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13】

【云顶天宫】




休息了之后就开始赶路,就这样一直跑到天黑起来,风越来越大,马越走越慢,我们不得带上风镜才能往前看,到处是白色的雪花,不知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还是雪山上刮下来的。满耳是风声,想说句话,嘴巴张开,冰凉的风就直往里灌,用胖子的话说,骂娘的话都给冻在喉咙里了。
我们穿上雪鞋,顶着风,自己拉着爬犁在雪地里困难的行进,这地方是一风口,众人哭丧着脸,跟着顺子继续往上走,天越走越黑,顺子拉起绳子让我们每个人都绑在身上,因为能见度太低了,根本看不到人,叫也听不见,只能靠这绳子才能让我们集中在一起。
顺子已经晕过去了,陈皮阿四现在也处于半昏迷的状态。我把手按在地面上,雪层太厚了,什么都感觉不到,难道还要用跳崖的方式才能到温泉吗?……
我一边儿往前走,一边儿发呆,突然听到叶成大吼一声:
“不好!解绳子,有人塌进雪坑里去了!”
我赶紧回过头去看,叶成一把割断了自己身上的绳子。他后面连着的人是胖子那这么说就是胖子滚了下去。
“别!”
我话还没说完,身体就已经扑了出去!千钧一发之际,我一把拽住了胖子身上的绳子!突然手中间一阵剧痛!低头一看,已经有红色渗了出来。
“死胖子!从鲁王宫开始你就说减肥,到现在为止也没看你减!”
“你他娘的,少废话,这他妈什么地儿啊!赶紧把我拉上去再说呀!”
胖子都快哭了,我心里气的只想骂娘,你好歹也是经历过一次的人,也用不着这么不冷静!我又试着往上拽了拽绳子,结果发现我根本就拉不动他。反而现在事态更糟糕的是,我的身体开始被胖子一点儿一点儿的往下拉。
“天真,快松手!”
“不行!”
“诶呀胖爷我又死不了!哎哎哎!”
说话的期间身子又往下坠了一大段!
“王胖子!你要是不想让云彩守寡就给我闭嘴!”
我直接往他痛处上戳,果然看他脸色一变。还真是重色轻友啊……
我转过头朝着那几个人大吼:“他妈的都从那傻站着干啥!还不过来帮忙!”
张起灵已经我这边儿赶过来,我又提了提力气把胖子往上拽了一下!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等着他敢过来把胖子救上来。
雪地非常难走,因为雪层实在是太厚了。
好不容易等到他赶了过来,结果就听见我身下咔嚓一声。随后就听到胖子一声妈呀一声!我们三个人直接从雪崖上翻了下去!老天爷,我到底是该哭还是该笑?
什么倒霉事儿都能让我碰上,我这开棺必起尸兼并机关自动触发器的体质又发挥了一个淋漓尽致!
还真是到哪哪死人,踩哪哪塌方啊……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
铁三角,又在一起了……
我拍掉眼睛上的雪珠,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我好像是晕了过去,等到我再醒来的时候,感觉好像被人背在背上。我下意识的动了下身体,就感觉身下的人动作一僵。
“醒了……”
“小哥?”
我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人的后脑勺,的确是张起灵没错。只不过他怎么会背着我?周围的光线很暗,我眨了眨眼睛刚想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结果就听到了胖子的声音:“我去!天真你他妈的可算是醒了!”
我拍了拍张起灵的肩膀,示意他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他松开手臂我就直接从他身上滑了下来。
“这是哪?”
“咱们三个从悬崖上摔下来,你脑袋直接磕在冰石上晕了。小哥带着咱们两个从裂缝里进来的。”
我揉了揉太阳穴,这才听出了关键。
“现在不会已经在……”
胖子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张起灵,示意我不要说话。我知道胖子是唯恐我说漏什么,张起灵对于上辈子的事情已经忘得一干二净,唯独记得的只有我跟胖子两个人。而且这期间又不能让张起灵听出什么,这种心理非常的折磨人。明明已经经历过一次,却又非要在重新来一遍,还要装作一无所知。这是一种非常折磨人的
周围一片黑暗,我不知道这是在哪里,只是隐约闻到空气中有一股硫磺的味道。
我们只能靠手电在黑暗中前进,给环境影响,所有人都不说话,似乎怕吵醒了这灵宫里的什么东西,四周静的吓人,空气中只剩下我们的脚步的回声和四周人沉重的呼吸声。
“现在只是在什么地界儿?咋这么渗人?”
