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10】




火车还有三个小时就到达杭州了,我有些心烦意乱的把手拄在下巴底下有意识无意识的看着窗外的风景。行程安排是先把我送回杭州,然后他们两个人再回北京。
一路上我都没有说过几句话,张起灵更是不用说。胖子估计是被我的那一声怒吼给吓到了,到现在看着我的眼神都有一种异样感。自从从海底下出来,我的脑袋一直昏昏沉沉。非常有一种想往后躺下去的感觉,我心里盘算着离杭州的路程,太阳穴还是有些涨疼。
“我说的吴邪,你到底是咋的啦?这小脸儿蜡黄的~那家伙那色儿比屎都黄!”
“……去你妈的,你脸才比屎黄。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一股风直接冲进了我的嗓子,呛得我只咳嗽。胖子那一双大手伸过来狠命地拍着我的背,差点没把我肺给拍出来。
“我靠!你这晚上是打飞机了还是干吗去了?!怎么就一晚上就像打了好几个通宵的麻将似的?!”
“我没事”
我冲着胖子摆了摆手,告诉他我没事儿。
“我上去躺会儿。”
我指了指我在最上面的床铺,完全无视胖子的目光,直接爬了上去……
我以为我能很快就睡着,但我还是高估了我自己的睡眠质量。我翻来覆去把床铺压的吱吱作响,我却还是没有半分的睡意。
【你怎么能帮着张家灭了本家?!你不姓吴!你……你姓汪啊!】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我不能闭眼,我也不能睡觉!
我感觉要是再这样下去我的神经早晚有一天会被折磨疯。胖子看我咳嗽的实在厉害,赶紧递给我一瓶水,让我好好顺顺。可是我现在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喝水了。胖子看我半天没有反应,这才反应过来我是因为喘不上来气儿,顺手一撇就把水瓶撇在了我的床上,赶紧帮我顺气!
一阵咳嗽下来,我憋的脸都紫了!拧开瓶盖儿就往里猛灌了一口水!冰凉淡水暂时缓解了我的呼吸道。我躺在床铺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刚准备伸手搁在床头上,这才突然想起来我是在最上层!不过动作还是比大脑的反应要快得多,等我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我的手指已经全部松开,瓶子一下掉了下去!
我趴在床栏上往下看,那个瓶子根本就没有掉在地上,从下铺伸出来一只胳膊把它紧紧的存在手里,也许是用的力气太大了。瓶子瞬间被他捏变了形,里面的水全部都喷了出来,洒了他一脸。
他从床板底下探出头来看着我,我从床铺上面探出头去看着他。他仍然保持着那个姿势,我也没有动。场面有些尴尬,直到胖子端着一桶泡面从外面回来,看见我们俩的姿势吓得一声卧槽!
“我说我就出去泡个面,你俩这是干啥?行为艺术?!吴邪不是我说你!你都多大个人了还往小哥脸上泼水玩儿!小哥儿,还有你,你也是过了从心所欲年龄(七十岁)的人了!还跟这小屁孩儿没大没小的!”
说着他还想伸出手来拍我,被我一个巴掌给拍了下去。
我有些尴尬的重新躺回到床铺上,脑袋还是晕的很。我的背朝外面,被子盖在身上也是挺暖和的。我强制的压迫自己赶紧进入睡眠,希望一会儿再跟他们道别的时候能有一个好的状态。
可是天时不如人愿,我还是睡不着。胖子坐在下面抱着一桶泡面吃的满身是汗!抬起头来满脸黑线的看着我的被子一会儿弓起来一会儿扒下去。
“天真,你要是实在睡不着就起来跟我锄大D!我看你实在是睡不……哎哎哎!小哥你干啥!!!”
??????
我刚才回过头去看看他们两个一唱一和到底在干什么?关键的是我连头都没有回过去,脖颈上就被一只冰凉的手摁了下。这下倒是方便,我直接睡过去了……
————————
不可以做朋友,我们彼此伤害过……
不可以做敌人,我爱过他……
所以,我们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
“天真~天真!火车快到站了,快醒醒!”
我是被人摇醒的。
一睁开眼睛就看见胖子那张肥脸在我面前直晃悠。我撑起身子想坐起来。结果却发现我怎么也动不了,甚至连眨眼睛都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事情。脑袋里又出现了那种感觉:就像有一只小锤子在敲我的脑仁一样。
“天真!起床了!火车快到站啦!”
“知道了”
我掀开被子跳了下去,交一站到地面上就觉得好像没了支撑,我整个人像团泥巴一样拍在了地上。还好,包厢里就我们三个人,要不然丢脸丢大发了。
“诶卧槽!天真!你这是咋的了这是?!”
胖子一把把我拽了起来。
我现在头昏眼花的,刚才睡觉的时候睡得并不平稳,海底墓里的一切大大的丰富了我噩梦的内容。
我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背上了我自己的包。对着两个人挥了挥手,火车停站的时候我就马上走了下去。人流很是拥挤,其间的呼吸,让我的呼吸道有些贫乏!嗓子眼儿里直发紧,我连呼吸一下都觉得很困难。火车停站的时间有五分钟,也许是看我走的很慢,胖子一把打开窗户冲我吼:“卧槽!吴邪你他妈的从那儿发什么愣啊?!”
