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4】


接上

胖子刚想说话,张起灵却做了个不要发出声音的手势,我马上就听到了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咯咯声,从走道的一边传了过来。 胖子举起那只有一颗光荣弹的短枪,示意张起灵,意思好象是:要不,咱就和它拼了?张起灵一摆手,不同意,然后让我们学他的样子,捂住鼻子,他自己一手捂住潘子的鼻子,一手关掉矿灯。
  马上,我们陷入了绝对黑暗之中,四周除了咯咯声,就是我自己的心跳。这一段时间里,我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那声音身上,我听到他越来越近,空气中也出现一股非常奇特的腥臭。
  我虽然一点儿也不害怕,同为潘子和潘子都在我身边。但听着声音越来越清晰,就觉得自己好象是一个在等死的死刑犯一样,突然,在我一个恍惚间,那个声音突然听不见了!我心里一抖,我知道,它就在我的身后……
  过了足足有5,6分钟,一声极其阴森但是清晰的“咯咯“突然出现在我们身边,几乎就在我的耳朵边上!
  这几分钟真是极度的煎熬啊,过了又大概30秒,那声音终于开始向远处移动了,我心理一叹,却没有放松警惕,而是做好了,马上开溜的准备。突然,预料之中的那一声“扑“,我就知道胖子个王八蛋每次都在关键时刻掉链子,这么生死攸关的时候,居然还放了个屁!
  那个声音突然就消失了,与此同时,矿灯光亮,我马上看到了一只一张巨大的怪脸几乎就贴在我鼻子上,两只没有瞳孔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我的眼睛,我倒退出去好几步,这个时候,张起灵大叫一声:“跑!“。胖子看似笨拙,其实非常灵活,一下子一个就地打滚把潘子背起来,撒腿就跑,我跟在他后面,一边大骂:”死胖子,每次都她娘的是关键时刻丢脸!”
  胖子脸通红“靠!你哪只眼睛看见胖爷放屁了!“
  我真是懊恼,:“我说你放屁了吗?!不打自招!”
突然就听到前面的胖子大叫:“啊”
  紧接着突然脚下一空,好象正掉向无底的深渊。
  我以为我的反应已经够快了,但我完全忘记了身上的伤口。一阵眩晕以后,我虽然早就已经做出了准备摔成馅儿饼的准备。但还是被屁股上的巨痛取代了,正晕旋间,突然一阵闪光,胖子打亮了他的狼眼手电。我一看,这里又是一个石室,非常的简陋,不过胖子这个时候非常紧张,说:“真是冤家路窄,该不会这里又招虫子咬吧?”
  我想有张起灵在,至少虫子不用怕,回头一看,张起灵不见了!但是对于这种情况来说,我其实早就已经免疫了。他在我的生命里,真是不知道失踪了多少次?。我转念一想,那血尸怎么能任由我们跑掉,肯定是他在后面帮我们挡了一下。但我心里却没有任何的担心,因为我知道他的攻击力度,解决那只血尸根本就是不在话下!
  可心里越想越觉得非常不妙,胖子检查了一下四周,然后把潘子放到角落里,自己也坐了下来,揉着屁股说:“来一下……”
  我一听莫名奇妙“怎么了?”
  胖子仔细听了听,似乎并没有东西追过来,轻声对我说了两个字,等他说完这两个字的时候,我还是愣了好久。刚才缓过神来的时候,两只眼睛已经被泪水覆盖了……
他说……
“天真……”
胖子见我良久都没有说话,便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小天真,我知道你记得。跟胖爷你还从这装!”
“你……你怎么会?……”
“诶……说来话长啊……”
胖子依靠在旁边的石壁上,微闭着双眼,好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自从你和小哥在长白山死了以后,胖爷我都觉得生无可恋了~我到酒馆儿喝了三天三夜,那家伙喝的可真是喝的人畜不分不行人事啊……后来接着王盟的电话,他跟我说,吴山居需要一个老板,他说他没有资格。就像让我去担起这个担子。关键是胖爷我一个人自由自在惯了。杭州那种潮了吧唧的地方,实在是不适合我待呀~然后我就想,接小哥之前你跟我在青铜门前面说的那些话。你不是说你想去雨村吗~那胖爷就帮你们实现愿望~”
胖子睁开眼睛,抬起手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可是后来接到人妖的电话,让我到解家老宅去一趟。我以为他有什么事儿要跟我商量,结果我走近后园儿的时候……”
胖子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发生什么了?”
