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18】







虽然说巴乃这个地方是穷乡僻壤,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地方还真是神奇,白天热的要死,晚上冷的要命。张起灵醒来以后胖子和吴邪对他说高脚楼被烧的消息,张起灵的眼睛里有过一丝惊讶的神色闪过,但是也没有说什么……
傍晚时分,天上阴的厉害。看来马上就要有一场大雨濒临了……吴邪怀里抱着一个箱子,轻轻地敲开了阿贵的房门。阿贵睡眼惺忪的打开门,问吴邪有什么事?
“你这有没有剩余单独的房间?我想整理一下装备明天要用的东西,有些吃的怕变质,我用火烤熟带走。”
阿贵看了看他手中的箱子,然后点了点头。带着他去了隔壁的一个像是仓库的地方。吴邪道了谢,阿贵就先回去睡觉了。确认周围没有人后,吴邪从手机的夹层里拿出另外一张电话卡插进手机里。开机以后,熟练的拨出了一个电话号码……
“老吴,你可终于接电话了。”
“阿宁醒了吗?”
“早就醒了,打你电话一直打不通。根本就没办法联系你。你那针血清注射的还真是挺有用,从蛇沼把她给救出来的时候她脸上都起尸斑了。我还以为你精神错乱,让我救一个死人……”
“她要是真死了我就不会让你救她了,现在没时间跟你唠叨。装备准备完了吗?”
“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啊?王盟现在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就可以出发。”
“多谢了。从今天开始,每天给阿宁注射一针血清。你也注意点周围,万事小心。”
“得嘞!你也小心点儿,那龟息草也只能维持你一个星期的体力。你算好时间了再行动,别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知道了,多谢。”
“……其实应该是我谢你。”
“不说了,我挂了”
吴邪把手机电话卡拔出来以后直接关机。
点燃篝火,把那箱子里的铁块儿拿出来和香炉绑在一起放在火上烧。这长满疙瘩的铁块里,应该是燃烧密洛陀尸体所留下的尸块儿。吴邪后来下过一个斗,斗里说这密洛陀尸块的尸液一旦要是进入人的伤口,人的身体组织会马上被尸液腐蚀吞噬,人也会变成和密洛陀一样的怪物。据说这是密罗陀是长生实验的牺牲品。
《异绛》中记载说:“长生有药,曰密罗; 乃形貌怪异之物,燃脂有异香。以尸覆油拋火焚烈,成乌丹。其液入肌理,人化异物。”
张起灵身上之所以有这种味道,应该是当年他跟考古队一起进入山洞的时候遇到了这种怪物的袭击,身上粘了密罗陀的尸液,后来又不知道经过什么原因,这种味道就留在了他的身上。吴邪把这铁块包在香炉里架在火上焚烧,这里面的味道很快就已经充满了整个屋子。吴邪嫌弃的捂着鼻子,那气味儿很大,看来一会儿有必要要换一身衣服。很快,香炉上已经开始有油脂一样的东西递进了火里,吴邪把那油脂装进事先准备好的瓶子里。然后快速的灭掉火炉,打开门窗让那些风迅速的把这些异味带走。大功告成,吴邪满意的把瓶子放进自己衣服的口袋里。回到房间换了一身衣服,然后钻进被窝,大被蒙过头,美滋滋的准备明天给盘马一个惊喜,趁着现在有床睡的时候赶紧补一个美容觉,只怕过了今天晚上。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估计他都不会有好觉睡了……
第二天中午,三个人吃过中饭,胖子去去化肥厂借浓硫酸。张起灵和吴邪去找由阿贵的带领下去找盘马,出乎意料的等待。两个人一直从太阳高悬到夕阳落山,愣是连盘马的影子都没有看到……盘马的儿子十分抱歉的看着两个人,说如果盘马回来一定去通知他们。阿贵很没面子,嘴里骂骂咧咧说这两父子太不像话,三个人一起走出来,正好碰到盘马的儿子急匆匆地路过,后头跟着一批人,直往山上去了。
阿贵抓住一个人问怎么回事,那人道:“阿赖家的儿子在山上发现了盘马老爹的衣服,上面全是血,老爹可能出事了,我们正找人去发现衣服的地方搜山。”
