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2】





佛说:“六道轮回,永无之境”
这世间的万物,均在轮回之中。
我们,当然也不例外……
前生的人,旧时的事,
忆往矣,叹今昔。
想记的记不起,该忘的却忘不掉……
即便是重新来过,也无非是相看两无言。
你曾在菩提树下欲度成佛,却无法了却这尘世在你心里的最后一缕牵掂。你心知这世间本无双全之法,但你说你唯一能做的……便是不负如来,不负卿?……
佛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前世的你虽不知情由何起,却固执于他一往情深。而今生的你怎知情有缘起,缘由天定!
情之所问:“缘因何起?”
缘之所叹:“汝知奈何?”
是啊,就算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
中式的晚餐,应该是一天之中最丰盛的一顿!只是这个餐桌上的气氛,现在不免有些尴尬。
胖子手里举着高脚杯,看着面前的这两个故人。又看了一眼杯子里新酿的葡萄酒,摇了摇头,举起杯子一饮而尽。现在就他一个人在那胡吃海塞,剩下的两个人都像是有心事的看着一桌子的饭菜……发呆。胖子把高脚杯放在碗边儿上看着这两个人 :“两位,这酒是用来喝的,饭是用来吃的,不是用来看的。照您二位这速度,再看下去黄花菜都凉了。”
胖子真心表示他心里已经郁闷到了极点!
自己满怀热情准备的一桌子饭菜,还想准备跟这两位兄弟好好喝一顿。结果三个人里,两个人一个面瘫一个失忆!胖子在第n次劝诫无果后,抬起手来捏了捏眉心:“我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呀……”
吴邪听闻抬头看了胖子一眼,又回头看了一眼张起灵。然后拿起筷子就开始往嘴里扒饭,只是吃了半天却没见他往碗里夹菜。张起灵在旁边一直看着他,这时候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却没有说话。
吴邪现在的智商,就像是一个刚满三岁的幼儿。胖子有些不忍的拿筷子给他夹了几块儿鱼肉,吴邪连头都没有抬,动作十分机械的把那些肉和着米饭送进嘴里,然后又开始机械的咀嚼。好好的一顿晚餐却吃得平静的吓人,张起灵不要说吃饭吃菜,就连筷子从始至终都没有动过一下。胖子味同嚼蜡的吃完这一顿饭,就开始收拾碗筷。吴邪吃完最后一个米粒,把碗筷放在桌子上,就直接回了卧室。胖子从厨房拿了一张很大的塑料布把那些没吃完的菜整个扣住……
“吴邪自从云顶天宫回来就变成这样儿了,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
胖子看着张起灵,这才终于决定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他。张起灵听闻抬头看着胖子,眼睛里却是有些疑惑不解的神情。胖子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他丘脑顶叶受损,能活下来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整个大脑皮层全部都被刮花,醒了以后就变成这个样子。天天就自己一个人坐在那儿也不知道想什么。”
“……伤重么?”
突然从他嘴里蹦出来三个字,胖子着实被吓了一跳。
“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没有呼吸了……”
满意的看到张起灵眉心一收!胖子用抹布把桌子擦干净,就去厨房刷碗了。
只留下张起灵一个人,坐在位置上一动也不动。那天他把吴邪安置在裂缝里,本以为可以护他周全。可结果,事与愿违……
——————————
第二天早上,天气朦朦亮的时候。胖子就直接被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给吵醒,拿起手机来没好气儿地冲着里面吼了一嗓子。
“谁呀?!”
“王……王老板,我是王盟。”
“啊~萌萌啊,啥事儿啊?”
“昨天晚上有一个女人和一个自称是老海的人来找老板。可是老板跟您在一起,我给他打电话他也不接,给你打电话你手机占线。我就只能今天早上给您打了……”
胖子皱了皱眉头,
“哎妈呀,真是一天都不让人消停……萌萌啊,那女的是不是短发,高个儿,那里很大?”
“昂……是。”
“……那女的在哪儿?”
“昨天晚上来找老板没找着,我就直接告诉她老板在北京,她好像直接去北京找老板了。算算时间应该已经到了……”
“啥?!她来北京啦?!”
