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4】

接上




等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身边只剩下了一只矿灯,我记得这只好像是在尸洞里进过水,现在时明时暗,非常不好用,而吴三省和大奎他们,早就已经不见了!
我还是无奈的扶了扶额,我以为我知道了剧情的发展就可以扭转整个局面。可我发现,我的那种自动隔离的体质还是完全没有改变!
我沿着记忆中的路线又到了另一个耳室看了一下,也不见他们的人影。应该是时机还没有成熟,他们还没有到。我
捡起那矿灯,为防止隔墙有耳,我还是故意喊了一嗓子:“三叔!!”
  四周空荡荡的,除了回音,根本没人回答我。回音过后,周围仍然是还是一片寂静,这个时候,我手里的矿灯突然闪了一下,好象要熄灭的感觉。我赶紧调低它的亮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防止突如其来的黑暗把我打的措手不及。
 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了石头棺板疙瘩了一声,不知道是这七个里的哪个发出来的,我退到墙边上,沿着墙壁方向向前摸索着。我必须要在最快的时间里赶到指定的地点,否则他会有危险的……
  我把矿灯放到角落里,尽量让光不要照到外面,这个时候,一阵风从那盗洞里吹进来,我这才猛地想起来这洞是通到外面的,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通到鬼手藤那里。但是不管那里,总比在这里好,我把矿灯放在洞口 如果吴三省回来看到,就可以知道我进洞里去了,我虽然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但孤身一人毕竟是犯了盗墓者“合则生,分则死”的大忌。如果这是十多年前,我肯定会吓得双腿发软。但是毕竟今非昔比,我已经不再是那个软弱的天真无邪了。我随手拿起矿灯,收拾了一下那胖子的包背在身上就钻了进去。
  
  爬了一会儿,预料之中出现了一个分叉口,我在我选的那个洞上也画了个记号,然后就爬了进去。
  我逐渐的加快了动作,不久就看到了火光出现在前面,我四肢齐用,猛探出了头去。不过倒还真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面前又出现了一个墓道。虽然早知道结局如此,心里还是不免得有一些小失落。
  我骂了一声,一边用矿灯照了照四周……
我伏下身子,去看石壁和地板处的位置,伸手摸到那块四方的衔接石板。我用力一按,没反应,但是有松动,再一按,还是没反应,我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儿。难道非要老子站起来跺一脚才能下去吗?!
我只好认命的站起来朝着脚下的石板用力的跺了一脚!只听咕噜一声,我整个人就天旋地转的掉进了脚下的通道!
潘子吓了一跳,也看到了我,潘子突然掏出枪,枪口直对着我!我站在原地没有动,因为我信任他,同时也知道他要做什么?!
  一声巨响,那枪声在着地洞里出奇的响,那子弹几乎贴着我的耳朵呼啸了过去,一泡腥臭的东西溅了我一后脑勺,我猛转过身,下意识的想抬手抹掉后脑勺上的东西,可我又觉得恶心,于是就没有去管它。稍一侧头就看见好几只青色的大蹩趴在墙上,几只大敖杀气腾腾的仰着。有几只已经爬到我头顶上的天花板上,离我的脑袋只有十几公分。
  我刚想后退一步,两只墙上的尸蟞像弹簧一样飞了过来,几乎一下子就到了我面前,就在同时,又是两声巨响,两颗子弹从我的头顶飞过,凌空把这两只虫子打爆,我一脸都是虫子爆出的体液。这个时候,我听到潘子叫到,:“我快没子弹,你妈的还傻站在那里干什么,快点跑过来!”
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转过身子,就朝着他的方向跑去。他可能以为我是吓傻了吧~赶紧伸出手来想要把我拽上去!
  潘子又放了一枪,估计又打爆了一只,我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墙根了,潘子一把手伸下来,我一跳正抓住他的手,这石壁非常粗糙,我的脚有地方着力,潘子只一拉我就上去了。
  我突然发现矿灯不在我手上,我回头一看,不由的想抽自己两个大嘴巴!真是没记性,第二次了,居然又掉在下面,那光源的四周爬满了大大小小的尸蹩,青幽幽的一大片,我问潘子:“你还有多少子弹?“
  他摸了摸口袋子,就掏出一颗来,不由苦笑:“还有一颗光荣弹。“话音未落,一只尸蹩已经跳上石道,对着我们发出”吱,吱“的声音。
  潘子到底是当过兵的人,这应变的本领是不在话下,直接变枪为锤子,拿着枪馆,把那木头枪托当锤头,一下子把那只尸蟞敲扁踢了下去,但是这根本不是长久之计,更多的虫子爬了上来,我们连踢带敲,还是有几只爬到我们身上,那带倒勾的爪子一下就带去一快皮肉。我焦急的看着上面的洞口,心想该来的人怎么还不来?!我只好拖延时间,用尽一切办法,绝对不能让潘子下去!
