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19】






忽然眼前寒光一闪,吴邪当时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听见身后那只猞猁一声极其惨烈的嘶吼!身后有一大股温热的液体溅在的自己的脖颈上。回头看时,那只猞猁的脑袋已经被阿贵的那把猎刀整个劈开!眼睛突出眼眶瞪得死大死大,显然这只猞猁是在扑向自己的那一瞬间被人一击毙命,而另外一只看见同伴的惨死,低嚎了一声便转身朝山谷的深处跑去。吴邪回头看向身后张起灵的位置。他的右手还抬着,维持着一个平抛的动作!看见吴邪没事,张起灵长舒了一口气,眼睛里面少有的焦急平复了下来。喘了好久才一步一步有些艰难的走向吴邪……
刚才那只猞猁扑向吴邪的时候,他几乎是完全没有犹豫的就把猎刀甩了出去!长时间的训练,让他根本无需瞄准目标就可以直接顺从着肌肉记忆正确的瞄准!但是那是在七十米以内,刚才他和吴邪之间的距离已经超过了九十米。如果稍稍有一个偏差,那把猎刀毫无疑问会要了吴邪的命。他之前本来想用这个方法把吴邪救下来,只是距离拉的太远。如果这是别人,他兴许可以放心大胆的尝试。可这个人不是别人,他是吴邪!又或者是……他的吴邪?…
他刚才几乎是在用自己的身家性命在赌,他在和死神谈判。从未有过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心脏,他本来以为他在这世界上不会有任何的牵绊,不会有任何的软肋。但是猎刀离开他手的那一瞬间,他似乎找到了他自己的软肋。在这生死的瞬间,如果中招的是吴邪。如果倒在他面前的是吴邪……他该怎么办?……答案……或许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吴邪引开那只猞猁的时候,他的心就一直被揪着,直到方才看到吴邪完全安全才放下心来。他实在是说不出自己为什么会对吴邪有这样的感觉?那是他在这世上从未有过的。这感觉,让他想起了在吴山居的时候,那时他们刚从西沙海底墓回来。他的双手扼住吴邪的喉咙,但是无论手上怎么样的用力,他的心里却始终有一把手在制止他的行为,甚至到后来导致他直接急火攻心喷了血。他也终究没有下去手,因为他的心脏……有着从未有过的疼痛感……
四周寂静的可怕,吴邪满身是血的看着张起灵。张起灵一步一步的走向吴邪,只是那脚步在吴邪的眼睛里看着有些沉重,吴邪本以为是张起灵身体里的余毒没有清理干净,走路都有些踉踉跄跄的。刚才为了救了自己的命,人家一路狂奔过来差点儿余毒复发,自己也不好意思在原地干站着。于是他也朝着张起灵走过去,走过去了同时还热情的张开双手准备扶他一下。但是张起灵……吴邪有些懵,不是很懵,是非常的懵!!!张起灵今天……似乎有些不对劲儿……不对,这是他娘的不对劲儿啊!!!
“小……小哥,你怎么了?”
吴邪张开的双臂尴尬的停在空中,张起灵却是紧紧地抱住吴邪的身体。两个人胸膛吻着胸膛,吴邪能清楚地感受到张起灵的心脏在胸膛里快速的跳动,那跳动的速度,甚至超过了他自己的心率。张起灵的体力体能超过了吴邪不止十倍,这几步路就连吴邪都没有大喘气。可张起灵怎么会?……
“小哥,你是不是不舒服?是不是余毒还没清干净?你,你心脏怎么跳的这么快?……”
吴邪顺势把双臂往回一收!也轻轻的抱住了张起灵的身体。吴邪用自己平静的嗓音安慰着张起灵,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强大如神佛的男人竟然会在他面前表现得如此不堪一击。说实在的,吴邪十分讨厌对张起灵的依赖感,甚至有的时候这种感觉让他想杀了他。他身上所背负的使命和罪恶,不允许他在对这个在他心里最重要的男人,动一丝一毫的感情。可是,天不作美,甚至有的时候事与愿违……可是就算有再多的感情,他也绝对不能再动。对于眼下的情况,他只能把心里的那些情愫压下来,不着痕迹的转化成兄弟情……张起灵记得上一辈子的事情,他现在仅仅只是处于一个失忆的状态。重新开始了一切,他记得所有,记得使命,却不记得吴邪。不过忘了也好,忘了的话他就可以按照原来的计划把吴邪拉进那个局里。忘了的话,吴邪也可以继续恨他……
两个人的动作僵在这里不动,吴邪正想着怎么脱身。突然听到远处山谷里传来了猞猁的吼叫和呻吟声,吴邪趁着这个机会一下子把张起灵从身上推开,还故作紧张的看着山谷的方向:“什么声音?”
