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13】


那条银环蛇爬上了我的手指,然后在我的手指上停留了片刻后一下子把它的毒牙插进了我的伤口里。
“啊!!!”
毒液流进了我的血液里,我的后脑猛的传来一阵刺痛!这是我以前摄取费洛蒙的时候留下的后遗症。太多的信息压迫我的神经,每次接受费洛蒙的时候,全身上下就痉挛一样的疼。当然了,这次也不例外……
我咬着下唇,爆炸一样的疼顺着血管流到全身各处!我身体的温度越来越热,我试着握了一下拳头。身体已经能动了……
我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一路磕磕碰碰的钻进了裂缝里……
如果这一次他又在我面前进了青铜门!我将永远也无法释怀!!!
我一路踉跄的跑到了青铜大门所在的位置,青铜门上的人皮还在。看来他还没有进去,一切都来的及……
“张起灵!出来!”
我朝着空旷的四周大吼了一句,结果没听到他回答我的声音,却听到了一声鸟叫!
我说才意识到我好像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东西。我赶紧往旁边退去,我记得那里有一个裂缝,那是当时我和胖子为了躲避人面鸟藏身的地方……
可是身体的各项机能还没有恢复完全,裂缝离地面很高。我踩住几块石头,然后一个虎跃就往上跳去,可是高度却完全没有达到裂缝的边缘。我的身体马上往下坠去,突然手臂被人拉住。随后就被那股力量拉进了裂缝里……
我被他死死地摁在凹凸不平的墙上,他的手上暴起了青筋。
“我说过,你想进去除非踩着我的尸体……”
手上的力道一松,他松开了手。我一下顺着墙滑坐了下去……他蹲在我面前,用手梳理了一下我额前已经被汗淋湿的头发。突然移动到我的脖子后面。我身体下意识一僵!用手挥拳成风朝着他的面门袭去!他轻松的躲过,反把我按到地上。我想反抗已经完全来不及了……
“……别怪我”
“你……”
脖子后面突然一疼,我彻底没了知觉……
我被地面的震动晃醒!四周剧烈的晃动着。我顾不上刚醒来时的晕眩感,抬头看向左边的方向,只见青铜门上面封门的人皮已经全部爆裂脱落,两扇巨大的青铜门向外挪开了一点,一条黝黑无比的细小门缝隙,出现在了两扇门的中间。 石头缝里还在不断的冒着蓝色的烟雾,慢慢的遮挡住了我的视线…… 心里突然一空,就像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被人生生抢走一样。
“别……别进……”
我把手撑在地面上,用腹部擦著着地面一点一点的往前挪动。底下的石头咯的我生疼,可我现在管不了那么多,我只想阻止他……阻止他,进入青铜门!
“回来……回……来……”
【闷油瓶……回来……】
我艰难的爬到裂缝口,还没等喘过气来,突然一连串的鹿角号声从裂谷的一端传来,那声音悠扬无比,在裂谷中环绕了好几声。我朝着熟悉的方向看去,无数的幽幽的黑影,随着鹿角号声,排成一列长队,出现在了裂谷尽头的雾气中。我知道大事不妙,心跳霎时间加快!全身上下的血液都想烧开了一样,在我身体里不断的翻滚沸腾。我昏迷的期间被他塞在裂缝里,新伤加旧疾,刚才的停顿让我彻底的卸了力气。想要再用力是根本不可能的,我现在甚至连动一下手指头都不能,沉重的脚步生从裂缝外面不断地传来。我抬起头,努力让视线看的更远。我看到闷油瓶把头转了一转,正好与我的眼睛对视。他又像上辈子那样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动了动嘴巴……
“再见……”
【我不用你跟我说再见!我用不着你进去帮我守什么终极,那是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你不能进去……】
可是重来一次,仍是事与愿违!
我依旧还是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身影,一点一点的离我越来越远。在进入青铜门的那一瞬间,他就彻底消失在了黑暗之中,炸裂的感觉,在我的脑袋里蔓延开来……
整队的“阴兵”走入了青铜巨门之中,地面猛然一震动,青铜门瞬间合紧,成了一个整体。四周的雾气逐渐散去,我马上听见了零星的人面鸟的叫声,从裂谷的尽头传了出来,越来越响……
这是现在我唯一的念头就是想笑,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我就是想大笑!!!
【第三次……第三次了……】
心里有一股火气直冲到我的脑门上,原来你心里从来就没有过我的位置。原来我在你眼里根本就什么也不是。我不奢求你对我有那种感情,但是我绝对不会允许你利用它……重新再来一次,我本以为你会有所改变,但是你却完全没有任何的改变。可笑!可笑!
笑你心如铁石!
笑我一厢情愿!
既然你无情,就别怪我无意……
【张起灵,下次见面……我不会再有任何的顾忌。】
复仇的火焰让我重燃了生机,我撑着地面想把自己退回到裂缝深处,只是刚想往回退就依稀听到了,远处的裂谷中传来了几声枪响……应该是胖子他们到了……
我重新用双手扒住裂缝的边缘,看了一下我现在离地面的高度,大概只有五六米……
远处的枪响声离我越来越近,我双手用力往后一撑!整个上半身就探出了洞口,可我的力气已经彻彻底底的耗尽。
还没等到我再做什么就觉得眼前一黑,我只觉得自己好像在山壁上打了一个滚儿,然后脑袋后面被重击了一下!之后的事情,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后来在医院听胖子说,我被他们发现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处于极度昏迷的状态。胖子背着我,他们那群人跟人面鸟轰轰烈烈的大干了一场之后所有人朝着裂缝撤退……成功出山后,我被风风火火地送到吉普车上,潘子用一脚把油门儿踩到底的速度把我火急火燎的运到了最近的医院做简单处理,只不过主要的症状还是解决不了,然后我又被极速的送到了吉林大学第三医院。听潘子说我在鬼门关上闯荡了七八个小时,才保住了命……
只不过这些都是我醒来之后的事情了,胖子说:我醒来的那一天发生了一件除了我以外让所有人都崩溃的事情……而且因为这件事情,彻底的改变了所有的一切……
————————
木头对火说:“抱我”
火拥抱了木头,木头微笑着化为灰烬!
火哭了!泪水熄灭了自己……
当木头爱上烈火,注定会被烧伤……
可是,我呢?……
——————————《轮渡》上卷完
😊😊😊😊😊😊😊😊





从下一卷开始切换第三人称视角!!!事先给你们提醒,千万不要冲动给我寄刀片!!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