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13】






我们马上回头,顺着神道继续向前跑去,身上的装备幸亏放掉了很多,不然这样的运动强度,恐怕没人能坚持住。
我跑的飞快,不由的已经有点晕眩的感觉,身上裸露的皮肤可开始瘙痒起来,四周的空气实在是不妙。
手电的光圈中已经可以照射到一些黑色残檐断壁,很快神道尽头的祭坛到了。祭坛的后面,六十阶破败的石阶之上,便是皇陵的正门。
我们踩着巨大的可以并驰十辆马车的陵阶,走入皇陵的正门之内。巨大的陵门早已坍塌,打满乳头钉的巨大门板倒在地上,我们踩着门旁若无人的就走了进去。
才走了几步,忽然胖子脚下一滑,不知道踩到了什么东西,“哎哟”一声,摔了个四脚朝天,门殿地板上全是碎瓦片,这一跤摔的他就要了命了,疼的直吡牙。
“你别不是鬼绊脚了??”潘子问胖子。
胖子摇头,招手让我们停下,自己蹲了下来,翻起了自己的一只鞋。他那登山鞋的鞋钉里面,卡着一枚子弹壳。
【这绝对不会是阿宁他们留下的,就算他们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直接到这里。那我一的解释就是之前有人来过云顶天宫,就在我们前面不远处……】
我冲着潘子眨了下眼睛,他马上向我点了点头。潘子回头看胖子,结果一下就看见他脸色大变,冲着胖子就喊了一句“小心!!!”随后一把拔出枪来指着胖子!
胖子正郁闷的看着那些弹孔,随手抽出了一根烟。正琢磨着怎么把烟塞到防毒面具里去,一下子给我们的动静吓了一跳,不知道怎么回事情。但是一看潘子的枪指的地方,是他头边上,就知道瞄的不是他,他马上意识到了什么,转头就往肩膀后看去。趴在胖子背上的是一张犹如禁婆一样的脸,鬼气森森的缩在胖子的肩膀后面,也没有因为胖子的转头做出任何反映。两个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含情脉脉的看着。
“我靠!你他娘的这个时候还有时间出窍!”
胖子被我这么一喊已经反映过来,人倒是没有动。他的手缓缓的做了一个手枪的手势,多年的默契让我秒懂!他是让潘子开枪。潘子摆了摆手,让他把移过去点。胖子脸上的汗就像瀑布一样,一边还在让潘子开枪,一边手开始往腰上的匕首伸去。我忙向胖子一摆手,让他别动。
  胖子朝我疵牙,表示抗议。
  结果他才一露牙齿,背上人突然似乎受了刺激一样,一下子凹陷的脸扭曲了起来,人往后一仰,突然嘴巴就张了开来,我靠!一口的二寸长的獠牙,而且越张越大,很快就超过了人类所能张的极限。
而我却在那最重要的一瞬间,走神儿了……因为我想到了当年在蛇沼鬼城,我之后在梦里看见的阿宁……似乎也是这个样子……
不要的情况,一个出现在云顶天宫,一个出现在百里之外的蛇沼鬼城。果然,我走的每一步路都是被人算计好的。否则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联系……
我正发呆,潘子猛把枪托就压进自己的肩膀,一瞄那嘴巴,刚想开枪,突然“嗖”一声,一道劲风在我面前飞过,一个东西就从门殿外面扔了进来,一下打在潘子的枪上,枪头一偏,一连串子弹就贴胖子的耳朵扫了上去。胖子吓的大骂:“你他娘的打哪里啊?”
我转头一看,陈皮阿四和顺子冲了进来,陈皮阿四对潘子大叫:“放下枪!”
上面那东西一口已经朝胖子的脖子咬下来了,胖子脑袋一撞,把家伙的脑袋撞开,然后扭过身子就用反手掰住后面那东西的嘴巴,想把它给甩下去,但是那东西不知道是怎么趴在他背上的,怎么甩都甩不掉,胖子大叫:“他娘的,快来帮忙!”
陈皮阿四猛一甩手,一颗铁弹子就打在胖子脚上,胖子“哎呀”一声吃痛,脚一松一滑,胖子一下子就平衡不住了,人一倒就从坡上摔了下来。
我赶紧冲把胖子的后背翻过来看:那东西不见了,什么都没有!!!
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我当即大叫一声:“那东西没掉下来!当心头顶!”话还没说完,头上一个影子闪点般掠过,一边的顺子一个就地打滚,左肩膀上已经多了三道血痕。我一把端起五六枪,朝着那个影子的方向就来了一梭子弹!
