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6】

【恢复吴邪第一人称】

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着疼痛,身上的骨头好像被人打断了又接回去。稍稍一动,身上都咯啦一下。
左半边的身子和脸被火烤的热乎乎的,我睁开眼睛,取而代之的就是一片橙色的光……和那个熟悉的侧影……
我勉强用力支撑起上半身,伤口就一片火辣辣的疼。
“嘶~~~”
我一下子又倒回了地上,他侧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我也没有对他说什么多余的话,反正他也不会搭理我。何苦自讨没趣~
我用了将近能有一两分钟的时间,才从地上爬起来。在这期间,他从来就没有回过头。
“谢谢,欠你一条命……后会有期……”
我转过身刚走出两步,就只觉得耳边劲风一阵!脖子上传来的凉意,并没有让我有丝毫的慌乱……
那把黑金古刀,就架在我的脖子上。
“做什么?……”
我冷静如常的问他。
“解释”
他的语气也依旧是一样的波澜不惊。
我心里突然燃起一股无名业火!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我不得不说我很讨厌他这种连个屁都放不响的性格!
“你他妈的要我解释什么?!你救了我一条命我以后还给你!但如果你现在想拿走我没有意见!”
我转过头怒视着他的双眸,周围一片死一样的沉寂。只有烈火烧焦木头的哔哔啵啵的声音……
“你都知道什么”
“老子什么都不知道!”
“…你叫我…张起灵……”
……擦!把这一岔给忘了!我好像再掉下去的时候吼了一声……张起灵……
完了!这下可真是挖坑把自己给埋了!
我咬着后牙槽暗自发狠!
“我知道的东西远比你意料之内的多得多。我这么说自然有我的道理,你没必要明白,也不用明白……反正我只不过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存在……仅此而已!”
我把刀刃从我的勃颈上推开,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抬腿就走!
“吴邪……”
“我说了我呃!!!”
感觉脖子上好像被人砍了一记手刀,眼前铺天盖地的黑暗,然后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潘子就在我的旁边。估计是他把我打晕了以后随便扔在哪儿,然后被人救了回来……
我侧了侧头,一旁的护士正在给潘子换绷带,顺带洗了伤口,我发现他的呼吸已经明显缓和了。
  我再低头仔细的看了一下我的身上,几乎没有一处地方是好的,不是淤青就是破了皮,只是感觉非常的累。也不知道是生理上的还是心理上的……我闭上眼睛,一下子就睡着了.这一觉是真的非常香了,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起来的时候看见胖子和吴三省也躺在他们床上,呼噜打的像雷一样.后来我才知道,是他们上山的时候。在山脚下发现了,灰头土脸已经深度昏迷的我。这才把我救了回来。
第二天早上潘子已经被接到济南的千佛山医院去了。几天后我们回到济南,我和吴三省先到收容潘子的医院办理了住院手续,他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仍旧昏迷中,我和吴三省决定在这里住几天,胖子一出山就急急和我们分了手,只留一下一个电话。他把那镶金的帛书交给吴三省
处理,顺带着瞟了我一眼。基于多年的默契来说,我当然我懂得他的意思,他是想让我读提防着这只老狐狸。
三天后我给医院打了电话,潘子还没有醒,不由叹了口气,这个时候三叔一脸阴沉的走了进来.骂道:”气死我了,竟然被人摆了一道!”
我拿着电话的手就是一僵,该来的还是要来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回过头一脸玩味的看着吴三省。
“三叔,以你的资历还被骗了,那说明那东西仿的很好,你再转手出去肯定也没问题啊.”
吴三省掏出了那块镶金丝帛,对我说:“转手,转个屁啊,我说的不是古董,是这个东西!!”
我装作大惊着从床上掉下来:“什么!不可能啊!”
“千真万确,这东西里的黄金含量,我送去检验,纯度太高,那个时代根本无法炼出来,这是一份几乎完美的赝品!”
