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21】




“咔嚓!!!”
窗外,又是一道惊雷劈过!盘马吓的周身一抖,差点儿扑在地上。吴邪趁着这个天时,一把揪起盘马的脖领子!
“他们等急了,在催我了。时间到了……你该跟我走了……”
经过刚才的一番对话,盘马已经对眼前这个人的话深信不疑!他也更加的相信他眼前的这个人是他曾经杀了的那些人中的一个,他借尸还魂,来找他索命!!!
盘马的双手几乎是下意识的挥舞!突然一把拽散了吴邪的领口,只见吴邪的脖子上有一道十分清晰的紫色勒痕!而吴邪的嘴里全是鲜血,眼睛瞪得死大,几乎都要凸出眼眶!这正是他那天晚上勒死一个人的时候的惨状。
“你勒死我的痕迹还在,我呛出的鲜血还没有干。你在外面逍遥了这么多年,今天也该还了!!!”
吴邪一把拽住盘马的衣服,暴喝一声:“走!!!”
说着,手里紧拽着盘马的同时一脚踹开了大门!大雨倾盆而下,几乎是在几秒钟就浇湿了吴邪的衣服,盘马用尽全力想要摆脱吴邪的控制!但奈何吴邪的手就像一把钳子一样,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是徒劳无功!吴邪都有已经不是那个天真的吴邪,以他那十年里的经历和历练,身经百战的他难不成还怕拗不过一个年过古稀的盘马?!两个人在倾盆大雨中疾步而行,朝着羊角山的方向走去!眼看着马上就要越过第一个山包,突然身后飘飘忽忽的传来了胖子和云彩的声音!
盘马刚要开口朝着方向传来的声音喊,吴邪却比他更快的喊了一声:“我在这儿!”
这声音像极了一个被挟持的人在大声的呼救,这一次吴邪是用普通话说的。盘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是听到吴邪这么放心的跟那边的人说话,心里大骇!回应他的人肯定是来帮他的,说不定也是他曾经杀死的那些人回来找他偿命!
吴邪似乎是看透了他的心思,完全没有给盘马缓冲的机会,贴在他耳边继续用当地的土话说到:“他们三个马上就到,我们四个压着你,你今天死定了!”
盘马的身体你在那一瞬间僵硬的像是一根木头!吴邪心里明白,已经把他逼到了绝境上,果不其然。突然听见盘马暴喝一声!回身快速的扼住了吴邪的喉咙,把他的后背死死的抵在一块大石头上!在这个角度,吴邪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盘马浑浊的眼白里已经大量的充血,很显然是惊吓过度导致的!
吴邪心里暗自发笑!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他知道他自己……已经疯了!
趁着盘马全身关注地掐住他的脖子,吴邪猛的一抬腿!一下踢中盘马的后心,盘马下意识松了手,滚到了一边。
吴邪的耳力非常的好,就算是在滂沱的大雨中,他也可以清晰地听到三个人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趁着盘马还没有站起来,吴邪抓住盘马的衣服就冲着三个人的脚步声喊:“救我!!!”
盘马听不懂吴邪在说什么,下意识的把吴邪说的所有的话都以为是在让他其余的同伴快一点过来,便用尽全身的力气努力的不让吴邪发出声音!吴邪也正是利用盘马生性多疑和听不懂普通话这两个弱点,非常直接的操控着大权!
本来应该是吴邪拽着盘马往山上走,可是现在却变成了盘马“要挟”着吴邪往上山跑!这局势的变化简直太快,连吴邪的心里都忍不住惊叹他这次的计划居然能实施的这么快?!而且是还是朝着天衣无缝的完美境界去的!吴邪一边被盘马托着往山上拽,一边还有心思在心里面忍不住吐槽:到底是盘马太笨太容易入套?还是他设计局面的技术越来越娴熟了?……
不过他倒是希望是第一点,其实有的时候设计局面设计的太过娴熟,也不是什么好事……
不得不说男人八卦起来连防火墙都挡不住,更何况是吴邪这种完全忽视时间地点人物随时都有可能发病的蛇精病!不得不说盘马被他刺激的实在是已经到达了一个可以叫做是巅峰的状态了!吴邪都没有怎么用力,盘马就这么一直拖着他往山上跑。目标,肯定是羊角山。吴邪,对于人的心理琢磨的十分参透!一个人越是害怕去哪里,越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去那里解决事情。这是黑瞎子曾经对他的一个训练,把他带到长白山,让他回想那个人进入青铜门前的那一幕,一遍又一遍。导致他的神经就一段时间都是麻木的,到了后来实在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就往长白山跑。每次都是待一到两个星期然后就如获新生!
这种方法虽然很有效,但是也非常的残忍。一个人如果不被逼到绝境是绝对不会使用这种方法来麻痹自己,曾经的吴邪被黑瞎子的训练逼到绝境。而现在的盘马,也已经被心里的恐惧逼到了绝境……
吴邪被盘马拖拽了一路,他这一路上不断的在喊:“小哥救我!”,“这老头疯了!”亦或是:“救我!!!”