张起灵没有说话,反而握紧了吴邪的手, 隐隐约约的只见远处山谷走过来一个黑影。那黑影走到了月光下,才露出庐山真面目!一个干瘦的陌生老头,浑身都是血,手里提着一把瑶苗特有的猎刀,那只大猞猁被扛在背上,已经断气了……吴邪攥紧了张起灵的手,示意他看盘马身上的麒麟纹身。果然,十分满意的看到张起灵惊讶连带着疑惑的表情!盘马看着张起灵,鼻子动了一下。眉头皱的很深,用当地话问了两个人一句,两个人互相瞅了一眼,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便没有答话。张起灵把那只猞猁的尸体过到肩上。三个人一起爬上山坡,上面的人立即跑了过来。看到盘马后显得很惊讶,盘马和他们用当地话唧唧呱呱说了一通。吴邪凑到云彩身边,明知故问的说:“他不会就是盘马老爹吧?”云彩看着盘马点了点头。
一路无话,回到村里天已经大亮了,村里的干事都通宵没睡,带着几个人正准备进山,在山口碰上了。张起灵和吴邪在村公所里吃了早饭,只是两个人都吃的味同嚼蜡。吴邪的肩膀几乎被咬了个对穿,消毒后打了破伤风针,又敷了草药。盘马临走的时候,指着吴邪做了一个手势,阿贵说盘马老爹是让吴邪跟他回家。
两个人站了起来跟了上去,走出没两步,盘马老爹又摇头,指了指张起灵说了一句什么。吴邪心里顿时漏跳一拍,条件反射的拦着张起灵不让他往前走。
阿贵有点尴尬,对吴邪道:“他说,你想知道事情就你一个人来,这位不能去……而且,他还说……”
“说什么?”
  “说你们两个在一起,迟早有一个会被另一个害死。” 说完就扬长而去,张起灵直接赶上去拦住盘马,同时脱掉了自己的上衣:“你看看,你是不是认识我?”
盘马看着他的脸,没有任何的反应便扬长而去……
吴邪拍了拍张起灵的胳膊:“我回来告诉你 ……”,张起灵看着吴邪点了点头,同时又不假思索地皱起眉头来,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吴邪和阿贵朝着盘马离开的方向跑去……
天色一下沉了下来,盘马的儿媳妇关上窗户后席地而坐,风从缝隙中吹进来,气温一下凉爽了很多。
阿贵在一边把吴邪的来意说了一遍,还说我是官面上的人物,盘马看着吴邪说了一句话,阿贵翻译道:“老爹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他大概也能猜得到,他也早就料到有一天会有人问起这件事。你想问什么就问吧,问完就赶紧走,不要来打扰他。”
吴邪笑着点了点头,对阿贵说:“烦恼明天回去告诉剩下那两位,一个小时以后来这里等我……”
阿贵十分惊讶的看着吴邪,似乎不太明白他的用意。吴邪又笑了笑:“酬劳加倍。”
阿贵虽然不懂吴邪的用意,但是既然有钱赚,也不亏。就十分听话的出了门……房间里只剩下盘马和吴邪两个人,盘马的眼睛眯起了一个有些危险的弧度看着吴邪。吴邪侧过身体挡住自己的手,把手伸进自己的衣兜里……盘马也是一脸迷惑的看着吴邪,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吴邪要阿贵这个翻译给赶走?
外面下起了雨,雨声淅淅沥沥的很是动听。吴邪也不理盘马,反而闭上眼睛十分享受的听着这雨声……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盘马估计是熬不住吴邪这样的沉默,磕了磕自己的水烟袋。抬起身子就要走,刚走出没有两步,突然一股熟悉的味道扑鼻而来!!!与此同时,身后响起了吴邪的声音,只是吴邪此时此刻用的,竟然是当地纯正的土话!
“向导老爹,别来无恙啊~”
盘马一听到这句话,身体就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吴邪睁开眼睛看着盘马抖像筛子一样,便慢慢的站起来走到盘马的面前。那老头儿现在完全不敢直视吴邪,似乎是自己的秘密被人窥探了一般……
“你……你是谁?”
盘马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显然他的心里已经是极度的恐惧。
“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怎么?向导老爹不记得我了~当初可是以你为首的五个人把我们领进了羊角山的。那天晚上,你把绳子勒在我的脖子上……”
“你……”
盘马的呼吸突然急促的像是刚跑完一个五公里一样。吴邪朝他走近一步。突然如鬼魅一般笑了起来:“我们回来了,他们让我来接你……”
一句话,犹如一个霹雳瞬间把盘马劈成了两半!!!他的身体都抖如筛糠,惊恐之下,盘马甚至觉得吴邪身上弥漫出来的味道愈加的浓烈!那,是死亡的味道……











盘马心里是崩溃的,不要以为做了坏事就没有报应。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欠下的债,早晚都是要还的……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