“我看见两个小屁孩儿,一个眼睛跟你长得一模一样,还有一个穿着一件连帽衫。当时给我吓得,还以为你跟小哥儿缩水了。但是后来我发现,那就是两个孩子而已。朋友,我这辈子一共就三个过了命的兄弟。第一个兄弟……”
胖子扭过头去看了一眼闭目养神的潘子。
“十几年前葬身在张家古楼……剩下两个……又把我一个人扔下,全部折在了雪山里。”
胖子锤了锤我的胸口。
“你说你他妈的到底想干什么?有什么事儿好说好商量不行,非得跑到青铜门去送死!”
胖子的眼圈是红的。很明显他的回忆也是非常痛苦的。
“那次上山摘雨仔参的时候,有可能是因为年龄大了。我从山上滚下来,醒来的时候就发现我在北京的铺子里。我以为我是在做梦,可是后来我发现这是真的。所有的一切都重头开始了,我就按照当年的记忆,赶紧跑到这儿来找你。果然把你找到了……”
胖子说着说着就流下了眼泪,他虽然看着粗枝大叶,其实内里也是铮铮铁骨的汉子!他是那种可以为了自己的兄弟,过了命的兄弟赴汤蹈火,宁可牺牲自己,也不愿意让他们牺牲的人!可上辈子的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得太过仓促,我欠他的实在是太多了。我不愿意再把胖子拉进这个局里,所以我只好选择不告诉他这一切。
我笑了一下,伸过手一把抓住他的猪颈肉。把手搭在他的肩上,一如当年并肩作战时的那般亲密无间!默契十足!
“所有的一切都不是你应该知道的,其实是我在连累你如果不是我,你不可能进这个局……如果不是我,你不可能失去云彩。其实是我对不起你……”
“行了行了!两个大老爷们儿在这儿哭天抹泪儿的,像个啥?!过去的就过去了!但是你早晚得有一天把上辈子发生的事跟胖爷我好好说清楚!否则我绝对会让你在后悔一次!”
我点了点头,狠狠的深吸了一口气,虽然身上的伤口很疼,但心里却十分的舒畅。因为我知道了,我并不是一个人。我一定要用我的生命去保护这两个兄弟!哪怕是一命换一命,我也心甘情愿!重来一次,我的心里虽然是报仇占据的多一点儿。但我更希望的是想再体验一次天真无邪的感觉。这么多年我也记不清有多少个晚上,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睡着了还是清醒的。那些蛇体的费洛蒙拥有上千年的记忆。而那些记忆,则是大大的丰富了我噩梦的内容!
每次从梦中惊醒,我都不敢再睡过去。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到底会做出什么离谱的事情,就连到底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当中,我自己也分不清了。如今一切从头开始,其实啊……其实我最想感受的,只是那种被人护在身后,什么事情都不需要我担心的感觉。我只想平平静静的过完这一生……
这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一个奢侈过头的想法。
但我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甚至可以说是痴人说梦,因为我从头到尾只是一颗棋子而已。或者说是一只被人操控的木偶,木偶一旦坏了,不但不会获得自由,反而会被扔掉。
在我包里还有胖子那里找来的几块压缩饼干,我想起来也很长时间没有吃东西了,于是拿出来大家都吃了一点,潘子吃的很少,说万一他肠子已经穿了,吃多了也是漏出来,还是留给我们吃,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他这么一说,虽然胖子很想吃也不好意思吃多了。我又把我碰到的事情和他们说了一遍,人也逐渐放松了下来。
 
  我迷迷糊糊的打了个沌,警惕性告诉我有人靠近!我猛的睁开了眼睛,突然间,我看见胖子在朝我挤眉毛弄眼睛,我脑袋一时短路。觉得即使再来一次,就像胖子这种人不是胆子太肥就是脑子太瘦。现在我们这里一个人身负重伤,3个人不知去向,这种环境下他竟然还能有兴致朝我做鬼脸,要是老子还有力气,必然冲上去给他一下……子。等一下!我好像想起来了,我随意地歪了一下头,赫然看见,我的肩膀上搭着一只我记忆里十分熟悉的,绿色的小手。
我突然好想跟这只小手说一声好久不见!
鬼手藤……
又或是……
九头蛇柏……
那只小手,五只手指都一样长,手臂极细,或许是我的蛇经病发作了,我突然好想伸出手去跟他握握手,再道一声好久不见!胖子一个劲的向我做手势,叫我不要动,其实我根本就不害怕,上辈子的经验告诉我。如果一个人一下遇到突发事情太多,反而会变的冷静起来,我这个时候反而觉得有种在被恶作剧的感觉。
  当然理智还是让我呆在那里不要动,胖子用潘子的枪,去挑那只手,想把那手挑下我的肩膀,那枪刚伸过去,那手就像一条蛇一样,一把就缠上了那枪,直接就往后拉去,胖子那肯放手,大屁股一抖,和那手拔上河了。
  我忙上去帮手,胖子一个人劲就很大,再加上我,竟然也只能和这细细的手臂打个平手,
“潘子!把刀给我!”