我回过头去瞄向胖子的方向,视线已经开始有些模糊了。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前进的方向,但我知道我并没有走了几步。
我反而感觉到身后有一道炙热的目光在看着我。我心里有些像猫抓一样的感觉,我想回过头去看。却觉得那样有些太没有面子。我往前走了几步,故意把步子放得慢了一些,给人的感觉有些站不稳。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胖子的一声吼直接证实了我心里的想法:“小哥你干什么?!”
我的反应还是比较快的,将计就计!我顺势往后一倒!我以为以她的速度会接住我,结果我的脑袋却是硬生生的撞在了地面上!颅腔被磕的直响!不过还好我的身体有自卫的条件反射。我故意微闭着双眼,看着他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这才放心的闭上了眼睛……
————————
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在医院,这在我意料之中。之前我故意把脑袋磕在地上,就是为了让他跳下车来。我要把他带回杭州,我绝对不会再让他从我的视线范围内消失。如果这是在上辈子,我可能还会有些尴尬。只是这一次,我不会再有任何的顾忌。
脑袋上绑着纱布,他就站在我的床边背对着我看着窗户外面。听到我醒来,回头看着我……
我抬起头来看着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怎么在这儿”
“……你高烧,晕了”
“你不会是从火车上跳下来的吧?!”
我故作惊讶的问他。他点了点头,算是默认。我深吸几口气,这些空气呛的我有些喘不上气来。恢复了嗅觉以后,我明显能感觉到鼻腔接受的味道比以前加重了好几倍。医院里特有的消毒水味儿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这是我比较讨厌这些味道。甚至可以说对这些味道很敏感。
我心烦意乱的掀开被子就要下地,突然才想起来一个问题。
“胖子呢?”
如果他在这里胖子没有理由不下来。
“窗户太小……”
四个字,我瞬间秒懂!原来是因为窗户太小没跳下来。我掀开被子,迅速的跳下了床。后脑的钝痛非但没有因此而消失,反而变得更加剧烈。只是我强忍着把疼痛压了下去,连身形都没有晃。
完全无视他看着我的目光,我直接推开病房的大门走了出去。
“去哪”
“跟你没关系”
我走了好几步,却完全不见他有追上来的意思。我停住脚步晃了一下身体,伸出手去扶着墙,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身后的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他还是上来扶住了我。
“你做什么”
“回家”
我一把推开他扶着我的手,踉踉跄跄的往外走。还没等走出走廊就被一个小护士拦住了:“先生!您还没有付医药费!”
我回头看了一眼张起灵,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抬头望着天花板。也对,反正住院的人不是他……
“我现在身上没带钱,我把他压在你这儿。我现在马上就回去拿钱来付医药费。”
我把张起灵往护士的方向推了一下,结果他却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不过那个小护士倒是挺主动的走了上来,看了我一眼,又看了张起灵一眼。连居然不明不白的红了起来。
就算是再来一次,我也不得不承认他的样貌的确是万里挑一。还记得上辈子在新月饭店的时候,他西装革履简直惹眼的要命!那个时候我和胖子走在他身后,享受着无数的百分百回头率和小姑娘抛来的媚眼,都觉得自己走路带着风!虽然有些狐假虎威,但是那个时候有她们两个人在我身边陪着我,就算是面对着几百只血尸我也不会害怕。只不过现在……物是人非……
我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这些东西。既然上天给了我一次再来的机会,我就一定要把握好所有的时机!
“这位小哥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这位小姐可要好好把握机会。”
我拍了拍张起灵的肩膀,却看见那个小护士的脸红的都能滴出血来了。我身上还穿着从西沙海底墓回来的那身衣服,脑袋上绑了一圈儿的纱布。看着觉得的确有些奇怪。只是现在根本顾不了那么多,我得赶紧把医药费付了才行。
我一路小跑跑出医院,阳光刺得我睁不开眼睛。打开手机一看,已经有七八个未接电话。全部都是胖子打来的。于是我非常鬼畜的给他回拨了一个电话……
“喂!天真!”
“怎么了?”
“我操你急死胖爷了你知不知道!”
“不知道”
我笑了一笑,有的时候逗逗胖子也是一件不错的业余爱好。
“……你个蛇精病!胖爷我现在没空跟你扯这咸蛋!你知不知道小哥他是从火车上跳下去的!那家伙他跳下去的时候我也想跳来着,不过我觉得这么有伤风雅的事情我还是不要做了。”
“我看你是被卡住了吧……”
“……操!你就不能不嫌我老底儿?!”
“不能……”
“……说正经的,小哥现在在你那儿,你准备怎么办。”
“让他自生自灭”
“啥?!别介啊!好歹人家也救过你的命,你们俩上辈子人鬼情未了,你可不能就这么抛弃相公啊,天真你这可不厚……”
“你他妈的才人鬼情未了!你个死胖子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挂了!”
