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15】







“小三爷,前面的路,你就放心的往前走吧……潘子我就只能送到这儿了……”
潘子背着枪,笑着转过身……消失在了吴邪的视线里……
“潘……潘子……”
吴邪全身上下被无数根丝线紧紧的纠缠在一起,本就嘶哑的嗓子再也说不出一句话。这丝线上全部悬挂着青铜铃铛,他只要稍稍的碰一下,所产生的致幻便是无法想象的灾难……
“回……来……别……过去……”
吴邪张着嘴,双手徒劳的伸向潘子离开的方向。他想挣扎的扑向那一片黑暗,只是周围一条又一条的丝线,渐渐的勒的他连气都喘不上来……那黑暗的尽头,却什么都看不见。周围寂静的可怕。吴邪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他明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可是他却一点儿阻止的机会都没有……
“嘭————!!!”
————————————————
“潘子!”
吴邪从梦中惊醒,心脏在胸膛里跳个不停!汗珠子像是滚瓜一样的从额头上落了下来……嗓子沙哑的衬托着呼吸的声音都显得十分的沉重。 周围万籁俱寂,一片漆黑。点亮夜光手表,已经凌晨两点多了……都说凌晨两点到四点,是人类,睡觉最熟的时候,只是刚才那一场梦,让吴邪现在睡意全无!胖子的鼾声如雷,只是睡在他临床的张起灵却动了一下。吴邪回过头,恰好对上他那双如墨的眸子,在这黑夜之中异常的闪亮……吴邪深吸了几口气,回头冲着张起灵,笑了一下:“抱歉啊小哥,把你吵醒了。”张起灵没说话,翻身继续睡觉。吴邪坐在自己的床上,连闭一下眼睛都不敢了。
吴邪抱着膝盖,就这么一直睁着眼睛到天亮,眼睛底下熬出来两个厚厚的黑眼圈。胖子倒是睡得天塌不惊,反正无论他到哪里都是这幅样子,没心没肺的沾枕头就着!这让吴邪很是羡慕他……推开门,阳光照射在脸上。突然有一阵莫名其妙的眩晕感,吴邪用力的敲了敲一晚上没有休息的脑袋。打了个哈气,走出了竹楼……
只是没想到外面竟然已经日上三竿,云彩在那里烧饭,和她的姐姐有说有笑的。看见吴邪出来还伸出手热情的打着招呼。吴邪敷衍的回了个礼,走到后院抽了一根烟。只是今天的烟味儿有些呛人,抽了不到半根就撇在了一边的土地里。
回去的时候张起灵和胖子已经坐在餐桌上,准备开吃了。云彩笑呵呵的给胖子和张起灵递了两杯甜酒,看见吴邪过来也顺手给了他一杯……
这里的饭菜虽然说口感都很好,但是在吴邪的嘴里却是……什么味道都没有。这也不能怪别人,他那一壶咖啡倒进去,就算是铁打的嗓子也经不住这么折腾!估计舌头上的感受味觉系统早就已经彻底的坏死了,只是吴邪对此却毫不在意。甚至都没有人知道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吃了中饭,几个人稍作准备,准备往竹楼进发!临走之前胖子依依不舍的看着云彩:“妹子,你可千万别瞎乱跑。谁跟你说什么话你都别信,就老老实实的待在这儿。我们三个马上就回来……”
云彩被他说的一头雾水,但最后还是笑着点了点头。胖子也看着云彩笑的一脸褶子,吴邪转过身看向外面。心里的感觉可谓是难受到无以复加。他又何尝不想告诉胖子,告诉他:老子没失忆!……
他又何尝不想告诉胖子:我身边就只有你和潘子两个兄弟了……可是当吴邪再一次看见云彩的时候,当他再一次看见胖子看向云彩的那种不顾一切都想把她留下来的眼神的时候……他终究还是彻底的把这个想法抛到了九霄云外。他不能那么自私,命运是自己的,谁也帮不了谁。既然想护胖子和云彩周全,那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把这一切都承担下来,最好什么也不要让他知道……
“行了死胖子!云彩就在那儿又不会被抢走!干完正事再回来腻歪!”
吴邪详装作生气回过头,一把抓起张起灵的胳膊把他拉出了竹楼。就听见胖子在后面又跟云彩寒暄了几句,这才急急忙忙的赶了出来……
大约十几分钟的路程到达了那个山坡……古老的高脚木楼,黑瓦黄泥墙,十分地不起眼。木楼建在山坡上,窗户全破了,门锁得很牢,上面贴着褪了色的门神画,推了两把连门缝也推不出来。胖子在那边很轻易地就撬开了窗户,三个人陆续进入了竹楼。只是楼里面有点暗,有些东西看不太清楚,只是临近灶台的那个墙上挂着很多工具,都锈了。
胖子拿起一边的锄头好像是十分怀念的掂了掂,突然抬头看着看着张起灵和吴邪说:“锄禾日当午。小哥是锄禾,天真是当午。”吴邪忍住心里的一群草泥马呼啸而过,回过头一脸天真的看着胖子:“为什么他是锄禾我是当午?”
胖子笑笑没理吴邪,张起灵已经撩起帘子走了进去。空气很不好,房间里一股霉味,里面非常暗,什么也看不清楚。吴邪来之前就早已经知道这房间里没有窗户,但是为了防止身份暴露,并没有带手电筒。只是趁着张起灵尊到床底下的空档,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大摇大摆的走到了桌子旁边。他此行最大的目标便在于那些照片,最起码,他要在吴二白点燃这栋房子之前把那照片看个究竟!玻璃上的灰尘很多,吴邪只能用袖子在上面使劲儿的擦!很快,所擦的位置,有一张非常普通的黑白照片,上面是一个陌生的中年人,正和文锦说着什么,后面是考古队的其他人。中年人不是以往见过的照片中的人:非常白,非常消瘦,但是看着有些熟悉。
吴邪脑袋里灵光一闪,这不是吴二白给他拿出来的那一张最能说明问题的照片吗?……只是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吴邪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擦拭着其他的照片……只是这玻璃放置的时间太长了,表面有很多部分已经被氧化。吴邪拼尽全力擦着那上面的灰尘,那些照片眼看就已经露了出来,身后却突然传来咣当的一声巨响!
吴邪回过头,就看见了那只黑色的铁皮箱被张起灵从床底下推了出来,只见他喘着气从床底下爬了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
张起灵眼神一片迷茫,显然是十分的迷惑不解:“我只想起一些片段,记得有东西在这下面……”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