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3】





北京现在正值盛夏,晚上的空气异常的闷热。只是从窗外吹进来的那股热风全让胖子没来由的打了个冷颤。床上的被子有一半搭在地上,玻璃杯的碎片崩的地上到处都是。胖子随手捡起来一片,那上面居然还有斑驳的血迹。窗帘被风吹的哗哗作响,这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电光火石。 从听到声响到两个人破门而入,这期间的时间,甚至不超过20秒。房间里这么一个大活人,居然就这么没了!!!胖子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个像凶杀命案现场一样的房间。自己还没从思维里解脱出来,就觉得身边一阵劲风刮过!他整个人被刮得往前一倾!胖子稍微一抬眼,就看见张起灵几步窜到窗边跳了下去……我操,就那么跳了下去!!!胖子心想你大爷个张起灵,我日你仙人版!你跳下去之前能不能先跟老子说一声,这他妈三楼啊!!!
胖子吓得张牙舞爪的跑到窗边,脑袋探出窗户就看见张起灵蹲在地上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小哥!!!”
张起灵蹲在地上听见声音抬起头看着胖子。抬起手里的东西冲着胖子晃了晃,胖子心里只想吐槽:深更半夜的距离这么远,你他妈的就直接拿起来让我看,你当你胖爷我视5.0还是葫芦娃老二?!好像我能看得见似的。胖子咂了咂嘴,奈何对方是道上的哑巴张,他这些吐槽也只是在心里说说。给他九百个胆子,他也绝对不敢对张起灵说出这种话来。
“你等会儿!我下去!”
胖子脑袋一热,单手撑起双臂就要往下跳,结果身子在空中愣是晃了两下,又跳了回来。自己还是没有那个能力,最后只能悻悻的把头从窗户外面硬是缩了回来…………
手里的铜钱掂量着沉甸甸的,一看就是这铜钱的主人经常把这铜钱拿在手里。胖子急急忙忙的从楼上冲了下来,在张起灵面前大约30厘米处楞是刹住了闸!张起灵把手里的铜钱递给胖子,胖子接过来一看。总觉得这铜钱看着十分的眼熟,突然脑袋里一闪!他突然想起来上辈子他们就是顺着这些铜钱标记在沙漠里找到了阿宁和吴邪。那这铜钱的主人应该是……阿宁……
胖子眉头皱了皱下意识想到了那两盘录像带。难不成是阿宁的小娘们儿没看着吴邪就直接把他给掳走了吧?!
胖子一拍脑门儿!
“坏了!肯定阿宁那小娘们儿把天真给带走了。”
“阿宁?”
张起灵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因为他和黑瞎子还有阿宁以前都是裘德考的手下。虽然不在同一个地方,但是具体的计划还是知道的。裘德考根本就没有下达这样的命令,说实在最近九门那边也根本就没有风吹草动……
“小哥,现在怎么办?”
“……先回去”
“阿?!可天真已经失踪了!”
“…………”张起灵没有再搭理胖子,干净利落的转身回了房间。只留下胖子一个人站在原地,无数只羊驼在他身后呼啸而过……
回到屋子里也无济于事,胖子是彻底没有心思再睡觉了,虽然他平时看起来是最大大咧咧的那一个,但是一旦自己的兄弟出事儿他会比谁都着急。
刚想跟张起灵商量一下对策,结果就看见人家了一把关上了房间的门。胖子,顿时觉得自己身后火冒三丈!!!
就差直接上去踹门大吼一句!
【他奶奶的你媳妇儿让人拐跑了你都不着急!!!】
胖子气呼呼的一把端起茶几上的水壶直接灌了下去!!!灌下去以后不到三秒钟,突然脸色大变,连滚带爬的滚进了厕所。
听着厕所里时不时传来的“哗”“啦”
“哄”,张起灵这才放心的从兜里掏出手机,手指在键子上熟练地按下去。
忙音过后,那头便传来痞笑的声音……
“什么时候开始?”
“你猜猜~”
电话的那一头那人故意的卖了一个关子。
“…………”
张起灵就那么拿着手机,也不说话。电话那头十分没趣的打了一个哈欠。
“咳咳!后天……”
“嘟嘟嘟嘟……”
张起灵知道时间以后直接结束了通话,黑瞎子眉毛抽搐的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
“你大爷……”
把纸条压在茶几上,胖子现在睡得天塌不惊。张起灵的目光透过落地窗看了一眼窗外的天空,外面的天才蒙蒙亮。抬头看了一眼钟表,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两分钟。
轻轻的掩上门下楼,楼底下早有一辆车在等。给他开车门的人戴着一副遮住半张脸的墨镜,那人冲他邪魅一笑。
“哑巴,现在可就等你了。”
预料之中,张起灵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车上都是老熟人,张起灵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阿宁的身上。阿宁被他看的身上寒毛直立。
“阿坤,你……”
“吴邪呢”
“啊?”
“……吴邪在哪”
“你是说super吴?”
张起灵看她一眼,眼睛微微的眯起了一个危险的弧度。
“我,我已经把那两盘录像带给她送过来了,当时他不在,是王胖子替他收的啊!!!”