挂断了电话,我抬手拦了一辆计程车,直奔吴山居……
推开吴山居店门的那一瞬间,我以为里面养了一头猪。仔细一看原来是王盟那小子趴在柜台上打呼噜!我现在还在气头上,直接上去就给了他一个爆栗!直接把他敲醒了。
“老……老板?你……你怎么回来了?”
“我在不回来你是不是准备睡死在这儿。”
“没没没……没有啊!我就是……小睡了一会而已。”
我看了一眼柜台,上面的口水已经流成河了。这小子居然还敢说只睡了一小会儿。
“很好,睡了那么长时间,精力肯定很充沛。现在去西泠印社给我买一份儿龙井虾仁和西湖醋鱼。然后再去西湖对面儿的那家店里买一份儿凉粉儿。加糖不加醋,多放辣椒少放油。然后……”
我拿起一张纸扇了扇,
“天气现在还挺热的,去帮我买一份儿冰水。不过你老板我胃不好,帮我买一份热的冰水就可以了。冰块要六颗,不多不少。水要恒大冰泉的水,温度要保持到100度。不许高也不许低……”
我一脸好笑地看着王盟,他的脸已经变成了猪肝儿色,甚至比那个更难看。
“老板,你能不能不要那杯热的……”
“再废话扣工资……”
“是!保证完成任务!”
王盟咬了咬牙,转身一路小跑跑出了吴山居。电脑上扫雷还没有玩儿完,九十九颗雷现在至少到了六十五颗。不能不说王盟这小子还挺有进步的,以前从来都没有玩儿过五十。不过他比我强,我连三十都没玩儿到过。随手在鼠标上点了几下,眼见着那个小笑脸儿突然被画上了一个叉,我都能想到王盟一会儿抓狂的表情。大约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那小子才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把我要的那几样东西全部都放在了我面前。
“老……老板,你要的……都在这了……”
“嗯,不错不错。”
我装模作样地拿出一支温度计来就往水里面插,温度刚好停在100那里,不多不少。王盟拿出一个小塑料袋,把里面的东西往水里一倒。冰块儿上下浮动着,相互间撞击发出清脆的声音。
不多不少,刚好六块儿!
“你小子还挺聪明的。”
“那是~”
我笑嘻嘻的把那杯水往旁边儿一放。
“等冰化了以后把水它倒进花盆里。”
“昂?”
“昂什么昂,我又没说我要喝。这种冰水混合物浇花还是不错的……”
“老板你……”
“我很好,牙口倍棒,吃嘛嘛香。”
我笑着拿起那些东西往楼上走,结果刚走到楼上就听见王盟一声哀嚎!
“我好不容易玩儿到六十五颗呀!!!”
我笑了笑,把那些方便袋直接打开。房间里顿时香气四溢。我这一顿倒是吃的很嗨皮,就是不知道王盟怎么样了。吃饱喝足以后,突然感觉有些困。直接站起来伸了几个懒腰,往床上一躺,随手拉过被子裹在身上,脑袋刚碰到枕头我就迷糊了……
大概睡了三四个小时,我才醒过来。外面的天阴了,仔细一看居然已经下起了雨。我这才想起来某个人还在医院里面等着我去送钱把他赎回来。急急忙忙的拿了上次从鲁王宫里获利的钱打着出租车就往医院开……
我风风火火地闯进了医院的大门,就看见张起灵坐在沙发上抱着手臂抬起头45度,看着天花板。
“小哥!”
我心里很是痛快,这种任你折磨,还一声不吭的人现在的确是不多了。我晃了晃脑袋把头发上的水珠全部都洒在了他的身上。
“小哥,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资金有点儿紧张。”
不用看我都知道,我现在肯定笑的一脸欠扁。他看着我并没有说话,只是我居然在他的眼神里看出来一种深深的幽怨感。也许是错觉吧。那个小护士又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手里还拎着个茶壶。看见我很热情地跑过来跟我打招呼。
“先生你回来啦!诶呦你是不知道这位小哥在我们这里喝了将近能有十几壶的茶水也不见你来。他就一直坐在这儿,不说话也不动!旁边的杂志他连看都不看。”
我往他旁边的书架上瞅了一眼,几乎全部都是“维多利亚的秘密”。难道他对这些大波美女不感兴趣?
小护士接过我递过去的钱,很快就办完了手续。我回过头看了他一眼。
“小哥,走了。”
他看着我却没有动,我有些奇怪。难不成生气了?如果这是上辈子的我,我绝对会跟他拗到一直等他站起来回答我的问题为止。只是现在为了我的计划,为了将来所有的一切。我只能暂时先接这些隐忍,所以,我凑到他身边露出了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他仍然没有任何的反应,甚至都没有打算搭理我。
我知道他肯定是不喜欢这种被人利用了的感觉。只不过……他在我面前没有任何的资格说这些被我利用的话。
我见他仍然没有反应,就伸出手去拽了拽他的袖子。
“小哥,回家了……”



昂…由于牙疼,现在在床上躺尸…我下午更肉文。刚开始是强制性压迫,后来就都失控了。注:下午的文文是属于无邪和闷油瓶的肉肉。有人要约吗?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