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9】




我看着那只禁婆,
那只禁婆也看着我……
幽暗的水底下,冰冷的池水环顾在我的身体四周。我甚至能很清楚地感觉到从心脏处蔓延出来的一种极其冰冷的感觉。
恐惧……
恐惧……
满满的恐惧充斥着我的神经,
现在除了恐惧我再也没有其他的感觉……
“你……你怎么会……”
饶是我再怎么淡定,但面对著眼前的这只禁婆我是彻底的慌了神!
我活了三十多年!马上就是一个奔四的人了!这么多年风风雨雨,地上地下天上海底,什么没见过!但是……
“你……”
“小邪……”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你到底是谁?!”
那只禁婆听到我这么说,苍白的脸上居然流露出一丝……像是有些悲感的样子。
“我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我不指望有人能认出我。但是……”
她朝着我的方向又往前游了一下,却让我连连后退!
“但是……一个母亲是永远也不会忘记自己的孩子……”
即使是在水下我也能感觉得到,我周围的水随着我的身体猛地一颤!我能感觉得到我全身上下的鸡皮疙瘩全部都起来了!
“不可能……我妈她……”
对呀……我没有妈,我只是一颗从小被利用到大的棋子而已。我甚至连原先自己的姓氏都不知道,又何来有母亲这一说……
————————
“你不是我的替身你是吴邪的替身!你不是你爸妈亲生的!!!”
…………
“我就看见小邪的身体泡在福尔马林里,他们在你脸上划了那么多刀,又把他的脸转移到了你的脸上。我一直认为是你害死了我的儿子……毕竟你不是吴邪,毕竟……毕竟你不是我亲生的……”
————————
我紧了紧双拳,不知道午夜梦回的多少个晚上。我就会想起这些噩梦,这是我永远也会不掉的梦魇!是我心里永远也不想再去揭开的伤疤!
可是为什么眼前的这个怪物会说她是我的母亲?!!!
那只禁婆看我眼带疑惑,便问我。
“你不信?”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我的母亲怎么可能会是一只……禁婆……”
“你要是不信,就跟我走。”
“你觉得我会跟你走吗……”
“小邪,我这是为了你好,所有的人都不能信……”
“我唔!!!”
突然有一缕头发直接裹住了我的嘴,我强压下心里的恶心。就感觉身体继续下垂,眼前的事情越来越黑。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感觉有人在我脚下一推。我整个人就像上冲去,突然感觉头一暖。耳边哗啦一声!我出水了!
这里根本就不需要用手电筒,这是一个我从来没有来过的墓室。有些天圆地方的感觉,墓顶是圆形的。上面还镶嵌着北斗七星,有九条巨蛇的浮雕盘旋在周围。
地面上的布置有些像地图,我现在所在的位置好像是在墓室的中心。
身边又有一大堆头发涌了过来,我心有余悸的往旁边靠了一下。申手撑了一下台面,我一个翻身滚了上去!
突然间水面上又是哗啦一声!那只禁婆像女鬼一样从水里冒了出来。
等她爬上了岸,我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他的身高大约在一米六五到一米六八左右,虽然已经变成了禁婆但是身材凹凸有致。要不是看到她那张惨白的脸,乍一看还真像是一个美女。
那禁婆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又把视线放在了我身上。
“你还记得这里吗?”
听她这样说我又仔细的看了一下,摇了摇头。她神情有些落寞,往前走了两步想靠近我。但是我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她往前走几步我便往后退了几步。
“这里本来不是墓室……这里是家族里每个男人成年时要来的地方。”
“成年礼?”
“嗯”
她点了点头。伸出手指,向前指了一下。
“那个蛇形的祭台,就是咱们家的图腾。你去看看吧。”
听他这么说我半信半疑的往那里走去,果然在前面的墙上有一个很大的蛇形图腾。只不过勾勒蛇形的每个线条都是一个个互相连起来的凹槽。
仔细的看那里面还有黑色的凝固物,我一看便知道那是血液凝固以后的状态。
“你要是不信,大可以用自己的血来试一试。如果你是本家的人,血流到槽里就会在蛇眼处汇集出一个绿色的光点。如果你只是普通人,是不会有任何反应的……”
听完他的话,我有些半信半疑。不过试就试一下,老子上辈子吸了那么多蛇的费洛蒙,害怕这个蛇图腾不成!
我用匕首划破了手指,把血滴在凹槽里。那些凹槽虽然多,但是很细,应该不会让我失血过多。
我有些急不可耐一下子划开的手掌,又是很多新鲜的血液流了进去。
血液全部汇集在蛇眼处,那蛇眼眼却没有什么反应。
我甩了甩自己有些麻木的手,看着她的眼神里有些怨怼。
“什么反应也没有,禁婆要有做一只禁婆的道德,你这是存心消遣我玩呢?!”