“是在哪儿发现的?”阿贵忙问。
“在水牛头沟子里,阿赖家的儿子打猎回来,路过发现的。”
“这么远?”阿贵显得非常惊讶。
“两位,水牛头沟子离这儿太远,要走大半天才能到。你们先回去,我得去看看。”
说着就跟了上去。吴邪和张起灵对看一眼,一个脚前一个脚后的跟了上去……
村民们聚合起大概二十人,举着火把和手电,带着猎狗往水牛头沟走。山路四周漆黑一片,这些村民一边叫喊一边让猎狗闻着衣服去。这里的林场都被砍伐过一遍,前路并不难走,巴乃现在正值雨季,刚刚下过一场大雨,山上多有积水坑,里面全是山蚂蟥。一行人一直走到保林区,路才难走起来,只是这里的山路虽然难走,但是和塔木托比起来实在像是散步一样。吴邪和张起灵这两个人都是练家子,走的更是如履平地,倒是让阿贵他们很是惊讶城市里的人居然会有这么好的体力。一行人往大山的深处走去,吴邪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按照以前的记忆勾勒出了一副地形图:水牛头沟一带是大保林区和护林区的边界线,羊角山在大保林区,周渡山在护林区,中间是水牛头沟。羊角山后面是深山老林……那魔湖应该是在羊角山的斜下方偏37°,直线距离大约六十四米的位置……吴邪在心里定了一个坐标,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离虹吸效应的时间还有将近二十六个小时的时间。
时间过得很快,前半夜头上一行人才走进沟里,发现血衣的人指了指一棵树,就说衣服是树上发现的,村民领着猎狗在树的四周搜索了片刻,没有任何所得,只能勉强看到一些血迹,几个方向都有。带来的几只狗派上了用场,猎手们都带着枪,子弹上膛后兵分几路往远处去找,张起灵和吴邪两个人,跟着阿贵那一路往羊角山的方向走。
山狗相当剽悍很快就闻到了味道,一路引着我们往山谷深处走去。一路无话,走到后半夜月牙顶在头上,狗似乎找到了目标,我们在羊角山山口附近停下下来。那是山腰上的一个斜坡,因为泥石流的关系树木很稀,斜坡非常陡,且泥土湿滑,猎狗拉着众人前进,艰难地半爬着来到一处树下,之后就不再徘徊,而是对着树后的一大片草丛狂吠。
张起灵突然抓住了吴邪的手腕:“小心,有东西”。吴邪点了点头,也反过手抓住他的手腕。云彩在我身边,身体有些发抖,应该是害怕了,月光惨白照在山腰里,四周什么都看不见,但能听到坡下沟里密林深处发出各种各样奇怪的声音。前面发现了一个塌下去的坑,吴邪看了张起灵一眼:“有棺材”。张起灵脸色看着很白,接过吴邪递过来的手电,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跳了下去。阿贵则是显得更加惊讶,他应该是没有想到怎么城里人胆子这么大?这两个人也算是倒斗界的巨头了,想当年吴邪把整个江南的倒斗生意全部垄断,一年之内下过的斗不计其数,虽然说到后来家财万贯,但是让他愁的就是没有地方花。现在干这些东西可谓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更何况张起灵还在他身边。他心里比谁都有底,两个人轻车熟路的拨开那些杂草,张起灵把手电交给吴邪,让吴邪帮他照亮。然后直接把手伸到裂缝内,开始在烂泥里掏起来。
手拔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块粘满烂泥的塑料袋,上面也有血迹,只是塑料袋是空的。吴邪捻了捻塑料袋上粘着的血迹:“血液还是新鲜的,他刚从没多久。”
张起灵点点头,两个人顺着泥泞的道路往上走。张起灵几步就跳了上去,上去以后还不忘回过身来伸出手拽吴邪一把。吴邪的手被张起灵攥在手心里,心里闪过一瞬间的依赖。但那只是一瞬间,下一秒,吴邪就已经把手抽了出来。
猎人们把狗叫了回来,以古坟为中心,几个人各自到四处去找。一拨人往山上去,一拨人顺着山腰,张起灵和吴邪跟着阿贵父女向谷底走,吴邪已经把手别在了腰间的匕首上。一会儿要对抗那几只猞猁,得提前做好准备。正想着,忽然就听到远处另一拨人的方向传来一阵急促的狗吠。阿贵喝问:“出什么事了?”