我的枪法虽然比不上潘子和黑瞎子,但是和胖子相比还是绰绰有余的。那影子好像被子弹打中了,紧接着我就听到了一个极其凄惨的女人一样的叫声,然后就什么也看不见了。我放下枪,回过头去问胖子和潘子有没有事。不看还好,一看就直接退上了一双没有眼球的眼洞!那张怪脸,从潘子的肩膀后面探了出来,幽幽的看着我们,而潘子自己也一点都没有发觉。
还没等他回头,肩膀后的那东西猛的就张大嘴巴,一下子一口的獠牙。
胖子抬枪一个点射,砰一声那东西半边脑袋就给轰飞了,顿时绿水四溅,溅了我们一身,一股极度难闻的味道弥漫了开来。
那张半个脑袋的巨大的嘴巴里面,还隐约有着一张小脸!
“该死!”我听见一边的顺子轻声叫了一声,一个飞扑就撞到了潘子身上,潘子给撞的飞了出去。他倒地后一个转身就坐了起来,军刀已经在手,反手就往身后捅。
他身后的东西却已经不见了,坐在他后的是刚撞他的顺子,那一刀就直了过去。幸好顺子反应快,一把压住他的手,把他手给扭了过来。同时大叫:“刚才谁开过枪?!” 胖子马上举手“我!”
“还有我!”潘子也举起了手。
“还有我!”我当然知道他要干什么,所以好不犹豫地举起了手。
顺子一甩手:“开过枪的人留下!其他人跑!一直往前跑!绝对不能回头!”
“来不及了,还不走!”顺子大叫。
陈皮阿四看了我们一眼,一甩手,对华和尚他们说:“走!”说着三个人快速跑出了前殿。头顶上的瓦片碎裂声越来越多,胖子甩出自己的子弹袋子给潘子,两把枪都上镗,我们围成一个圈。
潘子问顺子:“上面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们怎么办?”
  顺子沉声道:“不知道。”
  “那你让他们跑什么?”潘子掉眼睛。
  顺子道,“我只是想让你们和那老头子分开来,这不是我的主意,你们三叔的吩咐。”
潘子就问道:“那你是什么人?”
“别问这么多了。”顺子道:“我现在带你们去见你们的三叔,到时候你们自己去问他吧。”
  门殿之外可以看到神道的衍生殿,我们才跑出几步,后面劲风就起,我们几个全部就势一滚,胖子回手就是一个无目标的点射,黑暗中听到一声轻微的嘶叫,不知道打中了什么东西,一团东西就摔进了桥下的深渊里。
我们爬起来继续往前跑,头顶一阵一阵,似乎有东西在贴着我们的头皮盘旋,我甚至怀疑是人面鸟。胖子对着天上边跑边扫射,很快我们便跑到了桥上,突然我就感觉背上被什么东西带了一下,一下子就摔了出去,我一个反身爬起来,还没反应过来,胖子一个枪托就从我耳朵边上砸了过去,我就感觉一个东西从我背上摔了出去。回头一看,只看见一个黑色的影子正挣扎的爬起来。潘子抬手就是一枪把它打成两截,接着胖子就对着天上狂扫了几枪,子弹的曳光闪过,无数的影子盘旋在我们头上。
“你们三爷应该在地下玄宫了……不过地宫的入口……我不知道。”
顺子非常镇静,一边跑一边对我道:“你三叔说,这里是‘玄武拒尸’之地,他说告诉你这话,你自然就知道是在什么地方,你想想有没有印象。”
他停顿了一下,又突然强调的大喊:
“是玄武拒尸之地!”
“玄武拒尸之地?!去他娘的玄武拒尸之地!是沿河渠水至底!这个老狐狸又打的什么哑谜?!潘子!我三叔跟你说过这种东西吗?”我故作不懂的表情看着潘子。
潘子一边又是一个扫射,将逼下来的东西逼开。
“沿河渠水至底?!三爷没说过!”
我们已经退到了石桥的末端。再过去就是皇陵的广场,黑暗中可以看到石桥的末端的地方竖了两块并排的石碑,都有10米多高,一块已经断了,底下由黑色的巨大赑屃驮着,石碑后面的不远处。是一片高耸的巨大黑影。
“皇陵界碑……”我喃喃自语。
石桥的末端已经坍塌了,石桥和对面‘皇陵界碑’之间,出现了一道大概三米多宽的深渊。我下意识的看向胖子,却发现他也在看着我。他咽了一口唾沫,用口型问我:“你还打算摔下去?”
我攥了攥拳头,冲着他点了点头。
【为今一事,除此之策,别无他法。摔一次就再摔一次!想当年老子在墨脱被人割喉从悬崖上推下来都没事儿。更何况重来一次,我知道下面是什么东西。那就更没有什么好怕的了,为了准备这次高空坠落。我还特意在自己的衣服里穿了一层防弹衣,要说防弹衣的功能还真是够全面。防的了子弹也防的了冲击。只是这皮肉之苦,我是受定了……】
胖子长出了一口气,把枪交给顺子,然后自己退后几步,助跑一段后猛的一跃,在空中漫步而过,滚倒在对面的石地上。顺子子把枪再甩给他,然后把我们身上的装备也先甩过去。接着顺子也跳了过去,潘子要给我殿后,我后撤几步猛的一阵加速,潘子突然就在后面大叫:“等——!”
