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20】






窗外惊雷闪过,大雨倾盆。屋子里的气氛诡异到了极点!盘马像个木头人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或者说他的神经已经不受他控制。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在逆流。眼前一片发黑,唯一感受到的嗅觉却只能闻到弥漫在空气中的那种死亡的味道……
吴邪端起刚才放在他面前的茶杯灌了一大口水,顺带着把藏在舌头下面的东西和着水咽下去。味道十分的苦,吴邪吐了吐舌头,在心里顺带着把老痒翻来覆去的问候了他祖宗十八遍!
“你是……”
盘马的眼睛不敢直视吴邪,只是直直的看着眼前的那炉火,那炉火正旺,盘马已是满头大汗。
“你想做什么?”
“我不想做什么,我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如实回答,我可以向你保证,我马上离开这个村子。但是如果你要是说谎……”
吴邪顺手拿起旁边的麻绳套在了盘马已经僵硬的脖子上。那感觉就像是一条阴凉蛇盘在了脖子上,吴邪把脸从后面伸到了盘马老爹的脸旁,在他耳边轻轻的说:“老爹是个聪明人,你应该不会像你那四个同伴一样……被勒死在相同的地方吧?……”
盘马的身体又是一抖!
“他们四个……都是你杀的?……”
吴邪走到盘马的面前:“他们四个都不识抬举,其中有两个竟然还搬出了这个村子。他们以为只要远离这个地方,就可以没有报应。但是……无论如何,我都会找到他们。他们死的时候拼命的挣扎,他们的眼珠突出到眼眶的外面。就像当初你们把绳子勒,在我的脖子上……”
吴邪悄无声息的走到盘马身后,猛的拽紧了手里的绳子!
“就像这样!”
盘马被他勒的往后忽的一倾,一下跪倒在地上!其实吴邪手上没有使出多大的力气,只是盘马做贼心虚而已。
吴邪低下身子看着盘马:“向导老爹,不要以为做了坏事,就没有报应。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无论你逃了多少年,无论你逃了有多远。就算到了阴曹地府,我们迟早都会找到你……”
“我们,我们当时也……也是……”
“千万别跟我说什么你们当时一时糊涂那种话。你们把我们勒死以后扔进了湖里,拿走了我们所有的装备。但是当天晚上就在你们都离开的时候,我们就从那湖里爬了上来……因为我们心里有怨气,阎王不收我们,让我们在这里报了仇,再把凶手一起带下去……”
吴邪不停地在盘马身边慢慢的转着圈子,这是吴邪自创的逼供方法,用以扰乱人的注意力。如果你一直站在他面前跟他说话,他就只会注意你说站立的那个位置。但是如果你在他身边不停地转圈,它就永远都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就像这个时候如果你在身后轻轻的点一下他的脑袋,他绝对会以为你用一把枪指着他的后脑勺,心脏不好的人当场就可能吓过去。吴邪是在不断地探索着盘马内心的心魔,把那些他恐惧回忆的往事在他面前无限的放大!到达他崩溃的临界点,最后找到一个破绽,一击崩溃!!!
吴邪在他身边不停地走着,又从兜里偷偷的掏出一个东西,在自己的脖子上划了一下。
“你们都没死……”
“死了~你们当时做的那么的彻底,杀人的手法简直堪称完美。把我们勒死以后又把我们沉进湖里,我们怎么可能不死?”
盘马抖如筛糠,他不敢抬头看着吴邪,听到这句话却突然低下头看了一眼吴邪的脚。突然想到什么,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翻过身一把抽出的架在墙壁上的猎刀回过身来直指吴邪的胸口!眼睛里居然也恢复了几丝神色!
“鬼怎么可能有影子!”
吴邪看着盘马,戏谑的笑了一下。
“你还真好意思说自己是苗族人,借尸还魂没听过吗?这个身体本身不是鬼。只不过昨天在羊角山的时候,我借着他的阳气还了阴而已……”
吴邪唇角微翘,因为他明显又看到了盘马的手重新恢复了颤抖的模式。刚才这个问题还得的却是棘手,要不是他自己的反应能力够快,恐怕现在已经露馅儿了。
吴邪重新又站到他旁边:“我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只要你如实回答。我不会为难你的家人。”
盘马的拳头紧紧的攥紧,心里的恐惧已经彻底的没顶。他感觉到自己已经濒临死亡,那种窒息的感觉就像是一根绳子在他脖子上渐渐地收紧,让他呼吸不上来。
吴邪的眸子有些黯淡,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常,盘马滩软的坐在他前面,身上不断的流出汗珠。
“卧佛岭的猫儿山有座庙里的塔塌了,那里面有一个镜儿宫。一九七四年的时候,我有一位朋友从里面偷出了一个宝凾,但是他没有安全出来,因为他的眼睛被人割瞎了……”
“你!你怎么!”
吴邪心里一颤!问对了……
“我的朋友说他最后只看见那个苗人首领身上的麒麟纹身。这么说,他的眼睛是你割瞎的?!”
吴邪装作很愤怒的看着盘马,而盘马的脸色早已经变得青白青白!
“不是!”
盘马的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
“我身上的这个是假的!你朋友的眼睛不是我割瞎的!割瞎他眼睛的人是你身边的那个人!他身上的麒麟纹身有草药味儿!我身上没有,我只是一个替代品!他才是真的!”
吴邪尽力压住心里的浮动,表面上平静的看着盘马:“你确定那个人真的被割瞎了?”
“确定,是我眼见着他被割瞎的。”
吴邪只觉得脑中轰隆的一声!好像有什么没有发泄出去的闷气在胸膛里喧嚣着要冲出来!
【如果陈皮阿四真的已经在一九七四年就已经瞎了,那云顶天宫里的……真的是吴三省?!只是他什么时候会耍一手铁弹子?!那顺子是……】
吴邪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脑袋里面慢慢的捋过一些曾经被他忽略过的细节……顺子早在五年前就已经死了,带着他们去云顶天宫的人不可能是真的顺子,这一点他早在上辈子就已经知道了。他记得非常清楚,他看见顺子牌位的时候,还跟胖子调侃了一番,莫不是顺子是那样的朋友?……顺子中途被陈皮阿四叫走,他躲在岩石后面偷听到的对话。很显然他们当时是在计划着什么……能和吴三省配合的如此天衣无缝的人……吴邪心中这才终于明了!这世界上除了解连环,恐怕是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
吴邪自嘲自讽的苦笑一声。
【吴家三爷可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我吴邪当真是自!愧!不!如!】









发下明天的预告:
“你确定他真的瞎了?”
“确定”
————————
“你到底是谁?!”
“苗者,见麒麟,万事皆从之……”
————————
“super吴,别来无恙啊”
“你的命还是我救的,无恙的人应该是你吧。”
————————
“小哥!快救吴邪!”
“我用不着你救!回去!”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