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22】






水下的世界,是完全静谧的空间。吴邪把自己的身体沉到了很深的水下,现在他的四周除了漆黑一片的水域,便再也看不到任何的东西。吴邪肩膀上的伤口已经完全被撕裂。只是却完全不耽误他任何的动作龟息草的味道虽然苦了点,但是在关键时刻还是能发挥重要的作用。老痒是这方面的行家,小的时候吴邪去他家里玩儿,他没少跟他鼓捣草药。甚至有的时候还为此被老痒的妈妈劈头盖脸的训斥一顿,当然了,只是在老痒的身上。
吴邪屏住呼吸,在水下像一条鱼一样穿梭自如。虹吸效应带给这片湖波的水流非常的大,吴邪几乎是放松了自己身体上所有的肌肉。即使这样,那水流也会带自主的带着他的身体一直冲到了山谷的下面……
那下面的水温异常的冷,只是吴邪现在像一个草人一样,封闭了自己的感官,不用呼吸也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但是龟息草的功效只能维持五天的时间,他必须要在这五天的时间内,抓紧一切。他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马上进入当年被困的那个玉矿洞里,他总是觉得那条玉矿里面有什么东西是被他上辈子忽略的……
吴邪潜到了很深的水下,张家古楼的形状已经渐渐的清晰了起来。吴邪在水下用力的划了几下水,便朝着那个地方游了过去。古楼还是老样子的古楼,这人嘛~还是以往的旧人。看着这些熟悉的景物,吴邪不禁在水下咋了咂舌,你完全没管那些水涌进了自己的嘴里。
【22】
水下的世界,是完全静谧的空间。吴邪把自己的身体沉到了很深的水下,现在他的四周除了漆黑一片的水域,便再也看不到任何的东西。吴邪肩膀上的伤口已经完全被撕裂。只是却完全不耽误他任何的动作龟息草的味道虽然苦了点,但是在关键时刻还是能发挥重要的作用。老痒是这方面的行家,小的时候吴邪去他家里玩儿,他没少跟他鼓捣草药。甚至有的时候还为此被老痒的妈妈劈头盖脸的训斥一顿,当然了,只是在老痒的身上。
吴邪屏住呼吸,在水下像一条鱼一样穿梭自如。虹吸效应带给这片湖波的水流非常的大,吴邪几乎是放松了自己身体上所有的肌肉。即使这样,那水流也会带自主的带着他的身体一直冲到了山谷的下面……
那下面的水温异常的冷,只是吴邪现在像一个草人一样,封闭了自己的感官,不用呼吸也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但是龟息草的功效只能维持五天的时间,他必须要在这五天的时间内,抓紧一切。他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马上进入当年被困的那个玉矿洞里,他总是觉得那条玉矿里面有什么东西是被他上辈子忽略的……
吴邪潜到了很深的水下,张家古楼的形状已经渐渐的清晰了起来。吴邪在水下用力的划了几下水,便朝着那个地方游了过去。古楼还是老样子的古楼,这人嘛~还是以往的旧人。看着这些熟悉的景物,吴邪不禁在水下咋了咂舌,你完全没管那些水涌进了自己的嘴里。
这么多年,他经历了人世沧桑,看透了世态炎凉。虽说当年的小三爷已经长大了,但是他骨子里的东西已经在渐渐的磨灭。有些事情,有些方面,他完全可以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独挡,甚至每一次行动都是抱了必死的决心。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过,上天竟然会如此的“厚待”于他。既然给了他重新来过的机会,却又让他重新承受了这么多的痛苦。吴邪在心里发誓:如果他要是早知道轮回会这么的痛苦,他可能完全不会选择再重新来过……只是前生放不下的人,今生放不下的事。让他不得不这么做……张家古楼太过神秘,神秘到一度夺走了他曾经最重要的一切。那就算是逆天而行,他也绝对不会后悔。这一次下来之前她走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当时在吴山居里,他忙碌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抽烟抽的啥点儿把自己的肺叶抽出一个窟窿来。他不断的规划,不断的推算,预测者任何一个有可能发生的结果。本来以为这下面会凶险万分,但却没有想到这一次的事,顺利得很。吴邪完全没有带任何的束缚,整个人轻装上阵,顺带着连精神也松弛下来不少。
周围的雕梁画栋,暗示着这座鼓楼千百年前的昌盛。或许这座古楼当年也是显赫一时,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会变成了一个湖泊的形成地。整座古楼毁于一旦,曾经的那些繁华也都在那一瞬间烟消云散。这座古楼里到底发生过什么?……
幽冥一般的水下古寨,密集的大楼盖子一览无余。吴邪站在最高的高脚楼上,君临天下一般俯视着整个村子。看着这剩下的遗址都可以想象当时这个村子是多么的繁华!只是为什么这么大的一个古楼,会被大水给淹没呢?吴邪曾经不止一次猜测过,这水下的村子,应该是出自人为,并非是天然的灾祸形成。
张家应该也是曾经显赫一时的名门望族,怎么可能有人在不知不觉中下出这样的毒手?吴邪按照记忆里的路线游向了那些铁佣的位置。
这一次他有足够的时间观察,所有的铁俑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右手被人斩断。吴邪靠近观察这些东西,发现铁佣的表面全部都是凹凸不平的。如果是把死人放在里面的话,死人不会挣扎,应该不会有这样的现象产生,如果是把死人塞在里面,那这些铁皮的表面应该是平滑如镜的。那这种情况的答案看来就只有一个:“活祭”。这种残忍到异常的手法,除了在西王母国看到的人头佣之外,吴邪再也没有看到过比那手法再狠毒的活祭。
饶是吴邪定力再怎么好,大脑快速的回路得到这个答案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全身上下的一抖。那感觉,犹如是一条水蛇爬上了他的脊柱,想想就令人毛骨悚然。
“咕噜……”
突然听到了什么声音,吴邪猛地一回头,他以为声音出现在身后。所以十分警戒的做出了防御的姿势,只是等了半天也没有任何的动静。吴邪以为是自己的耳膜在水下受到的冲击太久,刚想放松警惕,突然那声音又响了一下!吴邪赶紧回过头看着那些铁俑,突然那铁俑身上的铁皮动了一下!吴邪条件反射的往后一退,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从那铁俑的口部位置钻出来一条像绳子一样的东西!