“嘘!”
张起灵突然做了一个静音的手势,我和胖子下意识闭嘴。虽然他是我现在已经信不着的单位,但是在墓里,他的话无疑是最高指令。
前面好像窸窸窣窣的好像还有人声,我正支起耳朵去听,突然一声轰炸耳膜的爆破声随之响起!!!四周又黑又静,突然响起那么一声爆炸,就连张起灵都被吓了一跳。只是他不过就是稍微的愣了一下,随后又恢复了以往的冷静。在我们前面大约三四十米的地方只能看清一个小亮点儿,大概应该是爆炸后的火光。这个位置看的不算太清楚,但是声音确实听的非常真实!如果不出意料的话,应该是郎风已经被当做人肉炸弹光荣死球了。
我没有多想,直接拍了一下胖子。下一秒我就像一支箭一样从原地窜了出去!
………………
前面的火光逐渐熄灭,这里的木头板子都经过长年的冰冻,空隙里面全是空气中水分凝集的冰颗粒,越烧就越多。越多就越烧不起来。我和胖子向着那个地板上炸出来的坑走过去,我的脚步迈的十分的沉重。
我现在离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一下就听到潘子的声音。我心里有些惊喜,朝着方向大喊:“潘子!”
那里面好像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大概是一两秒钟以后,我才听到了潘子很惊喜的声音:“小三爷!!!”
我疾步往前跑去,只一眼就看见了潘子他们几个人。潘子也像是饿狼一样扑到我旁边,抓住我的胳膊上开一下看左看右看,细细地打量了一番。
“没伤着吧?!”
“放心,我命大着呢!”
“卧槽!吴邪你他妈的就不能慢点儿!”
胖子从后面跑过来,可能是没有刹住车,直接推了我一把。我差点整个人砸在潘子身上,还好让潘子一把给拦住了!
“我说大潘!你们也忒不仗义了!我们哥儿三个掉的悬崖底下也不说下来找我们,害得你胖爷我身上擦秃噜多少皮才赶过来!”
胖子说完还非常夸张的把手举到潘子的面前,他的手上被擦破了很多皮。
“正好,减减你那身肥膘。”
“胖爷我那是神膘!神膘!我跟你说,要是没有我这身神膘你家小三爷跟小哥都不知道折了多少次了……卧槽!小哥呢!!!”
胖子回过头来看着我,很明显,一脸的懵逼!【咱俩好像又把他给弄丢了】
我往身后的黑暗看了看,然后习以为常的挥了一下手。
“这种专业失踪的人口就不要去管他了,潘子,你们是怎么到这儿来的,我们掉下悬崖以后你们怎么回事儿?”
