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10】






每天晚上的那一顿饭,都是吃的最好的一顿。三个人各有心事, 围在篝火旁边吃着胖子煮的乱炖。刚刚吴邪引着张起灵去看石城内的壁画。一看之下,果然张起灵对画壁上的内容起了疑心。两个人在那儿谈天说地的,就连胖子喊了他们好几声都没有听见。最后还是吴邪的肚子说现在打破了这凝重的场面……
虽说是乱炖,但胖子的手艺真的不错。吴邪喝掉碗里的最后一口汤,对这味道实在是回味无穷。这荒郊野外的,这就算是很美味的东西了。
  “我说你们两个刚才卿卿我我的在那边干啥呢,胖爷我喊你们俩那么长时间你俩嘛都没听见!”
  吴邪笑着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胖子,我觉得技术活交给我们两个。煮饭做菜这种活儿以后还是你来吧。”
  胖子“啧”了一声:“诶,我说天真你这啥意思?!难不成你你胖爷我就只能给你做饭做菜?要凭实力,我可比你强的不是一分半点呐。虽然说……咳咳!”
  张起灵和吴邪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抬起头来看着胖子。
  吴邪:“虽然说什么?……”
  “虽然说……虽然说夫妻搭配干活不累。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你们俩多少一点儿关注一下胖爷我这个单身光棍儿的感受是不是嗷!!!嗷吼吼!吴邪你大爷!!!”
  吴邪顺手抄起放在滚烫的汤里的铁质汤勺一下子塞进了胖子的嘴里。烫的胖子直接嚎了出来!
  “我让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跟他才夫妻呢。老子是男的!”
  吴邪一脸愤怒的把勺子从胖子嘴里抽出来扔进他的碗里。
  谁知道胖子听吴邪说完这句话,脸色黑的像吃了一摊翔一样,偏头看了一下张起灵有些发黑的脸,吓得连连摆手:“我可不敢呐!小天真你才是正房啊!”
  “啪!”
  “诶我操!”
  张起灵眨了两下眼睛,看着吴邪手里拿着那个还冒着水蒸气的大马勺。刚才吴邪抽出来的速度很快,竟然连他都没有注意到。
而吴邪则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咚咚锵之势把大马勺从锅里抽出来直接贴在了胖子嘴上。
  “小哥,咱俩还是去研究画壁吧。”
  张起灵看了一眼满营地抓耳挠腮上蹿下跳去找水给嘴唇降温的胖子,又看了看吴邪,这才点了点头。吴邪把碗放在一边,站起来刚要走,张起灵却把手伸向了他。吴邪愣了能有两三秒钟。
  “你要干嘛?”
  “腿用不上力”
  “麻了?”
  张起灵点了点头,吴邪长叹一声,没办法,只能弯下腰抓住他的手顺着胳膊把他架起来。搀扶着张起灵走向壁画那边……
“整体来看,中心应该是蛇的生殖场景,四周是对于蛇的祭祀,蛇的饲养,和蛇与人的战争,以及很多其他关于蛇的场面,也就是说这是一块记述蛇信息的石壁。”
  吴邪摸着墙壁上的浮雕,若有所思的说道。说完还确定的嗯了一声,条件反射地去看张起灵的反应,希望能得到他的肯定。
  “嗯”
  张起灵点了点头,对于惜字如金的他来说。一个嗯字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不过,如果那蛇母真的死了,为什么那些蛇还在收集尸体,他们收集尸体给什么东西吃呢?”
  “可能是在喂食那些锦蟒一样的雄蛇”
   “锦蟒一样的雄蛇?……那,那不就是蛇王了吗。”
  “其实准确的说应该就是不死之蛇。那种蛇没有人知道他是以什么样的方式活下来,也没有人知道这蛇是大是小,甚至连蛇王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只知道蛇王以尸蟞王为食,但是尸蟞王孵化必须要借助蛇王的血液才行。”
  “……也就是说,蛇王以尸蟞王为食。但是蛇王又可以催化尸蟞卵。那他们两个应该是互相寄主的关系。”
  “嗯”张起灵又点了点头。
  “对了小哥,我听胖子说你的血可以击退尸蟞。是真的吗?……”
  张起灵回头看了吴邪一眼,只是那一眼里面,却包含着些许的怀疑。吴邪表面风平浪静,其实心里早就已经起了波澜。 之前让王盟给老痒通信,让他带人从北京把自己假装劫走。再把他带到格尔木的地下室,埋进棺材里等着张起灵。哪想到张起灵和黑瞎子的速度那么快,自己躺在棺材里的时间还没有一天,张起灵和黑瞎子就已经找到了格尔木。吴邪心知肚明他们要去棺材里拿东西,但是他现在是处于失忆状态,当初是他自己主动去的格尔木。现在失忆了就根本没有任何的原因指引他去。但他心里清楚,就算他自己不去,那群人也会想尽办法把他引到格尔木。与其被动受敌,还不如主动迎击。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让王盟通知老痒来北京把自己劫走。虽然王盟是吴二白派来监视无邪的人,但是吴邪心里还是很看重这个伙计的……
思绪回来,吴邪装作毫不畏惧的睁着她那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张起灵。这两个人相识相知这么多年,吴邪岂会不知道张起灵最在乎的就是他的天真无邪。上辈子他去青铜门前接他,他未曾变过几分的容貌,却还是被他说做:你不是他,他不会有这样的眼神。所以吴邪就要用他最重视的东西来与他对峙,就算出了任何意外,他相信张起灵也绝对不会对天真无邪动手的。
“我的血能暂时压制尸蹩王,起不了什么大作用的……”
  吴邪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
  心里实在是说不出的感觉:都说最硬的东西就要用这软得东西来破解,张起灵的心硬如铁石,或许只有这天真无邪才能融化他的心吧……【此处有伏笔】
  
