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4】







吉普车队飞驰在一望无际的苍茫戈壁上。气候干燥。车子与车子离的很远。用以逃避上一辆车扬起的漫天黄尘。
这种集装车的车容量很大,几个成年人躺在里面都完全不成问题。黑瞎子坐在第二排车座上扬起脖子灌了一口水,顺便回过头看了一眼坐在后面的张起灵。他们两个人自从把吴邪从格尔木里救出来,他就被张起灵轰到了第二排,现在整个后座全部都让这两个人给霸占了。只是吴邪的情况很糟糕,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队医的初步判断是高烧外加脱水,给他喝点葡萄糖就好了。想到这儿,黑瞎子没来由的咂了咂嘴。
“嘎嘣!”
声音在格外宁静的车厢里显得格外突兀。黑瞎子回过头,满脸黑线的看着张起灵用磨轮划开第十一支葡萄糖倒进水里稀释后,正准备往吴邪嘴里喂。
“哎停停停!”
黑瞎子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的水瓶子,张起灵抬起头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哑巴,你再这么补下去。小三爷迟早得让你补出糖尿病来。”
张起灵的眉头似乎是皱了一下,但是不明显。低头看了眼被他圈在怀里的吴邪,又抬头看着黑瞎子。
“可他没醒……”
“葡萄糖又不是神仙药,不可能吃下去就有效果。你起码得给小三爷一个恢复的时间。葡萄糖这种东西只是能帮助他恢复体力,不是能让他马上就醒过来。”
话音未落,只见怀里的人脑袋微微的动了一下。
“吴邪?”
本以为吴邪已经清醒了,可他的脑袋只是动了一下,随后又歪到一边睡着了。张起灵抬起手来擦掉刚才不小心洒在他脸上的水。那动作轻柔地就像是一个温润的小学生,把黑瞎子在旁边看的一愣一愣的。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透了。身体的各项机能应该都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不过吴邪醒来的时候,黑瞎子和张起灵都不在,是那个高加索人第一个发现的,只是高加索人看见他醒了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跑了出去。
吴邪睁开眼睛有些蒙的看着周围,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现在在哪里。帐篷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帐篷帘被人一把掀开。吴邪根本都没有看清那个人是谁,就被人把上身抱了起来。眼睛前面有些模模糊糊的,应该是还没有恢复聚焦。
“吴邪?”
张起灵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脸颊,似乎是在帮助他恢复清醒。吴邪轻咳了两声,眨了两下眼睛,这才完全恢复了聚焦。只是那苍白的脸色,似乎是还没有恢复好。
“小哥?”
“是我……”
“这是哪儿啊?”
“你被人打晕在格尔木,没有时间把你送回去就把你带到这儿了。还是我跟哑巴把你从棺材里拖出来的。”
黑瞎子一边说一边递给吴邪一碗水。吴邪刚要伸手,突然胳膊垂了下去。
“啊~”
“怎么了?”
“没事”
张起灵有些怀疑地看着吴邪,一把他的胳膊拖了起来,掀开衣服一看。不只是胳膊上,就连肩膀上都是一大片的淤青。
吴邪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直接把衣服盖住了伤口。
“我没事”
他嗓子都快干裂了,他现在只想喝水。除了喝水,已经没有任何力气让他去干其他的事情了。颤颤巍巍的把手抬起来,好不容易碰到了碗边儿,结果就被另一只手给拿了过去。
“张嘴……”
鸦雀无声ing……
慢慢的张开嘴,那程度简直能塞进去一个灯泡。吴邪抬起头看着黑瞎子张开的嘴有些无奈,其实黑瞎子也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十分纯粹的被吓到了。
“哑,哑巴你……”
张起灵抬起头来撇了他一眼,从黑瞎子的角度来看,他似乎是在说:你有意见?