我对潘子说,“我们跑吧,这么多根本没办法挡,“潘子问,跑哪里去?我一指后面,说:“这后面肯定是个出口呢,你看这个坑道,绝对是古时候的修墓工匠逃命用的,只要沿着这个跑,肯定就能出去。”
  潘子大骂,:“屁,我说你们这些书呆子就是以为书上说的都对,我告诉你,这道我都走遍了,根本是个迷宫,我好不容易走到这个地方算有点起色,要是再往后退,不知道要转悠到什么时候!”
我大叫道“那总比在这里喂虫子强!”
  在这期间我的视线一直盯着天花板上的暗门看,突然又是咕噜一声,又从上面的暗门掉了下一个人来,正压到那些虫子身上,那突如其来的撞击,吓的那些虫子退了开去,那人骂骂咧咧的站起来:”我的屁股哇!妈的,这是什么门,怎么还往下开的。”
胖子拿手电一照四周,大叫:“靠!什么玩意!怎么这么多虫子!!”
没时间说别的,我赶紧把潘子往后推了一下。一定要保证他的安全。
  “胖子!快点儿上来!”
  那些尸蹩已经又围了过来,非常迅速,胖子直接无视我说的话把那手电当狼头用,一敲一只,但是根本不顶用,马上他背上就爬满了虫子,他杀猪似的叫起来,手伸到后面想把那些虫子扯下来,这个时候,潘子突然一把掏出了他怀里的全部的火折子,一把全点上,然后一个纵身就跳了下去!我大惊之下值得伸手去扯!不但没有把他扯回来还把自己给连带着扯了下去!我的肋骨正好磕在了地上,也许是巧劲儿。我听到了咔嚓的一声,一瞬间疼的我不得不大口的呼吸!
  潘子好像没有意识到我跟他滚了下来,他就地一个大滚,就翻到了胖子的边上,尸蹩怕火,一只只全跳了开去,可是火折子根本不是长久的点火工具,而且刚才一连窜动作,那火就非常小了,潘子回头冲着我大叫:“你这里还有没有!”
他愣了一下,这才发现我摔在了地上。
声音有些焦急的问道:“小三爷!你咋摔地上了?!”
我心说现在哪还有时间管这些?!我一摸我怀里,还有几个剩下的。我忙爬起来,跑到他们边上,那些尸蹩忌讳着火,一时间也不敢扑上来,但是随着那火光越来越暗,他们的包围圈也越来越小起来
胖子咳了一声:“同志们,我连累你们了,看样子我们要去见马克思了,我胖子真的什么也没怕过,可也真没想到会这么死。”
“他娘的都他妈的什么时候了?!我说你个死胖子就不能少说两句话吗?!”
我的语气可能有些暴躁,竟然吼的两个人均是一愣!
  胖子穿着一套黑色老鼠衣,所以在黑暗中看不出他的体形!但是一想到他那一身的神膘,我不由得想笑。可是现在这个场合好像还不太适合我笑,脱身要紧!
  潘子大骂,“死胖子,你他妈的到底哪里冒出来的,我他妈的真想抽死你!”
 
  潘子看了看四周,把短枪递给胖子,然后把火折子递给我,说“本来我们把衣服烧了还能撑点时间,可是这火折子火太小了,可能还没点着我们就已经挂了,我数到三,我来吸引这些虫子,你们就拼命跑到那墙根那里,做个人梯爬上去,时间肯定够,我动作快,等你们上去了,我再跑过来,时间一刻都不能耽误!”
潘子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的大脑里一阵空白,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潘子已经跳扑进那尸蹩堆里。马上,那尸蹩潮水一样涌了上去,我们面前有了条路。那胖子一把拉住我,说:“上去!”
  他硬拉着我连跑几步,一托,我借势就爬了上去,然后伸手把他也拉了上来。
“给我待好了!”