胖子直接从床上蹦到了地上,还没等他惊讶完,突然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胖子穿好衣服直接从卧室里冲出去……只留下王盟还在话筒里喊:“还有那个海叔给老板把钱打过去啦!还让老板收到钱的话给他回个信!王老板!喂!王老板!……”
————————
“阿宁小姐,您怎么有空到这儿来?”
阿宁喝掉杯子里的最后一口茶,从包里掏出了一个装着录像带的盒子。
“我这次是当邮差,听说super吴在你这儿,我这不是要给他送东西了吗……”
胖子接过那两盒录像带,手有些颤抖……
————————
第三天晚上,张起灵像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正想的出神儿,吴邪突然从卧室里出来进了浴室。张起灵侧头看了一眼窗外,外面已经天黑了。把浴室的门拉开,隔着帘子能听到哗哗的水声。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个影子,应该是吴邪在洗澡……
第三次放在帘子上的手,还是缩了回来……
听胖子说他身上的伤很严重,自己在云顶天宫里的失控让他懊悔不已。他就想看看吴邪身上伤的重不重,可是却一直都没有勇气……张起灵悻悻的收回手,转身走出了浴室……
胖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播的居然还是《西游记》,胖子手里拿着一只香蕉,啃的不亦乐乎。看见张起灵走过来,胖子下意识的愣住。鬼知道他想干什么,张起灵站在胖子前面,胖子十分有眼力见往旁边挪了一下,给他留出来一块很大的地方。张起灵转过身,一屁股坐在了他旁边。
胖子有些尴尬的用余光扫了他一眼,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不断地吃着手里的香蕉,吃完了香蕉又拿起来一个苹果,吃完苹果又拿起来一个桃子。胖子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孙悟空在电视屏幕里蹦来跳去,心里一个小人儿默默流泪:“怎么还没演完呐,演完了我就有理由睡觉了。”
都说人在紧张和恋爱的时候智商为零,胖子现在显然属于前者。当然了,他也不敢属于后者。等到果盘儿里所有的水果都被他扫荡干净只剩下了一堆皮以后,四处看了一眼,实在是没什么可吃的。就直接拿起那一壶凉水来一杯一杯的倒,一杯一杯的喝。张起灵本想问问他吴邪的近况,看他吃的开心,以为他饿了,就没有出声阻拦。而是在旁边默默地看着他,本来想等到他吃完再问他,结果胖子这一吃起来就没完了。胖子的嘴一直都没有消停,等到这一集播完以后,还没等张起灵说出来一句话。胖子就果断的关了电视,还特意站起来抻了个懒腰,张大嘴巴夸张的打了一个哈欠!
“小哥啊,天色不早啦,我去补个美容觉。你也早点儿睡啊……”
胖子说完直接溜回了房间,随着关门的响声。看着四周恢复了寂静的客厅,张起灵默默地站起来,看了一眼见底的水壶和一大堆香蕉皮以后。并没有回卧室,而是体贴地打开了厕所的门,把马桶垫儿放下,又把那一筒卷纸放在了触手可得的地方。这才回了卧室……
————————
凌晨两点钟,外面突然传来一声突兀的响声!张起灵本来以为是胖子冲进了厕所,结果仔细一听才发现这是吴邪的房间传来的声音。推开门的一瞬间,正好撞上从厕所里“爬”出来的胖子。两人对视一眼,直接冲到了吴邪的房间。只不过房门紧锁,怎么拧都拧不开。
“吴邪!吴邪!开门呐!!!”
胖子一手拧着把手一手敲着门板,可是里面却没有传来任何的回声。
“躲开……”
胖子往旁边一闪,突然眼前一花!随着哐的一声巨响!门框连带着门板一起倒在了地上,两个人冲进房间里。一股乙醚的味道扑面而来,两个人捂住口鼻。窗帘被风吹的呼呼作响,窗户大开着,窗户上的窗伐已经掉在了地上。床上的被子乱作一团,水杯已经摔成了碎片……
冷风吹的胖子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偌大的房间里,哪里还有吴邪的影子?……
————————————第二章完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