吴三省叹了口,“我老早就在怀疑了,那年轻人明明可以击败血尸,为什么一开始一味的逃跑,到最后才将那血尸除掉,他必然是想由此甩开我们,自己一个人去做一些事情。”
我做出很惊讶的问道:“难道他和我们走散的那段时间里,已经去过那个洞穴,打开过鲁殇王的棺材?将这块假的镶金丝帛放进去?这怎么可能啊,一个人怎么可能做的到?而且那树洞被那些铁链扯开的,只要被人打开过,我们一定能看出痕迹的.”
吴三省说:“你有没有看过那棺材的背面,他是倒斗的,他很可能在树的背后挖了个盗洞,直接从棺材的背面将那镶金丝帛掉包掉了!”说完叹了口气:“可怜我十几年的江湖经验,也没看出来,这个人,真的深不可测啊,我本来还以为只是发丘中郎将的后人,看样子的,他的来历,恐怕远不止这么简单。”
我表面上点头称是,其实心里挺为张起灵感到不值。明明就是你吴三省趁着跟我们走散的时候把这帛书换掉的……
我说:“难道上面记录的那些东西都是假的?”
吴三省点点头,气道:“这些山海经一样的故事,本来听起来就不太可信,只不过当时我们被那个古墓神秘的气氛感染,竟然相信了,现在回忆起来,破绽太多了,而且你想想就你那水平,为什么只能看懂最重要的那两段?其他那些都看不太懂,说明这两段他特别做了工夫.”
吴三省大大的叹了口气,:“看样子这个鲁王宫的秘密,只有他知道了,现在那个墓都塌了,要想在进去看也不可能了.”
他这是在故意引诱我把蛇眉铜鱼交出来。这样宝贝的东西,他竟然任由他在我这里留了三四天。也得亏他这个老狐狸的心机!
“对了,对了,我差点忘了,还不是完全没戏,我从那洞里带了东西出来!”说着就去狂翻我的背包,我拿出那个紫金盒子来说:“就是这个,是从那狐狸尸手上拿下来的.”
吴三省一看,说,“这个是只迷宫盒子啊,里面主要的空间用来装锁了,装不了多少东西,这盒子很难开的,你看”他把那盒子的顶盖子一拧,盒子的底部四个角一齐展开,露出了一个转盘子.上面有八个孔,每个孔上都有一个数字,很像老式电话的拨号盘.“这种盒子是最古老的密码盒,你要知道密码才能开。”
  我说:“不对啊,你看这是我从那女尸嘴巴里找到的钥匙,你看着,这钥匙正好能插进这个钥匙孔里去。”
吴三省接过钥匙,和钥匙孔比对了一下,哦了一声:“这钥匙不是用来开盒子的,而是用来锁盒子,迷宫盒子是能用密码来开,但是没办法用密码来锁。等你把这个盒子打开了,想再锁起来,就要靠这把钥匙。”
  
  吴三省看我在那里摆弄这玩意出了神,跟我打了个招呼就回自己房间里去。
我看他进了屋里,也没有犹豫。再怎么样也得对得起那个故意给我留下线索的外国人,用生命给我留下的那八个数字!我熟练地在密码盒上播出:02200059,咔一声,盒子发出一阵类似于发条的声音,盒子盖自动翻了起来。盒盖缓缓的自动打开,里面只有小拇指大的一个空间,由白娟垫着,白娟的中间,放着一条镏金的青铜鱼。
再次看见这东西,真是仿佛经过了沧海桑田一般!我仔细地捧在手里看,这条铜鱼的做工很精细,每一片鳞片都打磨的有棱有角,鱼的眉毛上,各盘着一条海蛇,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我带着铜鱼,敲开吴三省的房门,吴三省看我鬼鬼祟祟,一脸疑惑的把我让了进去。
  我坐下之后,也不废话,就原原本本的把刚才碰巧打开迷宫盒子的经过说了一遍。
吴三省听我说了经过,又仔细看了看我手里的铜鱼,也连连称奇
吴三省说道:“这玩意全中国知道的人不超过一百个,而这一百个里真正见过,大概只有十几个,可以说是一件绝对的稀世珍品。”
 “说这鱼是稀世珍品,并不表示这鱼值钱,而是说它的考古价值很高,这条鱼和二十年前一次考古考察中出土的文物很相似,可能有某种联系,如果交给当时的考古队,那几乎可以说是无价之宝,不过你想靠它发财,不如死了这条心。”
  
  我看吴三省脸色有变,就趁机追问当年到底出了事情,这东西是鲁王宫里带出来的,难道当年的事情,和鲁王宫有关系?