吴邪定睛一看,那竟然是一条蛇!!!
吴邪正惊讶这个地方怎么会有蛇出现的时候,突然那些铁俑又是咕噜咕噜的几声,然后……然后吴邪就看见那些铁俑的嘴里,全部都钻出了一条又一条的蛇!数量之多,大概有四五十条左右!只是那些蛇全部都站在他的对面,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吴邪有些尴尬的和那些蛇对视,他感觉得到,那些蛇对他并没有敌意。反倒是有一种皇上驾临,百官出来迎接的感觉!
等一下……吴邪一把捂住了自己的伤口,应该是因为那伤口流出的血液太多,所以才会把那些蛇全部都引了出来!
吴邪脑袋里面一片空白,他好像,想到了什么……
铁俑之所以会全部被砍掉右手,那应该是因为他们的右手上有什么特征。他记得这石碑上镌刻着张家楼主的落款,那很显然这是张家的地盘。所以那些右手的特征,应该是和张起灵一样,都有着奇长的发丘二指!砍掉他们的手指,就相当于斩断了他们的生命。
【张家族人,指在人在,指断人亡!】
如果他要是没有猜错的话,当时应该是这个样子:张家族人遭到了灭顶之灾,闯进村里的人将所有人的右手削去,顺着手上的伤口,将蛇卵栽进了张家人的身体内部。再把那些张家人全部活生生的塞在铁俑里,每天给他们吃喝,但是不放他们出来。就像是圈养牲口那样,圈养着这些张家人。而那些水蛇在他们的身体里慢慢长大,然后便以他们身体里的内脏为食,张家人的身体就会变成饲养蛇的容器,直到那些蛇吃光内脏为止。那些铁俑上凹凸不平的印记,应该是张家人被那些蛇在体内吞食内脏时痛苦到极致留下的痕迹。这座古楼之中必定藏有什么巨大的秘密,才使得外人将这些张家人全部杀死!但是在当时那种地方,如果把他们的身体扔得慢山遍野全是,肯定会引发不必要的事端。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来了个沉尸!直接把这些装载着尸体的铁俑,全部沉到水下。然后又用某种特殊的方式,将这个地方与另外一个湖泊中间挖出一个巨大的渠道。只是两个地方海拔的差距实在有些过大,索性就用虹吸效应来把水引到这个张家古楼的地区。所有的东西就这样被大水淹没了,这个村子就好像不存在一样,彻彻底底的人间蒸发了……
吴邪拿着手电筒的手抖了一下,这个简易的小手电筒还是他事先塞在口袋里的。吴邪面色惨白的举起手电照着这些铁俑,这些铁俑的面部表情和在七星鲁王宫里面发现的那句千年的玉佣除了材质的不同之外,其他的地方,包括面部表情的构造,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
看着眼前的这些条蛇,看着这个似曾相识的面部表情差不多的铁俑。吴邪这才幡然醒悟!
其实这个性质和在秦岭发现的千棺火龙阵是一样的道理。千棺火龙阵是张家人对汪家人的屠杀,那么……这座水底的古寨,不出意外,必定是汪家人对于张家人的杰作……
说实在话,这剪不断理还乱的逻辑顺序。实在是弄的吴邪一个头九个大!想他上辈子为了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不惜用了十年的时间改变了自己。拼死设计了一个局……到最后,自己还不是……灭了自己的本家 ……
只是这个本家,对于他来说……应该也是毫无意义的……吴邪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有些事情他实在是不想去回忆,那些结痂的伤疤,实在已经够疼了……
吴邪在水下重重的咳嗽了一下,突然感觉脖颈后面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碰他!这是在水下,他下意识的就想到了禁婆!
不得到任何的时候,吴邪都不得不承认,这种生物给他的心里,实在是留下太大的阴影。
吴邪左手死死的攥着手电筒,右手握成了拳头。突然在那篱笆上猛的一蹬脚,迅速的在水下转了一个180度的圈子!手电筒迅速往后照去,可是能当手电筒真的照到那一团毛茸茸的东西的时候,吴邪是彻底的懵了!!!
长长地头发在水里漂漂荡荡,那张脸惨白的像是一只透明的海蜇皮一样吓人。吴邪甚至可以看见那张脸下面的血管。
只是,吴邪却怎么也没有办法接受这里会出现一只禁婆!算了,出现就出现了吧。他这种遇到机关就掉坑,遇到棺材就起尸的体质。怕是这辈子也改不了了……
只是,吴邪在心里忍住想骂娘的冲动!显然惊讶已经大于恐惧!
吴邪有些不受自己控制的冲着那个禁婆说出了一个字……
“妈?!”



这一段儿不是一个笑话。你们好好看看,汪家人是怎么对待吴邪的!!!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