我高高跃起,猛的向对岸跳去,我回头看了潘子一眼。就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子从我左上方俯冲了下来,凌空就抓住我的后领子,一下子爪子勾住了我的衣服,把我往边上一带,我在空中的姿势就失控了,接着爪子就一松,我整个人就翻了一个跟头,就往深渊里掉去。
而我转过头的那一瞬间,我彻底看清了那个黑色的影子到底是什么!
是……蛇雕!!!这种鸟类以蛇为食,怪不得一路上追着我不放!
下落的过程极快,我在空中打了几个转,我的背就撞到了一根类似于铁链的物体,整个人差点给拗断了,疼的我眼前一花,接着身体绕这铁链打了一个转,又往下摔去,还没等我缓过来,又撞上另一跟铁链,这一次因为刚才的缓冲,撞的不重,我伸手想去抓,但是抓了个空,我继续下落。下落的姿势,我完全控制不了!接着我就脸朝上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我自己都听到我全身的骨头发出一声闷响,接着耳朵就嗡的一声什么也听不见了。 接着就有一股辛辣的液体从喉咙喷了出来,倒流进气管,我不停的咳嗽起来,血从我的鼻子里喷出来,流到下巴上。足足花了半只烟的功夫,我才缓过来,感觉一点一点回归到身上,我颤颤悠悠的坐起来,四周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防毒面具已经裂了,算是完全已经没用了。我艰难的扯掉后扣,小心翼翼的把它从脸上解下来,才拿到手上,面具就裂成了四瓣,再也带不起来。
没有了面具,四周空气中的硫磺味道更加浓郁,我暗骂了一声,把面具扔到地上,吐掉残留在嘴巴里的血,抬头去看上边……
一股撕裂的剧痛就从我的胸口扩散到四周,声音一下子就变成了呻吟。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发出声音来。
不一会儿,从上面就扔下一根绳子,晃晃悠悠垂到河床底部,胖子背着自动步枪开始往下爬……
我捂着胸口,轻轻的咳嗽着。刚拿起碎裂的防毒面具想用声音告诉胖子我在哪里……多年的警惕性告诉我身后有人!我还没等来得及回过头,就感觉被一只冰凉的手给捂住了嘴巴,紧接着整个人就被往后拖去!!!我现在已经受了很严重的内伤,想要挣扎,肯定是徒劳无功!倒不如冷静下来,看看这个人到底要把我带到哪里去?……我把手伸进衣兜里,把那两条蛇眉铜鱼给用力地抛了出去!
我听到了地面上发出一声闷响!我知道肯定是胖子跳到了地面上!我听得到他在很着急的喊我,但我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吴邪!吴邪!!!”
胖子的叫声渐渐远去,这护城河里居然还另藏玄机!不知道被拖了多久,突然整个人停了下来。拽着我的手一下子就松开了,我毫无防备地倒在地上。一下子就震到了我的伤口!我捂着胸口猛的咳嗽了起来!那可真是叫一个撕心裂肺!
那个人把我的上身抬了起来,伸出手按了按我的胸口。
“疼吗?”
“噗——!”
被这声音一吓!我直接一口血喷了出去!
“小哥?……你怎么在这儿?……”
我努力的扭过头去,一下子就对上了那双淡然的眸子。这么眸子的主人,除了张起灵,还能有谁……
虽然身上有防弹衣护着,不过掉下来的时候还是免不了磕磕碰碰。我这一次尺度把握的不是太好,一下顶到了肺叶。现在别说是说话,就连轻咳都能渗出血来。我坐在地上单手撑着地面,另一只手捂着胸口。肺部又闷又重的感觉坠的我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正咳的眼冒金星,后背上突然被一股适中的力道拍了两下,我知道他是在帮我,所以没有抗拒。只是我的咳嗽并没有就此好转,反而更加剧烈起来。他拍着我后背的手突然停了下来,我感觉得到他的两只手指在我的后背上不知道在摸索着什么东西。我艰难的扭过头,刚想开口问他,结果就就看他直接朝我的后背打了一拳!那一瞬间的感觉就像是被一把锤子狠狠的砸了后心一样!整个胸腔随之一空!我一口老血就直接喷了出去!只是这口血喷出去以后,肺部竟然没有之前那么沉闷了。我捂着胸口深吸了好几口空气!一只冰凉的手突然捂上了我的口鼻。
“……少呼吸,有硫磺。”
我被憋得满脸通红,抬手把他的手从我的口鼻上抠了下来。
“你……咳咳……你怎么会在这?”
