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8】


海底炸出一个大坑,洞就在坑的底部,周围没有任何坍塌的迹象。
 大概找了5分钟,胖子对我摆了摆手,意思现在要不要进去了。阿宁看了看潜水表,点了点头。
最后在洞口核对了一下装备和约定好的暗语,胖子定了定神,第一个猫了进去,我们几个打开探灯跟着,一下子潜进去五六米。
盗洞很不规则,时宽时窄,游了有二十多米,洞口进来的光线已经照不到了,前方盗洞方向突然一变,垂直挖了下去。
我们在这垂直的洞口休息了一下。胖子对我做了一个小心的手势,我蹙了一下眉头,对他点了一下头。然后胖子就先游了下去,我看他的灯光一 直下去一直下去,直到变成一个小点,心里不由得有些担心。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我心知肚明。当然,胖子也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在下面晃了晃探灯,我们马上一个接一个也潜了下去……自从我的身体经受过蛇的费洛蒙以后,肺部和鼻腔就不能接受太大的水压了。我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撑的住……
现在也没有闲心想这些,就算是我跟几十只海猴子斗个你死我活,我也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古墓的墓墙上面破了一个大洞,而且破的十分的不规则,胖子看看我,我也看看他,两个人一起吐了几个泡泡,他指指那几块破砖头,又做了个猴子的样子,我知道他是想说:这洞可能是海猴子挖出来的,不是盗洞。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指了指他背上的枪,他拿了下来,拉开保险,就往洞里游去。
我打高探灯的亮度,转开手里的防水手电,跟在胖子屁股后面,我们几盏灯光非常的亮,一下就照出去老远,我一眼就看到了墙壁上的人脸浮雕!赶忙拉住胖子,让他不要往前走,然后拿出水下画板,在上面写道:“切记墓墙上的人脸眼睛在睁开,有问题!”写完指了指墙壁。
胖子摸了摸那脸,脸色有些难看。
显然是他也想起来前面有……便把枪端了起来,不一会儿,我就看到那块相同的浮雕出现在前面,那张石脸的眼睛已经完全睁开了,整张脸面对着前方,眼神正视,看上去有点呆滞。
我们又继续往前游去。突然胖子停了下来,我伸出头一看,墓道到头了,前面被一块石头板当住了去路。
阿宁写着问我:“怎么会是死路?”
我摸了摸石碑,本来想找到那个让整个墓道都闭合的机关。但我手刚碰到石板瞬间,我脸色大变!我看到一缕细细的头发丝……从石缝里渗了出来。
“快走!危险!”
我赶紧在画板上写下这四个字给他们看!
“为什么?”
阿宁写着问我,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解释!早知道我就不应该为了那个机关铤而走险跟他们进来!
我推搡着阿宁,告诉她快点儿走!