黑瞎子把自己的下巴推回去,然后悄儿没声的退出了帐篷……
“张嘴”
“……”
“张嘴……”
吴邪默默的把头偏到一边,从张起灵的角度看他的脸色有些发红。那既然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黄金二指一伸,一把捏住吴邪的脸。强制性的把他的脸掰回来。全然不顾吴邪怒瞪着双眼抗议这些举动,只不过人家张大族长眼不见心为净。压根儿就没当回事儿,自顾自的把水灌进吴邪的嘴里。满意的看着吴邪很是妥协的把水一口一口咽进去。
把碗搁到一旁,拍了拍他的肩膀。
“再躺一会儿,出发我叫你。”
说完张起灵起身就要走,却被吴邪一把拉住了衣袖。
“你去哪?”吴邪睁着一双澄澈的大眼睛,眼睫毛忽闪忽闪的眨着。那模样,要多招人疼就多招人疼。张起灵一时语塞,竟然不知道回答他什么好。若说这世上有一个人能牵绊住他的脚步,除了吴邪,便再无第二个人。他曾无数次想过他对吴邪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曾经他以为的那些兄弟情意,似乎早已经在云顶天宫就已经消失殆尽。那剩下的感情,又是什么样的?……
张起灵抬起手来把吴邪抓住他衣袖的手推了下去。无论他和吴邪之间有什么样的感情,结果都是会早晚害了他。他既然已经失忆了,又何苦再对他说这些东西惹他烦,倒不如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呵呵,没发生过?当年西子湖畔擦肩而过你当做没发生过。西王母国他等你七天你当做没发生过。他为你在青铜门外苦等十年你当做没发生过。那是不是他上辈子为你葬身长白,你张起灵也可以完完全全的当做没发生过?!!!既然如此,你们当初便不应该相遇,从头到尾看来你们两个人,仅仅只适合擦肩而过……】
天上繁星点点,地上篝火闪烁。
营地里现在很是安静,除了守夜的,剩下的人早就已经睡的天塌不惊。
张起灵端起酥油茶喝了一口,又用木头戳了戳火堆。入耳的只有烈火舔舐木柴发出哔哔啵啵的声音。吴邪坐在他旁边,刚想跟他说话,就为他这个动作给打断了。拳头攥起来又松开,攥起来又松开。连续几次欲言又止,到最后还是放弃了。扎西看了看营地方向,用藏语和定主卓玛轻声说了什么。定主卓玛点了点头。突然开口就用口音十分重的普通话对这两个人道:“我这里有一封口信。给你们两个”。
定主卓玛看了两人一眼。又道:“让我传这个口信的人。叫做陈文锦。相信你们都应该认识。她让我给你们传一句话……你们的时间不多了。从现在算起。如果十天内她等到不到你们。她就会自己进去了。你们抓紧吧。”
定主卓玛说完挥了一下手,那个小媳妇伸出手来把老太太扶起来。等到两个人走远了,吴邪这才又看向张起灵……
“陈文锦是谁?”
吴邪失忆了,胖子又没有给他看录像带。对于这个名字,吴邪是完全陌生的。张起灵没有说话,而是用木棍捅了一下火堆。
“这些都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你还是回去吧……”
张起灵的眼睛一直看着那堆篝火,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吴邪一眼。吴邪只觉得很是恼火,眼前的这个人把自己救出来,却又让自己回去。他连路都不认识,怎么可能回得去?!
“你把我救出来,我又不认识路。我怎么可能回得去。你到底有什么是不能让我知道的。”
张起灵淡淡道:“其实有时候对一个人说谎。是为了保护他。有些真相。也许是他无法承受的。”
“能不能承受应该由他自己来判断。也许别人不想你保护呢。别人只想死个痛快呢?你了解那种什么都不知道的痛苦吗?”
“我了解。”
张起灵抬头目视着前方,然后看向吴邪:“而且比你要了解。对于我来说。我想知道的事情。远比你要多。但是我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像你一样抓住去问。”
他继续道:“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我做的所有的事情。就是想找到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系?我从哪里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淡淡道:“你能想象。会有我这样的人。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没有人会发现。就好比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我存在过一样。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吗?我有时候看着镜子。常常怀疑我自己是不是真的存在。还是只是一个人幻影。”
谁想到话音刚落,吴邪就像是魔怔一样抓住了他的手。“没有你说的这么夸张。你要是消失。至少我会发现。”
明显感觉到手里攥着的手抖了一下,张起灵的眸子看起来异常深邃。说着就站了起来。
“我的事情。也许等我知道了答案的那一天。我会告诉你。但是你自己的事情。抓住我,是的不到答案的。现在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同样是一个迷。我想你的迷已经够多了,不需要更多了。”说着就往回走去。
“你能不能至少告诉我一件事情。”
吴邪就叫了起来。
他停住,转过头,就那么看着他……
“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以前是什么样子的?”
