死不死的雨又下大了。吴忧顶着被淋得像落汤鸡一样的形象躲到了树荫下避雨。
“闷葫芦~不在的时候抬头就能看见。想要你在的时候找了这么久也看不见你人影!动不动就失踪。。。”
吴忧撅着嘴唇,很是不满的跺了跺脚下的水坑。结果却是溅的一身的泥巴。胡乱的擦了两下,吴忧站起来准备继续找人。可还没走出去几步,脑袋就一阵眩晕。伸手一摸额头,烫的吓人!
可不是嘛~眼前的树木都有些重影儿了。
“吼吼~~~~吼~~~”
吴忧打了一个激灵,身体下意识地贴到了树干上。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这是熊的叫声!!!
好像是从树林深处传来的,还好自己没进去。否则就完了!!!
稳住脚步,吴忧深吸了几口气。慢慢的转过身体,在几秒钟之内挑好一条没有什么障碍物的羊肠小道。
小腿发力,撒丫子开跑!!!
背后的吼声仍然十分清晰地传进了他的耳朵里,他不敢停留。只得往前跑,他不敢回头,因为背后将是无尽的深渊!!!
大约跑了七八分钟,体力也消耗殆尽了。吴忧坐在一块儿大石头上拼命的大喘气,腿都已经跑的抽忧搐了,现在有些隐隐的发疼。吴忧伸出手去揉了揉自己发硬的小腿。指尖一转,不经意间碰到了一个滑溜溜的东西。好像是条小绳子,他想逼头去看看,结果那条绳子却顺着他的小腿盘了上来。
仔细一看,竟是一条黑白相间的蛇!
“啊!蛇啊!!!!!”
不知道为什么,吴忧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蛇。
记得解雨臣对此仅仅只说了一句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前尘未了啊。。。”
吴忧发了疯的想把那条蛇甩开他的腿,可那条蛇却还是紧紧的盘在他的腿上,根本就没有要下来的意思。
大脑已经处于极度紧绷状态,管他三七二十一!吴忧随手抓起一块石头就往蛇的身上拍!
结果还没等石头落下去,腿上一阵刺痛袭来,身子一歪,眼前瞬间一片漆黑。。。
——————————————————————————————————————————
“我说你等等我能死吗?!”
在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吴忧做了一个梦,很奇怪的梦。。。
梦里有两个男人。有一个男人在前面走,另一个人在后面跑。好像是在追着前面那个男人。
四周白茫茫的雪山,还有漫天的飘雪。沉寂的夜幕,把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安宁。。。
厚厚的雪地上只留下了两串脚印,他听的见那两个男人的对话,也看得见他们身旁的东西和景物。但即使是有篝火映照,吴忧也看不清他们的脸。
其中一个男人端起一碗酒递给那个男人,那男人没有喝而是把酒接过来放在一边。
“你就不能不去吗?”
“不行,这是我的使命。。。”
“狗屁的使命!难不成你为了这使命连命都不要了?!”
“。。。我的事情为什么要让你管?。。。”
“。。。。你说过的,我是你和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
“那又怎样?。。。”
“你!”
“有的时候欺骗也是为了保护一个人。。。你不该跟来,这不是你该有的生活。”
“他娘的!你怎么这么冥顽不灵?!如果我要是跟你说这不是你的生活,你会跟我回去吗?!”
男人有些愤怒的跳了起来。
而他身旁的那个男人仍然低着头,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这么闷?~怎么和闷葫芦一样~】
吴忧还想要看个究竟,结果刚往前踏出一步。整个人就掉了下去,身体传来的失重感让他失了神。
他拼命地挣扎,却也是徒劳无功。
自己好像是掉到了水里,四周黑漆漆的一片。他却能感觉到有水,突然黑暗的四周被一束光线照亮。定睛一看,差点儿吓晕!!!
周围全部都是蛇,一条一条又一条!成千上万的蛇围在他身边,压抑的感觉简直让他喘不过来气!
“救命。。。救命啊。。。救救我。。。亦灵。。。救命啊。。。”
那些蛇争先恐后的缠绕到了他的身上,越来越紧,越缠越紧。。。
——————————————————————————————————————————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