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16】







“这箱子这么大,你把什么给藏里了?”
吴邪说着故意伸出手去要把箱子打开,但是张起灵的手却比他快了不止一丝半点儿!直接按在了箱子的面儿上:“不能打开!”
“啊?不打开怎么知道里面是什么?”
吴邪一脸迷惑的看着张起灵。胖子拍了拍吴邪的肩膀:“天真,小哥不打开自然有他的理由,先等等。”
吴邪“很是意外的”第一次看到胖子这么淡定的面对着这个箱子。嘿嘿一笑:“你个死胖子,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儿啊~”
哪想到胖子猪蹄子一挥:“你可得了吧!我要是敢把这箱子打开,小哥说不定马上就得劈了我。”
“小哥哪有你说的那么恐怖~”
“…………你个护夫狂!”
“你他娘的才唔!”
吴邪很是蒙b地看着张起灵,胖子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吴邪和张起灵这两个人,心里一个劲儿的吐槽:你们两口子秀恩爱秀到我胖爷这儿来了!
刚才吴邪正要说下去的时候,张起灵直接看都没看抬起手就捂在了吴邪的嘴上。吴邪睁着一双我见犹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张起灵,张起灵压根就没看他,这个动作只是想让他闭嘴而已。
吴邪乖乖的闭上了嘴,张起灵这才把手从他的嘴上拿下来。完全无视吴邪一脸的黑线,吴邪张了张嘴似乎是想对张起灵说什么,但是看了看那个黑色的铁皮箱子,还是把话给咽了回去。
“这里面既然是危险物品的话,那就先别开箱子,但是就把这箱子放床底下我要是有人来偷客就麻烦了!要不……咱还是先把这箱子带回去吧……”
张起灵点了点头,对胖子的意见表示赞同。胖子去床底下把剩下的箱子部分挪出来,张起灵拿起那些资料背对着吴邪看了起来。吴邪趁着这个时间赶紧去桌子上擦掉那玻璃上的灰尘, 只是吴邪现在还顾不了这么多,他的当务之急是看出这些照片到底都有什么?
桌子上的土块开始松动,吴邪干脆拿袖子一把把灰擦了下去。只是这桌子上的照片…… 吴邪用最快的速度浏览了一遍,大部分都是考古队那群人的合照。也没有楚光头说的那么吓人,正疑惑不解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楚光头告诉过他:“桌子表面是几张不起眼的照片,但是玻璃和桌子本身中间夹着一层隔板,那层隔板就是为了盖住那些照片用的,把隔板抽出来才能看到底下的照片。而且那层隔板被安置的非常好,应该是谁故意安装的一个机关。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和桌子连成一体的。”
吴邪右手晃了晃隔板,隔板有些松动,应该是之前楚光头来的时候松动的。 吴邪的手装做在玻璃上不断擦着灰尘的样子,一边顺着就就把木板抽了出来,只留了木板的四分之一在桌子与玻璃之间。灰尘散去,照片渐渐的清晰起来。吴邪定睛去看,只见刚刚露出来的那张照片上,好像是一个山洞。不知为什么感觉这么的熟悉,再仔细一看,这不就是他们三个人曾经被密罗陀困住的那个石洞吗!吴邪全身一抖,耳朵里下意识就回响起了那句话:“还好,我没有害死你……”
吴邪的手有些颤抖,但是完全没有耽误他手上的动作。灰尘已经被擦得差不多了,下一张照片马上就要露出来的一瞬间!吴邪突然感觉身后有一道目光如炬般看着自己。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胖子正用力的把箱子从床底下拽出来。张起灵背对着他翻看着刚才在桌子上拿起来的资料,似乎并没有人看着他……但是多年的生死经历让吴邪对自己的感觉完全没有半分的怀疑
。刚才肯定有人在他看这些照片的时候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胖子是绝对不可能的,那就只有……张起灵……
只是他现在顾不得这许多,吴邪用指尖按照照片摆放的顺序从上到下一一的划过……第一张照片是一个水洞的洞口,第二张照片上是一颗巨大的古树,古树下有一个玉台,台上躺着一男一女,均是身着古装,男子脸上覆着一副狐狸面具……
【尸道水洞……七星鲁王宫……】