张起灵的眼睛微微的闭了一下。
“你的以前?”
吴邪点了点头。张起灵心里觉得很是怪异,他总是觉得和这个世界没有联系的人只有他自己。从来没有人问过他曾经的那些过往。或许会这么问他的,也就只有吴邪一个人吧……
“你……很干净……”
“啊?”
对于他这个答案,吴邪完全的出乎意料。
哪有形容男人干净的?这是什么意思啊?
吴邪还想问他,却只见张起灵冲着他的方向淡淡笑了一下,摆手让他别问。只是他走了两步却又转过身来对吴邪说。
“你只需要知道,我是站在你这一边的。……还有……”
似乎是第一次听到他说出这么多个字,吴邪有些不知所措。他骨子里,还是那个天真无邪,在闷油瓶的面前,从未变过……
只是最后那四个字,他却是听的如梦如幻。 似乎有些虚无缥缈,只不过更多的是他不敢相信这个闷油瓶子会对他说出这种话来……
他说:“……我心里有你……”
等到吴邪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早就已经走远。只剩下吴邪一个人,一下倒在沙子上……紧紧闭着的双眼,还是挡不住眼角滑下的那一滴晶莹……
第二天早上,找到那三个失踪人员之后。只剩下吴邪一个人躺在帐篷里,外面时不时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好像还夹杂着很诡异的笑声。只是那笑声笑得吴邪脑仁直疼,刚开始只是轻微的有些发涨,到后来就像是有个小锤子在里面敲一样的疼。直接把吴邪从梦里给敲醒了。吴邪晃了晃有些阴沉的头,不耐烦的走了出去。一抬眼就看到乌老四他们几个在几辆卡车前面砸罐子。走近一看,有十几个罐子已经给砸碎了。乌老四正在一个一个往外倒里面的东西。吴邪刚往前走了几步,就听见乌老四怪叫一声!一把把手里捧着的那个人头扔在了地上。然后连滚带爬的爬回来了人群。那颗头骨被他扔在地上,泥土已经裂了开来,人头在晃动。
“格拉~”
轻微的一声,头骨上的泥土一下子裂开了。而泥土开裂的地方,有两只血红色小虫子爬了出来,每一只都只有指甲盖大。 突然其中的一只一下飞了起来,停在了一个人的肩膀上,那人条件反射一抓,“啊”的一声惨叫,就像被烫了一样,马上把手缩了回来,紧接着只见犹如一片潮水一般的红疹瞬间在他手上蔓延了开来。
吴邪站在原地紧皱着眉头,眼睛微眯着看着那个人手上的红疹。这么危险的情况下,他竟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被吓傻了。
四周的人都尖叫起来,纷纷后退。他看着自己的手迅速地好像融化一般地变成红色,惊恐万分,就大叫:“队医!队医!”一边摔倒在地上。有人上去扶他,有人就往队医的帐篷跑去。
其中一个人跑过他身边的时候猛的拍了吴邪一下!吴邪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转身想往帐篷里跑。结果没跑出十步就被一大群尸蹩王给围住了,他条件反射的往回退了几步。其中一只突然向他飞了过来,他下意识的用手去抓。结果却什么都没有抓到,睁眼睛一看,竟然发现那只尸蟞王已经落在了地上,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其他的那些是别往停滞在空中,也不前进也不后退。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吴邪。现在离帐篷只有几步之遥,吴邪只要跑进去就可以平安无事,只是他刚一动弹,其中一只尸蟞王竟发出了很奇怪的声音,那声音像是在笑,又像是用食指敲击玻璃的声音。
“咯咯咯咯咯……”
只是这声音一出,吴邪的脑仁像是被箭刺穿一样!所有的人都听到他极其惨烈的大叫了一声,吴邪双手捂着头。就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往后退了几步,突然一脚拌在石头上!身子往后一栽就滚进了沙海,整个人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野里……
张起灵原本躲在卡车后面,看见吴邪消失在视野里。也没有顾忌手上被划伤的伤口,直接纵身一跃,跳下了沙海……
————————————第四章完









后面几天的很精彩(⊙o⊙)哦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