我紧张到极点的心情,突然放松了下来。什么反应都没有就代表她的一切都是谎话,我母亲之类的什么更是无稽之谈!一放松下来,我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蛇精病的本质暴露无遗!我的口袋里还有几只防水的打火机。如果她一会儿要是缠着我不放,直接放一把火就什么都干净了!
我看她呆愣愣的看着那蛇雕,似乎有些不可置信。我本想借机赶紧离开,却被她一句话打断了去路。
“你等一下。”
我回头刚想朝她扔打火机,结果就看到那蛇眼像是被什么东西刺激到一样,瞬间发出了幽绿色的光!
如鬼火般的绿光,映在了那只禁婆的脸上。等到那绿光消失,我不经意的又看了一眼那只禁婆。却惊讶的发现她的脸变成了一个年轻的女人的脸!虽然犀角灯的灯光不算太明亮,那我可以看得清她的脸,那是一张极其清秀的脸,清秀的……甚至超过了当年在蛇沼鬼城的陈文锦!
她转过身来看着我,眼睛里似乎有些泪水。只是那双眼睛,怎么看怎么眼熟。
“小邪,你现在还不相信吗?~”
她的声音里有些哀求,似乎还有些绝望。
等等!绝望?!
我抬起头来看着她的眼睛,
怪不得……怪不得我会觉得这双眼睛这么熟悉……
我想起来了,当年在长白山回来的时候。镜子里的自己也是这种眼神……那种绝望到灭顶的眼神……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她的眼睛,和我的眼睛,一!模!一!样!
“难道你还不相信?”
我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这个问题。
“小邪,你从小怕猫对不对?”
她说的我心中一颤,我的确是从小最怕猫!那是很小的时候了,我记得当时解雨臣和霍秀秀都在。那年在长沙过年,年初二那天早上,我一睁眼睛就看见霍秀秀和解雨臣抱着一只花猫趴在我旁边的火炕上玩。我也不知道当时是抽了哪根筋,就觉得大脑嗡一下,眼前忽的一黑!我极其惨烈的大叫了一声!然后吓得直接抱着被缩到了墙角!还有一次,小时候家里人经常把抓住偷鱼的野猫掉死在树上,任其腐烂,我那个时候小,不懂那是什么,结果有一天在树下玩的时候,上面一具猫尸脖子腐烂的断裂,猫头一下子就掉在我手里,我一看到那獠牙和眼洞就吓得尿了裤子,几天魂都没回来。
“你怎么知道?”
我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禁婆……
“因为家族的血统……其实你不是怕猫,你是怕猫獴。猫獴和蛇是天敌!……你这么多年难道就没有想过?当年在老槐树下那条银环蛇,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盘上你的腿?!”
“因为我有读取费洛蒙的能力,那条银环蛇才会找到我。”
“ 你这么多年难道就没有想过?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有读取费洛蒙的能力?!”
“我……”
对呀,一个普通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能力?!当年是张起灵用自己的麒麟血滴在了银环蛇的蛇头上,银环蛇受到刺激才会寻求主人救他……
等等……主人……
银环蛇在遭遇灭顶之灾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寻求主人的帮助……
“真不知道到底是要惩罚谁?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儿子!……家族里每个人都拥有读取费洛蒙的能力,你虽然从小不在族里。 可你……可你怎么能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什么?”
我被她说得有些晕头转向,我上辈子加上这辈子活了这么多岁。扪心自问,还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天地良心的事情……
“什么事情?”
她看着我,竟然流下了泪。
哽咽了良久,她才看着我。
说出了一句……
我一辈子也接受不了的事实!!!
“你怎么能……你怎么能帮着张家……灭了本家?!你不姓吴!你……你姓汪啊!!!”
这只禁婆……不!这个女人,此刻满眼是泪地看着我。我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只是,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十年,整整十年!我曾经几乎花费了十年的光阴!我为了解决这个家族,为了老九门为了张家为了张起灵!也为了我自己……我牺牲了那么多的人,牺牲了那么多条命!我牺牲了所有!牺牲了一切!
可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得到一个这样的事实?!!!!!!
“不……不……不,不会!不是这样,不会是这样的……”
我不知道我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只是有一种灾难般的感觉,像一张大网一样,渐渐地把我缠的越来越紧!又像是洪水一样让我渐渐灭顶……
我的步子有些踉跄,胸口像是有一块大石头压在上面一样。憋的我喘不过气来!
“小邪,你……?”
她伸出手来想扶我,却被我一把推开。
“我……我是汪家人。我是汪家人……我怎么可能……”
手在抖,脚在抖,心脏在抖,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没有一个毛孔不在颤抖!
