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4】

接上



胖子脑门上青筋都爆了出来,怎么可能买他的帐,跳起来就大骂到:“你他娘的刚才干什么!他娘的你知不知道吴邪差点让你杀了!”
  张起灵转过头,冷冷的瞪了他一眼,说:“杀了他,关你什么事”
我以为我听了这句话以后肯定是什么反应也没有,可是心脏没有来由的一抽,感觉瞬间凉了大半截。
  胖子大怒,挽起袖子就要冲上去,大奎忙一把把他抱住,吴三省忙打圆场说:“别慌,小哥做事情肯定有理由在的,咱们先听个清楚,他这一路也没少救你命对吧,悠着点先。”
“胖子,算了。他想杀我就杀我,我这条命给他就是了。”
“吴邪!”
胖子眼睛都被气红了,最后被气得直接争脱大奎,愤然的坐到地上,说道:“他娘的一个两个都不要命!胖爷我不管了!”
  张起灵把手里的血尸头放到玉床上,咳嗽了一声,说:“这具血尸就是这玉俑的上一个主人,鲁殇王倒斗的时候发现他,把玉俑脱了下来,他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进这个玉俑,每500年脱一次皮,脱皮的时候才能够将玉俑脱下,不然,就会变成血尸。现在你们面前这具活尸已经3000多年了,你刚才只要一拉线头,里面的马上起尸,我们全部要死在这里。”
  他说完又咳嗽了几声,嘴角开始有血渗出来,可能已经伤到内脏了。我的拳头不由自主地攥紧,把头侧到一边不去看他。
  潘子本来已经难受的靠在一边,一直没说话,这个时候突然说道:“小哥,我潘子嘴巴直,你不要见怪,你知道也太多了,如果方便,不妨说个明白,您到底是哪路神仙,你救了我一命,如果我有命出去,也好登门去拜个谢。”
  结果呢?结果就是人家高高在上的张起灵根本没想过要去理我们,走到鲁殇王的尸体面前,厌恶的打量了他一眼,眼里突然寒光一闪。他的手迅速卡住尸体的脖子,将他提出了棺材,那尸体的喉咙里发出一声尖叫,竟然不停的抖动起来。张起灵对着那尸体冷冷的说了一句:“你活的够久了,可以死了。”手上青筋一爆,一声骨头的爆裂,那尸体四肢不停的颤抖,最后一蹬腿,皮肤迅速变成了黑色。
  我们全部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一时间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把尸体往地上一扔。
除了我跟胖子两个人以外,其他人都被吓得目瞪口呆。
“这是跟你有多大的仇?好歹人家也活了3000多年,想都不想就把他给杀了……”
我知道我现在的眼光肯定比他还要冷的多。
“你也太没有人性了吧……”
意料之外,他听到这话竟然浑身一抖。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张起灵看着我,看了好一会儿,那种狠戾的眼神才被冷漠所代替:“我的事情为什么要告诉你。”
 张起灵转过头,指了指那彩绘漆棺,棺材后部的一只紫玉匣子,说:“你们要知道的一切,都在那匣子里。”
张起灵拔出树上的刀,坐到一边的玉石床边上,默默的盯着那具鲁殇王的尸体,眼神迷离了起来。
  我和吴三省坐到他边上,仔细的翻看帛书上文字。
【那些乱七八糟的内容省略!码字码得太费劲!】
 读完那些咬文嚼字的东西,我感觉舌头都快打结了。我抬头看了一下别处,突然看见那血尸的头颅,在玉床上滚动,这个时候滚落到了地上,好象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一样。胖子过去一看!脸色瞬间变得又红又紫!
“麻蛋!!!”
而我也是吓得脸色苍白!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蛇体的费洛蒙对我的大脑产生了什么副作用,自从回到这一年以后。我感觉我的大脑,就好像生锈了一样。时灵时不灵的。就像现在我就忍着,到现在才想起来,那只血尸脑袋里有一只蹩王!
  一只非常小的红色尸蹩咬破了血尸的头皮,爬了出来,大奎一看,骂道:”靠!这么小一只也敢在爷爷这里露脸”举起手里的撬杆就想去敲它.
  吴三省一把把他抱住,说:”笨蛋,这只那娘的是蹩王,你弄死了它,就闯祸了.”
  大奎一楞,不相信道:”就这么小一只就是蹩王?那些大个的岂不是要郁闷死了?”
  张起灵看起来非常吃惊,一拍我的肩膀,说:”我们快点离开,蹩王在在这里,我克制不住这些尸蹩,非常棘手!”
  这个时候,那只红色的小尸蹩突然发出了吱吱两声,抖了抖翅膀.好象看到了我们,突然展翅向我们飞了过来。张起灵大叫:”有毒!碰一下就死,快让开!”
