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14】







“滴……滴……滴……滴……滴……”
心电仪上的曲线幅度渐渐变大,吴邪睁开眼睛……预料之中的纯白色,是在医院。
努力的摆动了一下脑袋,突然一个声音在他脑袋旁边炸开!震得他脑袋嗡嗡直疼!
“老板你醒啦!”
吴邪稍微偏过头就看到王盟那张放大的脸摆在他面前。他呼吸了一下,这才发现脸上戴着呼吸器。
“房……芒……”(其实吴邪是想说:王盟)
这一张口连吴邪自己都吓了一跳,这像是一辆卡车在自己嗓子上压过一样,沙哑的像一个垂死挣扎的老人。对此,吴邪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伤感,反而笑了笑。
“老板啊,你是不知道你那天有多吓人。一回头的功夫你就趴地上了,那家伙那血量跟喷泉似的,差点没把我吓死!你说你也真是的,那么一大壶刚烧开的水,你看都不看就往嘴里灌。医生还以为是我虐待你呢,你声带受损,食道内粘膜破裂,还有胃粘膜也破了。就差直接把胃烫出个洞来了,老板不是我说你。你……老板?”
王盟伸手戳了戳吴邪,吴邪闭着眼睛根本就没有搭理他。看着呼吸器上面的水雾均匀的扩散,王盟这才放下心来……
“睡着了……”
————十天后————
吴邪撕掉日历上的日期,看了一眼日历上显示的日期。掐指一算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时间快到了……】
窗外下着雨,吴邪站在阳台上。掏出手机,熟练地按下的一个电话号码。
忙音过后,吴邪并没有说话。他知道那边的人会先开口,果然那个粗矿的声音在话筒里传了出来。
“喂?哪位?!”
“胖子,是我”
“……呃,你是哪位?”
“在下姓吴,单名一个邪字。”
“……我擦!!!就你他妈这嗓音,还跟我装什么小天真?!小哥,吴邪让人给绑票啦!这人好像是来要钱的!”
“你他妈个死胖子!老子就是吴邪!”

吴邪的嗓子哑的已经不成样子了,能不说话的时候尽量就不说话。胖子和张起灵来到杭州看见他的第一眼,胖子就觉得他好像苍老了几十岁。上前熟悉的勾住吴邪的肩膀,像往常一样调侃了几句,结果吴邪一张嘴,吓的胖子直接往后倒退几步,差点儿踩在张起灵脚上。只不过张起灵的脸上面如平湖,对呀,他“失!忆!”了吗~
当然对吴邪没有什么印象了……在杭州的,这几天胖子异常的兴奋,却也有些莫名其妙的焦躁。有一天吴邪从外面回来,就看见胖子拎着大包小裹往回跑,仔细看的都是你居然都是女人的衣服。吴邪笑着调侃了两句:“你这是在外面包养了个女人,还是……准备自己去做变性手术?”
“我去你大爷的!胖爷我这是买给……”
话说到一半,胖子的脸色变了变。这脸色变得太突然,吴邪心里也是一酸。 但他现在处在失忆的身份里,绝对不能让胖子知道他没有失忆……于是便笑着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这次就是去旅游,没什么大事儿……”哪想到胖子发了很长时间的呆这才反应过来,冲着吴邪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这都哪跟哪儿啊,胖爷我是那种怕危险的人嘛?!”
“是,咱胖爷这一身神膘。连天蓬元帅都得让你压的服服帖帖的。”
结果胖子一听把那些衣服往沙发上一扔,冲着吴邪就扑了过来。
“……呔!吃俺老猪一耙!”
