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9】






“潘子!潘子你醒醒!”
  吴邪怕潘子也被沼气迷晕了,赶忙爬过去推他,推了几下,才发现他浑身很烫,显然低烧又发了起来。摇了半天也没醒。
想着立即去摸索帐篷的门帘,刚摸到。忽然胖子从门口跑进来一下把吴邪撞倒,立即死死的捂住他的嘴巴。
“是我~”
  吴邪听到是胖子的声音,这才放下心来。“我们不是已经戴上防毒面具了,怎么还会中毒?”
“是我大意了,这防毒面具在咱们戴之前就已经被人给弄坏了。你现在千万别大声说话,这营地四周全是蛇。”
  吴邪听了立即点头,胖子这才把吴邪松开:“小哥被咬了,我得马上去救他,你待在这里千万不要动,到能看见了再说!”
  胖子出了帐篷以后,吴邪一点一点朝潘子摸去。很快就摸到了潘子的手,温度正常了,去摸水壶想给他喝几口水,一转身忽然又看到眼前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几乎是同时,忽然一亮一暗伴随着剧烈的气喘声,胖子和张起灵直接摔进了帐篷里,胖子大叫:“关灯!关掉矿灯!”矿灯被他一把抢了去,灯一下关了,四周光线一沉。
  “趴下,安静,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忽然“砰”的一声闷响,应该是蛇撞到了隔壁的帐篷下,撞得极重,紧接着,又是一下,能听到支架折断的脆裂声。接着就听到一声帐篷垮塌的动静,显然隔壁的帐篷被搞烂了。我们的帐篷忽然抖了一下,显然被那条蛇插了一下。那剧烈的撞击声出现在比较远的地方。
 外面几下巨响,又是帐篷垮塌的声音,接着隔了几分钟,又是同样的动静,这样足持续了半个小时,远远近近,我估计足有十几个帐篷被摧毁。等了一会儿,胖子偷偷地撩开帘子,一撩开忽然就有光进来,原来是天亮了。我们几个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雾气退得差不多了,整只不过个营地全部都垮了,所有的帐篷都烂了,偌大一片地方,只剩下一个帐篷孤零零屹立在那里。
  胖子骂了一声,坐到已经基本熄灭的篝火边上,
  “哐——!”
  身后一声肢体摔倒的声音,张起灵竟晕倒在了地上!
  ——————————
  张起灵醒来的时候,他的脑袋竟然枕在吴邪的腿上。身上盖了一张毯子,周围能感觉得到风声。只是一看才知道吴邪是用自己的背部帮他抵挡了风向,免得让他受风。
  吴邪的手腕上缠了一圈纱布,纱布上还映出了斑斑血迹。显然是流了很多的血,察觉到张起灵醒来。吴邪低下头看着他的眼睛笑了笑:“醒了~”
  张起灵点点头,耳边隐约传来了呼噜声。偏过头一看,胖子在旁边睡得四仰八叉,那睡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张起灵还躺在吴邪的腿上,刚要起来,全身上下竟使不出一点儿的力气。
  “你先别动,你手上被蛇咬了。毒血我已经帮你吸干净了,让你躺在我腿上是怕蛇毒往你的头部走……别误会……”
  借着火光,我现在嘴角还残留着毒血的血渍。张麒麟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用尽全身的力气想抬起手来帮吴邪擦掉嘴角的血。这种人工吸取的方法虽然会吸的很干净,但是危险性会非常的大!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送了命。
  吴邪抓住张起灵的手指:“我没事,你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我再给你注射一针血清,你的毒能解得快一点儿。”
  吴邪用手穿过张起灵的脖颈,把他的上身微微的抬起来。给他喂了几口水,然后把他的头放在事先叠好的一大堆衣服上。
  找到药箱熟练地用磨轮划开药剂,熟练地吸取注射。把药液慢慢的推进张起灵的身体里。起身帮他盖好被子,坐在他旁边把篝火燃的更旺。
  大约过了将近20分钟,平稳的呼吸传入耳中。确认张起灵已经睡着了,吴邪又走到胖子身边,胖子的呼噜打的震天响。
  吴邪攥着手里拿着的那管儿药剂,又从药箱里吸取了一管儿麻醉剂。最后确定张起灵和胖子都已经睡熟了,这才走进了潘子的帐篷里。
  潘子的伤势“很重”,从到这里开始他一直高烧不退。吴邪的表情非常的凝重,凝重的有些异常……
“你这些天一直装昏迷,都没有吃过东西,难道不饿吗?”
  吴邪突然蹦出来这样的一句话,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有些突兀。