  吴三省一个转身翻到我们这边,他身后的大奎本来已经有点浑浑噩噩,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我眼见不好,赶紧朝他那边跑了过去!
“咚——!”
我一脚把大奎踹翻在地上!那只蹩王一下子把他的螯插进了我的背里!
我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抽出一把匕首来割掉了那块肉!我疼得满头大汗。
我回头看了一下,还好我反应快,把那块肉割掉了,要不然的话,现在的我就是上辈子的大奎。
“吴邪!”
吴三省赶紧跑过来,我吓得往后撤了一步!
“别过来,我现在身上不知道有没有毒。三叔,你先别过来。”
“大侄子!”
“我让你别过来你耳朵聋吗!”
后背上传来了一阵酥酥麻麻的疼痛感。
“你小子混账!你他妈的敢跟老子这么说话!!!”
吴三省的眼圈看着有些泛红。
谁知那只鳖王根本就没有后退的意思!翅膀一阵,又冲着大奎的方向飞去!大奎这次拼了命一样的跑着,结果那只鳖王直接飞到了它的头顶上,一下子把螯扎进了他的头皮里!大奎疼的一声惨叫,他身上的皮肤好像血一样开始融化!我们只得四散开来!忙着躲开他!大奎看到我们都像看到怪物一样的退开,非常惊恐,他向我冲了过来,张大着嘴巴,好象在喊:”救救我!”我后背上的伤口让我一步都走不动,吴三省冲过来,一把把我推开!大奎扑了个空,像疯了一样,又扑向潘子,潘子情况本来已经很不妙,根本反应不及,胖子大叫不好,一下子抢过我的枪!毫无意外的一声枪响,大奎头部中弹,整个人一震,翻倒在地上.
那只红色的小尸蹩吱了一声,从大奎的手里爬了出来,抖抖翅膀,胖子骂了一声,张起灵大叫:”不要!”已经来不及了,胖子跑过去操起紫玉匣子,一下把那只虫子打烂了。结果打烂的那一瞬间,他才如梦初醒的看了一眼那只鳖王。
  一时间那洞穴死一般的寂静,一点声音也听不到.
张起灵猛的抓了一把地上的石尘撒在自己身上,大叫:”快走,不然就来不及了!
原本比较寂静的洞穴,突然就嘈杂起来,无数的吱吱声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然后,那岩洞上大大小小的洞穴里,一只,两只,三只,十只,一百只无数青色的尸蹩潮水一样冲了出来,那规模,根本不能用人的语言来形容.只见一浪接一浪,前面的踩后面的,铺天盖地的爬过来。
  吴三省一拍我的后脑,大叫:”跑!”
  
  我们全部上树,这树上乱七八遭的藤蔓和突起很多,非常好攀爬。我一下子就跑上了十几米,那个时候那些尸蹩已经全部涌到了树下,我往下一看。整棵树下面全是青色的.要掉下去,一点骨头都剩不下来!
  那些尸蹩有意识的集结了一下,突然就开始跳上来.它们爬树比我们快多了,一下子就到了我们脚根处.
  胖子爬在我上面:”小哥!你的血比驱蚊水还厉害吗?怎么没用啊?!”
  这个时候张起灵根本就没有想回答。我自顾自的往上爬,突然脚下一痛,一只尸蹩已经咬住了我的小腿,我一脚踢掉,往下一看,下面像开了锅一样,尸蹩争先恐后的爬上来。吴三省在上面叫:“炸药,玉床边上那包里还有炸药!”
 
  张起灵顿了一下,突然从他口袋里掏出几只火折子,点着往玉床上一扔,那些尸蟞虽然不怕他的血,但是仍旧怕火,一看到有火下来,“唰”一声,让开了一个大圈子,一下子就露除了那只背包,胖子屁股上已经挂了好几只虫子,大叫:“娘的,快点点个炮仗,我要顶不住了!”
  潘子在上面喊:“操!不行,那里面zha药太多了,炸了我们也没命!”我看到越来越多的尸蹩爬上来,知道现在犹豫肯定就是死路一条,大叫“管不了这么多了,死就死了!”
“不行!你现在离炸药太近!冲击波会把你震死的!”
的确,由于我手上的伤毒性还没有除的完全。现在左臂酥酥麻麻的根本用不上力气,再这么拖下去我根本就没有机会再报仇了!不行!!!
我眼看着张起灵要翻下来帮我,急忙用枪口对准他的头!
“别过来!上去!”
张起灵顿了一下,眉头紧凑!
“上去!”
没有时间了,尸蟞马上就要涌上来了!我现在就是在做一个赌注,一个非常险要的赌注!如果我赢了,以后一切都会安不就班的走。但如果我输了,这所有的一切都白费了……不!!!!我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再发生!!!