他淡淡的瞥了我一眼,根本就没有要回答我的意思。他把黑金古刀拿起来,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就要往他身上架。
“你干什么?”
我硬生生的把手臂从他的手里抽了回来,【张起灵,你不对我说明原因,别再妄想我会跟着你的意愿走……】
见我抽回了胳膊,他也没有任何的表情。反而又抓住了我的胳膊要往他身上架,我又故意犯别扭把手抽了出来。他的耐心倒还真是好,我一连抽出来六次,他依旧还是面无表情,还是想把我的手臂架在他的脖子上。直到第九次,我实在是忍无可忍!
“你到底想干什咳咳咳!!!”
“你不该来这里……”
我抬起头怒视着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咧起嘴角呵呵一笑。
“你张起灵管天管地还管得着老子拉屎放屁?你未免也管的有点儿太多了吧。云顶天宫是我自愿来的,是走是留我自己决定,用不着你替我操心。”
我坐在地上仰视着他的双眼,我看不透他的眼睛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感。只见他慢慢的把眼睛眯成一条缝,然后又慢慢张开。这个极其微妙的动作,我倒是似曾相识。当初在新月饭店,他用那根棍子砸琉璃孙的时候就是这个眼神。
就算我心里再怎么恨他,也绝对不会傻到用自己这点儿拳脚功夫跟他硬碰硬的来。更何况我现在受了内伤,一点儿力气也用不上来。不过就算是我有力气也绝对干不过他。无论再过几个十年,这还是永远也不变的真理!
一时间变得很尴尬,不过真正尴尬的貌似就只有我一个人。我咳了两声缓解一下气氛。这才重新抬起头来看着他。
“你不想让我留在这儿,总要给我一个理由吧。”
“……危险”
“危险?就算是有再大的危险,我也不能把他们几个留在云顶天宫里,就我自己出去吧?”他一句话彻底惹火了我!就算是不管别人,最起码胖子和潘子绝对不能丢下不管!
“…………”
“我不需要你来救我,我不想欠你什么。”
我艰难的撑起身体,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吴邪”
我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他。
“又怎么了?”
虽然有些不耐烦,但是更多的还是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儿。我记忆里的他就算是遇到再大的困难,也绝对不会这么犹豫不决。
他欲言又止地看着我,这个样子 是我在他身上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我咽了一口口水,转过身刚想往回走。但是面对著眼前的那一片黑暗,我还是停住了脚步。
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在不知不觉中上一条丝线一样,缠住了我……
心脏不由自主的加快,这是我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情况。就算是当年在墨脱,面对着那么多的……汪家人。我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我又回过头看了一眼张起灵,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我。我心里有些奇怪:这是再给我行注目礼送别吗?……
我深吸了一口气,又往前走两步。
“啊~”
心脏突如其来的抽痛让我一下弯下身去。那种感觉,我根本就无法形容。但是那种感觉就像是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被剥夺一样。身后突然响起了脚步声,我回过头狐疑的看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只看见他背着黑金古刀的背影,正在往与我反方向的那一片漆黑中走去……那种感觉,就像是我再也见不到他一样。虽然我心里很清楚,过不了多久我会在格尔木再次见到他,但是……我身体像触电一样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眼前像是放电影一样,放过一幕一幕的过往……有些微不足道的早已忘记,有些却深刻在脑海里,只是我不愿意提起罢了……
初年,他抢走了本应该是属于我的龙脊背……我与他擦肩而过,我转过头,只看到了他的背影……
次年,鹿角声响彻了整个谷底,烟雾缭绕,我和胖子躲在裂谷的石缝里,眼睁睁的看着他走进了青铜门……我再一次看到他的背影,消失在我面前……
经年,
他消失在陨玉,我明明离他那么近,结果却是遥不可及!
那末年……
末年……
末年他消失在长白,我像个被他丢弃的垃圾一样,再一次被他遗忘在身后……
我苦笑一声,原来无论何时。我都从未和你并肩过,我看到的,从来都只是你的背影……
“张起灵!!!”
我的嘴巴显然超过了我大脑的运转,在我完全没有用大脑组织的情况下,我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吼出了这三个字!
结果吼完我就清醒了,完全的清醒了。
只不过局面变得更加尴尬!
他回过头,脸上仍然是没有任何表情,但是从他的眼神里,我可以看得出他是在用一个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着我。
“我……咳咳咳咳咳……”
我找不出任何的理由来解释我的失控。我用手按了一下胸口,刚才吼的太猛,又扯到了肺叶,我捂着嘴又是一顿咳嗽。
最后终于不咳嗽的我长出了一口气……
重新抬起头来,对上了他那双淡然的眸子。我攥了攥拳头,重新对他淡然一笑。
“等等我,我跟你走……”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