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5】

接上



之后,一切都按照计划顺利进行着。
三天后,一共五个人上了开往山东临沂的长途汽车。
吴邪就坐在我旁边,他左边坐的是吴三省的伙计。他一路上脸色都有些不对劲儿,他的手一直紧握成拳,额头上有细细密密的汗珠渗出来。他脸色很白,好像在极力的隐忍着什么东西。他好像无意之中发现了我在看着他,赶紧用手捂住嘴巴干呕。
【原来只是晕车了……】
十二个小时的颠簸后,我们终于到达了临沂……
按照事先安排好的路线,我们顺着那些标记走到了目的地。
那个领路的老头,我前几天刚在裘德考的身边见过。虽然早就知道这是计划里的一部分,对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我心里很清楚,但我却没有料到。那个撑船的中年人居然会死在吴邪的手里!他拔刀的时候我看的一清二楚,我没有去拦他。他的刀很快很准,一下切断了那个中年人的颈动脉。手法决绝,让我改变了之前对他所有的看法!这个人绝对不会像表面上看的这么单纯!他的城府,可以说是非常的深!
————————
————————
青铜铃声响起的时候,对我没有太大的影响。我知道,那些早就已经安排好的人在暗处同时摇响了青铜铃。
我把手搭在吴邪的后勃颈上,刚准备捏晕他。却发现他的身体下意识的紧绷了起来,侧身调头引手扣腕!身体好像条件反射一样让他下意识做出了反应!在他抓住他手腕的那一刹那,我的手一缩就从吴邪的手里滑了出去!
我把他的双手压扣在胸前,我盯着他的眼睛,就这样,盯着他的眼睛……
他好像想起来什么很恐怖的事情,一双眼睛就像盯着鬼魅一样看着我!
“狗屁的联系!!!”
他突然大吼一声,有些莫名其妙。
冷汗顺着吴邪的额头流了下来。他的眉头死死的拧在一起!他的呼吸突然变得十分急促,他一把推开我的禁锢,侧头一大口血喷进了水里。
水里的尸蟞遇到那些血四处逃命!
【麒麟血!】
我脑袋里有一瞬间,甚至是一片空白!
我把吴邪的肩膀狠狠的扳了过去!力道之大,可能已经扭到了他的骨头!
“你到底是谁?”
他看着我,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我是谁?……你他妈的早干什么去了!!!”
他的眼睛里透着狠厉,与我之前在照片里见的天真无邪……根本就是两个人!
他看着我的眼光好像要直接把我刺穿。他剧烈的呼吸,面颊有些泛红。虽然之后他一几句话来搪塞,敷衍了事。但我知道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我甚至怀疑我之前,是不是认识他……
他端着饭菜进来的时候,我本来想睁开眼睛。可是想想还是没有睁开。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想知道他会做些什么?
我听到他把饭菜放在桌子上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就忽然停了下来。
我知道他在我旁边,
“闷油瓶……”
我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说这三个字,但我总觉得他说这话时的语气,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悲戚。
我详装着动了两下眼睛,睁开眼睛看着他。
“吃饭吧,可以给你点了炒猪肝,补血的……”
他把那碗有些干涩的饭往他面前推了推,又倒了一杯水放在旁边。
为了节食训练,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在中间喝很多的水。虽然我现在有些事情记不起来,但是这些我还是记得的。
可他为什么会知道我的习惯?
“你认识我”
这是一个肯定句,并不是疑问句。只要他有一丝的迟疑,我就可以肯定。
“认识还是不认识有意义吗?”
他突然收起了脸上的笑,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我。
“……对我来说有意义。”
“我们不是刚认识吗。”
“你之前也认识我……”
他手里的水壶偏了一下,还冒着水汽的热水你下撒在他的手上。伤口的边儿上瞬间被烫的翻起了白肉,殷虹的血顺着水流涌了出来。可他却没有任何的表情,这种忍耐力和持久力绝对不会是一个不问世事的人能做出的反应。
吴三省说他是陷在这个局里的人,什么也不知道。但是现在看来,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手受伤了”
“我知道。”
“不处理,会感染……”
我第一次对着一个陌生人,说出了这些话。
“……你不觉得你的话有点儿多了吗?我的事情为什么要让你管?!”
说完他直接转身走出了房间。
我没有再去过多的想这些事情,吃着已经凉掉的饭菜。我第一次觉得有些……
————————
之前在资料里,我已经看过了鲁王宫的结构。现在是里面的每一个机关,我都了如指掌。但对这些机关了如指掌的,并不是我一个人。还有吴邪……
他在这期间有意无意的避开了大多数的机关,无论是显而易见,还是隐藏在深处的。
我不知道他是从哪里知道这些机关的结构,但是他每次都能非常准确的找到机关的所在地,还有意无意的绕开。
我原本以为只是我想多了而已,来之前我已经彻底的查过吴邪的背景资料。就是一个不问世事的古董店小老板,暗地里也没有什么动作。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不是吴邪,但是他的脸上没有带人皮面具。我曾经多次的试探过他,他都是给人一种老练深厚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绝对不会在一个从小到大,整天无所事事的人身上出现的。他的血也算是半吊子的麒麟血,跟他一起住在招待所的那天晚上,我半夜起来。却看见他侧卧着身体,把整个身子蜷了起来。这是十分警惕的睡法,也是一种十分缺乏安全感的睡法。
如果我没有猜错,他的枕头下藏着致命的东西。
后来在七星鲁王宫,我似乎想起来一些我遗忘的东西……
有些很清晰,有些却很奇怪……
我不知道那些模糊的画面是什么?我只记得我看到了一片白茫茫的东西,好象……是一座雪山……
其余的那些比较清晰的回忆,却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我的神经。
我曾来过七星鲁王宫,而且不只来过一次……
我想起来了……
那些事情,我还是想起来了……
鲁王宫的七口棺材里,装的不是别人。是张家氏族里的七位元老。
主棺里的人,是汪家的第一代先祖。
千年前汪家与张家本是战场上的劲敌。直至汪家战败!便许诺张家世代为其家奴,为防汪家存有私心,张家将尸蟞卵子种入汪家人的头颅之中。一旦发现其存有二心,立即以麒麟血唤醒头颅之中的尸蟞,被其噬脑而亡!