张起灵闪电般的抓过她的手腕,阿宁的手腕上面绑着一串铜钱手链。张起灵从兜里掏出来那枚铜钱递到阿宁面前。阿宁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看了一眼自己手腕。
“之前在西沙的时候丢了一枚,你是在哪儿找到的……”
张起灵死死地看着阿宁的眼睛,便松开了她的手腕儿。
“你最好别动他……”
阿宁还想说什么,张起灵却直接闭上眼睛,靠在车座上闭上了眼睛……
————————
到达格尔木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亮透。 张起灵和黑瞎子两个人背着包下了车,这是一个80年代的老楼。张起灵抬眼看了一眼楼前的门牌: 青海省格尔木市昆仑路德儿参巷349-5号。
楼外有围墙。墙门是拱形的红木板门。张起灵伸手推了几下门开不开,后面应该是有铁链锁着。只不过这里也不能直接把刀拔出来把门砍开。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后退几步。几步助跑,双腿用力一蹬地面!两个人犹如黑夜里的夜鹰一般,连落地的声音都没有很大。里面的院子里全是杂草。两人走到小楼跟前打开打火机照了照。到处是纵横的蜘蛛网,大门处用铁锁链锁着,而且贴着封条。直接用手指把那锁硬生生的掰了下来,里面厚厚的一层灰。 两个人直接走进去直奔目的地,来之前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准备。木楼梯的他班呗,两个人踩得咯吱咯吱响。走到二楼的时候,这才发现二楼的走道口给人用水泥封了起来,水泥工做的很粗糙。墙上还留有缝隙,显然是匆忙之下把水泥糊在了上面。
张起灵抬起自己的黄金二指在水泥墙上摸了又摸,眉头突然皱得很紧。虽然四周一片漆黑,但黑瞎子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的表情有些不对。两人一路走到306,越往里面霉变的味道就越是重。毫不费力的开了锁,两个人走了进去……
“哑巴,你说这地方原先住的都是什么人?”
黑瞎子拿着手电在四周胡乱的照了照,很显然这是一个人的卧室。只有一张小床放在角落里。
“哑巴,哑巴?!”
可以,下次一回头就看见张起灵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张角落里的小床。霉变的气味就是从这床上来的。被子已经腐烂成黑色了,味道极其难闻。黑瞎子很是嫌弃的捂着鼻子。
“这被子鼓鼓囊囊的。不知道的还以为里面裹着个死人”
这仅仅只是他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只是话音刚落,张起灵疾步走到床边,也不顾那难闻的气味一把掀开了被子!霉变的黑水从被子里流了出来,味道更是难闻。
“哑巴,你没事就鼓捣这玩意干什么?”
“…………”
张起灵如遭雷击般看着这床被子,那些流出的黑水好像掀了一些他不该想起来的东西……被子里直冒黑色的黏水,还有虫子在里面。张起灵猛地站起来,身形居然有些踉跄,要不是黑瞎子在后面扶了他一把。说不定他真的能一屁股坐在地上。
“抓紧时间”
黑瞎子拍了一下张起灵的肩膀,直接走到柜子前面。一把拉开了柜子,露出了柜子遮住的水泥墙。水泥墙上,有一个半人高的门洞,连着一道往下的水泥阶梯。
“这地方还真是古怪,竟然能把你给刺激成这样儿。”黑瞎子一边说一边把柜子里面的东西拨开,清理出了一条较为干净的道路。两个人没有犹豫,张起灵回头看了一眼那张小床,这才走进了楼梯。两个人顺着楼梯一路往下走,一直走到了地下室。那是一个类似地窖的地方,窖的中央。停着一只巨大的纯黑色的古棺……
既然已经到达目的地,那么现在要做的就是开工干活!黑瞎子从包里拿出来一个撬棍,上下打量了一下这口纯黑的棺材。 转过头冲着张起灵笑了笑:“哑巴,这寻龙点穴的事儿还得你来呀。”
张起玲没有搭理他,还是直接伸出两根手指在那口纯黑的棺材上摸来摸去,自从进入这个地窖以后,他就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儿,但又说不出来是因为什么不对劲儿……
手指头不经意划过一个较为薄弱的地方,上下触点确定了位置,黑匣子直接上前用撬棍撬住了棺材的边缘。猛的一用力!随着吱呀的一声,那口棺材应声而开!
还没等黑瞎子松开撬棍,突然被张起灵一把推到旁边!
“铮——!”
张起灵一把拔出黑金古刀,刀锋直指那口棺材。
“怎么了?”
“有呼吸声……”
“什么”
黑瞎子屏住呼吸,耳膜鼓胀的同时,他果然听到了除了他和张起灵之外,第三个呼吸的声音,而且就在这口棺材里。
两人对视眼,同时走到棺材旁边。黑瞎子竖起三个手指默默地倒数,最后一根手指收回,两人同时抬腿,同时踹向了那棺材的盖子!棺材盖儿应声飞了起来,砸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巨响。可见这两个人的腿力是有多么的恐怖。
张起灵手持着黑金古刀走到棺材旁边,可里面的情景竟然让他的身体颤了一下。
黑瞎子有些奇怪的往前走了两步,等到目光落进棺材里的时候。吓得他大叫了一声!
“小三爷?!!!”
棺材里,吴邪紧闭着双眼,脸色比纸还白。嘴上被人贴了一张黑色的胶布,双臂交叉着被绳子捆绑住,交叠在胸前……
张起灵把黑金古刀插回刀鞘,上前一把把吴邪的上身从棺材里给抬了起来。
双手轻轻的拍着他的脸颊。
“吴邪,吴邪,醒醒,吴邪。”
本来紧闭着双眼的那个人,似乎是被它叫醒了。半睁开双眼,张起灵抬手刚要帮她撕掉嘴上的胶布。怀里的那个人脑袋一歪竟然又晕了过去,张起灵的眉头简直要隆起一座山。张起灵直接把他从棺材里抱了出来。他的身体轻的有些异常,张起灵把他半抱在怀里,撤掉他嘴上的胶布。解开他手上的绳子。怀里那人的脸色越来越白,简直就像是完全失去了血色。
“吴邪,吴邪!醒醒!”
…………
————————————第三章完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