“这可说来话长了……(省略ing)”
听完潘子的话,我若有所思的抬起头看了陈皮阿四和顺子一眼,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劲儿。陈皮阿四并没有说什么,似乎我出现在这里是意料之中的事一样。顺子看着我,好像解脱似的长舒了一口气。我知道吴三省要他有话带给我,我要是一旦失踪了,这个任务就完不成了。
我举着手电走到地板被炸出的破洞处,用手电往下面一照,木头的地板下面的砖头给炸飞出了一个大坑,地下用黑色的石条做了加固的廊子,也给炸裂了,露出一道缝隙,下面是空的。
我知道下面是什么地方,因为这座灵宫的这一部分是修建在陡坡上,但是地板是平的,下面肯定就会产生用梁柱撑起来的一个三角形空间,所有修建在陡坡或者悬崖上的建筑。缝隙中不时有冷风刮出,刮的我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里四周显然有什么问题,地面上布满了蚰蜒。
胖子跳入炸出的坑中,下面的洞还不能容纳一个人通过,要挖大才行,华和尚也跳了进来帮忙,胖子和华和尚腰里系了绳子,另一头系在一边一根巨大的柱子上。我们全部把扣子扣到绳子上,这样一旦发生坍塌,可以互相照映。
这时候另外几只手电都给挖了出来,一下子四周全亮了,这灵宫大殿地下的陡坡悬崖上,给修成了一层一层简陋的梯田一样的突起,在这些突起之上,几乎整齐地坐满了这样的冰冻青紫色古尸,一层一层,看上去好像庙里的罗汉堂,缩在一起,密密麻麻的,面目狰狞,看体型显然都是冻死的,全部都是像和尚盘捏一样打坐在这里,黑影错错看不到头,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
叶成是这里胆子最小,发抖道:“我操,这里是和尚的堆金身的藏尸阁?”说着竟然有点混身发软。
陈皮阿四按住他,摆了摆手,对他道:“不用怕,只是尸体而已。”
说着指了指我的脚下。我低头一看,只见我们的脚下的砖块中,有一具已经被踩成粉末样的木乃伊。
我用手电向四周照去,这里是大殿之下的。空间很大,因为尸体排的很密,我们也看不到尽头。不过除了尸体之外,倒没有什么其他令人起疑的物体。
潘子问华和尚:“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死人?老子连听说都没听说过。”
“看情形应该是个殉葬的隔层,这个……我完全看不懂了,没有任何朝代的皇陵是这个样子的……这些死人到底是什么人?”华和尚自言自语道。
我想起在小圣山谷扎营那一晚,看过的冰葬坑,道:“这些尸体是汪藏海挖山修陵的时候,挖出来的冰葬的先人遗骨。”
我想起秦岭之中的尸阵,突然觉得一股异常熟悉的感觉裹住了我的身体……
尸体排的极密,每一排中间并没有留下供人行走的空间,我们几乎都是从尸体和尸体的缝隙中挤过去的,尸体有老有少,全部都已经冻的犹如青紫色的岩石,我看到有些人还带着铜制的法器,都已经完全锈绿,几乎所有的尸体的下半身都和下面的岩石溶合在了一起,你要搬动他,除非将它敲碎。潘子殿后,走的很是小心。关键是天有不测风云,俗话说,淹死的都是会水的。还一脚踩在了一块松动的石头上,整个人往后一仰,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只巨大的胎头从洞里探了出来,满嘴是血,一下子咬住了潘子的脚,潘子根本没反应过来,猛的就给拖进那个洞里去。
我冲过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潘子已经跌的没影子了,洞里有转弯,手电照不到最底下的情形。我直接一把扯住自己脚上的绳子拔出军刀就跳入了洞里,我下滑的速度很快!但是也不耽误我的动作,我看准时机一把抓住了潘子!反正咋下去一刀割去了那个大头尸胎的头盖骨!我两只脚撑着双壁,朝着上面大叫了一声:
“拉绳子!”
我们两个人很快就被拽了上去!我爬出洞口反过去看他,潘子还在不停的踢脚,显然那尸胎还是没松口。
陈皮阿四让我们让开,自己皱起眉头,翻出一手一颗铁弹,对着潘子的脚踝猛就一颗,狠很就打在尸胎的大头上,尸胎这才尖叫一声松口,但是松了之后马上就想冲上来。陈皮阿四就不给他机会了,又一颗铁弹,把它打了个跟头,它翻身再冲,又是一颗这一次把它打的滚了下去。
华和尚轮起工兵铲,就等在一边,果然不出几秒,这东西猛的又窜了上,华和尚“铛”一声活活把它拍了下去,我们就听一声惨叫迅速就跌落到了石洞的深处。
潘子吓的够呛:“小三爷!多谢!”
我在一旁瘫坐在地上浑身上下止不住的颤抖!潘子掉进了洞口,我会下意识的去救他,不需要任何理由。我这条命,是曾经用他的命换回来的。就算是我替他去死,我也心甘情愿,绝不后悔!!!
