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12】

【云顶天宫】

恢复吴邪视角……

(预告:耸立的青铜大门若无鬼玺只能十年一开,但可知青铜大门从来只迎不归人……昔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被按在俎上任人宰割,真相离我愈来愈近,却为何又变得扑朔迷离?……那轮回的渡船既将我载至重回的渡口,却为何又要让我承受这些本不该是我该承受的一切?……张起灵,你心中可曾真正有过我,你曾对我说过你会永远站在我这边。这句话到底是发自肺腑?还是当初的一句敷衍之词。连到现在,前世今生……我对你到底是缘是孽,连我都早就分不清了……)
——————————
我昏迷了三天时间,醒过来的时候,已经给人送到了医院里面,刚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只觉得天旋地转,止不住的恶心和头晕。直到两天后,这种情况才一点一点好转起来,但是我的语言能力全部丧失,无论我想说什么,我发出来的声音全部都是怪叫。眼睛也是忽明忽暗的一片,有的时候甚至一片漆黑…
我知道这是剧烈脑震荡的后遗症,我从那么高的瀑布上摔下来。不死,留了条命,也真算是我的福气了……
我全身大概断了二十根骨头,应该是从高处坠崖导致的。
武警说是有几个村民在蓝田的一条溪边找到了我,我是给放在一个竹筏上,身上的伤口已经简单处理过了。
不过……我最后的记忆是落进水里的那一刹那,按道理最多也是应该给水冲到河滩上,怎么给放到竹筏上去了。
二来,蓝田那里离夹子沟那一带有七八里路呢,我们在地下河走过的路,不知不觉已经有这么长一段距离了?……
“烛九阴”是生活在极深地脉里一种蛇类,因为长期在陡峭的岩石缝隙中生存,它几乎没有正视的机会,所以两只眼睛像比目鱼一样变异了。如果不是用什么特殊的东西洒在它的身上,它是绝对不会睁开眼睛的。可是那天,烛九阴到底眼睛上撒了什么才会睁开眼睛?……
我记得古人用鲜血将其从极深的地脉中引出来射杀,做成蜡烛。那个时候,持久光源是极其珍贵的东西,特别是对一些晚上活动或生活在漆黑一片的岩洞里的人来说,更是如此……我记得那条烛九阴被我用信号弹点燃的时候仅仅只燃烧了一点儿皮肉就已经差不多能照亮整个山洞,如果整条都被烧了起来。那……那么强的光亮,在古代根本就用不到。古人到底要做什么才需要这么亮的东西?
…………
我抬起手来摸了摸耳朵,突然脑袋里灵光一闪!
不会是……
一个月后,我出院回到家里,整理了一下后,在信箱里我找到了一封没有署名的快件。
“老吴:
  猜到我是谁吗?你在山洞里应该看到了我的尸体吧……很抱歉,其实这一次陪你去秦岭的人应该是我。
对,我没死,或者说。我又活了。
我很抱歉把你卷进这件事情来,不过毕竟你是我唯一能信任的人,我只能让雨臣带着你去做那些事情。我没有其他选择。现在整件事情已经完成了,我们的关系,也必须到此结束了,我很高兴能和你做过朋友,但是现在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
三年前,我收到命令,命令我去秦岭的夹子沟里找到一棵青铜树,原因我不能告诉你。但是我并不知道那会对我产生什么样的后果。直到后来我物质化出来一个替代品的时候,我才知道这种能力是多么的可怕。同时我也为解家感到心寒。我恨他们的狠心,我妈怀我的时候就已经被勒令必须搬出老宅。 我的确知道自己是给复制出来的,但是我潜意识不愿意相信这件事情,所以我选择了一种受破坏的状态,我把本我杀了,然后告诉自己,我只是杀了一个替代品。青铜树给人的能力,时间很短,所以我取下了一根青铜枝桠,从表铜树底上的暗道出去,希望带上青铜树的一部分,能够使我的能力持久一点,这样我才有可能逃到外面去,可惜的是,我在古懂摊上给便衣给抓了。当时解家又不能出面救我,因为如果救了我就会暴露青铜树的事情。后来,你也知道了,我回到家里,我妈已经走了。这些事情,我相信雨臣已经告诉你了。其实我出狱的那天看到他来接我,但是我不能再踏入解家。我不想再变成他们的棋子,毕竟我妈曾经因为这些被逼的不得不搬出解家老宅。
对了,你身上也有那种奇特的能量,我不知道对你会不会有影响,你要多保重了,按照我的计算,这种力量也许会在你身上残留好几年,但是十分微弱,几乎感觉不到。
   ——————老痒”
我长出了一口气,不知道说什么好,信封里面,还有一张照片,是他和他妈妈坐在船上照的,后面是大海,应该是到国外去了,她妈妈很漂亮,很年轻,和他站在一起,反倒是像情侣,我仔细看了看,却总觉得,她妈妈的脸上,有一股妖气,一种说不出的狰狞……
直到后来,我才终于明白我所经历的一切,只不过是被催眠过后的一场梦境……
秦岭之行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相信物质化这种能力!并且让我认为自己也具备了这种能力。为了解释让我掌握物质化能力的动机,以及相信这事,并不再去深究,所以他们精心编造了这一封信:
老痒的妈妈死了以及死而复生,都是信里说的。而且照片完全可以是PS的,这张照片只是想让我进一步相信他有重生的能力。他说他出国了,就是让我不再深究他的行踪……
其实,老痒……他一直都活着……
————————
“吴邪”
身后的声音一下子打断了我的思路,我赶紧把手里的信封团成一团。
“怎么了?”
我手上还打着石膏,行动起来很不方便。前几天我回到家里,推门进去的时候。他背对着大门。听到声音回过头来,看着我浑身的绷带,好像是皱了皱眉头……
我完全忘了他在我家这回事儿,可我现在一看见他就马上想起我在草丛里看见的那一幕。依稀记得当年那一碗燃着篝火,他把我递过去的那碗酒放在旁边,并没有喝……
我记得他说过:“吴邪,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