潘子一扬手,把军刀扔给胖子,胖子骂了一句,刀子从下往上狠命一割,在那手上刮下一块皮来。那断手的突然就放手,狂甩着逃进了黑暗中,那动静,我竟然觉得看上去非常像一条蛇。这一下子我和胖子双双吃不到力,均是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胖子反应过来赶忙追过去一看,我记得那里好像是有一条非常深的勾缝。果然,胖子使劲往里面挤了挤,虽然里面还挺宽敞,但是入口太小了,他的体形根本爬不进去,他丧气的挥了挥手。我心里很清楚这后面到底是通向哪里,于是让胖子靠边,我一脚踹向那些石头!那些石头果然都是纸老虎!被我用力一踹,哗啦啦的全部都掉了!笑话~当初为了练腿功,黑瞎子那个死变态让我每天踹墙六千次!!!每天都踹的老子走路都用不上力气才肯罢休!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到后来的时候,我竟然可以一脚把墙体踢出个印子来!
我抖了两下脚踝,放松放松肌肉。完全无视潘子用看鬼一样的眼神看着我。
胖子忙说:“这里有个大洞!”
  胖子用狼眼一照,里面别有洞天。这洞黑糊糊的,如果我没有记错,应该是通向主墓室!
  潘子摸了摸那洞的表面,纳闷的说:“看样子是人工挖出来的,难道是给那些尸蹩活动的通道?”。
  “你说这些尸蹩就在里面?”胖子本来想钻到那个洞里去看看,一听潘子这么说,不尤犹豫起来,潘子轻声说:“不用怕,刚才那小哥给我处理伤口的时候,我把他身上的血抹在自己手上了,你看,”他指了指手上一块血污,“你们用点口水往自己脸上也涂点,肯定管用!“
  我不由失笑:“你他妈的也太缺德了,人家至少还救了你的命呢!“
  潘子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那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血滴到地上,总觉得不要浪费。“胖子听闻在旁边呵呵一笑:“可不咋的!咱小哥那麒麟血那叫一个厉害!大潘你是不知道,当初在张家古……楼……”
听到张家古楼,我下意识的浑身一抖。然后看了一眼潘子,胖子有些尴尬的看着他。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就把话题转移到别出去了。但我可以看的很清楚,胖子的眼睛是红着的。倒是潘子却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一听这话题就来了兴趣。
“当初在那个古楼咋地了?!我说你这死胖子,你倒是说全喽哇你!这说一半儿吞一半儿大老爷们儿憋不憋屈?!”
“我……我以前倒斗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特别厉害的石头。我有一个兄弟为了救我没逃出来,被那石头压在底下了……”
“诶~那还真是够可惜的了!”
潘子惋惜的摇了摇头。
“说实在的,我还挺想见见那人~肯定够兄弟!”
我心里实在憋屈的要命,我努力的在脸上扯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潘子,你有时间多照照镜子~”
“啊?小三爷,你不会是想说潘子我长得难看吧~”
潘子一脸玩味地打趣着我。我却只能看着潘子脸上的刀疤,笑而不语……
  
  潘子对我说,“这小洞不知道开这里到底是什么用意,不过既然我们走不出那石道迷宫,我想这里也是个希望。要不我们进去看看?”这个小洞口也就只能容纳一个人。胖子把自己的皮带脱下来,绑在自己脚上,对潘子说,“你就拉住这皮带,我在前面开路。”
  说完二话不说,一猫腰第一个进了洞,然后潘子拉住那皮带,也进了去,我看他们消失在黑暗中,呼出一口气,平复一下澎湃的心情,一猫腰也钻了进去。
  胖子在前面爬的极慢,有的地方他几乎就过不去,一定要先运一下气,把屁股缩小了,才能通的过,潘子在后面被拖的也辛苦,而且直接对他的屁股,对胖子说:“你可千万别再放屁了。“
  胖子在前面喘着粗气,也没力气回答。我一想觉得有些奇怪,如果连胖子这么贫的人也不吭声了,那就肯定 是累的够戗,就这样我们像三只虫子一样,一挪一挪的,也不知道爬了多久,突然胖子轻声叫了一声:“有光!“突然间就加快了速度,潘子一下伤口被拉紧,疼的直叫悠着点!胖子在前面爬的极快,我看到那光也越来越强烈。
大约又过了将近三分钟的时间,终于,胖子第一个爬出了这个洞,他刚出去,我就听到他有些吃惊的大叫了一声:“我操!!”
