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13】

我说完这句话笑了笑,因为我明显看到了他眼睛里的……对于他来说,算是开心的神色……
我朝着他的方向跑了两步,一激动就忘了我肺叶有伤。第三步还没迈出去就感觉一阵撕裂一样的疼痛传了上来。
“嘶~”
我抬手捂住自己的胸口,轻轻地揉了两下,慢慢的直起腰来。确定无恙之后才继续走过去……
走到他跟前的时候,他好像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的看着我。就像是在问我:你不是不跟我走吗? 反悔了?
我又冲他扬了一下嘴角,随后表情变得异常严肃:“如果前面有危险,也总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吧。你别多想,胖子和潘子有顺子带路,他们我不用担心(其实是因为有胖子在,我才不担心)。关键是你第一次来这儿,人生地不熟的,再加上你又是个生活九级残废。虽然说这是在斗里,但是毕竟多一个人多一份保障嘛~哈哈哈。”
我虽然表面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却绝非这么想:第一次来?人生地不熟?鬼才信你!
我尴尬的笑了笑,转过身往前先走了两步,他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动。我转过身看着他的眼睛,突然觉得很好笑。那种眼神就像是小孩儿在被陌生人给糖时的表情。
“喂,不是你让我跟你走的吗。我现在过来了,你在那发什么呆呀?”
他眨了一下眼睛,似乎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他们眼睛眨得异常小孩子气,我一个没刹住闸就直接笑了出来。
“死瓶子,不装会死啊?”
我笑了两下,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一脸犯错求原谅的表情看着他,果然看见他眉头有些微皱在一起。
“瓶子?”
“啊……那个……就是我……你听错了,我叫的是……灵子!……小灵子乖,跟哥哥走,有糖吃。”
蛇精病再次复发的我,用当年调戏黎簇的话来调戏……闷油瓶。可是我话一出口,说完之后才想起来开玩笑的对象是他。他一脸吃了“翔”的表情看着我,我也不能再说什么。别扭地伸出手去用手指夹住他的袖子,轻轻的拉了两下。
“回回神,走吧。”
他低头看了一眼我抓在他袖子上的手,抬起手来放在了我的手上。我刚以为他要干什么,结果手就直接被他拍了下去。
呵呵,感情是我自作多情了,原来人家嫌我恶心……他经过我的时候,我眼中寒光一闪而过。
【看来装天真无邪这招已经不管用了,是我记错了吗?他不是最在乎天真无邪吗。怎么现在这么一脸漠不关心。看来要适度改一下计划了……】
可能是顾及到我的身体,他不快不慢的走在我前面。只是我永远也跟不上他的脚步,总感觉我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墓道倾斜向下,角度越来越斗,手电直射下去,看不到一点到头的迹象,尽头处永远是深沉的漆黑一片。走了很久,墓道终于到了尽头,走出墓道。突然就是一阵暖风吹来,这里是一处修建在悬崖上的廊台,脚下的地板是用廊柱架空在悬崖上的,廊台的中间立着一只巨大的黑鼎,鼎的一脚已经陷入到石头地板中去了。我们两个人小心翼翼的经过平台,我的胸口是不是还是闷得慌。现在想休息,是绝对不可能的。平台的边缘都是悬崖,上面也是一片漆黑。看不到头顶,我们走到廊台的边上。走在前面的身影,突然停了下来。
“到了……”
我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眼前仍然是漆黑的一片。张家人的夜视力一直都是强势,这一点,我估计连黑瞎子都自愧不如。
脸上时不时有暖风打在上面,如果没有猜错,这里应该是山体裂缝,我们应该就站在廊台上。
我闭上眼睛仔细的回忆着当时来云顶天宫之前事先画好的地图……
【廊台修建在一边的裂缝峭壁上,对面两百多米处,是巨缝另一边的峭壁,廊台下面是深不见底的裂谷,里面有无数碗口粗细的青铜的锁链横贯两边,将裂谷连在一起……】
我睁开眼睛看着面前那个模糊的背影,抬起手来搭在他的肩上。
我睁开眼睛看着面前那个模糊的背影,抬起手来搭在他的肩上。
“你要做什么?”我明知故问。
他侧过头几乎只是用余光瞟了我一眼,就直接又把我的手从他的肩膀上推了下去。
他走到悬崖旁边,在背包里一顿翻找,最后找出了一根攀岩用的尼龙绳,绑在了廊台的一端。那根绳子的长度,足够可以垂到下面的最近的一根青铜锁链上方。系在了那里。
“等着我……”
“我……你小心点儿”
他点了点头,算是回答我。
其实对他的身手我绝对不用担心,其实我现在是有些担心我自己的身体。因为现在身体各处都有些酸涩的疼痛,那感觉根本就不是肺气肿带给我的。还是我在上辈子非常熟悉的一种感觉……是蛇毒……
我单膝跪在悬崖边上,额上全部都是汗。眼看着他下到锁链上之后,像单杠运动员一样,挂住自己的身体,轻松的就跳到了下面的另一根锁链上。两条腿叉开,站了一个十分稳定的交叉点。他举起手电来冲着我的方向晃了晃,我要不自己的舌尖儿,血腥的味道和刺痛感让我一瞬间恢复了清醒。我定好方向,顺着他之前绑好的绳子滑了下去。他一把接住了我,把我拉到了他踩住的青铜链子上。
“跟我走”
仅仅只撇给我三个字,也完全不给我任何的反应时间,他就直接跳了下去。青铜锁链十分密集,他重复动作五六次,整个人已经下去了十多米,每到一个地点找到稳固点后,他就会举起手电冲我晃两下。告诉我,那里很安全,让我下去。
只是明明是很想达到的结果,我却没有勇气去面对……
他这是在帮我?他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儿来?他是在以身涉险帮我铺平道路吗?