她却一脸戏谑的看着我,好像是在嘲笑我是胆小鬼一样。
“咯啦~”
身后传来了石板轻微的跳动声。
我反射一样的回过头,只看见那挡路的石头板突然向上升了起来,一团黑色墨汁一样的东西从底下逐渐增大的缝隙里渗了出来,我急退几步!转身就在胖子和张秃子的肩膀上,一人拍了一巴掌!告诉他们快点儿走!我看阿宁他们反应这么慢,忙游回来拉他们,他们这才醒悟过来,慌忙逃命,这在水下面,越紧张越消耗体力,游的就越慢,慌乱中没办法把握好节奏。我示意胖子和张秃子用手划着水,蹬着墙走,虽然不雅观,但是速度飞快。
后面的墓道里全是头发,黑漆漆一大团一大团,我看得喉咙发紧。不得不说,禁婆是让我对女性隔绝开来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用尽力气往前游,只要到了那个转弯处应该就差不多了。我忙招呼张秃和阿宁跟上去,我看到那胖子还在那里抱怨我们反应慢,立马就给他屁股上来了一脚。
手上的氧气记震动起来,现在已经过了半个小时,我们氧气消耗过度。氧气已经剩的不算太多了。
我刚想闭气,就看见张秃像只螃蟹一样,拉住我们身上的背带,手忙脚乱的窜到了最前面。我知道他要去干什么,赶紧窜上去拦他。
我胡乱的摇着头,告诉他不要。我不能再让他想起二十年前的事情,我不想再看见他那种表情!否则……我怕我的计划会没有办法实行下去……
谁知他根本就不理我,一把把我推开。一只肥手直接按在了墙壁上。
我一口她妈的没说出去,一股巨大推力直接从我背后冲过来,把我狠狠推进了墙上的洞里。
等我晃晃悠悠清醒过来,感觉浑身都散架了,脖子疼的要死!上下左右都是黑漆漆的,胖子他们在我的下面,看样子也晕的不行了,特别是胖子,到现在还在转圈子,好象在跳芭蕾舞一样。我蛇精的笑了一下。心说:还是胖子出糗的时候最好玩。
我脚一蹬向上浮去,突然头一暖,脑袋就此升出水面。
四周是一片漆黑,我关掉探灯换成手电让他们陆续出水,阿宁爬了来后问道:“这是盗墓贼留下来的吗?”
“不是。”
“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
“…………”
“你先别管他是大是小,这脚印本身就不正常。”
阿宁蹲在地上仔细端详,用刀刮下来一层黄黄的东西一闻,不由咋舌:“这是什么东西?”
“尸蜡,一般都是浸在水中或埋在水分充足、潮湿的泥土里的尸体,所谓的蜡就是它体内的脂肪和矿物质凝结而成的”
“咦~”
果然,这就是女人的天性。看到恶心的东西,会下意识离的远一点儿。但我没想到她居然直接把那把刀扔在了地上。
胖子指了指前面的一个瓷罐儿,对我轻声说:“那东西,还在后面躲着呢。”
张秃装备脱了一半,腰上的带子没脱下来,现在索性不脱了,提了氧气瓶凑过来,问胖子道:“什么东西?”
胖子下意识的跳开一步,因为他知道这身体的正主是谁。他也知道,绝对不能惹到他!索性根本就没有理他。
胖子说:“过去看看,不然就是祸害,这斗倒的心里也不舒服。”说着就端起手里的,向我招手,我点了点头。两个人成包夹之势,向那清花大瓷罐走过去。早就知道那里没有东西,所以我们两个人走的飞快。那棺身上被打了几个洞,有一道黑色的痕迹从洞里一直到地上。
阿宁他们也走了过来,想去翻那棺材,我急忙拉住她:“这棺材和别的棺材不一样,绝对不是单纯放死人,还是不要碰了。”
阿宁笑了笑笑道:“尸体都没了,怕他个熊,你还怕这棺材跳起来咬我?我们来这里的目的虽然不是倒冥器,但说不定会有线索。”
我摇了摇头,无奈的和胖子回去整理背包。突然那只大瓷罐,咯哒一声翻倒在地上。那罐子先是在原地转了几个圈,然后竟然咕噜咕噜地向我们滚了过来。
我忙急退了几步,那罐子晃晃悠悠滚了几下,就改变方向朝俑道的石门滚去,最后“铛”当一声撞到门框上,停了下来。
我看他们都吓呆在原地,叹了一口气。心想,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估计也是吓成这个熊德行!“我们的主要目的还是进主墓室,不要在路上浪费这种时间,我看我们还是能避则避,看看其他地方还有没有什么出路。”
我看了看阿宁的表情,也十分的坚决,张秃子索性一句话都不说,他们三个人一齐看着我,好象在征求我的意见。
“走一步算一步,我们四只梭子枪在手上,来一个杀一个,还怕他不成。”
胖子拍拍我,我拿起枪熟练地打开保险对准那罐子,胖子打头阵,四个人小心翼翼的贴着那门的边往里走去。
突然一声骨碌,那罐子打了个转。远处的罐子里,爬出来一只白毛旱魃。迅速的钻进了左边的石门里。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张秃子直接跟着罐子跑了过去。甚至连阻拦他的时间都来不及!
