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13】





“怎么?堂堂吴家三爷敢做不敢认?三叔,这可不是你一贯的作风啊。”
我一脸戏谑的看着这个就差把肺咳出来的老头儿。其他人都已经走远了,趁着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间隙趁机跟我这位三叔会会面。
“三叔~你说你这是何苦呢。你大侄子这么好骗吗?让你当个傻子一样从那儿玩儿来玩儿去的?”
我抱着双臂看着他,笑的有些不明所以。
“你这个小娃子瞎说个屁!你以为老子是吴三省?那小子满月的时候我还去看过他,长得一脸怂样儿就知道以后就知道没什么大作风…亏你还是老五的孙子,吴三省有这手?”
他抬手扬起三个铁蛋直接飞了出去!发出三声闷响后,那三个铁弹已经镶在了墙里。我皱了一下眉头,吴三省的右手无名指骨节在早年下斗的时候受过一次伤,伤好了以后在两年的时间里面那根手指根本就使不上什么力气,无名指发铁蛋的时候虽说是用来控制方向的,但是所承受的力道和冲击都不小。他能这么轻松地把铁蛋毫无偏差的射进墙里,而且射完之后面不改色。足见他的手上力道之强,难道……真的是我猜错了?……
“那我刚才叫你三叔,你怎么会有那么大反应?”
“人老了,肺不好。”
“…………”尼玛币!!!
“原来是这样,四阿公,晚辈得罪了。”
陈皮阿四并没有搭理我,而是直接朝着他们刚才走的地方赶了过去。他走后,我冲着他的背影笑了一下。
【暂时给你个台阶下,吴三省,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也快不敢了上去,毕竟不能拉的距离太长。我虽然已经来过好多次云顶天宫,但是这里的陷阱三步一小个五步一大个,脱离了群体,总归还是不能的。
而陈皮阿四似乎一点也不想提起刚才的事情,眼前出现了一个冰洞,我们围到这个洞边上,讨论下洞具体的问题。潘子甩下去一根荧光棒子,黄色的冷光迅速滚落,在很远的地方弹跳几下,消失不见。
不过既然是人工挖掘出来的通道,那就不用担心氧气的问题,潘子刚才被那个大头尸胎拖下去很没面子,这次我们主动把趟雷的任务交给了他。临走之前我递给潘子一把手枪,潘子在手上吐了口唾沫就掏了登山绳子。一边系在胖子的腰上,一边就扔下洞口。一马当先爬了下去。
过了一只烟的功夫,才听到他的叫声,让我们下去。
他们陆续地滑下洞口。胖子和我最后一个下来,胖子满脸通红地看着这个洞口,我好笑地拍了拍他的肩。他瞪了我一眼,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一脚踏了进去!没成想整个人卡在了洞口,瞬间叫的像杀猪一样!我只好把手搁在他肚子旁边的那堆肥肉上帮他疏通,结果我好像是不小心挠到了他的痒痒肉,他咬住嘴唇儿,憋得满脸通红,但就是没笑出声来。胖子这一身的肥膘也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左摇右摆了老半天才终于窜了下去。我直接坐在洞口,一个挺身就滑了下去。一下子一堆人挤在了上面石道斜坡的尽头。这里有很多尸胎的体液,可能是事先去准备鬼打墙了。
这条排道到了这里竟然已经到了头了。到了前面急速收缩变窄,最后前面只剩下一条大概只能供一个人侧身进入的石缝隙。犹如一道不规则的剑痕,更新深深刺进山岩里面。
  潘子问道:“不是说这是工匠逃生的秘道吗?变成条瞄人缝了?这还走的过去嘛?”