吴邪非常轻松的一个侧身就躲了过去!还特别欠扁的冲着胖子笑了一下:
“八戒,休得无礼~”
………………
这一趟的“旅行”,无论吴邪是否能收获真正的结果,但是他只知道一点,他会帮着胖子抓住云彩,他绝对不会再让云彩……留在天边……
这一路上的路途可谓是……跌宕起伏!!!到了上思,转去南屏再进巴乃,坐一段车走一段路,正值盛夏,一路风光美得几乎让人融化,胖子趴在窗框上一直看着天上,似乎是看得满眼生花,就连张起灵的眼睛里都有了神采……
吴邪不经意的回过头看了他一眼,那人双手抱臂坐在车座上,脑袋侧偏,目光显然是集中在窗外。吴邪从来都不知道他的关注点到底在什么上面,但是胖子……吴邪回过头,看见胖子眼睛一动也不动的看着天上。吴邪心里当然知道他在看什么……
之前喝多的时候胖子就一直从那儿云彩啊,云彩的叫。这么多年,胖子也算是个痴情种了。守着孤坟,忘不了伊人,后来还为了云彩留在巴乃那么多年……
吴邪闭上眼睛捏了捏眉心,那里早已隆起的一个“川”字。来之前他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了那条小溪,他梦见了被血染红的溪水,他也梦见了倒在溪水里的那个瑶族女孩儿……他记得胖子抱着云彩的尸体嚎啕大哭,他记得他说:“我从来都没有开过玩笑,我是真的喜欢……”
还记得上辈子张起灵进青铜门的第八年的中秋节,几个人好不容易放松下来准备去歌厅K歌,结果黎簇点了一个最炫民族风。吴邪当时没看见,就没来得及阻止。在前奏响起来后的第七秒钟,黎簇后来跟他说,他当时只看见面前有个人影一晃!然后还没等他自己反应过来,被已经被吴邪一脚窝下了二楼……弄得黎簇一脸无辜加无奈,揉着屁股从楼梯底下上来直接扑在了黑瞎子身边。
“黑爷,你徒弟欺负我你也不管……”
哪想到黑瞎子竖起那根修长的食指戳了戳自己的墨镜,冲着黎簇微微一笑:“该!”
【求鸭梨小朋友的心理阴影面积😭】
到了巴乃,胖子直接拎着他的包冲下了大巴!吴邪在后面也没有叫他也没有喊他,算了,他压抑了那么长时间,就让他好好放松放松吧……手里的东西很沉很沉,大部分的日用品都放在了他手里的这个大背包里,飞行李的时候,一共就有两个背包。三个人当时很是尴尬的面面相觑,最后胖子直接霸占了一个大箱子!对吴邪和张起灵说:“你们两个还是用一个箱子吧?……”
张起灵看着胖子,好像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说这样的话。别说他了,就连吴邪都不太懂胖子心里的那些小九九。
“……呃……”
吴邪记得胖子当时支支吾吾了好长时间,最后才说:“小夫妻嘛,出门在外哪有用两个行李箱的……”
对于胖子的不着调,这两个人估计也是早就习惯了。两个人十分有默契的相互看了一眼。也实在是没办法,只好把行李塞在了一个箱子里……
——————————
胖子当地土话说的特别溜,吴邪看他嘴里吐出的话一堵撸一串儿,听的脑袋直疼。
云彩和他的姐姐把烧好的饭菜和甜酒依次端上了桌子,味道很香,几乎是倾刻之间就在整个屋子里弥漫开来。胖子把之前买的衣服以一种十分委婉的方式送给了云彩,说是当做一个见面礼物。云彩也没有多想,只是再三拒绝之后还是接受了。云彩的声音依旧是那么好听,就像是被清风吹动的银铃。胖子当天晚上喝的酩酊大醉,吴邪和张起灵把他架回房间之后直接把他扔在了床上。
云彩很是懂事的端过来一杯水递给吴邪,示意吴邪把那杯水放在胖子床头。
两个人折腾的一身汗,走出高脚楼的时候正好一阵风吹过来,很是凉爽。云彩刚要回去,就被吴邪拉住了手臂。
“小姑娘,我问你啊。这个村子以前以什么为生啊?”
云彩皱了皱眉头,说道:“以前这里很穷,连饭也吃不饱,后来有人来旅游之后,情况才好起来,阿爹带了人过来住家里,赚的钱就够吃喝了,他也不用去上山打猎,可以买其他人打来地东西,这样一家就养活了好几家人。”
“那边是不是有一座山,叫什么……”
吴邪欲擒故纵的套着云彩的话。
“啊你说的是羊角山吧,那山有点远,路不好走,而且很奇怪,野兽很少,我们一般不去那里。不过那里有一道河谷,可以抓鱼,这个季节下雨很多,会有危险,我建议你们还是不要去那里玩。”
  “你去过没有?”
张起灵突然在旁边问云彩,结果就看见云彩的脸好像是微微的红了一下。云彩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我也没去过,我祖爷爷去过,说那里很危险,你们最好不要去。”
张起灵对她的顾虑并不理会。只道:“如果一定要去,应该怎么过去?”