 胖子用狼烟照了照,看看没有什么东西爬过来,才继续到:“这西周墓里的石道迷宫还真他娘的不简单呐~。”
我谈了一叹气,:“就知道这里不是那些工匠挖的逃生通道。”
  这个时候潘子在角落里骂了一句:“我早和你说了,这里怎么可能是逃生通道,你见过谁把逃生通道挖的像的迷宫一样?谁会有这么好的兴致?”
  胖子摸了摸嘴巴,说:“倒斗的人是最不削的,这风水除了指导我们倒斗外,我真看不出还有什么其他用处。这风水是门学问,但是是古人的学问,死人的学问,和我们这些社会主义大好青年是不相干的。”他特地拍了拍自己的胸部,“而且,这把自己葬在别人的墓的里的,风水也有这么一说,好象是叫。。叫。。。叫什么。。。藏龙穴,反正就是类似一个名字,这些肤浅的名字我们就不要去管他,反正把自己葬在别人的墓穴里,只要你命理配合,布置得当,也是非常有可能的,所以,那鲁殇王的棺材,必然就藏在这西周墓里,绝错不了!”
  潘子听了他这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怎么,就你这熊样,你也能懂风水?”
  胖子大怒:“什么懂不懂的,如果我不懂。。。我怎么能知道。。这么多东西?”潘子哈哈大笑,但是一笑伤口就疼了,不由唔着肚子,说到:“也不知道你哪里听来的这些胡说八道,你要是真懂风水,你带我们走出这个迷宫去?我可以是转了7,8个圈都找不着路。”
  我问潘子道:“对了,当时你们怎么丢下我自己跑掉了,三叔他们呢?”
  潘子艰难的直了直身子,说:“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时候那小哥去追那这个死胖子,三爷让我不要追过去,但是我心想那小子如果紧张起来,必然是有重要的事情,而且,有件事情我没和你说,我总觉得这小子跟着我们过来,目的不单纯,我不是很相信他。也想去看看,所以我就跟上去了。”他皱起眉头,很迷惑的说:“我跑了几分钟,突然看见前面的墓道里有什么东西,我拿灯一照,那东西就嗖一下不见了,我就有点紧张起来,就走到那个地方,这个时候,我看到了,那石头和石头的缝隙里,好象夹着一只五指一样长的人手。”
  胖子一惊,嘴巴动了动,好象想说什么,但是他最终没发出声音来。
  潘子回忆着那个时候的一切细节,说道“于是我就凑过去看,你知道我这人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大便也想尝一把,现在想想还真有点后怕,我真没想到那只像手的东西,竟然突然就冲了出来,一把就卡住我的脖子,那力气大的,几乎要把我卡窒息了,我那个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办,幸好身上还有把军刀,我一边手脚乱登,一边去割那手,发现这手的手腕细的吓人,几乎就比那手指粗一点点,也不知道它的力气是哪里的,我一刀下去,就划了一道很长的口子,那手马上就松手了,缩回到墙缝里去了。”潘子摸摸脖子:“我想他妈的,这墙后面肯定有蹊跷,就去查这墙,我左敲敲,右踢踢,突然不知道按了什么东西,妈的整个人就掉下去!”他拍了拍墙,“以后你们也知道了,我掉到和这里一样的一个石头室里,然后发现了石道,幸亏老子身手好,跳了半天,终于跳了上去,要不然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碰到小三爷。”
  潘子显然也刚刚知道三叔他们失踪了,也露出了非常忧虑的神色。潘子转向胖子:“死胖子,那你是怎么下来的?你给我说实话,那鬼东西是不是你招惹了出来的?”
胖子说道:“哎,你要这么说那我真是比苏三还冤了,我跑到那地方时候,那个不知道那里冒出来老头子已经把那怪物弄出来了,跟在我后面那小子看到了,叫了声糟糕就转头就跑,我一看,如果要我和那怪物拼命,估计也不是没有胜算,但是革命的火种还得保存啊,而且组织上给我的任务我还没完成呢,于是我也转头就跑。跑了一会儿,我看见那小哥在我前面停下来,叫我站在那里,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情呢,他一脚踢了一下墙壁,我就掉下来了,我还以为他要救我呢,没想到下面这么多虫子,娘的。“说到这里,胖子看了看四周,好象惶恐又有虫子爬出来咬他一样。我看了后,不觉得十分好笑。胖子的演技,绝对可以拿个奥斯卡小铜人儿了。只是苦了潘子,还得被我们两个知情人蒙在鼓里。
我皱了皱眉头看向潘子
【对不起。现在也只有让你什么也不知道,我才能救你出局……】
  潘子看了我一眼,说:“你看,这小子好象对这个古墓非常的了解,非常的不简单。肯定有问题。”
以前我一直觉得只要有张起灵在,就觉得很有安全感。但我知道,我上辈子毁就毁在了,这种安全感上。
我皱了皱眉头,不再去想这些。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