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1】

第二卷

庄生晓梦迷蝴蝶



庄周曾迷梦不醒,在梦里……
他曾变成了一只翩翩起飞的蝴蝶。
它在花丛之间遨游天地,随风而舞,好不自在……
可忽有一日大梦初醒,庄生却已不知身在何方……
那,到底是庄周变成了蝴蝶,亦或是蝴蝶变成了庄周?
我相信,可能连庄周自己也分不清楚……
这世界如此多的痴男怨女,历经艰辛来这红尘世间走一遭。说到底,无非是为了:“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罢了。
可是……有人与子同袍,也有人江水中冰冷……
当你苍颜白发垂垂老矣,当身边人终于庸碌终去,想起生死与共的扶持,想起曾经的以心相交,想起曾经自己执拗的一个十年化作的一个“等”字……
他噙着笑打开遍布尘埃的记忆,看他们比肩而来,看他们曲终人去……
其实时光,是最让人心疼的东西,心疼的,让所有的记忆都离他而去……
白色的病房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阳光透过窗格照进病房里。那青年抬起手来,有意无意的挡住了自己眼前的阳光。他的手指往前碰了碰,却摸到一处虚无。
原来透过手指的阳光,是永远也触摸不到的……
这是顶层的vip病房。所有享受到的服务也全部都是顶级的。病房的门被人推开,而那青年好像完全也没有听见似的,仍旧坐在病房上,“触摸著”眼前的光线……
“小邪,吃饭了……”
解雨臣端着医院刚配置的营养餐走到吴邪旁边,吴邪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然后自顾自的继续朝着阳光发呆……
“小邪,你这样对眼睛不好。你身体刚恢复,现在应该好好休息……”
吴邪仍然没有说一句话,解雨臣无奈的叹了口气,把餐盘儿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开了病房……
————————
医院餐厅包房……
“咋样了?还是不吃?……”
胖子放下手里的猪蹄,擦了擦油乎乎的爪子。只见解雨臣摇了摇头,随后用手指指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这儿出了问题,一时半会儿还是治不好的……”
胖子皱了皱眉头,又在那油了嘛花的猪蹄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当家的,有人找。”
解雨臣回头看了一眼皮包,皮包把手机递到他的手里……
“哪位?”
…………
胖子一边吃着猪蹄儿,一边看着解雨臣的脸由红到白,由白到紫。说难听了就像京剧变脸谱,那叫一个丰富多彩。
解雨臣撂下电话,脸色有些难看的看了胖子一眼。
“潘子来了……”
“啥?!在哪儿了?!”
“马上到医院。”
“…………”
胖子没有说什么,实际上是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吴邪出了这种事情,潘子应该是最不好交差的人。吴三省把吴邪托付给他,可是现在吴邪却……
胖子把猪蹄儿放在盘子里,也没有心情再吃了。解雨臣坐在大沙发上将面前的咖啡一口饮尽。眉头不经意的皱起来一个好看的程度,一顿饭,一桌子极品佳肴。胃口如胖子,两个人却仍旧是吃的胃味同嚼蜡……
随后的饭菜,两个人也没有心情再吃下去。刚撂下筷子,就看见一个小护士风风火火的跑过来还喘着粗气。
“俩……俩位先生,你们快回去!你们那个vip里的有一个人好像是要伤害病人!保安的已经拦不住了……”
解雨臣急忙站起来:“饭桶!七八个人连一个人都拦不住!”
回头看了一眼还抱着猪蹄儿发呆的胖子,解雨臣气的一把的拍在他肩膀上!
“走啦!”
胖子这才回过神来,抱着猪蹄就往那边跑……给那服务员儿吓得一愣一愣的!
两个人一路跑回vip,刚拐到走廊里就听见有人在那儿喊:“小三爷!小三爷!小三爷你说话呀!小三爷!”
怪不得他那些伙计拦不住,是潘子到了……
解雨臣推开病房走进去就发现满地的狼藉,其中一个他安排在病房门口的保镖捂着胳膊躺在地上,手腕弯曲成为一个非常不自然的角度。应该是被打折了……
在看主角那边,好家伙!潘子两只手跟晃波浪鼓的节奏晃着吴邪的肩膀。
吴邪的头侧到一边,看样子根本就没有想理他。
“大潘!”
潘子回过头来看着胖子。
“这怎么回事儿?从长白山出来的时候不就是说是血过多吗!”
“你先冷静点儿……吴邪那个时候的确是失血过多,后来到医院检查的时候,他身上有多处骨折,而且颅内以前有淤血。伤口多处感染,现在能醒就已经不错了……不过虽然醒了,但是……”
解雨臣看着吴邪叹了一口气。
“医生说他丘脑顶叶受损,部分脑细胞处于假死状态。而且后来检查的时候发现他整个后脑的大脑皮层全部被刮花了。他醒了以后也不怎么说话,每天就坐在那儿发呆。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最关键的是……他什么都忘了……”