后面那三个人里面,胖子和云彩跑的浑身都是汗,张起灵重伤未愈。那麒麟竭的粉末,让他身上的麒麟血全部失效!他现在也只能比胖子快半倍的速度,跟随着吴邪的声音不断的往前跑着……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吴邪“百忙之中”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现在离虹吸效应的时间还剩下七分钟……吴邪闭上眼睛,隐隐约约的已经能听到了湖水流动的声音。
【时间足够了~】
正想着,突然盘马停了下来,吴邪还没有反应过来,直接撞在了盘马的身上!
这里是羊角山的半山腰,这山底下就是那片魔湖……现在的位置离湖面将近五十七米,下面的湖水已经开始慢慢的“沸腾”起来……
“你逃不掉的,等他们来你就完了。”
盘马抽出猎刀架在吴邪的脖子上:“闭嘴!”
吴邪听话的闭上了嘴,他肩膀上被猞猁咬伤的那个对穿的伤口似乎已经裂开了,刚才他伸手摸了一下,已经红了一大片了。
盘马手上用刀架着吴邪的脖子,眼睛却在四处寻找着逃跑的路线。以前因为他对这里有阴影,这里面的山路又因为雨水的多次侵蚀给改变了不少,上次来这里已经是三十多年前,这山路甚至已经经过了沧海桑田的变化。
最先冲上来的人是张起灵,看着眼前的这个局势。他的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吴邪正想跟他说什么,突然一阵极其沉重的呼吸声破空而来!
“诶……诶,卧槽!你个……老头你把刀给我放……下!这人可不是你想惹就……就能惹的!”
吴邪心里赏了胖子一个大大的白眼。
【你还能再逗比一点儿吗?】
胖子这种人,无论面对什么人物,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只要一句话出口,所有人肯定不出三秒立马破功!!!……除了张起灵……
最后上来的是云彩,她生在山里长在山里。体力自然是比城市里的女孩子要好的多,但是这一路的狂奔也是吃不消。
她一边喘着气一边走向两个人:“老爹,你这是怎么了?!”
吴邪:“云彩你别过来!这老头疯啦!”
云彩摇摇头,又往前踏的一步。
“老爹,发生什么事情告诉我好不好?你快把他放下,要是闹出人命来整个村子都交代不了啊!”
盘马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紧紧地用刀抵着吴邪的脖子。云彩近一步他便退一步……
“小哥……”
张起灵平静的出奇,胖子戳了他一下让他回神。张起灵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突发情况,黑金古刀丢在蛇沼鬼城。
“刀给我”
“啥?”
“腰刀”
“得嘞!”
胖子抽出自己别在腰间的匕首递给了张起灵,张起灵把刀放在手里掂了掂重量紧紧的攥在手里,伺机待发……突然,张起灵又皱了皱眉,把刀塞回了胖子的手里。
胖子丈二和尚摸不到脑袋,一头雾水的问张起灵:“小哥,你就这么放弃了小天真?”
张起灵:“……用不着我”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张起灵肯定都是所有人当中最冷静的那一个。所以,吴邪从盘马的禁锢中解脱的那一瞬间,他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惊讶。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觉得无吴邪有这个能力。至少不会被一个老头儿困住。吴邪的动作很快,快到只有张起灵看到了他的起始动作!等胖子和云彩反应过来的时候,吴邪已经把盘马服服帖帖的压在了地上。吴邪的手压着盘马的胳膊,他感觉得到手下的这个人在颤抖,虽然盘马已经晕过去了,但是这下意识的反应,足可以表现出他内心的恐惧。
云彩离吴邪的距离是最近的,但是她还没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吴邪就已经笑呵呵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从她身边走了过去。吴邪看着胖子那张肥脸,冲着身后甩了甩头:“把这老头带回去的任务可就交给你了。”
胖子抽了抽嘴角:“卧槽!凭啥让胖爷我去?!再说……云彩!!!”
身后一阵风扫过,吴邪只听见云彩的一声尖叫,等再回过头看的时候。盘马的刀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老爹,我是云彩啊……”
盘马没有说出一句话,反而把刀架的更紧!
“你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你再往后就是悬崖了……云彩,帮我翻译一下。”
吴邪在这边儿装着不会说土话的大尾巴狼装的正上瘾,突然云彩又是一声尖叫!盘马一把把云彩推了过来,云彩没刹住车,直接扑在了吴邪的身上!结果吴邪还没有接住她,雨还在不断地下着,云彩脚下一滑,整个人便滚下了山崖!
“云彩!!!”