  华和尚想了想。忽然做了恍然大悟的表情,道:“我猜对了,我想这一条排道可能是利用了天然的火山溶洞,火山洞在火山地带的岩层里面非常常见,四通八达,最长的火山溶洞全长可以达到几千公里,就像蜘蛛网一样密布地下,可能这一条火山缝隙能够一直通到对面的三圣山,正因为这样,他们才可以挖通这么长的一条秘道,原来是利用了大自然预先设好的通道。”
大家休息片刻,整顿装备,由胖子打头,继续朝着缝隙内爬去。
一个接一个收着腹部进入了缝隙之后,我们侧着像螃蟹一样走。深走着走着,我们就逐渐发现了一些人类活动过的迹象。比如说废弃的铁锈工具,篝火的痕迹,都非常古老。看来在我们来之前的很多年前,还有另一批人进来过……我们没有多想,就直接我前走,只是吓吓这一点让我忽略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
谁来过这里?……
一路上没有碰到任何奇怪的东西。缝隙里面非常干净,走了将近六个小时,我们到达了隧道,这里面的缝隙已经非常的宽阔。我回头看了眼胖子,明显看他松了一口气。我们在原地休息,顺便吃点东西补充一下体力。然后马上再次起程,这里面惊险万分,所有人都耽搁不起这些时间。不过这一次,路走起来就没有这么顺利了。我们几个都用登山绳子互相连起来,然后尽量贴着一边的峭壁,踩着开玩笑一样的“石阶梯”,一点一点走上去。随后这几个小时,我们越走越高,最后都无法判断自己是在哪个位置,也无法判断时间,几个人进入到一种茫然的状态。走着走着,四周传来了水声。
“温泉到了。”
我小声的提醒着胖子,他点了点头,往旁边儿靠了一下。我记得这些温泉旁边有蚰蜒,为了安全起见,还是离得越远越好。
温泉边上的岩石上,一条一条的手臂粗细的蚰蜒,扒在上面。这些蚰蜒的颜色和边上的琉璃火山石一模一样,不仔细看根本分辨不出来。这边的石头上面几乎爬满了这些东西,一动不动的,似乎都死了一样。
华和尚轻声道:“怎么回事,咱们怎么进虫子窝了?”
顺子轻声道:“雪山上的生物一般都集中在温泉边上,所以不要一看到温泉就想着下去舒服,有些温泉里甚至都是蚂蟥。不过现在气温还偏冷,这些东西扒在这里是处于半死状态,没有特别强烈的刺激,他们是不会醒过来的。我们快走,过了这一段就没事了。”
话音未落,顺子突然摆了摆手,又让我们全部都别动。我关掉了手电,把整个前胸都贴在了石壁上。
马上关掉手电,转头一看,几乎四周整个峭壁,目力能及的地方全是大大小小幽幽绿色的光点,数量之多,浩如星海。这底下蚰蜒的数量,恐怕要以亿万来计。
我凝神看着那些绿点儿,忽然从下面的光点中,闪出了几点巨大的红色荧光,那几点荧光扭曲着,在星海之中挪动,一下又消失在了黑暗中。
黑暗中传来顺子的声音:“这种虫子在我们这里被当成神来膜拜,因为它可以活很长时间,而且一只蚰蜒死了之后,它的尸体会吸引很多很多的同类,所以我们走的时候要特别小心,千万不要踩到它们。”
说着他打开手电,手电一开,四周的绿色星海马上便消失了,一下子又变成无边际的黑暗。
我没有往上爬了将近一个小时,所有人都开始有些体力透支的现象。关键屋漏偏逢连阴雨!忽然就是阵乱风从峭壁的一边吹了过来,吹的我们几个几乎摔下去,看着一个趔趄差点摔下去!我赶紧不管不顾地伸出手去扯住他,把他拉回贴到悬崖上。缝隙到前面到头了,阶梯已经到了缝隙的尽头,终于到了……
几个人不再说话,蒙着头向着边缘的极限靠拢,那里有一个突出的山岩,我们爬了上去。华和尚先打起一个冷烟火,四周照了照,除了我们站的地方的峭壁,前面什么都照不到。
然后他把冷烟火往峭壁下一扔,冷烟火直线坠下,一下子就变成一个小点,看着他一直变小一直变小,掉落到地的时候,几乎都看不到了。
“照明弹。”陈皮阿四说道。
“砰!”
