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10】

接上


只不过这一次他有了反应,他突然打掉我拽着他袖子的手站起来看着我,眼睛里好像显得有些疲惫。他也没有跟我说话,就直接从我旁边走了过去。旁边的小护士有些尴尬的看着我,我对她笑了笑:“他就是这副冰山脸,别见怪。”
“啊,不,不会的。”
那小护士怀里抱着一个本子,脸色还是有些发红。这张起灵果然是万人迷,能迷倒万千少女。我咋了咋嘴,径直跟了过去。
“诶!小哥!小哥你等等我啊!”
我朝着他的方向一路小跑,他却好像根本就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反而走的越来越快。我看他不等我,气血瞬间上涌!雨越下越大,根本就没有顾及我们两个现在的处境有多么的艰难。我感觉我后脑上的伤口好像又被雨水给冲刷开了,我以为我的自愈能力够强,这个时候应该已经结痂了。关键的是适得其反,现在好像更严重了。我正往前跑着,突然觉得脖颈里一热。伸手一摸,居然满手的鲜红。我皱了一下眉头,没有多言。接着雨水把手上的血冲掉,继续往前跑。他的速度并没有因为雨水的原因而有一丝一毫的减慢。自从重生以来,我感觉我的体能和病痛没有任何的减弱。反倒是头脑有些不灵光,身体的条件反射也有些缓慢。我不仅上和手臂上的伤疤,并没有跟着这些伤痛一起回到我的身上,毕竟现在这个身体还是曾经的天真无邪。其实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追赶他,但我仍然觉得我们中间隔了一道怎么也跨不过的沟壑。雨越下越大,他的背影在我的视线里变成了一个迷迷糊糊的小点,我眨了眨眼睛,眼前的事物还是依旧的模糊。我虽然是近视,但也不至于到这种程度。我心有不甘地闭上眼睛又敲了一下自己的天灵盖,这才终于又看清了东西。只不过眼前是一片白,也可以说是一堆雪。一片白茫茫的,白的刺眼的雪!!!我以为我不会再看到这个场景,只是它永远就像一个噩梦一样永远也毁不掉!长白山是我最不愿意回忆的地方,那是我心里的禁区,也是我唯一不想再涉足的地方!我在那里没了天真,葬了无邪,没了性命……甚至,甚至连我曾经以为最珍贵的东西都没有留住!!! 我说他这种决绝的身影,怎么看着这么似曾相识。原来他这是又要离开的身影……
“别,别走……张起灵!!!”
我冲着他的背影还是喊出了这三个字,就算没有任何的反应,我还是要赌一把!不过,重要的是我赢了。
还是这三个字比较管用,他马上就站在那里动也不动。我和他之间的距离大概只有三十米,但我却是用了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他旁边。
“你又要去哪儿”
“……”
“别用沉默回答我,你这招对我没有用。”
“……”
“如果你不说话,我绝对不会放你走。如果你愿意在雨里面站着,我奉陪到底。”
我可不是那种光说不做的人,我说完这句话就直接站到他对面,与他来了个对视。我们两个就那么站在雨里,谁也没有说话,谁也没有动,就像是小时候在玩木头人的游戏一样。如果不是现在情形不对,我估计以我蛇精病的体质又要大吐特吐一顿槽了。我眼睛瞪的比灯还大,反正比沉默我肯定是比不过他。他看着我那我就瞪着眼睛看他,看看谁能跟谁拗到底!
雨水还在不停的下着,旁边经过的人都像看神经病的眼神一样看着我们两个。我就那么瞪着他,他也那么看着我。但是看着看着我就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他的五官在我眼睛里面逐渐变得有些模糊。我努力的眨了几下眼睛,竟然发现我的眼睛模糊一片,除了一个隐隐约约的轮廓,我什么都看不清了。
“你……”
最终我还是没有忍住,开口说了话。
“……你把我丢在医院不就是想让我离开这儿吗。”
“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想让你离开。”
“……”
“呵~算了,你还是走吧。我这的地方太小,容不下您这尊大佛。”
我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虽然眼睛前面一片模糊。我迅速转过身去想离开这个地方,也许是转身转的太快了血压跟不上来。原本模糊的视线突然变得一黑!那种黑暗的程度简直就是什么都看不见,完全没有任何的光线。我下意识顿住了脚步,抬起手在眼前晃了晃,我却什么都看不见。
“吴邪?”
张起灵的声音,他没走吗?……
“你眼睛怎么了?”