胖子吓的脸都白了!而吴邪的反应更快!在云彩摔下去的那一瞬间抓住了她的手,但是由于泥土太滑,他的脚没有着力点。他也滚了下去!为了不伤到云彩,吴邪死死地抱着她,用自己的身体给她做了人肉盾牌!他答应过胖子,会把云彩留在他身边……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云彩受伤!
不知道滚了多久,身上的衣服估计已经被尽数划破!突然耳边一静!吴邪赶紧屏住呼吸,他掉进了魔湖里……
更可怕的是:虹吸效应开始了……
最糟糕的是:吴邪和云彩掉下来的这个地方,正好是两个湖的交界处。这里的水是最深,也是水流速最大的地方!
只是这湖泊的奇异之处,便是在于有阴阳双河!就是说虹吸效应一旦开始的时候,就会从一个地方分出一个分界线来,分界线左面的水往左流,右面的水往右流。似乎是地下有一股巨大的气分开了这一段水流,像是一个地下的喷泉一样!
左边的水流一望无边,似乎是通到一个山谷下面的。但是右边的水流是流往上游,那是安全的地带。可是吴邪和云彩两个人好死不死的都落在了左面的水流里!
吴邪怕云彩被水流冲到与山谷下面,便掏出了一根草绳绑住了云彩的手腕,并与自己的手腕相连。这根草绳是他防止万一带出来的,草绳有十米长,就是怕万一有人跟他一起掉进了这湖水里。有长绳互相连着也不至于被水流冲走,如果中间碰到什么障碍物,这长长地草绳也可以做一下缓冲。但是这水流实在是太急了,吴邪可以勉强的站住脚,但是云彩很快就被水流冲得分不清东南西北!要不是吴邪拽着他,估计她现在已经掉进山谷深处了。远处传来了两成扑通扑通的声音!吴邪一抬头便看见两个身影一前一后的朝着他们的方向逆流游过来,吴邪把拽着云彩的草绳一点一点的收进,他拖住云彩的身体。云彩已经被冲蒙了,好像还呛了水。但是……她帮了吴邪一个大忙!
吴邪看着他们越游越近,便在水中努力的稳住脚。朝着两个人的方向大喊一句:“接住云彩!”说罢便拖着云彩的身体,用力的甩了出去!云彩在空中惊呼一声,等到再落入水中的时候,已经是在右边的安全水域里。胖子赶紧拉住了云彩,把云彩手中的绳子过到自己手里。
“小哥!快救吴邪!他肩上有伤,撑不了多久!”
张起灵顺着方向拉住了草绳,在右边的水域里一点一点逆流前进!他这是要跳进危险的水域里去救吴邪!
右肩的伤口已经完全崩裂开来,但是龟息草的功效让他感觉不到疼痛。吴邪奋力的扑打着水面,他尽力的往安全的区域游,但是他现在体力透支,外加逆流而行,想游到安全区域,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吴邪,绳子!”
张起灵死死的拽住草绳,但是吴邪那边的水流实在是太大,甚至已经超过了安全区域的水流。眼看着张起灵的身体马上就要越过那条边界线,吴邪大喝一声:“回去!我用不着你救我!!!回去!!!”
张起灵对这些充耳不闻,反而更加抓紧了绳子。草绳非常的粗糙,这么强大的摩擦力之下,张起灵的那双手就算是再怎么神,也抵不住这么强大的摩擦力。抓住绳子的地方已经被勒出了血,但他没有松手,他也没有放弃!胖子在后面帮着他使劲的拉绳子,两个人拼命的把吴邪往安全区域拽!可是眼见着吴邪就要把这两个人拖进危险区,吴邪下了狠心!反正这一次的目的也是要到这湖底下走一遭,也不在乎这些了。
说干就干!吴邪在水里抽出自己插在靴子里的刀,抬起已经几乎使不上力气的右手朝着草绳砍了下去!
“吴邪!”
“回去!我不用你救我!!”
吴邪一次又一次的抬起手,一次又一次的朝着草绳砍下去!草绳非常的坚韧,不是轻易能被砍断的。
胖子在后面几乎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想把绳子往回拉,奈何对面的水流实在太大!吴邪的手臂又使不上力气,正想再加一把劲儿!突然手上绳子一松!胖子直接坐进了水里!
“吴邪!!!”
胖子赶紧从水里站起来往吴邪那边看,可是他却看见……吴邪像一片落在水流上的枯叶被极驰而过的水流迅速的淹没!
张起灵在胖子的前面,他看到了全程。他眼睁睁的看着吴邪,为了护他们三个人周全,竟然把自己深深的沉到了水底下。湖水仍然在汹涌的咆哮着,只是再也没有看见吴邪的身影!张起灵想越过边界线跳到水里去找他,却被胖子拦腰抱住!
“吴邪不会出事的……”
虽然胖子相信吴邪的命特别的硬!但是,真正让他揽住张起灵的理由,是因为他脑袋里响彻的是吴邪曾经对他说的那句话:“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记住……千万不要救我……”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