“当心!草里面有东西!”前面的人叫道。刚叫完一旁的林子忽然有了动静,阿贵端起他的枪开了一枪。吴邪屏住呼吸,隐隐约约的听到身后的方向好像有东西朝他走过来。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俗话又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吴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般!决定以身犯险,便悄悄地往前走了一步,结果却被张起灵一把拉住看着阿贵的身后,叫:“当心背后!”
三只猎狗不停地朝四周狂吠,烦躁不堪。几道波纹在不规则的运动中,逐渐靠近几个人所处的位置,吴邪抬头看了看四周的环境道:“这里草太多了,退到山坡古坟那边。”山泥全是湿的,几个男的上去了,一下云彩就崴了脚,滑下去好几米。吴邪拉了云彩一 把结果自己也脚下一滑,脚下的泥全垮了。云彩崴了脚已经疼哭了,吴邪听着那声音离他越来越近,手上便一发力!一把把云彩推到了山坡上面,张起灵单手把她拉了上去!
“小心!”阿贵突然朝吴邪一声大喝!吴邪往旁边一滚,就感觉旁边有风刮过。抬头的时候正好对上两只碧绿的眼睛,那猞猁的眼睛里放着寒光,一张脸狰眉狞目。脑袋上一大堆烂泥滚了下来!张起灵从上面跳下来一把拽住吴邪:“踩着我的背上去。”
“快上来!”上面的阿贵大叫,满头冷汗。
吴邪知道最后会发生什么,不犹豫的一脚踩到张起灵肩膀上,张起灵猛地一抬身子把他送了上去。上面的阿贵拉住吴邪的手,想把他拽上来。 张起灵已经踩着旁边的那些坑坑洼洼跳了上来,帮着阿贵去拉吴邪的另一只手。
忽然听到云彩一声惊叫,那只更大的猞猁从下面的草丛里纵身跳在山坡上借力!猞猁跟猫长得很像,吴邪后背升起一股恶寒!阿贵条件反射的放了手,张起灵还没等抓紧吴邪,就眼睁睁的看着吴邪一下摔了下去!吴邪的肩膀凌空被猞猁咬住,一下子咬了个对穿!落到地面上的一瞬间!吴邪接借助身体的惯性滚出去好几米,借着机会狠狠踢了它一脚,把那只猞猁踢了出去。刚一抬头就看见张起灵拿着阿贵的猎刀从山坡上又滑了下来,吴邪的瞳孔猛的缩了一下!
“回去!!!”
四周所有的草都几乎在动,刚刚被踢飞的那只刚落地就已经恢复了攻击的姿势,再次朝着吴邪猛扑过来。在离吴邪只有三十厘米的时候,吴邪一个撤步躲过了他的攻击。眼见着张起灵已经马上朝他这边赶了过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张起灵远远的看见吴邪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捂着伤口转身朝着山谷的深处跑去!他这才明白过来,吴邪这是要替他引开那两只猞猁!
吴邪现在身上的血腥气味儿十分的浓厚,那两只猞猁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跟着吴邪往山谷的深出跑去!
吴邪拼了命的跑着,他知道盘马就在那里,但是如今这个状况。两只猞猁在后面穷追不舍,他能不能有命到达盘马所藏身的地点都是一个最致命的问题!
只是他现在不能停下,一旦停下就是一个死!他不能死在这里,他大仇未报,怎么能死在这两个畜生的手里?!
正跑的全神贯注,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了张起灵的一声急吼:“吴邪!!!”
很少听见他这种语气,所以听见这声音的一瞬间吴邪的脚步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停顿了一下,张起灵离他现在至少有将近一百米的距离,如果要是救他根本来不及。而且这里离盘马藏身的地点还有一段距离,电光火石之间,那两个黑影已经窜到了旁边…………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