  “你以为你半夜起来去背包里找东西吃我一点儿也不知道吗?……你以为你半夜把我的打火机偷走,把雄黄粉(蛇最怕的药品)点燃撒在我身上我不知道吗?……你把红霉素朴尔敏涂在你的伤口上,虽然这样不会对你的精神和食欲产生任何的影响,你可以在暗地里随时随地的保护我。但是它涂在人的伤口上,会导致人的身体持续发热。如果一旦使用过量会危及性命,你会死的……潘子,我不相信你不知道。”
  果然,潘子原本平稳的呼吸声,突然变得急促起来!
  “你为什么要救我……我说过你只是吴三省的伙计,又不是我的伙计。我只是一颗棋子,失去利用价值就会被扔掉。你保护一颗随时会失去利用价值的棋子,没有任何的意义。这样只会让你白白送命。”
  潘子虽然还闭着眼睛,但是无锡能感觉得到他的呼吸猛的一窒!
  “我曾经发过誓,绝对不会再让你跟胖子因为我受到半分的伤害。我刻意对你冷淡,我以为我可以救你一命。可你为什么……”
  吴邪实在是不知道该怎样表达他现在的心情,左胸口很痛。非常非常的痛!那种痛是无能为力的,就像你眼睛睁的看着你最重要的人在你面前慢慢的消失。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亡。就算你赎买了一辈子的罪孽,也再也换不回曾经的人。
  黑夜里,眼睛却像是在发亮一般。潘子睁开了眼睛,看着他的小三爷:“小三爷,你果然没……”潘子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吴邪。自从七星鲁王宫回来的时候,吴三省就说吴邪变了。他不知道吴邪以前是什么样子,这是跟他接触的这段时间。他知道吴邪是个重情重义的汉子, 再加上他是吴三省的侄子。潘子会拼了命去保护吴邪。
  “对不起……”
  “呃~”
  吴邪把手中的注射器刺进潘子的皮肤里,一点一点的推进去。潘子的眼睛渐渐的合上,吴邪抽出注射器。把它藏在自己的衣袖里。
  吴邪跪在潘子身边。双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它发出一丁点儿声音。他哭的很凄凉,他多想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自从他从医院醒来,他就一直在假装失忆。自从张起灵把他扔在青铜门外走进去的那一瞬间开始,他的心就已经死了。
  他唯一知道的只有报仇两个字!他要让那些所有伤害过他的人血债血偿!
  但是他唯一后悔的就是重新来过,仍然把胖子和潘子搅了起来……
  帐篷外的篝火依然在夜空下闪烁,吴邪跪在潘子身边。双手死死的捂住嘴巴,他不能发出一丁点儿声音,绝对不能!
  “如果我早知道……早知道你的结局会是那样……当年我就算是身首异处,也绝对不会让你踏进张家古楼一步……”
  昔日的强大如佛都是装给别人看的,他曾经的笑面阎罗。也是一个长在了脸上的面具,他有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好好的发泄自己的感情了?……
  他有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哽咽无助的……像个孩子一样……
  
  
  ————————————
  口袋里的手机微微的震动,吴邪深吸了几口气。才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
  “喂?”
  “老吴!你那边搞定了吗?”
  “搞定了。老痒,你先把阿宁放在冰库里。我在她脖子上注射了我的血液,你用我事先准备好的血清给她注射进去。”
  “好嘞!”
  “最近先别给我打电话,出了蛇沼我会主动联系你。”
  “行,我等你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了忙音,吴邪挂掉了电话。侧过头,能清晰的透过熊熊燃烧的篝火看到张起灵安静的躺在远处。
  只是他之前看向张起灵的温柔的眼神,在这一瞬间变得如蛇一般……异常的阴冷!











其实不管是迷局也好,轮渡也罢。从最开始设定吴邪这个人物的时候就设定的是他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大的秘密。他本身就跟终极有着密切的联系。在这期间他回经历很多好的坏的悲的,喜的。尽管她什么也不求什么也不要只是想做能好好爱着自己爱人的普通人。但是他的命运,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这一辈子都不会安静。剧情越往后就会越压抑,望各位体谅。到时候的结局,有可能你们会接受不了。但是尽管如此,请喜欢的人继续看下去。谢谢你们的支持!
———————————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