“听我阿爹说要顺着溪走,路很难走。你们要过去我阿爹可以帮你们找个带路的,不过明天去不了,起码得过两天,现在猎户都没回来。”
张起灵侧头看了看吴邪,吴邪点了点头,两天的时间正好,正好可以好好的整顿一下。问完云彩话,云彩进屋里帮阿贵收拾碗筷,吴邪和张起灵两个人就站在台阶上。晚上有点湿热,吴邪手里拿着扇子扇着,顺便吹着山里刮来的带着树木清馨的凉风,突然在这里看天上的星星,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在乡下的感觉,十分的“自然美满”……
“吴老板!”
云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吴邪回过头就看见云彩手里端着什么东西跑过来。不得不说云彩是一个非常标致的小姑娘,即使是在这种乡村野地,也完全抵挡不住她身上透出来的那股灵气。云彩手里端着一个小竹篓,递到两个人面前:“这是我们这儿特有的盐笋,用山上的山椒和盐腌制成的。我们一般都用它下饭菜,味道很好的,不过就是有点咸。平常当个零嘴儿也是挺好的……”
云彩一脸期待的看着这两个人,张起灵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只是面对着盛情难却的妙龄少女,吴邪却没办法做到视若无睹。笑着道了谢,接过云彩手中的小竹篓,对着张起灵示意一下,让他跟着他走。张起灵也没有反对,两个人一直沿着小路走到了小溪边,席地而坐……
“你真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张起灵点了点头。
“过两天去山里应该能找到点儿线索。”
“嗯。”
吴邪心里呵呵一笑,心说:【不就是为了见齐羽吗,用得着装失忆装这么长时间嘛~】
结果转念一想,自己不也是一样吗……
“正好,反正我之前的事情也想不起来了。咱们两个还真是同病相怜啊……”
吴邪抬头看着月亮,做出了一副十分无奈的表情。张起灵顺着吴邪的目光看向月亮,那一双眸子里深邃的吓人……
吴邪打开那竹篓递给张起灵:“没筷子,尝尝吧……”
张起灵抬起头有些迟疑的看着吴邪,最后还是伸手抓了一个塞进了嘴里。
“好吃吗?”
张起灵咀嚼的动作微不可见的停了一下,但点了点头……
吴邪也顺手拿起了一片盐笋塞进了嘴里。
汁多肉嫩,口感滑腻。还真是不错……只是这味道都能淡出个鸟来了,不说是盐笋吗?怎么这么淡?……
“小哥,你觉得这盐笋咸吗?”
张起灵仔细的品味了一下嘴里的盐笋。
“……还好,怎么了?”
“啊,没什么……”
吴邪又拿起一片盐笋刚要往嘴里塞,就直接被张起灵从指尖抽走。
“嗓子不好,少吃……”
“这么淡应该没事儿吧……”
张起灵很是奇怪的看着吴邪。
实际上这盐笋里的盐加过了量,这盐笋咸的就像是直接吃了一大块儿盐没有任何的区别……只是在吴邪的嘴里,却跟在喝凉水一样,完全没有任何的味道……
“其实……”
难得的,张起灵主动跟吴邪说话。吴邪倒是一脸惊讶的看着张起灵,结果张起灵刚说出来两个字,就被一阵突兀的铃声彻底打断了!是吴邪的手机,屏幕在黑夜里显得异常的刺眼。
“潘子?”
吴邪按下接通键,把手机放在耳边:“潘子,怎么了?”
“小三爷,我跟二爷现在正准备往广西那边赶,尽量跟你们汇合。”
前面的话吴邪没怎么注意听,只是中间的那几个字……却让吴邪的脑袋嗡的一下!
“别过来!”
“啊?怎么了?”
“我说别过来,尤其是你!”
“到底怎么了?”
“我……反正你不能来广西,这辈子都别来……”
“小三爷,你……”
“如果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小三爷,这辈子别踏进广西一步!你让我二叔自己来就行了,他手下的人也挺多的。你在长沙也好,杭州也罢,等我回去……从长计议……”
“小……”
“别让我在广西看见你,看见你我绑也把你绑回去!”
吴邪一把挂了电话,直接关机。完全无视张起灵看着他的眼睛,只是胸口涌起的那股闷气,却久久不能平复……









明天阴山古楼开始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