我心里苦笑,整了整背包就第一个往前走去。我小心翼翼的往前走,把手里的匕首插回到背包里。大概走了三五分钟,突然脚下一振,我回头一看,阿宁脚下一块石板已经陷了下去,正一脸惊慌的看着我。
一声呼啸,一支弩箭已经贴着她的耳朵就飞了过去。我还没反应过来,第二支箭也到了,直射她的胸口。阿宁眼神一变,闪电般的转身甩手,凌空一把就把那箭给握住了,同时我脚下一连串振动,我忙大叫:“猫腰,还有暗弩!”
话音刚落,又是十几道白光射来,我低头躲过一支。然后又接连有第二只第三只射过来!
胖子用他的背包当盾牌,一下子冲到我们面前,帮我们挡着了几箭。
我往后退了一步,突然有人抓住了我的衣服,硬拽着我往那前走,回头一看。
“阿宁……”
我阴笑的看着她,然后迅速抓住她的手毫不留情的一膝盖顶在后腰上,她全身一软,人就倒了下去。我这次把她当成了挡箭牌,眼看着她被射得像只刺猬一样。我心里竟然说不出的畅快!
【他娘的,终于报仇了!】
我看她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顺手把她扔了出去。她回头狠狠瞪了我一眼。一个就地打滚翻到墙边,然后高高跳起,在墙上一蹬,闪电般翻到了安全的区域,整个动作在电光火石之见完成,十分的干净利索。我本来也只是想让她吃点儿苦头,没想让她丢了性命。就算是丢,也应该丢在蛇沼鬼城,而不是这里。她要是知道我怎么想的话,估计会气死。
我一撑地翻到那条灯渠里,只听着头上的箭嗖嗖的飞过去,撞在甬道墙上发出金属的撞击声。没关系,反正,这玩意儿射在身上又不疼。全当是挠痒痒了~
这个时候张秃咬着牙站了起来,当然他的身手肯定是一箭都没中,见胖子被射成这样,突然说了一声:“放心,没事的。”
他已经恢复了本来的声音,只见他突然把身子一挺,就听咯哒一声,他的身高竟然长起来好几公分。接着,他又向前伸出手,同样一发力,又是哒一声,手也长出去几寸。他长出了一口气,抓住自己的耳后一拉,又撕下来一张人皮面具。
张起灵甩了甩胳臂,似乎很久没活动了一样,胖子有些无奈的看着他“小哥,你终于把那玩意儿撕下来了。”
“你怎么知道……”
张起灵皱了皱眉头,一脸不解的看着我们两个。
“你不用担心这些有的没的,我们对你不感兴趣,你只要知道我们两个,是永远站在你这边的就行了……”
我恢复了以往的冷淡。
再也没有多看他一眼。
“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我说过,你不用知道。”
“但是我想知道……”
“如果我偏不告诉你呢?”
我在他眼睛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寒光。
“怎么想杀我吗?没关系,反正我这条命是你的,早拿晚拿也都是你的。如果你想杀我,用刀朝着这里用力捅下去。只是我很好奇,疼的到底是谁的心?……”
我指着自己的心口。脸上流露出一种玩世不恭的表情。胖子眼看气氛有些不对,急忙出来缓和!
“你俩先打住!现在主要问题是怎么出去!”
胖子说完偏了偏头,看了一眼墙角。突然瞪大了眼睛!
“我草草草草草草草草!!!氧气瓶呢?!”
“早没了!”
“我操!天真你他妈的怎么不早说!”
“我妈又不在,她怎么说?”
“……操!你个蛇精病!现在这种时候少他妈给老子装蒜!”