我冲着胖子吼了一句,随即划破自己的手腕子,往下一扑。
  潘子身上满是尸蹩,疼的在地上打滚,潘子已经不可能爬起来了,他的嘴巴里都已经开始有尸蹩钻进去,几次想站起来,都被扑到地上,我真的没想到这些虫子攻击性这么强,潘子蜷起身子,苦难的摇了摇头。
我以为我的麒麟血可以有效地击退尸蟞,却没想到反而引来了更多的。我这才想起来,之前在尸道水洞的时候我已经吐过一次血了。麒麟血一旦遇到麒麟竭就会马上失效!我虽然还没有找到那块儿,但那块麒麟竭毕竟使在这座古墓当中。药物所发的磁铁引力,如果所处的地带是属于阴阳八卦。那么很可能就会以一片很小的药物来传播整个古墓,乃至古墓上的地面!
看着潘子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我也顾不了什么了。把两个手腕儿的大动脉全部砍开!鲜血瞬间流了一地!那些尸蟞好像愣了一下,马上开始把攻击的方向转移到了我这边!我当然也不傻,在这不大的地方里转跳腾挪!却还是抵不住这如潮水一般的攻击!那些尸蟞慢慢的爬上了我的脚面顺着我的裤腿一直爬到了我的手腕儿上!还有的直接咬到了我的手动脉,我疼的冷汗直流。却硬是没有说出一句话,甚至没有疼的惨叫!我听到胖子和潘子在那里大声的喊着我!胖子几次想跳下来帮我,却都被逼了回去!潘子更不用说了,刚才为了救我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无数!现在更是连动一下都很困难!但我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伸出手来想要往我这边爬。 要不是怕尸鳖爬进我的嘴里而我不能张嘴说话的话!我一定会告诉他……
【潘子!这次我替你保驾护航!你就大胆的往前走吧!】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重来一次,我竟然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即使我有再多的不甘心,但是如果能用我的命来换潘子一命的话。就算再重来无数次,我也会选择同样的结果……
我胡乱的把嘴巴周围的尸蟞拽掉!趁着能说话的机会,我冲着胖子大喊:“胖子!枪……枪!!!”
我知道,以胖子的性格肯定已经不忍看下去,良久之后我这才听见他大叫了一声
“天真!得罪了!!!”
我脑子“轰——!”的一声,仿佛是从里面炸开了!
我不可思议的看向胖子,虽然墓室的光很暗,我什么也看不清楚。身上的尸蟞爬的越来越多,我有些欣慰地闭上了双眼。
 就在这个时候,那顶上又是一声机关响,又一个人从上面跳了下来。我知道是张起灵来了,所以彻底的解脱了。他落的时候很稳,但是落地的份量非常重。刚一落地,就赶紧朝我这边跑了过来!那些尸蹩先是一楞,突然间就像疯了一样到处乱撞起来,拼了命的想远离他,原本像潮水一样涌过来的这些尸蟞,这个时候同样像潮水一样退了下去。消失在墙壁上的几处钩穴深处。
  胖子也惊叫了一声:“小哥!快救吴邪!”。张起灵一把把我扶了起来,我赶紧看向潘子那边。一看之下,我不由得大吃一惊!潘子已经把刀拿在手里,手上已经被他割出来好几道很深的伤口。看来他是想牺牲自己,好让我有活的机会。现在看到我被救,他高兴得差点哭出来!他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
“小三爷……潘子我欠你一条命……”
  这真是沧海变桑田,绝境逢生,刚才还是十死无生的境地,现在就突然形式逆转,张起灵这时一摆手,说:“快走,它追过来了。”
 我和胖子已经跳了起来,因为我们两个人都非常的感同身受,他一把背起潘子。 张起灵背起我,随手捡起潘子的矿灯在前面开路,四个人就直接往看石道的深处跑去。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不知道到底转了几个湾,张起灵拉住胖子,说:“行了,这里的石道设计有古怪,它短时间应该追不过来。”
张起灵叹了口气,也不看我,直接把潘子平放在地上,查看潘子的伤势如何。
  潘子这次真的是伤的非常严重,几乎浑身都是口子,如果用绷带把他包起来,就算有足够的绷带,他也变成个木乃伊了。大部分的伤口都不深,但是他脖子和腹部有几处几乎可以致命。我身上又火辣辣的疼,是来自各个地方的疼!肋骨,手腕,脖颈,还有……还有心里的痛苦……
  张起灵用手按了按他的腹腔,抽出了他腰间的黑金古刀,说:“帮我按住他。”
 
  他用他那两只奇长的手指在他伤口附近划动,一边对我说:“他肚子里钻进去了一只。”
  胖子已经按住了潘子的脚:“从你们的表现来看,我相信他多一点。”
  我按住潘子的手,张起灵一刀挑起他肚子上的口子,然后用他手指以闪电般的速度插进他的伤口,一探,一勾,夹出一只青色的尸蹩,这几个动作速度已经是非常的快了,但潘子还是痛的整个人弓了起来,他力气极大,我几乎按不住他。
  “这只窒息死在他肚子里”张起灵把虫尸一扔:“伤口已经太深,如果不消毒,可能会感染,非常麻烦。”
  胖子从那枪里取出那颗光荣弹,说:“要不我们学学美国人民的先进经验,把这颗光荣弹用到真正需要它的地方,我们把子弹头拧下来,用火yao烧他的伤口?”