虽然心里知道他肯定不会说,但是没事逗逗老狐狸也是挺有意思的!
  吴三省摇摇头不肯说,“这么多年的事情,我也不想再提,总之很负责的告诉你,这条鱼出现在鲁王宫应该只是一个巧合,和鲁殇王没有任何关系。那时候的资料,已经给一场大火烧毁了,这些都是命中注定的。”
吴三省对我说道:“你这条铜鱼,当时六十几个专家看过,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用处的,后来转送到中央之后,听说是研究出了一些头绪,我们没有拿到当时的简报,不知道是这些消息被扣下来了,还是以讹传讹,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也没人问起过,后来资料送到国家档案馆,听说给锁到地下室里,我本打算到时候打通关系进去看看,没想到前几年一场大火全部都烧光了,你想知道其中的蹊跷,现在恐怕没这么容易。”
  我问吴三省:“这么古怪的一个墓你就这样放弃了?以你的脾气,就算明着不能去,我看你私下里也按奈不住,我看你准还知道什么,你就别卖关子了,我保证就算杀头也不说出去。”
  吴三省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很坚决的说道:“不行,接下来的事情,我就算带进坟墓里不会说。”
无论我怎么软磨硬泡,赖皮拉泼,吴三省也不肯把后面的事情告诉我,说到最后他把眼睛一瞪,自顾自看报纸不理我。
其实我心里也很纠结,这些东西当然不用他告诉我!要说这蛇眉铜鱼的来历和经历,我心里比他清楚的多!
“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你,不过你能不能把那铜鱼的事情讲的详细点,你不是说当时有一些头绪吗?要是能找到当时做研究的专家,现在去问问他们,不就能知道他们当时研究出的,是些什么东西了吗?”
吴三省听我一说,微微一怔,说道:“这倒也是个办法,可那时是八四年,二十年了,那些老专家还不知道在不在世。”
我忙说道:“不找老专家,找他们的助手也行啊,就算当年他们的助手都有四十好几,现在也不过六十几岁,说不定还没退休,以你的关系,肯定能找到。”
吴三省叹了口气,摇摇头:“那次项目结束之后,我们都各奔东西,后来就没什么联系,偶尔见面也只是一些学术上的交流,他们之中有很多人我连叫什么都不知道,要找起来谈何容易。”
吴三省说完这句之后,眉头一皱,“噫”了一声。
 吴三省点上香烟,眯着眼睛想了很久,对我说道:“西沙考古过去这么久了,大部分琐碎的事情我都忘的差不多了,只是你刚才说起来,我才略微回忆了一下,正好给我想到一件事情,非常的奇怪。”
  我问道:“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他对我说道:“我也不能肯定,不过刚才想起来,一起和我出海的那几个年青专家中,有一个人,好象长的和那闷声不响的小哥很像!”
  那不是像不像的问题,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我笑了出来,对他说道:“三叔,这怎么可能,他那个时候肯定才出生没多少时间,怎么可能和你做同事!”
吴三省仔细的回忆着,眉头越皱越紧:“我也知道口说无凭,不过我们出海前拍了合照,看一下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
吴三省打电话给家里,让他的佣人把他夹在老影集里的几张大合照扫描过来,五分钟后,一封email就发到了吴三省的手提电脑里。
我十分怀念地看着这张老照片,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是对他充满着无限的怀念!
  照片是黑白的,他们第二波出海的专家大概只有十个人,前面是蹲着,第二排是站着,背景是在一个军用码头,边上还有几个海军,这张照片估计他很久没看看,发黄的很厉害,几个角上还出现了霉斑。放大比例来观察照片,里面蹲在第一排中间的就是年轻时候的吴三省……不!应该是解连环!
他后边站着的那个人,当然就是张起灵。
吴三省疑惑着看着电脑屏幕,突然,他神经质地站了起来,大叫了一声:“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