到了明朝中叶,汪藏海以在朝中的身份兴风作浪,对张氏一族赶尽杀绝!将本来张家的血甸祭台修建成墓室,将张家族人削去首级,抛掷于青铜祭鼎之中!
又将张家七位元老以水银灌顶致死!封葬于七星鲁王宫的七口棺材之中,随后将汪家第一位先祖的尸身葬于主棺,把张家的权力象征之物:鬼尊玉玺给汪家第一任族长做陪葬之物。
把七星棺椁摆放成北斗七星的位置,让张家的七位元老为汪家守护!势要报世代为奴之耻!而后将汪家世代祖墓修于张家主墓之内,鸠占鹊巢!若有一日出了事,也是张家祖坟被毁,被保护在里面的汪家主墓便可以毫发无伤!我看到了吴邪捡到的那张地图,两个墓室之间连着的虚线根本就是从张家主墓进入到汪家主墓的通道。想当初汪藏海费尽心机,将云南的鬼手藤移植到山东,最后让他吸食张家人的血气得以生长。造就了一个形态特殊的棺椁,自己却将本从张家第一任族长尸身上的玉俑设法取下,套在了自己身上,以保长生不老!
为怕盗墓者怀疑墓主人身份,汪藏海将战国时鲁殇王的平生事迹镌刻于主墓石碑之上,以惑世人耳目。
随后将一青眼狐狸与一晶身玉女置于御台之上,以防止盗墓者进入。让青眼狐狸迷惑盗墓者,让其相残杀!并将汪家氏族的图纹:蛇眉铜鱼锁于宝含之中,防止流入他人之手。
玉佣里的人,不是鲁殇王也不是铁面生。根本就是汪藏海!活了几百年,现在可以死了!!!
我伸出手死死的掐住他的喉咙,用力按了下去!玉佣一阵抖动,我直接把他扔在了地上!
对此,吴邪只是往后倒退了两步并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而后听到他对我冷嘲热讽,对于我这种没有心的人来说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转身躺到玉床上。把自己手里的血源源不断的滴在那只血尸的头上。
我要唤醒他脑中的那只尸蟞,用尸蟞群把这里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掩盖……
我把炸药事先留在了玉床上,以方便用火折子把它点燃。
可我万没想到,吴邪会替我完成这个任务!他用枪指着我,怒吼着让我回去!
我实在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对一个从来没有过交集的陌生人给予这么多的关心。
他之前看我的眼神里,明明都是恨意……
炸药爆炸的一瞬间,吴邪被炙热的气浪掀翻!他整个人有意无意的抓住了树干,我想去救他……我第一次没来由的想去救一个人!
我不想让他死,我想让他活着……我突然很想知道他为什么那么恨我……
天不如人愿,我的手只能伸到树干之间的空隙!时间紧促,容不得我再把身体整个悬挂下去。吴邪深一脚浅一脚的往上爬着,眼看着尸蟞马上就要赶上他。我有些后悔我为什么要把蟞王引出来!
我有些急迫的让吴邪往上跳,我用尽全力,伸出胳膊去想拽住他的手!
他明明可以,他能抓住我!
可却在那一瞬间与我失之交臂!我和他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他的眼睛并没有因为失重而禁闭,反倒是一直死盯着我的眼睛!
在那一瞬间,我突然产生了一个幻觉!
周围的景物变成了一片白茫茫的雪山,吴邪在我眼前直直的掉进了深不见底的雪山之中!
“张起灵!!!!!”
他突然撕心裂肺的吼了一声,不知道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这是这三个字就像一把利刃,直接插进了我的心脏!
“吴邪!!!”
我用古刀砍断树枝,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我一般揽住他的的身体往怀里紧扣!尸蟞群像逃命一样四散的跑开!
为了防止尸蟞群的的攻击,我用刀一把划开了动脉,血液一下撒在吴邪的身上!
我抱起他的身体顺势一滚,滚到了九头蛇柏的下面!我一脚踹开树根上的机关,带着他的身体直接滚进了的地道…………
————————
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半,我点起了篝火。火锅映衬出昏迷的人的面孔。
我皱了皱眉头,帮他包扎了一下身上的伤口。他的额头有些发烫,应该是伤口发炎了。
“闷……油瓶……”
可能是烧糊涂了,他嘴里胡乱的说些什么。我刚要伸手去触碰他的额头,却见他的眉毛动了两下。
我把手缩了回来,重新把视线移到了火光
上……
他醒了……
————————————自述篇完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