我回头看了一眼顺子,他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我们是干什么的,现在闷声不响的站在一边,也不说话,他这个人不笨,我一直看着他的手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他的刀超过两尺,他已经在戒备我们了。
我走过去看着他的眼睛,他也看着我。但显然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恐惧。
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没事,你放心。后来几个人商量一下,权衡再三,意见却不统一,叶成怕那尸胎坚决不赞成下去,潘子也觉得玄乎,华和尚就去请示陈皮阿四。
陈皮阿四一直坐在那闭着眼睛听我们说话,华和尚问没几遍,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点反应也没有,似乎是睡着了。我和胖子对视一眼,心里自然明了。我朝他做了个手势,就走了过去……
反正该来的还是要来……上辈子我没有留意的事情,这辈子我都是要弄个清楚!
华和尚脸色一变,猛跑过去一抓老头子的手,一下子脸就白了,随后一摸老头子的脖子脸上顿时变色道:“死了!”
老头子像是僵直了一样。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的坐着,犹如冰雕一般。
我摸了摸陈皮阿四的手腕,也摸不到脉搏在什么地方,他的皮肤又干又涩,里面的肉似乎都僵了。
华和尚皱着眉头,掰开老头子的眼睛。用手电去照后。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他回头看了一眼叶成,摇了摇头。
潘子轻声问道:“怎么回事,怎么死的?”
华和尚叹了口气,不知是说不知道还是不想说话,阴着脸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胖子就拉了潘子一下道:“这么大年纪了,怎么死都行啊。”
我并没有动地方,就蹲在陈皮阿四面前,他该过了一两分钟,忽然他的身体一颤!随后“啪”一声!我的脖子就给他死死的捏住了,同时他人猛的一直,眼睛睁了开来!
叶成就直接一滑摔下去五六米,胖子和潘子也忙往后一退,胖子惊叫道:“诈尸!”
这老头枯萎树枝一样的手力气极其大,像老虎钳子一样,连动也动不了。我被他按在墙壁上,他的手越合越紧!像是马上要把我的气管儿掐断一样!
我勉强睁开眼睛看着他的眼睛,突然脑袋里翁的一声!我终于知道我到底忽略了什么细节,怪不得他会这样掐我的脖子!原来这是为了证明某些事情……
我脑袋里逐渐缺氧,整个人都混沌起来,陈皮阿四突然就松开我的脖子,把我一推,骂道:“胡扯什么?”
陈皮阿四明显人的精神也上来了,呼吸也恢复了。除了我和胖子其他几个人一脸疑惑的看着陈皮阿四,也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下子陈皮阿四好像又恢复了正常一样,一点也看不出刚才脉搏停止跳动过。似乎刚才的那一刹那看到的都是幻觉。
华和尚呆了半响,才反应过来,问道:“老爷子你没事情吧?你刚才这是……”
陈皮阿四似乎一点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死过一次了,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点上一只烟,说道:“什么?”
华和尚看着陈皮阿四的表情,也有点犯晕,不知道说什么好。陈皮阿四冷冷看了他一眼道:“你放心,老头子我没这么容易死。”
华和尚虽然奇怪,但是一看陈皮阿四没事情,也就放下心来,于是把刚才我们讨论的事情又说了一次,陈皮阿四看着那洞口琢磨了一会儿,说道:“有点道理,似乎值得试一下。”
说着他整个人就站起来往那边走,我跟在他身后。有可能是接近火山口的原因,前面的烟雾中都带着灰尘。陈皮阿四的肺可能有些不太好,他捂着嘴巴轻轻的咳嗽着。等着所有的人都走过去以后,我走到他旁边把水壶递给了他。
“都说了没事儿别抽那么多烟,你不知道你不会不好吗,三叔~”
“没事~”
陈皮阿四接过我的水壶喝了一口,突然眼睛睁得死大,同时一口水呛进了气管儿!
【真没想到叱咤风云的吴家三爷还真是老了,反射弧这么长……】
………………………………
………………………………
………………………………
人的下意识反应是最真实的,果然……我这次放了条长线,钓了条大鱼啊!!!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