我曾经以为,我身世揭开的那一天是我这辈子最难忘的一天。但我没想到我万万没有想到!重新来一次,这结局竟然同样是这么的恶心!!!
“不可能!”
我一把推开她的手,一连往后退了好几步。
“不可能,你骗我……你肯定是汪家派来的,你肯定是汪家派来的!”
“小邪!……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这么叫你,你原来的名字并不是这个。只是都过了这么多年,我要是在叫你原来的名字你肯定不会习惯的。你听我说,我都不知道我在这西沙海底呆了多少年。我盼天盼地,终于把你盼来了。我今天要把一切都告诉你,我一定要让你知道。你当初,到底是怎么被他们一步一步的推进那个局里的!”
“不,我不想知道,我不需要知道!我不想知道……”
“小邪,妈对不起你……”
她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用了很大的力气把我拽到了一块大石头面前。
她抓起我还留着鲜血的手,一把按在了那石头上面!血液从我的手为圆心开始向四周蔓延……
“浮生石?!”
我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这块石头,上辈子为了找鬼玺在玛雅古国也有这样的石头!
只是它怎么会出现在海底墓?!
“你……呃!!!!”
那块石头像是濒临死亡的人抓到了一线生机一样,拼了命地吸着我的鲜血!巨大的痛苦蔓延着我的全身,我条件反射的想把手抽回来。突然从旁边伸出了一个更大的力道又把我的手按了回去!
同时我感觉到有些水滴滴在了我的手上。
那女人哭了,她闭着眼睛好像不忍去看。
抓着我胳膊的手也在微微的颤抖,好像受到痛苦的人不是我而是她一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鲜血还在源源不断的流到石头上,女人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突然紧紧的把我抱住!刚开始的小声呜咽居然变成了嚎啕大哭。我不知道我接下来要接受什么东西?只是觉得意识在一点一点的抽离,我感觉女人的手覆在了我的脸上。同时还有眼泪滴落。这种感觉,不知道是不是我童年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母爱……
意识消失之前,我像是解脱的努力的朝着那个女人的方向笑了笑。
“妈,我不怪你……”
紧接着,眼前尽一片漆黑!!!
视线,猛的一下清晰起来!
耳边传来了轰隆隆的雷声,眼前的这个屋子被雷电交加的天空映衬的有些恐怖。
“宝宝要乖……宝宝不会死的,宝宝会很安全,宝宝不会死,永远不会死……”
耳边像是一个女人的在说话,仔细一听!这竟然是那只禁婆的声音!
不……应该是……这是……我母亲的声音……
我挣扎的抬起头来,才发现她满脸都是泪痕!我又看了看四周,这是一个破旧不堪的房子,屋子里的东西倒的到处都是。好像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战一般。
母亲抱着我的身体在抖,好像怕我被人抢走一样。
“哐————!!!”
房门突然一声巨响过后,从门口挂进来一阵大风。母亲的头发被风吹的有些杂乱,外面依旧电闪雷鸣。雷电把她的脸映的有些骇人。但却是掩盖不住那满脸的泪痕和充血的双眼。
小小的我抬起手来抹去了母亲脸上的泪痕。
“妈妈,妈妈不哭……”
“真是个乖孩子~”
门口有人说话,声音十分的耳熟!但我却想不起来到底是谁的声音。
母亲听到声音回过头去,却同时用她的手覆盖住了我的眼睛。
“宝宝不怕……宝宝不要害怕……”
母亲的鼻音非常的重,很明显是大哭了一场。
“先生,算我求你。你要我的命没关系,只是这孩子还小。你就放过他吧……”
“你让我放了汪家的余孽?”
“余孽又怎么样?!他还是个孩子,他也是条命啊!”
“孩子,也是汪家的孩子。我接到的命令就是斩草除根。”
“呵~斩草除根?~你们老九门还真是顽固不化!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过我告诉你……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绝对不会!”
我被捂住了眼睛,什么也看不见。我真想把母亲的手挣开时,耳边就传来了母亲极其惨烈的叫声,她搂着我的身体越来越紧,越来越紧。勒得我简直喘不过气来!
在这期间母亲的惨叫声一直都没有停止过。
“妈妈!妈妈!”
叫声越来越小,直到最后……我什么都听不到了……
她禁锢着我的手臂突然松开,她的身体就那样……在我面前倒了下去!
而在她的身体倒下去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一张异常熟悉的脸!一瞬间我感觉我的意识再次被抽离这个身体,整个人像被绳索拽着一样,不断的往后退去! 我拼了命地伸出手想去挣扎!却一点儿用也没有!
“爷爷——!!!!”
那是吴老狗的脸!那是吴老狗的脸!!!
那是我爷爷的脸!!!!!
为什么会是他?!!!!为什么!!!!
我的身体瞬间又像一个魂魄一样,飘飘忽忽的不知所措。
————————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