吴邪的呼吸开始变得有些急促,第三张照片,是一个古墓的结构图,是西沙海底墓……第四张,第五张,第六张,第七张,第八张……全部都是按照他这两年所经历的地点一一的按照顺序排下来的……山东瓜子庙尸道水洞,七星鲁王宫七星疑棺,西沙海底墓,秦岭的参天古树和千棺火龙阵,长白山云顶天宫和那张曾经在吴二白的茶馆儿里见到的同样的那张隐藏着龙脉的风水图,蛇沼鬼城的陨玉,水底的瑶寨,张家古楼的内部结构,密洛陀的石洞……而那最后一张照片,赫然是青铜门内所描述的场景。陨玉为天,冥河为照,古树参天,血流成河……而在桌子的右边的玻璃下面,是那张十个人的合照,还有很多张,其中有一张最为刺眼。吴邪认了出来,那是格尔木的疗养院里,那张床,就是他进入密道的那个房间角落里的床。那床上的被子裹着一个人,那个人头微微的侧过来正好冲向镜头。那人头发极长,有几根覆盖住了那人惨白的脸,吴邪又仔细的看了两眼,这才发现!那个女人竟然是霍玲!霍玲整个人被卷在被子里,好像是处于昏迷状态,身体连着被子被几根麻绳死死地捆绑在了床上。还有的,就是各种各样的尸体。死相千奇百怪,但是都有同一个特点:死的极其惨烈!其中甚至有一张,是一个穿着衣服的女人跪在地上啃食着另一个人的身体,而被啃食的那个人眼睛瞪的死大看相向镜头的方向,双拳紧握,显然是被生吞活剥。肠子已经流到了地上,而那个女人抓起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回过头冲着镜头笑。相当诡异的画面,吴邪这才明白楚光头当初为什么会吓成那个样子!吴邪也才明白过来,当年吴二白烧这栋房子之前留下来的那张所谓:“最能说明问题的照片”,应该是最不能说明问题的那一张,其他的照片无论拿出任何一张来,都会牵扯出更大的东西……吴邪眼前有些隐隐的发黑,这房间的主人显然就是设这场局的人。而这个人……吴邪深吸一口气说道,用手把桌子上的土重新抹的一塌糊涂:“小哥,真看不出来你这么邋遢!你这桌子上都已经结土块儿了,你也不知道好好清理一下!想看一张照片儿咋就这么费劲!”说着,低下头装作愁眉苦脸的样子继续用手擦着桌子上的灰尘。悄儿没声的用身体做掩盖,把那木板重新推回了桌子和玻璃之间……
“终于擦干净了!”
吴邪装作十分高兴的样子,像个孩子得到糖果一样拍了一下手!突然身后传来了一声巨响,紧接着就是胖子的一声暴喝:“有贼!!!”吴邪回过头去看时,只见一只灰色的手猛地抓住那铁皮箱子扯动,动作极大,那手一发现箱子被抱走了,马上就往洞口缩了回去。胖子立即上去抓,一下抓住那手腕,还笑呵呵的冲着吴邪说:“帮忙!”,吴邪一下就明白过来,胖子是在用那箱子引这个人上钩,上辈子没抓住,这一辈子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是谁?!只是这次也只有七八成的把握。吴邪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那人的手腕,结果只两秒钟,那手就已经挣脱,一下子消失在那洞里,接着就听到地板下一阵撞击声,那人往外狂爬而去。胖子从床底下钻出来一把拽住吴邪:“调虎离山,就从这儿守着!”
胖子信心满满的拽住吴邪趴在地上等着那个人爬出来,结果等了半天,愣是连个动静也没有。胖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突然大喝一声:“不好!!!”
说着就往外跑,吴邪急忙跟着他跑了出去。出了门就看见张起灵和那个人打在一起!那人的伸手也很是灵活,身高跟张起灵差不多……差不多?!!!
吴邪眉心猛的一收!胖子只觉得旁边一阵风刮过,反应过来的时候,吴邪已经从他身边冲了出去。吴邪的动作很快,助跑蹬地,在空中一个空翻,一脚蹬在了那泥人的后背上!那泥人被被吴邪一脚撂倒,张起灵趁机上前准备把那人治住!突然那人不知道在空气里撒了什么东西,好像是红色的粉末,张起灵动作一顿!突然倒在了地上,而且肢体完全没有任何条件反射的支撑。就像是全身上下的骨头都被抽走一样,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那个泥人趁着这个机会像个泥鳅一样滚进了草丛里……
“卧槽!小哥!”
胖子跑上前去一把把张起灵扶了起来,结果张起灵全身上下软的跟一摊泥一样。
“小哥!小哥!”
胖子拍了拍一张起灵的后辈,突然身体猛的一抖!一大口血喷了出来!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哎!小哥!”
吴邪完全无视张起灵晕了过去,而是抓起地上的那堆红色的粉末闻了闻……一股极其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脑袋里灵光一闪,突然想起来上辈子张起灵制止齐羽说出真相的时候,身上也是这个味道……
吴邪用手捻了捻那些粉末,他的手上有汗液,那红色的粉末一遇到汗液竟然一下子就变成了像毒血一样的红黑色液体从吴邪手指上流了下来……
“麒麟血竭……”
【麒麟血竭,引之麟血。若遇麟血,两而断绝……】
“齐羽……”
吴邪的拳头攥的死紧,指甲刺进皮肤里的痛楚,也已经完全被他的愤怒所掩盖!
吴邪回过头看着已经昏过去的张起灵。胖子看着吴邪的眼睛,着实吓了一跳!那是一首犹如诗蛇一般的眼睛,阴冷的刺骨!
过去的种种,印在脑海里想忘也忘不掉!以他张起灵的身手,怎么可能制不住齐羽!!!他刚才是故意的,他是故意放他走的……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