等看完了壁画,吴邪扶着张起灵往回走。张起灵身上的蛇毒还没有除干净,双腿现在还处于半麻痹状态,虽然能走,但是必须要有人搀扶才行。这一路虽然只有将近五六十米的距离,但是张起灵和吴邪却走的异常的缓慢。其实吴邪身上也有不少的伤口,手腕上的纱布还在往外透着血。自从他发现自己的血可以抵抗蛇的攻击以后,他就在蛇沼先后两次救了潘子,第一次他趁机压在潘子身上,就是为了帮他迷惑蛇。为此,他不惜把自己身上割了五六条口子,那知道那蛇停在那里那么久都不走,等那条蛇走的时候他已经因为血流的太多而晕过去了。后来为了救潘子, 他更是不要命的直接用刀把手腕划开,他知道潘子半夜起来用打火机把那些雄黄烧成粉撒在了他的身上,是为了防止蛇把帐篷掀开伤害吴邪。不过吴邪当然知道这不会管用,这蛇沼鬼城里的蛇,也许对雄黄完全没有半分的惧怕。以防万一,他直接割开自己的手腕儿把血涂在了帐篷上,又在自己差点儿晕过去之前把血洒在盘子身上一点。最后才脱力的倒在了帐篷里,或许他醒来时的失明,并不是因为中毒,而是因为失血过多没有缓过来。胖子倒是很机智的拉着张起灵直接钻进了他的帐篷里,因为胖子心里明镜儿似的,这顶帐篷绝对不会被蛇袭击。这就是为什么整个营地只剩下他们一顶帐篷还屹立不倒的原因……吴邪擦了擦脑袋上渗出来的虚汗,眼前一片一片的发黑。但他仍然还是搀扶着张起灵的胳膊,一直都没有松开过。
似乎是发现了吴邪的不对劲儿,张起灵用手在吴邪眼前晃了晃。可吴邪的眼球却直直的盯着前面,完全没有半分的动摇。
  “吴邪?吴邪!”
  “啊,啊?怎么了?”
  还没等反应过来手腕儿已经被张起灵抓在了手里。低头一看纱布上的血红的面积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开来。
  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吴邪就看得出他眼中的担心。
  【演技派的影帝张啊……】
  吴邪苦笑一声。
  “没事儿,不小心划的。”
  吴邪说着就要把手从他的手里抽出来,却直接被张起灵顺势抬起了胳膊!整个人一阵悬空就被他抱在了怀里。
  吴邪只觉得眼前一花,大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张起灵抱在了怀里。而且抱着他的人脚步还十分迅速的往营地走去……
  吴邪虽然失血过多导致有点儿头晕,但还是比较清醒的低头看了一眼他的腿。
  “张起灵,你腿不是麻了吗?”
  “……好了”
  “…………”
胖子的嘴肿的像个香肠一样,一脸幽怨的看着张起灵抱着吴邪从远处直接快步走了回来。
  “小……”
  一个字儿还没说完,张起灵就直接把吴邪抱进了帐篷里。胖子嘴巴大的能塞下一个鸭蛋。悄儿没声儿的蹑手蹑脚走到帐篷旁边,把耳朵轻轻地贴在上面。
  “轻点!”
  “…………”
  “嘶!疼啊!”
  “…………”
  胖子的嘴巴慢慢从能塞进一个鸭蛋变成可以塞进一个灯泡。心里大呼:“SEX!!!”
  正想着突然里面传来乒呤乓啷的声音,紧接着便是吴邪一声惨叫!
  “啊!!!”
  胖子心里一沉,赶紧冲着帐篷里大喊
  “小哥,你俩圆房归圆房!这是野外你别整的太狠了没有急救设备啊!”
  这一句话吼出去,一瞬间什么声音都没有了,静的吓人。
  “咻——!!!”
  突然有什么东西划破空气的声音,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完全来不及了。一把军用铁锹正中胖子面门!!!
  与此同时里面传来吴邪的怒吼:“圆你驴蛋个二大爷的房!”
  吴邪一把掀开帐篷帘子走了出来,捡起掉在地上的铁锹就要往胖子身上嚡(hai)!!
  吴邪心说就算是天王老子来救你也没用了,都是你自己找死。不作不死你偏要作,那我就顺便成人之美了。
  刚才张起灵把吴邪抱进帐篷里只是为了给他包扎伤口,但是一时又找不到纱布和药膏,只好吴邪亲自去拿。结果那药箱被压在一大堆东西底下,你把药箱抽出来上面东西全倒了。有一个狼眼手电直接砸在了吴邪的伤口上,这才导致他嗷一嗓子嚎了出来!
  看着吴邪手里拎着铁锹满营地追着胖子打,张起灵竟然微微的勾起了嘴角,虽然微不可见,但他的确是笑了。并且对于胖子刚才在不知情情况下说出的话,它竟然没有丝毫的介意……
  正想处理一下自己身上的伤口,突然树林处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















我不想这么对待吴邪,但是这是他的命,他躲不掉。
明后天我彻底揭秘终极,我告诉你们那扇青铜门后到底有什么……
我也会告诉你们吴邪的真意,以及……以及当年张起灵替他守护青铜门的原因……还有……“吴邪”这两个字真正的意义……
————————
还记得当年他转身的背影吗?……
困扰他们近百年的阴谋,今晚揭晓……
你们可能无法想象……吴邪的命运其实早在千百年前就已经定好了。你永远无法想象背叛吴邪的到底是什么人?……
反正明后天这个写完吴邪也是彻底的崩溃了……甚至连他知道自己身世真相的时候,也从未有过这么痛苦……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