“什么都忘了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他不仅仅不认识所有的人,就连他自己他都不知道是谁……”
潘子挠了挠自己的板寸。
“三爷那边刚醒过来,我刚把盘口的事情处理好。怎么小三爷又……”
“行了大潘!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谁也不想……”
吴邪转过头来看着他们三个人,突然蹦出一句话:“我不想呆在这里……”
“小三爷!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潘子抓着吴邪的胳膊晃了晃,我写看了一眼潘子,就直接把他的手扒了下去。
“我为什么要认识?……”
“那你还记得你自己叫什么吗?……”
吴邪低下头迟疑了片刻……
“我叫……小……三爷?”
胖子无语的扶了扶额。
“还是先别跟他说话了,要是再把他刺激了,估计他是真的好不了了。”
我写抬起头看了眼胖子,那种眼神就像是没睡醒一样……
“我……我不想待在这里”
“你想去哪儿?”
吴邪摇了摇头。
“哪里都可以,这里的味道……难闻。”
“好,你在这里,再睡一个晚上,明天……”
解雨臣一愣,还真是不知道送他去哪里好。
“那我就把他带到北京,住在潘家园儿也能好好养养。再说了,你不是也在北京吗,出了事儿影响护照应。”
解雨臣点了点头。
第二天,潘家园……
解雨臣和潘子把吴邪送到胖子这里,各自交代了几句。胖子回长沙去照顾吴三省,解雨臣则是立马赶回了自己的堂口……
第二天中午,太阳正毒的时候……
吴邪坐在沙发上,手里装模作样的倒拿着一本儿杂志,两只眼睛空洞洞的,看着杂志封面儿。脑袋里已经不知道神游到什么地方去了……
胖子刚卖完一个扳指,正坐在他旁边儿点钱。点完以后,心满意足的把它放进了自己的保险箱里……
肚子咕噜的叫了一声,胖子回头看了一眼吴邪。
“天真!”
“…………”
“吴邪!!!”
“…………”
胖子一不做二不休,走上前去把他手里的杂志抽走……
“本来好好一个出水芙蓉弱官人,清新脱俗小郎君。怎么给折腾成这个熊德行了。好歹你吴家小佛爷当年也是叱诧风云,结果现在可倒好。重新来一次,居然还变成了……智障风云……”
正说着,肚子突然又咕噜的响了一声!
胖子老脸一红,拍了拍自己的肚皮。
“找胖爷带你去全聚德大吃一顿!”
说完也不等吴邪回话,直接把吴邪从沙发里扣出来塞进了车里。就踩着油门儿一路轰到了全聚德……
全聚德的烤鸭,绝对是北京美食里首屈一指的。只不过这一整只烤鸭有四分之三都进了胖子的肚子里,吴邪拿着鸭腿儿,时不时的咬一口。咬完了就从那儿发呆,也不知道咀嚼。
害得胖子吃几口就得拿着手在他面前晃一晃,吃几口就又得晃一晃,以防止像上次一样直接睡过去……
之前在医院吴邪也是看着窗户发呆,胖子在他眼前晃了晃,他也没有反应。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结果他直接就往后倒。吓的胖子妈呀一声!差点儿把医生给揪进病房里。他最后才反应过来吴邪只是睡着了而已……
又过了几天,王盟在杭州打来电话,说是有人给吴邪邮了一件东西。
署名是:“张起灵”
胖子一听到这三个字儿全身上下的汗毛直接立了起来!直接联想到之前吴邪提到过的那盘录像带,心知这件事情兹事体大。便赶紧让王盟把那些东西邮到北京来,他知道那里面是录像带,只是不知道现在放出来,能不能帮助吴邪恢复一点记忆……
只是当把录像带拿在手里的时候他却犹豫了。让吴邪看这些东西,究竟是不是正确的决定?……
那天下午他听到敲门声时,还以为是有客人。结果打开门的那一瞬间,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进入视线……手里的烟头直接掉在了手上,他却没有任何反应。吴邪正巧从卧室里出来,看见胖子站在门口用见鬼一样的眼神看着门外,心里好奇。身体更是不由自主的让他走了过去……
门口的青年双眸淡如平湖,看见吴邪走过来,便抬起头看着他。胖子看着张起灵的视线变了方向,便也回头看去。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却不知所言……谁曾想过千帆过尽,竟已是生死无话……
胖子看着这两个人,又抬头看了一眼对面镜子里映出的自己。
心里的狂喜,已经让他感觉不到手上被烫到疼,或许也是因为他皮厚。不过,他倒是更愿意相信前者。只是他万万没想到铁三角的再一次聚齐……居然,是在这里……
胖子默默的把录像带藏到身后,张起灵的突然到来,彻底让他打消了给吴邪看录像带的这个念头。
有些人,有些事……
有的时候,毕竟,还是忘掉的好……
多年后,双鬓斑白的胖子再一次拿起三个人的合影时。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在北京的那段日子。其中最难忘怀的……就是这个“阳光明媚”的下午……
而那时,一向不靠谱的胖子却突然发现了一个最靠谱的问题:
原来兄弟这两个字……
比命都难写……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