“如果你不想让我惨死!你他妈的就给老子上去!”
我用枪打爆了两只尸蟞!随即对着那堆炸药就是一个点射!
炙热的气浪向我席卷而来!剧烈的冲击波把我直接冲到了一段树梢上!
爆炸太快了,我重重撞在什么上面,那一下真的七浑八素,我嗓子一甜,一口血就吐了出来,眼前一片漆黑,脑子嗡嗡直叫,耳朵什么都听不到。
我好久才缓过来,下面的尸蹩已经被气浪冲飞掉不少,我转头也看不到其他人,忙手脚并用,往上爬去。身上涂了下面石台的粉末,那些鬼手藤看到我纷纷让开,这个时候,下面又传来了一片嘈杂的叫声,我低头一看,尸蹩又像潮水一样的聚拢过来,它们爬的极快,我一看不行,浑身再痛也得继续爬。忙闭上眼睛爬起来。
眼看我就要爬到裂缝口子上了,突然背上一痛,回头一看,一只尸蹩已经跳了上来,死命咬着我的背。我转身一枪,就把它打烂。可同时,另一只更大的,一下字就咬住了我的大腿,我拿枪一砸,把它砸了下去,可是它马上就抓住树枝又想跳上来,我回手一枪,把它也打烂掉。可是第三只第四只马上就又跳了上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抓住树枝的手突然一阵巨痛,我转过头一看,只见一张血脸突然从树干后面探了出来,两只几乎要爆出来的眼珠子直直的盯着我。
是大奎……
他的脸上血肉模糊,不知道是皮肤溶化了露出了里面的肌肉,还是血从他体内渗出来,覆盖在他脸上。好好的一个人,到底还是成了这个样子。他左边脑袋上被子弹削去一快皮,都看到了骨头,可是没有伤到里面的大脑。
我的手已经被他的手握住,他身上的血红色,已经迅速的蔓延到我的手上来了,我就觉得手上一阵火辣的奇痒。但我知道这对我没有什么威胁。
  大奎嘴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突然把我向下面拉,他一把抓住我的脚,长大嘴巴好象一定要我给他陪葬。他一把掐住我的脖子,想把我掐死。
我眼中一寒,瞬间起了杀心!狠狠踢了他一脚,趁他手一松,贴着他的胸口就是扣了扳机,那子弹全是磨平了头的手枪弹,力道很大,把他打的血花四溅飞了出去,他的双手在空中四处乱抓,可是什么都没抓到,重重的摔进尸蹩堆里。
  我被他抓住的那只手,已经麻的完全没有知觉了,我根本感觉不到自己手还有没有抓着那树枝,就觉得身子直往下掉,忙伸出另一手去抓边上的鬼手藤,可是我忘了手上有天心岩粉,藤蔓一下子就缩了进去,整个人滑了下去,撞在一根大树枝上。
  树枝上爬满了尸蹩,被我一撞,掉下去不少,我勉强有力气用双腿夹住,停止了继续下猾,可是四周大群的尸蹩又围了上来。我不由苦笑,现在我竟然有这么多死法可以选择,要不就摔死,要不就被虫子咬死,要不就毒死。老天真对我不薄。让我重新来一次,又让我死无葬身之地!
我现在满手都是红色的疹子,看上去好象被几千只蚊子咬了一样。可是那红色到肩膀就停住了,现在反而在慢慢的消退,不由纳闷。应该是因为我体内的麒麟竭起了作用。
 我咬着牙向上爬去。就在我即将体力透支的那一刻!我突然听到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
“吴邪!往上跳!”
我猛一抬头,突然看见张起灵……不!是闷油瓶!……他的面前有很多树枝阻挡着,他只能伸出一只手来穿过空隙想拽我一把!我知道这是我唯一一次能活下去的机会!
但是……
脚下的尸蟞越来越多!没有时间再犹豫,我找到了一个支点,猛的一蹬树干!伸手朝着闷油瓶的手够过去!!!
他努力的伸直了手臂,想让我能更加容易的够到他!
我伸直手臂,去够他的手指!我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渐渐缩短,可就在那一瞬间!在碰到他手指的那一瞬间!我的身体猛地向下坠去!!!他伸直的手臂想把我拽回来,却也是徒劳!
身体的失重几乎是在一瞬间感模糊了我眼前的一切!
“吴邪!!!!”
————————
“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
“你是我和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
【为什么?!为什么你到我死也不承认你对我的感情?!为什么?!】
————————
“张起灵!!!!”
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我拼尽全力朝着他的方向吼出了这三个字!!!
但还有三个字我却没有说出来,也许我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我恨你!”
—————————《七星鲁王》完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