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17】







张起灵仍然处于昏迷之中,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张起灵已经昏迷了将近二十个小时,胖子和云彩一直守在他身边。反倒是吴邪,跟个没事儿人一样,自打回到竹楼就看着那堆红色的粉末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云彩从外面回来,手里端着一个药瓶。坐到张起灵的床前,把药品递给胖子……
“这是我去赤脚医生那里拿的说是能醒脑的药,给他涂在太阳穴两侧应该能让他快点儿醒过来……”
胖子点了点头,又看看手里的药瓶。回头一看吴邪坐在门口发呆,直接走上前去拍了吴邪一巴掌,反倒是把吴邪吓了一跳!
“天真,你知道你胖爷我笨手笨脚的。你手细,给小哥醒脑的事儿我看还是你来吧……”
吴邪把视线移到了胖子手上的那瓶药上,即使心里有千般的不愿意,最后还是认命地把那瓶药拿了起来。坐到张起灵的床上,轻轻的把手穿过他的脖颈把他的脑袋放在自己的腿上。把药膏抹在手上,轻轻的涂开抹匀,然后两个指头恰到好处的按在张起灵的太阳穴上,轻轻地打着转按摩。只是吴邪的集中力根本就不在这上面,所以张起灵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吴邪的眼睛里布满了阴霾,似有神却无神的看着自己的脸……
“吴邪……”
“啊?”
吴邪回过神来,刚好和张起灵的目光对视。吴邪微微的笑了一下:“醒了~”。
张起灵有些发愣的看着吴邪的笑,时光荏苒,好像是回到了蛇沼鬼城的那个晚上。他也是这样枕在吴邪的腿上,他低下头对着自己笑了一下。其实不得不说,张起灵那一瞬间眼里真的是只有吴邪一个人……
“那红色的粉末好像是能跟你身体里血起冲突,让你全身上下使不出一点力气。你是不知道你当时就跟个没骨头的人似的直挺挺的直接倒下去了,说实在的没毁容就不错了。差点儿没把我跟胖子吓死了,我说你下次拼命的时候好歹也注意一下周围,你……”
话还没说完,枕在他腿上的那人已经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吴邪见他睡着了,便把他的头轻轻的抬起来放在了枕头上……
第二天张起灵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天光大亮!只是那股闷热的气流,却仍然没有任何的消减。尝试着站起来,已经可以使上力气了。只是头还有些昏昏沉沉的……走出竹楼,就看见胖子站在院子中间深吸了一大口气,顺便伸了一个懒腰!现在的时间,正是一天当中太阳最毒热的时候。张起灵的目光从胖子的身上移开,几乎是下意识地寻找着吴邪。只看见吴邪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看着远处的大山发呆,似乎这里的气候,并没有对吴邪造成什么影响。其实事实也是如此,这里的气候跟江南水乡的差不多,吴邪自小就生长在杭州,这里的闷热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可就要了胖子的老命。胖子呲牙咧嘴的把衣服兜起来扇了扇风,一回头就看见张起灵站在门口看着吴邪,胖子兀自啧了几声,走上前来,一把勾住张起灵的肩膀:“天真就在这又走不了,走走走走,咱哥几个出去走走,找条溪泡会儿,否则我非馊了不可。”
吴邪听见胖子说这句话的时候,便回头看了一眼两个人:“正好,我也想出去泡泡澡了。”说完还指着一个方向说:“我记得来这个村子的时候有一条小溪,好像就是这边……”几个人说走就走,带了几瓶水,沿着那个方向走。一路上胖子还在调侃,说如果要是带个澡巾的话,这架势就是直接去澡堂泡澡了……张起灵和吴邪十分有默契的对视一眼,都没有里胖子……
三个人毕竟还是人生地不熟,沿途问了几个村民,村民给指路,很快就到了那个地方。胖子摘了芭蕉叶挡在头上,那个样子看着很像猪八戒扛着芭蕉扇的样子,怎么看怎么有喜感。胖子一路骂太阳一路七拐八拐走出了寨子。寨子和溪涧基本相邻,山区的寨子建在溪涧的旁边,寨子和溪涧之间是石头滩子,下大雨的时候水会漫上来,这些石卵可以起到一个缓冲的作用。我们在埂上眺望了一下,戏水的人还不少。碧弯弯的溪涧水比我们在下游看到时平静,走到溪边就感觉一股凉意扑面而来。游玩的大部分是孩子,十五六岁的女孩子都不穿内衣只穿着衬衫,湿透的衣服贴在身上显出了曼妙的身材。胖子一下就来劲了,三两下脱掉衣服就往溪水里冲。吴邪笑着戳了戳张起灵的胳膊让他看胖子跑开的方向。
“小哥,你看胖子这怂样,像不像猪八戒看见蜘蛛精?”
