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11】


之后的催眠过程耗费了我们大量的体力,不仅是我,就连黑瞎子的额上都开始溢出汗来,所有人的身体都开始透支……
在这期间不能出一丁点儿的差错,几个人的神经全部都是崩的死紧!否则前功尽弃,我们全部都会遭到反噬。
…………
“你站脚的整块石头给蛇尾扫成了石粉,边上的石头已经给撞得松动,你什么都没抓牢,整个人向下面栽了下去……”
吴邪的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手把地下的土层给抓的起了槽子。张海客把蛇胆油点燃在他鼻翼旁边熏了熏。他的手才渐渐的松开,但是手上的伤口全部都已经崩开,血流了一地。
吴三省:“可以了”
张海客自觉的背上吴邪,我们几个顺着藤蔓离开了瀑布……
到达瀑布截断口时,梁湾已经在下面了。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看着我们,但她马上就看见了昏迷中的吴邪,又转过头看了一下那两条巨蟒,突然脸色大变!
她的血现在已经成功的让烛九阴苏醒,现在正和另一条巨蟒在青铜树上斗的天昏地暗。这条烛九阴是用成千上万汪家人的鲜血饲养长大的,杀伤力极其强大。又因为是用汪家人的血液喂养,所以尤其是对汪家人血腥气味特别敏感。吴邪的身上现在全部都是血,他和梁湾的血液不同,梁湾毕竟是杂血,吴邪却是纯正的血。这血量应该足够能有让烛九阴睁开眼睛的能力。
只要把吴邪的身体顺着瀑布的水流往下放去,他摔进水里的那一刻就会马上清醒。只要他能和烛九阴的眼睛对视,那一层禁锢就会有被打破的可能!
此行的目的除了让吴邪进入齐羽的视角来回忆当年在西沙海底墓里的所见所闻。
重要的是第二个,就是让吴邪被封住的那份记忆全部恢复!都说烛九阴的眼睛连同着地狱,其实是连同着终极。汪家人的先祖几千年前把终极所有的秘密都用银环蛇的费洛蒙不断的传输进这条烛九阴的费洛蒙里。只要知道了这些秘密,老九门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毁掉终极,连带着和汪家人几千年的斗法也可以画上一个句号。
这几千年来,汪家以其族人的血来祭祀青铜树,其实就是打着神明的旗号来饲养青铜树下栖息着的烛九阴。只有汪家的每一任拥有纯正血种的族长才可以毁掉青铜门后面的东西,终极因汪家而起,就得由汪家人亲自灭掉。
所以……吴邪这把钥匙,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二十多年前(吴邪五岁那年),老九门对汪家进行了大面积的屠杀!其中利用了无数个男男女女来与这条烛九阴进行对视,结果都是一无所获。可才短短的几天那些人就开始想鬼附身一样神情恍惚,半个月后那些女人的身体开始变得苍白,头发也开始莫名其妙的变长。男人的皮肤开始变得发绿,甚至有的人还长出了鳞片和尖利的爪牙。那些人开始不分青红皂白的弑杀能呼吸的所有生物,老九门渐渐开始力不从心,最后只好把那些发生异变的汪家人全部都送到了西沙的海底墓里。
后来以银环蛇覆上烛九阴的蛇身,获取了一些费洛蒙后才得知需要用汪家人的血液才能让烛九阴睁开眼睛。
结果……结果老九门又不惜一切代价疯狂的砍杀剩余的所有汪家人,那千棺阵里的上千具棺材,其实根本就是汪家人的屠杀积尸地。张家人后来为了防止有人发现这个秘密,干脆就直接把把穿衣年代给换成了清朝。又把火油全部都洒在泥土里,如果有盗墓者闯入,一旦有火星沾染。那这里的一切就全部都可以烟消云散。可是他们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却完全忽略了那些人的死法全部都是张家人惯用的一刀封喉!
梁湾在催眠的时候特意强调了这些,张海客在后面用枪抵着她的后脑勺。她才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还好吴邪没有任何的不对劲。
三年前解子扬传来消息,他冒死以物质化的代价弄清楚了能让烛九阴睁开眼睛的方法。汪家先祖为了防止族人知道这个秘密,竟然狠的下心来在青铜树上施下蛊虫,本族人若是私自想窥探秘密,蛊虫就会施蛊,让本族人变成怪物,但还留有一条命在。要是换做是其他人,立刻暴毙而亡!青铜门后的终极,到现在为止除了汪藏海没有人知道那里面到底是什么。而要毁掉终极的办法一共有两个,
一是:掌握汪家所有的秘密,找出他们的薄弱点。只要断了源头,那活水就自然而然变成死水了……
二是:汪家拥有纯血的人自愿献出的心头血,至于到底要怎么用,我想除了那条烛九阴,应该没有人会知道……
第二点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达成的,所以我们自然而然选择的前者,那条烛九阴是唯一的希望。可现在却被吴邪亲手毁掉了。当年吴老狗把他从汪家带出来,那条银环蛇又主动盘在了他的腿上的时候,老九门的人就已经可以确定,他就是毁掉终极的那把钥匙。所以这把钥匙,从头到尾都要被利用的特别完美!
我们飞奔到青铜树那里,把吴邪放在瀑布口,他顺着水流很快就砸进了水潭里。结果他入水的那一刹那,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的时候,梁湾竟然也跟着跳了下去!
吴邪从水里冒出来的时候已经完全清醒了,梁湾从旁边游过去把他拽上了岸。
吴邪与蛇眼对视的时候没什么反应,反倒是梁湾却好象是中了邪一样,眼睛直勾勾盯着那只血眼,一动也不动。嘴巴却不停的动着,好像在对那条蛇说话。我知道她应该是想用自己来吸引蛇的注意力。吴邪朝她叫了两声,没有反应。烛九阴突然往前探了探还是如何,吴邪那拨水直接泼到了烛九阴脑袋上。烛九阴给我扑起的水花吓了一跳,蛇头往后一缩,就想发动攻击,吴邪贴在铜树后面,蛇头撞在青铜树上,将那些枝桠全部都撞弯了。烛九阴在青铜树的一边盘绕过来,吴邪却直接往水里跳去!吴邪没了踪影后梁湾直接就成了烛九阴的目标,直接把她拍在了山洞的石壁上!她直接就被甩晕了过去,现在的情形绝对不能让她死!我们几个拼了老命,才把她给救了下来。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无数,光是给她止血就用了大量的纱布。那条烛九阴发狂的把山洞给撼的碎石飞散!有好几块飞到了我身上,要不是我里面穿着垒甲,肋骨早就折了不知道多少根儿了。我们从水流一直逆向往回走,回到竹屋的时候,张起灵那个面瘫就站在门口“晒太阳”,看见我们回来也没有说话,直接跟我们进了院子。哑姐已经在那儿等候多时了……
安置好梁湾,我们几个人撕掉人皮面具坐在那里面面相觑。互相叹气,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时候吴三省突然大吼了一声,门外有人偷听。张海客在第一时间就冲了出去!到最后,是捂着差点被刺瞎了的眼睛回来的。人也没有抓到,事也没有完成。这一次任务彻底失败!看来必须要把吴邪带去云顶天宫,才能实施下一步计划……
——————
我转过身看着病床上仍然昏迷的人,窗外的雨已经停了。病床上的人手指微微的动了两下,我叫来护士帮他料理,嘱咐了一番后,我走出了房间……
【吴邪,我们长白山上再见……】
————————解雨臣视角,完


《云顶天宫》
“你曾经对我说的再见,到底是再次相见?……还是再也不见?……你我之间到底是情,还是孽?……”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