“我……”
正说着,突然又是一股热流流进了我的脖颈。我抬手一摸,手里一片粘稠。我的手在空气中胡乱的划了几下,突然有一只手拽住了我的手。掌心微凉,但我知道是他……
“小哥,帮我拦一辆车。我眼睛出了点问题……”
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是明显地感觉到握着我的手收缩了一下。
————————
我摸索着推开吴山居的大门,今天我给王盟放了一天的假,店里冷冷清清的。
我摸索着走到了柜台旁边,熟练地从下往上摸到第三个格子打开。那里面是我以前放急救药箱的地方,我把纱布从里面拿出来。又苦于没有剪子,只能徒手去撕。
刚要用力手中突然一空,随后撕啦一声。一双冰凉的手把纱布一圈儿一圈儿的缠在了我的头上。手法非常熟练,一看就是经常受伤的主。他的手不经意间碰了我的伤口一下,痛觉神经一下子变得异常敏感。
“啊~”
我抬起手捂着后脑的伤口按了按,眼睛好像又能看到一点儿光线了。我晃了几下脑袋,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能看清东西,虽然有点儿模糊,但是比刚才已经好多了。
“谢谢。”
“……”
他仍然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似乎是察觉到我的眼睛恢复了神色。紧接着他就做出了一个让我非常惊讶的动作。他往大门的方向走去,抬手就要开门。
“诶!你要去哪儿?!”
“……”
“外面在下雨”
“……我知道”
“那你还要出去干什么?!”
“……”
他转过头来看着我。
“你让我走的……”
“你……好,那你就出去。什么时候淋够了你再进来……”
我以为他会就此妥协,结果他根本就没有理我,直接推门就走了出去。
我气得跺了跺脚,直接冲出去把他给拉了回来。
“你还有完没完了!”
他一脸不明所以的看着我,好像是在说:明明是你让我出去的,我听你的话,难道还有错?……
“真他妈是欠你的……”
我死啦硬拽,连哄带劝的把他拽了回来。只是两个人的身上都跟落汤鸡一样,从里到外湿的彻彻底底!
热水器里应该还有储存的热水,我倒了一杯热茶递到他手里。
“先把水喝了,一会儿赶紧洗澡。你可千万别感冒了,要不然我一个伤员再加上你个病号可真就活不了了……”
“…………”
他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走进了浴室。我则是回到房间里把我湿的衣服脱干净,披上浴袍坐在沙发上冲了一杯热茶。脖子上有些痒,我挠了两下也不见成效。沙发正对着浴室,透过磨砂玻璃可以看见一个影子。不一会儿里面就传出了哗啦啦的水声。
室内相对来说还是很暖和的,只是冷热交替,我的脸上有些发烧。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又红了一大片。过了十来分钟,浴室里的水声才终于停了下来。可是过了五六分钟,却还是不见他出来……
“小哥?”
“……”
“小哥?”
“……”
“喂!你吱一声行不行?”
“衣服”
“怎么了?湿衣服放在筐里就行。”
“……干的衣服”
我这才恍然大悟,差点儿打了一个趔趄!感情是他没有换洗的衣服,我抱着手臂站在浴室门口。看着紧闭着的门,不由得感觉很是好笑。上辈子在青铜门前的时候,我和胖子还就着他会不会光着身子出来而大做文章,想不到上辈子看不见的事情却可以在这辈子看见。
我们两个的体型和身材都差不多,我就给他扔进去一个背心儿,一个短裤,外加一个浴袍。我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等着他出来好进去洗澡。结果等的我快睡着了他才走出来。不得不说我的衣服穿在她身上比我自己穿更合适,毕竟他就是个衣服架子,穿什么像什么。无论多么离谱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也是别有一番韵味。
“床已经铺好了,只有一个双人大床。另一张床在杂货间,你要是不介意的话今天晚上先跟我凑合一晚,明天早晨我收拾一下那张床。”
他点了点头,就径直地走进了卧室。我则是反手关上了浴室的门。
褪掉浴袍,习惯性的抬手擦掉镜子上的水雾。镜子里的自己仍然还是曾经的那个自己,真是现在的眼睛里面看着十分沧桑。
他刚才洗过澡,浴室里还是热气腾腾的。
打开花洒,温热的水冲在身上很是舒服,全身上下的肌肉都跟着放松了很多。我洗澡还是比较快的,三下五除二的冲了一下全身就基本上OK了。重新穿上浴袍,感觉全身上下都焕然一新。
我去刚想关掉加热器,就突然觉得脖颈上一阵顿痛!那疼痛虽然很短暂,但是却让我疼得一缩脖子!我以为只是抻到了筋,并没有在意,本以为忍忍就能过去,可谁想到那疼痛居然在我脖颈上开始肆意的泛滥。我把手捂在脖子上,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再去摸脖子的时候,竟觉得皮肤凹凸不平。我急忙站起来跑到镜子前面去看!却惊讶的发现我的脖颈上好像有一条蜈蚣在伸展它的身体一样,异常的狰狞!
我再仔细一看,尽量的发现这居然是我当年脖子上的那道疤痕!
“小邪,你为了张起灵毁了整个汪家,这道疤也算是给你的惩罚。你一定要报仇!你要报仇啊……”
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在我耳畔响了起来。
“妈……”
这是在西沙海底墓里那只禁婆的声音。不,这是我母亲的声音!!!