一声,马上,流星一样的照明弹滑过一道悠长的弧线,射入面前的黑暗里面,直射出去一百六七十米,开始下降,然后一团耀眼的白色炽球炸了起来,光线一下子把前面整个黑暗照了起来。
一个无比巨大,直径最起码有3公里的火山口,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巨型的灰色玄武岩形成的巨大盆地,犹如一个巨型的石碗,而我们立在一边的碗壁上,犹如几只小蚂蚁,犹如沧海一粟般渺小。
“看那里。”
继续有人叫道,接着又是两发信号弹打了出来,飞向火山口的上方。加强光线的照耀下,是一片宏伟的建筑群,我这么多年来都不知道来了多少次云顶天宫,虽然每次都是走裂缝,但是我仍然没有忘记这个座石城在最初给我留下的惊讶感。它位于火山盆地的中央地下森林的深处,黑幽幽的巨大黑色石城,无法看清楚全貌。有一次我和东子还有黑瞎子三个人来云顶天宫,我特意带着黑瞎子来看了一眼。他当时还调侃我说:“到时候把哑巴接出来,你就跟他在这儿定居得了。”
我记得我当时好像什么都没有说,不过甩了他一身的蝴蝶镖就是后话了。
我曾经怀疑过这是万奴皇帝万世的陵寝,亦或是云顶天宫的地宫,既然会是在火山口之中,那肯定就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
重新打出的信号弹都熄灭在了黑暗里,黑暗重新包围过来,我们的光线又变成手里几盏明显电力不足的手电。
陈皮阿四对华和尚道:“把没用的东西留下,准备绳子,我们轻装上阵。”
华和尚马上开始准备,我们整顿了一下装备,把抛弃的一部分没有必要的东西,放在这里的平台上,免得负重攀岩,产生不必要的风险。接着我们全部带上防毒面具,然后用标准登山的步骤,一步一步的用绳索爬下悬崖去。
下面是大量死去的树木,弥漫着奇怪的气味,就连防毒面具,也无法过滤掉,所有人下来之后,就听到潘子说道:
“这里是个死坑子,我们得快点,呆久了,可能会缺氧而死。我在部队的时候听过,这种地方鸟都飞不过去。”
我在旁边抻了抻绳子,检查一下质量,听到潘子的话随口说道:“那是火山活动所挥发出的含硫毒气。不仅能毁坏人的呼吸道,而且毒性很烈。最好在手上也做点儿保护措施。要不然硫气上来,皮肤都可能被融掉。”
旁边的胖子看着我咂了咂舌:“天真,说实在的,你化学这功底儿还真不是盖的,学建筑系还真是可惜了。”
听他说完这话,我双手一颤!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滑了下去!
“小三爷!!!”
对于我的急速下坠,潘子估计是吓了一跳。我这才缓过神儿来,拼尽全力抓住绳子,差点就掉下去了。
“天真!天真!你没事儿吧?!”
“死不了……你他妈的个死胖子!有事儿没事儿别瞎说话!爬你的绳子!”
我又把绳子在手里转了两圈儿,攥紧了拳头。双脚一登石壁,整个人继续往下爬去。
【我化学是从小到大最喜欢的,学建筑的原因……还不是因为当初他的那句话……】
我们大约又往下滑了五六分钟,华和尚打起照明力度很强的冷烟火,照亮四周的环境,脚下是石板子铺成的两车宽的石道,几乎是笔直地就通向前方,这是陵墓的神道,直通向陵墓的正门。
华和尚问陈皮阿四。“咱们怎么走?”
“顺着神道,先进皇陵再说。”陈皮阿四回道。
翻过很多倒塌在神道上的死树,很快来到了一处石门处,这是皇陵的第一道石门,叫做天门,过了石门之后,神道两边便会出现大量的石头雕刻。
经过石门的时候,陈皮阿四就道:“出来的时候,记得倒走,免的撞了断头门。”
过了天门,神道两边每隔五米就是白色石人石马,我一路看也不看,就直奔前方而去。跑着跑着,潘子突然就停了下来!潘子转头看了看身后,脸色苍白,轻声说道:“好像路边站着个人。”
前面几个人发现我们停下来了,都折返了回来问道:“怎么回事?”
潘子把他看到的一说,其他几个人都有点不信,道:“是石头人吧,你看错了吧?”
潘子摇头,“一闪就过去了,我刚反应过来。”
  “有没有看清楚?”
  “好像是个女人,也不能肯定。”潘子道:“跑的太快,我没看清楚。”
我和胖子对视一眼……
“是……”胖子欲言又止
我点了点头,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一个静音的手势。
华和尚问:“老爷子,要不要回去看看?说不定是那帮人里面的那个女的?”