  潘子一把抓住胖子的脚,痛的咬着牙骂道:“我又不是中枪伤!你他妈想。。想我烧断我的肠子啊?”他从他裤子口袋里取出一捆绷带,说:“幸亏没仍掉,先给我绑上,绑紧点,这点伤不算什么!”
 胖子说:“这年头不时兴个人英雄主义了,同志,你肠子我都看见了,你就别死撑了。”说完就要动手,我和张起灵忙拦住他,:“别乱来,烧到他的内脏就完了。还是先包起来。”
我说话的时候根本就掩盖不了自己语气的颤抖,这时他们几个才把视线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小三爷,你咋了?”
“没……”
我摇了摇头。胖子也看着我长叹息,就连张起灵也微皱起了眉头……
“小三爷,危险已经解除了,没事了……”
潘子撑着石壁站了起来。
他居然会以为我是被吓到了。
“小三爷,我潘子欠你一条……”
“为什么救我?……”
我看着潘子,他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问他,甚至会以为我是被吓得精神错乱了……
“小三爷~您说的哪里的话?~你是三爷的亲侄子,你就是我的主子!我不救你救谁啊?!”
“我不用你救我……我也用不着你救……”
潘子被我说的一愣,显然是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说。
我浑身都在颤抖着,剧烈的颤抖着。要不是顾忌潘子现在身上有伤,我早就一拳头挥上去了!!!
“小三爷,你……”
“你好像并不欠我什么吧?你什么都不欠我,你为什么要救我?你什么都不欠我,你为什么要用你的命来换我的命?啊?!”
“因为……”
“你是吴三省的伙计,不是我吴邪的伙计!你要就去救他,我不用你救!!!”
我的情绪已经处在了即将崩溃的边缘!
“我不要你救我,我不用你救……我不用……我不用……”
“小三爷!你冷静点儿!”
潘子也顾不上他自己的伤口,一个箭步冲到我面前。双手死死的抓住我的肩膀,用力的晃着我!
可我却好像是梦魇一样,一直在嘀咕着那几个字……
“我不要你救我…… 我不要你救我…… 我不要你救我…… 我不要你救我…… ”
“小三爷!你清醒一点!”
潘子一巴掌糊在了我的后脑勺上,我的身体却直接软趴趴的朝潘子倒了过去……
“小三爷!你怎么了?!”
潘子一把架住了我……
【你就往前走吧!你就大胆的往前走!小三爷你大胆的往前走哇!往前走!莫回呀头!通天的大路九千九百九十九哇!小三爷你大胆的往前走……】
“我不走!我不走!”
我死死的抱住潘子,力道之大,可能都快把他勒死了!
“小三爷……”
“就算我求求你……你别再救我了……你为什么要救我?……你为什么要救我……你到底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救我?!!!!”
那些痛苦的回忆,一股脑地呈现在我眼前。我闭上了眼睛,死抱住潘子不撒手!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胡乱的摇着头,我不想再让他救我,我不想在让他做出任何的牺牲!为了就我这一个棋子,就要让他拿命去换吗?!不!这不值得!这绝对不值得!!!
“对不起……对不起……潘子!潘子我对不起你……对不起!”
多年压抑的愧疚,在这一刻,彻底的爆发!!!这辈子就算我搭上自己的命,我也绝对不会再让潘子受到任何的伤害!绝对不会!!!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