“小哥,你是站在我这边的对吗?”
他背对着我,动作微乎其微的僵了僵,然后点了点头,并不言语。可是殊不知他这一点头,几乎让我晕过去。
【我曾经是多么希望你就在我的身边,可我却没有想过。他连一次利用我的机会都没有错过……】
“你一直在家?”
他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沙发。
应该是想告诉我,他是从沙发上度过了这些天……我发现我现在的语言能力完全是跟著他的眼神走。
他又看了一眼我缠满绷带的手臂,
“不小心把胳膊摔断了。”
“你去哪儿了”
“秦岭……”
“…………”
“你想问什么?”
“……好好休息。”
【你大爷!!!】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直接回房间蒙上大被准备睡觉!好好休息才是王道,到时候云顶天宫肯定够我受得……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晚上。周围一片漆黑,连点儿光线都看不到。但是周身却是暖和和的,像是被笼罩在阳光里一样。
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记得床头上有一杯水。伸手去够,结果却只摸到了台灯。我按了按开关儿,却一点儿都没有反应。
【原来是停电了,怪不得这么暗……】
我掀被下床,一路摸索到客厅。摸摸茶壶竟然还是热的,我拿起杯子准备倒点儿水。结果却一下子到在了自己手上,条件反射的松开手,茶壶和水杯落在地上应声而碎!
脚步声随即响起,他一把抓起我的手来。我现在手上已经没有知觉了,虽然停电了看不清楚,但我知道手上肯定又红了一大片。
“不好意思啊,把你吵醒了。”
我把手抽回来,低头吹着伤口。
“蜡烛在抽屉里,帮我拿一下。”
“做什么”
“照亮。”
“…………”
只是回答我的是一片寂静,那一瞬间我连呼吸的声音都已经听不到了。唯一能听到的是他突然加快的心跳。
我突然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一股极其糟糕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呵呵……”
我强撑着笑了两声。
“小哥,我好像瞎了……”
话音刚落就感觉肩膀被他猛的按住,他的手力气极大,差点就直接把我肩胛骨捏碎了。他抓起我的手把我拽到了一个应该是阳光很充足的地方,那地方很暖和,但我的眼睛前面仍是一片黑暗,视线里完全没有一丁点光照进来。
他用手抬起我的下巴,我的眼睛突然一阵胀痛。我知道那是瞳孔受到强光所导致的结果。
“啊~”
我低下头捂着眼睛,脑袋里一阵发涨。
“视神经……”
“应该是那里出了问题,我在秦岭从十几米的瀑布上摔下来。醒来的时候完全说不了话,眼睛前面也是忽明忽暗的一片。应该是颅内淤血压迫视神经了。”
我说的云淡风轻,就好像眼睛瞎了的人不是我一样。他把手抚在我的眼睛上,掌心平凉冰凉的,像个死人手一样。
“算了,瞎了就瞎了。又不是缺胳膊少腿,我已经挺幸运的了。”
我拍拍他的手背,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谁。
手一下被抓住,手心比以前更凉了。
“小哥,你怎……”
他直接把我顺带着往前一拉!我直接被他的手臂禁锢在怀里。
我完全没想到他会来这种动作,下意识徒劳的挣扎。结果连一点儿作用都没有起到。
“小……小哥”
(你要干什么)
“………”
他没有说话,不知道是不是觉得这次秦岭之行完全出乎意料的弄瞎了我的眼睛。
“行了,与其在这儿上春悲秋。还不如想想今天晚上吃什么,我现在看不见。晚饭的重担可就放在你身上了。”
我笑了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嗯”
他把我领回卧室:“先休息,我去买……”
“你真的会买东西?”
本来打算让王盟送来的。
“……先休息。”
随后就是关门的声音,四周一下又恢复了宁静。我摸索着周围的饰物,按照记忆一路摸到了书房。
说不难受,那是骗人的。
我现在完全看不见任何的东西,所以一切都要事先有准备。我把药瓶从抽屉里拿出来,又一路摸回房间……
【小哥,对不起了……】
药片入喉,我直接干咳了起来!干涩的感觉实在是让我难以忍受。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我身体往前一傾,直接跪在了地上。
我这次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如果一旦失败,我的肺气肿马上就会复发。
可是,我还是失败了。胸口一抽一抽的根本喘不上来气来。我像个蚯蚓一样在地板上匍匐前进,药片撒了一地。我去茶几上摸茶杯,结果是茶杯摔在地上,满杯子滚烫的热水全扣在了我手臂上,玻璃碴子碎了一地,我的胳膊直接合在了上面。
眼睛什么也看不见,我在地上蜷成了一团……
【终于等到我利用你了……】
“哐——!”
门板被人直接踹开,脚步声一步一步朝我逼近,我现在很想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情。只可惜,我现在完全就看不见。
“吴邪!”
我听不见……
“吴邪,吴邪!”
我听不见,我听不见……
“吴邪!”
我什么都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
我胸口难受至极,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嘴角流了下来。
我还来不及反应,脑袋里一空,直接撅了过去……
张起灵,再不送我去医院可就不够意思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