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5】



时间过得很快,几乎都不能用弹指一瞬来形容。吴邪从来没有觉得时间会过得这么快。他再一次回复意识的时候,竟然已经整整过了将近四天的时间。脑袋一阵发胀,脑仁除了胀痛,便再也没有其他的感觉。从医院醒来以后,他一出门就会时不时的晕倒。这种异常的感觉十分奇怪,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身体到底出了什么毛病。最近发生的匪夷所思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昏过去之前还是在沙漠,怎么一觉醒来就在森林里了?这是哪里?发生什么了?……
睁开眼睛映入眼框的,是成片成片的绿荫。艰难的支起上身来,有些懵的环顾一下四周,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处境。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睡袋里……大致的整理一下脑子里的记忆:
【看见有人在砸罐子,罐子里面飞出来了好几只红虫子,然后就摔倒了……】
“我摔到了哪里?……”
正发呆,突然一张大手带着一阵清风就落在了他后背上!“啪”的一声!响的那叫一个干脆!!!吴邪被那只手打的身体直接往前一倾,差点儿没吐出一口血来。
“哎我操,小天真你可终于醒了!”
吴邪被他拍得眼冒金星,侧过头看着胖子那张肥脸,他自己也是一脸的蒙圈。
“胖子?你怎么来了?”
“你胖爷我早就过来了。你晕过去了你不知道,原本都跟小哥定好了在戈壁滩汇合,结果在戈壁滩看见你们俩的时候。你整个人晕在小哥身上,那家伙可真是不省人事!要我说你这次可得好好谢谢人家,那沙漠里的天气你又不是不知道。都能把人蒸熟了,亏得小哥还背着你走了那么远。要是我就直接把你扔地上拖着走了。”
对此吴邪只是瞪了他一眼,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胖子连忙在后面扶了他一把。
“就你这小身板儿要多虚有多虚,那家伙可真是比肾还虚。”
策划又得到吴邪的一大枚白眼。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吴邪踉跄着步子走出山洞,这山洞的外面是一个瀑布。最近好像下过大雨,现在水流很是湍急。吴邪从缝隙里下来,踩进水里,胖子就用矿灯探到瀑布外面,照了几圈。说:“大蛇也不在了,安全了……”
吴邪皱了皱眉头:“什么大蛇?”
“一条跟你胖爷我腰差不多粗的大蟒蛇,你睡的是挺安心,把我们给折腾个够呛。就连小哥都让他给咬了。其实进来之前,本来是想把你安置在雨林外面,关键是没有人能照顾你。到时候万一你死在外边儿可就没办法跟你那三叔交代了。”
吴邪的眉头皱的更深了:“所以呢?……”
“所以我们就轮流把你给背进来了,从不能把你一个人放在沙漠上挺尸吧。”
“呵呵,那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
“咱俩这交情,也用不着说谢。以后摸着明器,记得给我分点儿就行。”
胖子拿手接了几滴瀑布的水,回过头用着一种无可奈何又带有惋惜的眼神看着吴邪。
“只可惜你现在摔傻了,是玩意儿不记得。你要是能记得的话,穿过这片雨林。靠,咱们两个根本不成问题。”
说着又吁了一口气,吴邪用很是懵懂的眼神看着胖子。显然是一脸的我听不懂。
“你刚才说小哥被咬了?”
“可不咋的。不只是小哥儿,连大潘都被咬了。耨,就在那边儿。”
吴邪微微侧过身子透过胖子那肥硕的体型去看那边的情况。最后还是有些不太放心的朝那边走了过去。
胖子整理了一下背包,对潘子问道:“现在怎么办?”
潘子吸了一口烟,朝着空中吐出一个烟圈:“现在走是肯定是凶多吉少,等到天亮了再走。”
胖子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毕竟天亮了再走也是一个保障。
阿宁走到瀑布边上,接了点冲下来的雨水,洗了洗脸,又卷起自己的袖子,把头伸到瀑布里面草草冲洗了一下。
吴邪正往那边走,突然回过头来要对啊宁说什么,只是两个人离得距离较远。吴邪想了想,还是往她那边走去……
“阿宁!”
“怎么了?”
阿宁回过头,对吴邪淡淡的笑了一下。就在那一刹那,一条火红的蛇猛地从瀑布里钻了出来,吴邪大叫一声就直接冲了上去,那只野鸡脖子盘在阿宁的脖子上,吴邪一把用手捂住她的脖子,结果重心不稳,两个人齐齐的倒在水里。不知道水下的情况是怎么样,吴邪和阿宁都没有上来,只是那条野鸡脖子却贼心不死的猛地从水里蹿起来,犹如一支箭一样朝几个人飞了过来。胖子侧身一躲,野鸡脖子扑了个空!却被张起灵凌空一捏,一下就把蛇头给捏住了。蛇的身子立刻盘绕到他的手臂上,想要把蛇头拔出来,张起灵直接干脆利落的用另一只手卡到蛇的脖子上,两只手反方向一拧,咔嚓一声,蛇头给他拧了三百六十度,然后就往水里一扔,那“野鸡脖子”扭动了几下就不动了,慢慢浮了起来……几个人赶紧往瀑布那边跑,只听见哗啦一声!吴邪挣扎着从水里站了起来,直接把阿宁抱上了岸。
“阿宁!阿宁!”
吴邪用手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脸颊,只是她的眼神却是慢慢的涣散了,不到两分钟整个人软了下来,然后头也垂了下来……
几个人面面相觑,似乎都有些接受不了一个生命在自己眼前就这么逝去……
吴邪闭着眼睛,长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可奈何的抱起阿宁的尸体,就直接往山洞那边走去……
阿宁的尸体被装进了睡袋,此地不宜久留,把她装在睡袋里拖带着,能到哪里算哪里。如果有机会能出去,最好能把她的身体交给裘德考处理。那样也算是死得其所了。整理好一切物品,几个人便朝着森林的深处走去……
不知不觉,太阳已经当空挂。阳光下,前方的黑沼比较深的地方,现出了密密麻麻的巨大的黑影,似乎沉着什么东西。看上去似乎是石头。潘子用望远镜看了一下,说是沼泽里有什么东西。几个人拿望远镜人流看了一番。那是一些类似于建筑的东西,有些完全隐藏在水下。在沼泽水下地影子,全部都是一座座残垣断壁,一直连绵到沼泽地中心去……
张起灵放下望远镜淡淡的说到:“这座山谷之中应该有一座十分繁茂的古城,西王母国瓦解之后,古城荒废了,排水系统崩溃,地下水上涌,加上带着泥沙污泥的雨水几千年地倒灌,把整座城市淹在了水下。看来西王母城的规模很大,我们现在看到的只是凤毛麟角。”
几人一路长途跋涉到沼泽地带。胖子的肚子在第n次发出抗议之后。几个人便选了一块比较干爽的石滩上休息。潘子用背包和里面的东西搭起一个遮挡阳光的地方,潘子负责放哨,几个人便钻进帐篷里睡觉。一路的激战下来,就算是张起灵也是筋疲力尽。这一觉几个人均是睡的天昏地暗,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天空已经黑透了。远处的燃料罐头还燃烧着,给雨水打得发蓝,也照不出多远。这是在这夜晚,显得有些诡异。那如鬼火一般的火苗,似乎就像是死神的手!在一点一点的扼住他的喉咙,越勒越紧……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