华和尚指的是阿宁。
“不可能,他们走的是云顶天宫的正门,就算他们已经成功的越过边防,那现在也应该是在我们头顶上打盗洞,绝对没有我们这么快的。”
我矢口否认。
胖子也道:“那肯定不是,要是那娘们,老子肯定一眼就能认出来。”
陈皮阿四犹豫了一下,马上对华和尚道:“你和其他人先过去。”
然后拍了顺子一把:“你陪我去看看。”
顺子一愣,竟然回头看了我一眼。眼睛里有一种我完全读不懂的眼神……
顺子抬起手来好像要去拿什么东西,结果手在半空却又停住了。他的手有些僵硬,好像很不愿意跟陈皮阿四走一样。
我心说他又不能吃了你……
这一次不同上一次,我有了之前的经验,对所有人心里都有防备。当然,顺子也不例外……而且这一次从刚开始就觉得他不太对劲儿。对云顶天宫,我实在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想到十年的时间里,一年起码也得来个两三次。最后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接他回家而已。想到此处,不禁又是一阵心酸,我对他们说要去方便一下。随后沿着反方向迂回到陈皮阿四和顺子去的地方。他们两个人就站在那儿,我离得距离较远,听不太清他们说什么。但是我却可以明显看见陈皮阿四拍了拍顺子的肩膀,那感觉就像是两个关系好的不能再好的朋友一样。我显然有些被吓着了,我紧闭着呼吸,努力把全身上下的力气都集中在耳朵上……耳膜一鼓!声音瞬间清晰了起来!
“……郎风是我打晕的,你把磁龟挖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出了内奸,点燃磁龟肯定会引来蚰蜒。我就在后面帮了你一把……”
这是顺子的声音,他是……
“裘德考那老不死的根本就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之前安排楚光头,然后又把郎风插了进来。其他人……”
顺子:“这点你可以完全放心,华和尚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至于吴邪……”
我呼吸一窒!
陈皮阿四……不!是吴三省:“这个更不用担心,我已经试过了。我用当年在海底墓掐齐羽同样的力道同样的手法掐吴邪的脖子,他完全没有反应,还以为是我诈尸了……”
顺子长出了一口气。
“……对于你这个久未谋面的大侄子你还是小心为好,在鲁王宫的时候就觉得他有点不太对劲儿。”
“他是我看着长大的,老二也派人在他身边监视,这么多年,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大动作。”
顺子:“那就好……现在他应该已经差不多进去了吧?……”
吴三省:“应该差不多,出去之后分头行动。如果不出意外,就按原计划走。”
顺子:“我尽量拖住潘子,必须阻止裘德考和“它”的队伍进入青铜门。那些东西在找到毁掉的方法之前,绝对不能让别人发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吴三省:“用不着你提醒。”
………………
我想是没魂儿一样“飘”了回去。
胖子看见我直接爆了一句粗口:“卧槽!你他妈的放个水都能放这么长时间!”
“…………”
“咋的了这是?!放水放成傻✘了?”
我抬起头来双眼无神的看着胖子,给胖子吓得往后倒退了一步。
“呵~胖子,这次你还真说对了。我TMD还真就是个傻✘……”
我这一声粗口把潘子和胖子都吓了一跳!两个人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我。
我深吸了几口气,努力控制着情绪!毕竟我只能在这两个信得过的人面前流露一下。不一会儿陈皮阿四就和顺子一前一后的走了回来。
我抬头看了两个人一眼。
【意见讨论会开完了……】
我现在心里都是很好奇,除了马上要到来的鬼打墙和我目睹着张起灵进入青铜门之外,到底还有多少迷局在等着我……
我知道躲不开宿命的纠葛,因为那些名为宿命的丝线穿过青铜铃在我周围交织成了一张又一张的网。困的我动弹不得,眼睛被布蒙住了一般。我看不见任何东西,我不敢动也不能动。我从未想过再揭开这些迷局之后,轮回的渡船会再一次把我再回到黄泉彼岸。
就像这些丝线上的青铜铃,一旦触碰,便是灭顶之灾!只能眼睁睁的被这些丝线勒住我的咽喉,没有丝毫的犹豫,只会……越来越紧……





做个调查:
希望潘子活着的人吱一声🌹🌹🌹🌹🌹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