【不!他是不会对我有感情的……】
………………
如此这番的折腾了将近两三个小时,眼看着还有十多米就到达谷底了。底下全是极度不平整的黑色的火山岩块,和从上面跌落的尸骨,层层叠叠也不知道有多少骨头和黑色的粪便,几乎又把这些岩块都覆盖了。而在裂谷地下一边的崖壁上……
我抓着青铜链子的手下意识的攥紧,那扇青铜门,又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
底下的碎石都像小山包一样,放眼望去,裂谷中间的地方,一块巨石山给整个儿打成一个平台,就像一座小形的金子塔一样,一条长长的石阶修造在石头的一边,每一节阶梯两侧都有一盏小灯奴。顺着这些灯一路看过去,石谷裂缝里有一具巨大的棺材。 石台上摆放着一只巨大的犹如轿车大小的白石棺椁,九条“石雕”的百足龙盘绕在棺椁的底下,形成莲花的形象,四周还立着四个黑色的石人,面朝四方,做跪拜状。棺椁之前,有一只盛放祭品的大鼎,后面有一座影壁,我这个角度看不清上面雕刻了什么。只不过一想起那些十几米长的百足龙和那位英俊潇洒的万奴王,脊柱不由自主的就涌上来一股恶寒!我抓着链子的手都抖了抖。正想的出神,突然脖颈后面一股暖风就吹了过来!我下意识的缩了一下脖子,单手成风就朝着后面袭去!手腕被轻而易举的抓住,我侧过头对上他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现在这个姿势非常的尴尬。我现在才反应过来,他的左手居然环在我的腰上,右手抓着我的手腕,却没有用力。这个姿势很像是泰坦尼克号的船头深情相拥。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我一把推开了他的手,结果却忽略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我们现在站在青铜链子上,本身着力点就小,被我这么一推,形式更是雪上加霜!我们两个人的身体几乎是同时栽下了青铜链子!有机会是同时条件反射的伸出手去勾链子!结果呢?……结果是……他稳稳当当地挂在了链子上,而我在伸出手的那一瞬间彻底撕扯到了肺叶!不仅是手失去了知觉,整个胸腔都感觉不到任何的存在感,应该是已经疼的麻木了。
身体的失重感却让我更加清醒!恍惚间,我看见他的手在链子上荡了一下,然后就突然松开了!
松开了?!!!
我现在生死一线去,还有心情吐槽!
【他奶奶的张起灵你他妈的是真疯了!】
我离地面越来越近,下面的那些凸起的石块儿足以把我顶成肉饼!就在我马上要与地面亲密接触的那一瞬间,我的领子好像被什么东西拎住了一样!领子嘞的我差点儿窒息!突然一声尖锐的鸟叫声在我耳边想起!看来我今天是要变成人面鸟的晚餐了!但是如果认为我现在是一个听天由命的主,那这只鸟,就是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我抽出绑在腰间的匕首反过身冲着它的爪子就是一刀!它又尖锐的叫了一声,爪子一松,我整个人又掉了下去!
这一掉可倒好!我直接挂在了悬崖上凸起的石头上。身后是深不见底的裂缝,外面你是不是有暖风吹来。
我回过头看了一眼这个黑呦呦的裂缝,不由得大喜!这是那条通往外面的裂缝!