我抚了抚额,又抬手拍了拍胖子的肩膀。
“你现在着急也没有用,咱们现在已经不在原来的那个石室里了。”
“胖子,你还真是老了”
我起身走到俑道石门处,摸了摸门框说:“这么简单的机关也就只能骗骗小孩子,吴三省二十年前看不出来,二十年后就能发现。”
胖子闻言一拍脑门!
“电梯!”  
我点了点头走进俑道,拿起手电照了一下,对面只有一面汗白玉的砖墙。
“我们离海面也就十几米,这个墓室为了容纳这个电梯的机关,必然要造的非常的高,墓顶离海底也不会太远,实在不行,可以直接挖上去,这海斗上面的水并不是很深,如果在退潮的时候做,我估计只要上面的沙子不塌下来,还是有机会出去的。沉船葬海底墓,大部份的砖头都是空心的,能压不能砸,找几个金属的东西,用力敲几下,肯定能搞出个洞来。”
这时候张起灵说道:“离退潮还有很长时间,这里的空气不知道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一切还要看天意。”
“可以的,废话少说,赶紧动手!”
我心里非常焦急的找着金属的东西,我只想在那水蔓延下去的时候赶紧走出海底墓。因为我不想让他在知道20年前发生的一切。这样于他于我,都将会是灭顶的灾难!
我们三个整理一下东西,就往俑道走去,刚出那甬道的石门,三个人同时一停住了脚步,在我们面前,本来还是那一堵砖墙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门。那门里面,那只巨大的金丝楠木棺就静静的躺在那里。
张起灵对我们摆了摆手,轻声说:“别说话。”
他拔出气枪,轻声说道:“这不是一般的棺材,这是养尸棺。”
说着就像往里面走。
“别去”
我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眉头皱起来一个川。他看着我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
但他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伸出一只手来把我的那只手拍了下去。然后头也不回的一猫腰就走进了放棺材的耳室。
我呆在原地,好半天才对准地面狠狠的跺了一脚!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天真,走吧~有些事情早晚是要面对的,这种东西不能躲。”
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也一猫腰走了进去。刚进去就看见张起灵抽出军刀,直接插进棺材缝里,慢慢的划起来。
“哎哎哎!小哥!慢着慢着慢着!”
胖子急急忙忙的跑到他旁边,拦腰把他往后拽了一下!当然了,张起灵是绝对不会让他挪动半步!
胖子一看阻止不了他,就拿出个蜡烛跑到角落里想点。
我一看气的大骂:“他妈的我们就这么点空气了,你那个鸡鸣灯还点个鬼!”
这边张起灵已经找到了那棺材的八宝玲珑锁,拿出百宝盒,用里面的两个钩子在棺材缝里一勾,喀嚓一声,机关破解,同时整个棺材盖子往上一弹,一股黑水就瞬间涌了出来。一股腥臭的味道扑面而来。张起灵皱了皱眉头。他呆呆的看着那堆尸块,看了很久,突然好象看出什么,吸了口凉气。他眉头紧皱的站在那里,死死的盯着棺材,足足沉默了有五分钟,才转头对我说道:“这里面,其实只有一个人——” 他说完这句话,又转过头去看那具尸体。突然又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抬起头来看着我。我被他吓了一跳,有些疑惑的问他:
“怎么了?”
他双唇紧闭,目光如炬般看着我。我有些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
“到底怎么了?”
“没事”
说完又低下头去看那具尸体。
胖子吐了下舌头对我们说道:“我估计这东西不是人,就是一只虫子!”
他这话形容的贴切,就是比较缺德,我说道:“我们隔着水看不清楚,下结论还为时太早。按道理上来讲,这么严重的畸形,简直就是一个妖孽,刚生下来的时候必然会被父母弄死,绝对没有机会养的这么大.”
张起灵说完就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淡淡说道:“凡事无绝对.”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