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6】





阿宁的上半身从睡袋里露了出来,犹如安静的睡在那里一般。吴邪手里拿着手电筒,表情很是让人琢磨不定。权益再三,吴邪转身叫醒了潘子,潘子睡不深,一拍就醒了过来。潘子睡眼朦胧还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吴邪,吴邪示意他不要出声,潘子凑过来看了看就摇头。吴邪的眉头则是皱的更深了,他刚才起来防水,直觉告诉他有些不太对劲儿。四处看了一下才知道阿宁的尸体不见了。他们几个人经历了一番激战,一旦全身心放松下来就连张起灵都睡得很沉。更不用说其他的三个了。在这期间要是真的有人上来在他们身边做了什么?只要稍微放轻脚步,就完全不会有人发现。
“妈的,看来以后打死都不能睡了。”
天上已经开始下起了雨,吴邪蹲在阿宁旁边,有一下没一下的帮阿宁擦着脸上的水,那动作看旁人起来有些骇人。尸体给雨水打湿了,潘子蹲下去。把她脸上的头发理得整齐了一些,阿宁被咬的地方的伤口已经发黑发紫,开始腐烂了,身上的皮肤也出现了斑驳的暗紫色。吴邪去叫醒胖子和张起灵,张起灵一拍就醒。与之相比吴邪连扇了胖子三个嘴巴,胖子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吴邪暴躁的踹了他一脚,胖子却仍然没有任何反应,打了一个响鼻翻了一下身,现在是睡得更熟了。
“死胖子……”
潘子那边没有什么动静,张起灵蹲在阿宁身边检查她的尸体。显然是也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做了个手势,让我们都把矿灯打开,他要仔细看看四周水下的情况。
“现在打开灯,万一周围有活物一旦吸引过来,可就不好对付了。”
潘子的顾虑也是有道理的,可人家张起灵好像根本没有听见似的。有重复的一遍:“开灯!”
潘子无可奈何的看了他一眼,还是打开了矿灯。潘子经过胖子身边,被他的呼噜声吵的心烦。回身猛的一脚就直接踹在了胖子的屁股上。只是这一脚下去也是惊奇,呼噜声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停止了。胖子睡眼朦胧的揉了揉眼睛,然后打了一声很长的哈欠。刚坐起上半身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周围,就吓得妈呀一声!
“我靠!大半夜的你四个不睡觉从这开个灯装鬼吓人呐?!”
“妈的你个死胖子!老子连踹你身四脚你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睡得跟头死猪一样,你还好意思说。”
“搅了我的美容觉,胖爷我还没跟你们算账呢!你们……”
“妈的死胖子闭嘴!别站那装傻充愣,过来帮忙!”
胖子也不忘骂骂咧咧,还一脸朦胧的问潘子发生了什么事儿?潘子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胖子捣鼓了一句“窝草!”就直接举着矿灯跑到了阿宁身边,光线很是刺眼,把阿宁的脸映照有些诡异。
“这水里肯定有东西,说不定是蛇。”
胖子难得的正经,眼睛却死死地盯着吴邪看。眉毛间更像是隆起了一座山。吴邪被他看的有些发毛,回头瞪了他一眼。
“看老子干什么!”
“嘿嘿,没啥……”
四个人打开矿灯分四个方向,开始扫射水里,才扫了没几下,忽然身后的胖子惊呼了一声。我们马上转身,顺着他的灯光看去,只见一个浑身污泥的人,站在齐腰深的水里,犹如一个水鬼直勾勾地看着我们。
“狗日的,这是什么东西?”潘子喊道。
张起灵却在一旁惊叫一声:“天哪,是陈文锦!”说着一下冲入了沼泽,向那个人奔去。 吴邪看张起灵冲进了沼泽,二话没说,甩开膀子就要去追。刚跑了三步,就被人从后面一把锁住了胳膊。
“潘子你干什么!”
“小三爷你不能去,沼泽里面太危险了。”
“那小哥怎么办?”
“他本事那么大,肯定没事儿。这沼泽地里不一定有什么,万一你进去了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三爷交代。”
他的语气在中间很明显的停顿了一下,喉结上下动了一下。似乎是犹豫了片刻,才又说出了后面的那八个字。
“三爷?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三爷是什么人,可是现在小哥有危险,难道我们就在这袖手旁观吗?”
吴邪说着就要挣脱开潘子的禁锢,胖子把他的胳膊锁的紧紧的。那架势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不让吴邪去,眼看着人已经跑远了。要是再不追就根本来不及了,吴邪冲着潘子肩膀上的伤口拍去!
潘子下意识一躲,吴邪直接把手抽了出来!刚想拔腿去追,突然感觉背脊上好似泰山压顶一般,大场小肠盲肠,甚至十二指肠都差点儿给压出来!吴邪直接一个狗啃式摔在了地上,有那么一分钟感觉眼前全是一闪一闪的小星星。好不容易侧过头一看,胖子竟然骑在他腰上。两只眼睛里看着吴邪竟有些目露凶光!
吴邪回头看向张起灵跑过的地方,安静如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自知追上去是完全没有可能了,心里好一番感叹!【好一个天蓬元帅下凡!】
“天真你冷静点儿,胖爷我向你保证小哥绝对不会有事儿。他身手那么厉害,万一要是有什么事儿一个人就搞定了。咱们几个这战斗力。去了不是给他添乱吗……”
胖子从吴邪身上下来,还冲着吴邪伸出了手。吴邪趴在地上好长时间还没换过劲儿来。废话!你被一个如母猪一样的生物压在地上能好受的了?!
吴邪几次想要站起来都没有成功,只得挺尸一样趴在地上。冲着潘子挥了挥手,
“你们先去收拾吧,我缓缓……”
潘子处理完了衣服就来提醒吴邪,几个人也把衣服脱了去烤,一边加大了火苗,能让张起灵回来的时候看到他们的位置。
胖子站起来说要去放水,刚走到帐篷后边就听见他一声尖叫!
“窝草!那娘们儿呢?!”
吴邪和潘子闻声赶了过去。果然,阿宁的已经不翼而飞,只留下了一个空空的睡袋。而更恐怖的,是在睡袋的旁边,有一串将近死十厘米的菱形脚印,一路延伸到沼泽里……






接下来的剧情有些变态,不喜勿喷!

明天告诉你们吴邪的失忆到底是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预告:
那些蛇不攻击那个帐篷,是有原因的……
他受了很重的伤,现在唯一能救他的方法就是好好的静养。只是以现在的条件,很难办到……
火光星星点点,周围寂静的像是死了一般,他跪在他的身边。像个孩子一样,你说你呀,何苦呢……

至于阿宁吗~相信脑洞!从来都不按套路出牌!!!(´ー∀ー`)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