只是张起灵却皱了皱眉头,吴邪才反应过来:他可能没有看过西游记……
意料之中的张起灵没有说任何话,吴邪没趣的摇了摇头,就往水里面走,走了两步看张起灵没有下来就直接回过头看着他的方向……这两个人一个站在岸上抱着手臂,另一个站在齐腰的水中仰视着站在岸上的人。
“小哥……”
良久,吴邪似乎是受不了对方的冷漠如冰,开口叫了张起灵一声。这一次张起灵倒是很给面子的把目光调适到和吴邪目光对视的角度。就看见吴邪欲言又止地看着自己,好像想说什么话却又不敢说。最后脸都憋红了,才终于说出了一句话:“那个……小哥,其实我在塔木托的时候就一直想问你……为什么你阻止我说话的时候总是捂我的嘴?”
“?”
张起灵有些皱眉的看着吴邪,他实在是不知道这个人的脑子里到底想的什么?
“其实我是想说……你之前……洗手了吗?”
(🐦🐦🐦🐦🐦🐦……)
吴邪实在说不出张起灵到底是在用什么样的眼神看着他…就像是警察看着精神病人一样。反正人家从始至终就没有再说过一句话,倒是给吴邪弄了个大红脸。转过身一步一步的往水中央走,走到最中间的时候已经快没过了他的胸口。双腿一抬,整个人用力往下一沉!霎时间,冰凉的溪水涌进了他的双耳,周围一片寂静,什么都听不到了……
水温不凉不热,吴邪很是享受的闭着眼睛靠在石头上……胖子坐在他旁边的水里,非常的安静,安静的有些出奇,这完全不像是王胖子的性格。吴邪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就看见胖子睁着眼睛看着天空,似乎是若有所思……
“天真”
“啊?”
“你看天上那朵云彩……”
吴邪抬起头看了一眼悬在他们上方的那朵云彩,洁白无暇,像极了那个女孩儿的脸……
“她是你心中最美的云彩,你要用心把她留下来~~~”
吴邪闭着眼睛悠哉悠哉的唱出了一句最炫民族风,突然就感觉周围又静了,只不过这一次是安静的诡异!然后就听见哗啦一声!旁边水花四溅,再一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胖子一下从水里坐了起来,吴邪恢复了他吴小佛爷的招牌笑容,一脸邪魅的冲着胖子笑了一下:“我帮你把她留下来……”那个时候凤凰传奇明明还没有出道。那么吴邪……
吴邪笑看着胖子的脸上一会儿青一会儿红,正准备来一个革命式的拥抱!突然感觉脖颈上被一只肥手给死死的抓住,嘴里还没吐出一个字儿,就感觉那只手把自己的脑袋按进了水里!吴邪在水里隐隐约约听见胖子在上面骂:“他娘的你个没良心的!淹死你老子去偿命!”
吴邪挣扎着从胖子的手下挣脱出来,抹掉脸上的水渍。就看见胖子整张脸都在抖,显然是气急了! 只是吴邪马上恢复了一本正经的表情,伸出手拍了拍胖子的肩膀,凑到胖子的耳边轻声的说道:“我只剩下你和潘子了,得答应我,无论我以后变成什么样子……不要救我……”
胖子看着吴邪的眼睛,这个心思一向十分缜密的男人第一次猜不透也看不透吴邪。什么时候开始……想当初那十年的光景,他是陪着吴邪一起走下来的,可以说吴邪的每一步蜕变他都看在眼里。只是,他却从来都没有注意到……吴邪的眼睛,现在竟然已经变得比张起灵还深邃了……
没想到吴邪竟然笑着看了一眼,已经在树底下睡着的张起灵,又看了看高脚楼的方向:“要起火了……”
——————————
果然,那场预料之中的大火如约而至。几乎只是经历了不到一分钟,就已经把整个天空都染成了红色,麒麟血还没有完全恢复功效,张起灵现在还躺在阿贵的竹楼里休息……吴邪和胖子站在火场外面,看着这熏天的大火,两个人倒是都没有什么反应……村民们各自拿着水桶往里面泼水,但是火势却仍然不见变小……
“你之前怎么不看看里边的东西,你明知道这房子早晚得被你二叔点着……”
“……我对这些东西早就已经不感兴趣了。”
胖子看着吴邪一脸惊讶的说:
“我靠!浪子还真是能回头……”
吴邪看着胖子笑了一下,这才想起来,这是胖子上辈子在青铜门前跟他说的那句话。是啊,浪子回头金不换。只是他这一次,都说只要回过头,一切就还来得及……只是,吴邪这一次,根本就没打算回过头……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