“吴邪!!!”
他的声音在空谷中异常的响!完全可以媲美河东狮吼。是谁现在没有心情开玩笑,我艰难地举起手臂上绑着的手电,冲着声音的方向晃了两下。
对面也有微弱的光线闪了闪,看这个距离,我们两个应该已经离得很远了。
我用手电照了一下,虽然这光线微不足道,但是还能看清一点儿东西。
我们两个之间隔着一个大裂谷,大概能有二三十米长。不过在这中间连着一座石桥,只是看着有些不太对劲儿……
这个时候他已经从裂谷的那一边快速的跑上了石桥,向我的方向赶来。我也不能像个肉干儿一样被这么挂着,于是直接抬手划破自己的衣服,整个人顺着石缝滚了下来……我一路护着头,下意识的把自己团了起来。但是接近地面的时候,脑袋还是被磕了一下,这是这一下彻底把我磕清醒了!我也滚不上肺叶到底有多疼,声嘶力竭的朝着他赶来的方向大吼:“小哥!那不是桥噗——!!!”
我一口血喷了出去,与此同时那座石桥疯狂的扭动了起来,只是那个座石桥的一端好像被什么所在裂谷下面了,张起灵在上面犹如沧海一粟般渺小!我想过去帮他,可是我现在连动一下都费劲。眼前是一片黑暗,我看不清战局也不知道战况。只能听到黑金古刀在空气中划过的声音,心脏好像被什么揪住一样被瞬间揪住了!
突然黑暗中一亮!两个紫红色的“灯笼”出现在了黑暗之中,与周围的黑暗,相较之下异常的诡异!
【烛……烛九阴?!!!这里怎么还会有一条?!!!】
“碰——!”
面前沙土飞扬,呛的我直咳嗽。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手臂就被人抓了起来!那人抓着我一路往裂缝里跑,身后的“嘶嘶”声突然响了起来!声音至多就像是马蜂倾巢出动一样,根本都不知道有多少蛇。
脚踝上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划过,那感觉就像是蜗牛爬过你的皮肤一样。但是闷油瓶抓着我手臂的手就是一紧!我知道他肯定是被蛇咬了!
“你是不是被咬了?”
“…………”
“说话呀!”
他并没有回答我,黑暗之中,我也不知道他的情况怎么样?看来是好不了。
见他如此,我也不再问他,因为至少这样也不会分心了。我们两个一路跑,一直在跑,一直在跑,不知道跑了多久,突然眼前一亮!他却突然停住了,我在他后面没有刹住闸,直接抱住他的身体滚了出去!
眼睛太长时间没有接触的光线,现在一看到光我的眼前瞬间一片白茫!过了三四分钟我才重新看到了东西,只是眼前的一幕吓得我差点儿咬到自己的舌头!
闷油瓶的身上爬满了蛇,那些蛇黑白相间,每一条都有拇指肚那么粗!
【银环蛇?!!!】
我脑袋里一空,也管不了那么多!举起套在身上划了一个大口子,然后整个人扑在了他的身上。我抱着他的身体,和他面对着面。那些蛇突然像是遇到自己的同类一样,全部从他的身上转移到了我的身上。但是那些蛇并没有咬我,而是在我的身上,绕了几圈儿以后竟然爬到地上,原路返回到裂缝里了……
他被咬的全身都是伤口,血更是不要命的往外流。其中一个最大的口子能有五厘米那么长,我心头一紧,就赶紧用手去捂住他的伤口。这是我的手上也有血,我一按之下他就像是受了刺激一样,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他的皮肤瞬间变得红肿,突然想起在海底墓的时候,我也是用我的血去帮他治伤,结果却是适得其反!
我把他的身体架起来又往外面走了走,我知道马上就要到温泉了。那是现在唯一的救命稻草,我必须要抓紧!
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热,走到温泉边儿上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快软成一滩泥了,闷油瓶也强不到哪儿去,身上被蛇咬了无数个伤口。我的外衣上全部都是血,现在也就只有里面的衬裤是干净的。我把外面的裤子脱下去,又把衬裤扒了下来。用刀划成一小条一小条的形状,包扎在他的伤口上。我脱掉自己的防弹衣裹在他的身上,他现在身体需要固定一下,以防止蛇毒再往上走,我只能用我的血把那些蛇毒给引出来,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我把自己的血吸出来用温泉水稀释以后滴在他的伤口上,他抓着我的手又紧了紧!我知道,这肯定是很痛苦的。我必须要让他活下来,他现在不能死!!!