“你为了张起灵毁了整个汪家,他是在利用你。你要报仇啊……”
那声音就在我旁边 ,可我却根本找不到声源在哪!
“小邪,你不能再这样。否则你的惩罚会更深的……”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极其胆小的人走在一条经常有鬼魂出没的夜路上。就算不是鬼混,周围各种各样的,风声都能吓得他神魂颠倒!
“报仇啊……”
我现在可以说是异常的暴躁!两只手胡乱的挥舞着,直接把那些洗漱用具全部都扫落到了地面上。
敲门声随之响起,我抱住头,不知所措的瑟缩的墙角。
许是见我许久不开门,门突然被一脚踹开!我没有看他做了什么,只觉得他好像是站在了我面前。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抬手捂住了脖子!
“出去!别过来!”
我不停的往后缩着身子,即使后面仅是一道墙。
“吴邪”
“我让你出去你聋吗!”
我把身子缩成一团,手依然紧紧地捂着那道伤疤。我不想让他看见这些东西,因为有些东西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伸出手臂来直接把我圈在怀里。我虽然想抗拒,但是却一丁点儿的力气也用不出来。 我目光涣散的像是一个植物人一样,他的手掌磨搓着我的后背,就像是在安慰我一样。
我紧缩在他的怀里,连动也不动。这种感觉是何等的熟悉!又是何等的陌生!
只要有他在,无论有什么样的危险,我都不用担心,因为我知道他会让我躲在他身后,他会永远保护着我。
“……吴邪”
“闷油瓶?是你吗……你回来了……”
我并不知道他当时在想什么,只是隐隐约约的好像听他说……
“我回来了……”
他话音刚落,我就像是魔怔一样死命地环住了他的身体。
我曾经以为候鸟飞不过大海,是以为候鸟没有飞过大海的勇气。直到十年以后我才发现,不是候鸟飞不过去,而是大海的那一头,早已没有了值得我向往人……
你走的那天,我迎着长白山满天的风雪撑着眼帘用力不眨眼,因为我怕眼泪会留下来。我昏昏噩噩的回到了你来找我的地方,却发现我竟然什么都没有剩下。
直到那时我才发现输的……彻彻底底!
不过也多谢你的绝情,让我最后学会了死心……
闷油瓶,你不知道我是真的很爱你……很爱很爱你……我以为我能忘记,但流下的眼泪,却没有骗到自己…… 我曾经轻易地放弃了不该放弃的,固执地坚持了不该坚持的。直到后来我才发现自己错了……错了……
身体接触到了柔软的床垫,但是手上的力道却完全没有放松。他用尽了所有的办法也没能让我放松下来。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让我用那个动作抱着他。刚开始还好,后来我的动作就开始极其的不安分起来。
【张起灵利用你毁了汪家,是他让你家破人亡,是他让你一无所有,是他在你脸上划了两千多刀,你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拜他所赐。】
“报……仇……”
“吴邪?”
“我要……报,仇……”
我的呼吸开始极度的不平衡,我像是得了哮喘一样大口的呼吸着。脑袋在他的胸前不安分拱来拱去。
“吴邪”
我的手在他的后背上一通乱摸,突然觉得手感有些不太对劲儿。他的后背升上应该是平滑的才对,就算是有伤疤也不会这么凹凸不平。
我借着微弱的光线,一把掀开他后背上的衣料。可是我看到的,却是一大片凹凸不平的痕迹。可是……那是炸伤的痕迹……那是炸伤的痕迹!!!(上辈子张起灵为了救他,替他在湖边挡下了齐羽扔过来的那颗炸弹!还有人记得吗?)
这说明什么?……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
我眼前的这个张起灵,根本就是和我跟胖子一样……都是重新来过的人!!!怪不得在西沙海底墓的时候他会说好像和我们两个来过这里,怪不得……怪不得!!!
我抬起头来看着他,浑浊的眼睛了全部都是泪水。我的嘴唇不经意间碰到了他的胸口,他的肌肉瞬间紧绷了起来。我心里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他怎么会有这种反应?难道……不,不会的……
我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心脏简直痛的无法呼吸!虽然现在神智有些不清醒,但眼前那只套火的麒麟显得狰狞无比!那黑色的纹身在他身上,慢慢的浮现出来。这说明什么?……说明他的体温正在慢慢的上升,这还说明什么?……说明他对我有……
我把手指和在他的皮肤上仔细的摩擦着。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抬起头来看着他,却发现他好像是在躲着我的目光故意不看我。
——————
“在你眼里到底把我当成什么?!”
“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联系……”
——————
那波澜不惊的语气仿佛就在我耳边徘徊,想上辈子我苦等了他十年,空待了他十年!到最后我居然就只换来这么一句话……一句连朋友都算不上的话……他不是对我没有感情吗?你不是只把我当成兄弟吗?……可你怎么会对我有这种反应?!!!
【你为什么不说……你为什么不说!!!你一直都再骗我,你从头到尾都在骗我!你为什么从来都不承认这份感情?!】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