“小哥!小哥!你醒醒!你清醒一点儿!把眼睛睁开!看着我!”
我拍打着他的脸,连续拍了好几下他才睁开眼睛。我慢慢的帮他褪掉外套和衬衣,把我的血滴到他的伤口上。其间他紧闭着双唇,但是他额头上不断渗出的汗珠可以看得出他现在十分痛苦。等到所有的伤口包扎完成后,连我都是一身的汗。
他现在还在昏迷当中,我坐在旁边守着他。打开过了两三个小时以后,我突然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他的脸色有些红,我用手触了触他的额角,烫的我直接把手缩了回来!
这瓶子发烧了……
现在完全没有任何的保暖措施,唯一能用的就是人体取暖。我捡了几根儿干树枝,用我们之前进入云顶天宫的时候留在这里的睡袋把我们两个人裹得严严实实的,我的身体贴在他的皮肤上的时候,他身体的温度烫的我一抖!我在旁边点起了篝火,周围的空气更是暖上加暖。我紧紧地环着他的身体……突然一种异常的苦涩感涌上了我的心脏,这片刻的温存,对于普通人来说什么都不算。但对于我来说※却是不可多得的宝贵……
“小哥,你清醒一点儿,你千万不能睡……你还记不记得你是怎么遇到我的,你抢了我的龙脊背,你还没有还给我……千万不能睡……千万不能……”
我在他耳边不停的说着话,希望他能听得见。可是结果就是……我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的预兆,我睁开眼睛就看见他的脸在我面前不足三厘米的地方。我们两个现在还在睡袋里,都不太方便动作。
“好……好点了吗?”
“…………”
他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的脸。我抬起手来,摸了摸他的额头。
“还有点烧……”
“吴邪……”
“啊?”
“吴邪……”
“我在”
“吴邪……”
“我靠?!你不会是烧糊涂了吧?!”
我立马从睡袋里钻出来,想去拿水给他擦擦脸,来我也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刚走感觉胸口有些闷,又深吸了几口气,突然觉得连呼吸都十分困难。又往前走了几步,突然膝盖一软,我整个人像一摊泥一样摔在了地上!
“吴邪?”
是厚的睡袋发出了嘻嘻簌簌的声音,他从睡袋里钻了出来,似乎是察觉到我的不对劲儿,把手放在了我的后背上。
“我……我……我透不过气……”
眼睛前面都已经憋着一片金星,但是好像依稀看到了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他把手放在我的喉结上方,轻轻的往上推。我被迫抬起了头。
“用力吸气,吸到不能再吸再吐去。”
虽然不知道这方法管不管用,但是毕竟死马当活马医。我竭尽全力地吸着气,我以前肺气肿发作的时候也经常这么做,只是这一次不同以往。这仅仅只是简单的肺部换气,我居然弄得满头大汗。这次应该是因为空气里混有硫磺的原因。他的手很有力度的在我的胸口上帮我平复着呼吸,等再一次能自主顺畅呼吸的时候,我已经浑身上下都是汗了。
“我……不行……”
我的胸口像是压了一块儿巨石一样!眼前突然一黑!唇上一片火热的柔软,一股强劲的气流直接冲进了我已经痉挛的肺部!
他不断的往我的嘴里吹着气,在这期间他居然没有重新呼吸。
他的肺活量可真是……
他的嘴唇一直贴在我的嘴唇上,我连我自己什么时候能自由呼吸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从救我的初衷一下子改变成了……连我也不知道的反应……
我们两个人估计是都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但是我很清楚,我是在跟着自己的心走……
我们两个人在地面上滚的很是精彩!我们两个谁也不服谁,争相抢夺着上面的位置。突然周身一暖!耳朵里什么声音也听不到!我们两个人竟然直接滚进了温泉水里!我的手臂不受控制的环住了他的身体,他也死死的抱着我,力道很大!
我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这才发现我们两个人身上的伤口都已经裂开了。周围的水也已经被染成了淡淡的红色…………
我……是在做梦?……
我正在发呆,对面的人强势的压了上来!
“唔!”
我刚想张开嘴,突然感觉一个湿滑的东西顺势滑进了我的嘴里…………
【不是梦,是真的……】





不好意思各位,肉肉先开个头,今天玩游戏忘记了。明天更些肉,嗯……作者说虐梗,微虐,后面真的是微虐!你们相信吗?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