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25】





“咳咳咳咳咳……”
醒来的时候,吴斜躺在地上。新鲜的空气一股脑的灌入他的肺腔,反倒是让他有些不太适应。头也没有那么痛,吴邪挣扎着坐起来看着周围。没有禁婆,也没有那恶心的头发,什么都没有……山洞还是那个山洞,他自己还是他自己。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乎那个禁婆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怎么回事?……”
吴邪抬起手揉了揉眉头,突然手指上传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这才发现手指上好像有两个黑色的小点儿。
“黑毛蛇?!”
那刚才发生的一切,是真的!吴邪赶紧站起来看着周围,但除了光秃秃的墙壁,什么都没有。吴邪不由的皱起了眉头,禁婆呢?……
周围的一切平静但是透着恐惧,对于这种黑暗又压抑的地方。吴邪发誓,除了黑瞎子训练他的时候把他关进那个小黑屋里那次之后,他就再也不会进这种地方了。那是他的噩梦,永远也醒不过来的噩梦……那种压抑感,那种逼迫感,已经快要把他的最后一根神经折磨疯掉!
吴邪把事先藏在袖子里的小型手电筒打开,现在这种地方绝对不能点燃篝火。篝火的温度会加速密罗陀移动的速度,在胖子和张起灵下来之前。他必须要好好的研究一下这个矿洞,还有好好的研究一下这个里面到底有什么?!
两个山洞是连在一起的,没有出口,也没有任何的瑕疵。早在意料之中的事情,吴邪不再去理会。直接找到了那顶香炉,然后直接把香炉翻倒,把里面的香灰全部倒在地上、岩面上,开始用双手涂抹。很快,地面及岩壁开始出现更多细微的线条。上一次他没有看完,这一次他倒是要好好看看这石壁上的线条到底记录了什么?!
涂抹了好长时间,终于在指定的地点发现了记录汨罗陀数量的那段文字。
“十一月又七日。
东墙,自左七尺,有十六。
西墙,自左三尺,有七。
北墙,自左五尺,有十。
南墙,自左六尺,有四。
细数,须三日内掘出复工。”
吴邪在心里默默的把这些数字记清,然后拿起一旁的火炭。仔细一摸,竟然异常的干燥!心里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往下一沉!但是他很快又恢复了平常,不会的……绝对不会!
张起灵就算无论如何,也绝对不会伤害胖子和他的。
“不会的……”
吴邪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着这三个字,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安慰谁……
但是时间已经不允许他想那么多,吴邪背起装着火炭的竹筐。在石壁上开始用手掌丈量距离……
“东,七尺,有十六……西墙,自左三尺,有七。北墙,自左五尺,有十……南墙,自左六尺,有四!”
吴邪的身体现在十分的灵活,双手扒着突出来的棱角,身体倒挂着把那些火炭一点儿一点儿地塞在那些密罗陀要出来的位置。
对于这一次的行动,他已经提前做足了准备!这一次他们的伤亡指数应该能大大的降低。
所有的准备完成以后,吴邪跑回到原先的炉子那里。用剩余的香灰在地上不停地涂抹,如果运气好的话,这里应该有记录这些工匠是如何被困在这里的……
第二天傍晚,吴邪看着自己手表上的荧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竟然开始有些希望张起灵和胖子能快些来。这种又压抑又黑暗的感觉,让他十分的不舒服。连续将近两天的涂抹,他还在一个上辈子没涂过的地方,发现了这些所有矿工人员的名单。涂到最后,吴邪还是没有发现他们到底是怎么被困在这里的。
吴邪坐在地面上喝了一口水,他的心情,却没有急躁。反而是异常的沉稳,脑袋里想着事情。手指便慢慢的放松下来,最后把他叫回现实的还是水壶栽在地上发出的咣当的一声!吴邪打了一个激灵,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水壶里的水不断的向外涌着,吴邪捡起水壶。突然发现地上的线条似乎又往深处多渗了几寸!
吴邪赶紧蹲下来用手去涂抹那些水,地面上,慢慢的呈现出来一些被刻的很深的字!
【十月末,一行共三十五人由他领导入矿洞,不知何故使吾于此矿中间一条甬道。通道之方,谓向湖中之一作。我在此下暗无天日之干了不知几何,其人每日必定之,自矿洞外携食予吾们食之。十一月又五日,其人不复。且出之门,不知何故,若为小也。盖错觉乎,石头不生,岂自在动?又越二日,其人竟不来,我在矿穴实饥渴,然后付看那门时,竟剩了拳头小也。十一月又六日,我持锄去门周围不止者椎。在一个有影者,打出一张了覆毛绿手,风中一股异味弥之。心觉不好,观吾大期将至,命未几矣。】
吴邪眉头紧蹙,他对古文的理解深之又甚!
马上就明白了这其中的意思。
看来这三十五个矿工是被人骗进来养尸的。怪不得一连那么多天给他们送吃的,原来是为了养肥以后变成密洛陀……吴邪拿着手电照了照那些文字,不由得有些奇怪……
【这是哪门子的祭祀方法?搞得这么行为艺术?】
后来的时间吴邪也没有多想,直接把他看过的东西毁掉。然后毅然决然的点燃了篝火,如果他们两个人真的在乎自己的死活,肯定会下来救他。下来之前,让王盟尽快把装备送过来。算算时间,也应该差不多了。现在把篝火点燃,应该已经是万无一失了。
星期是因为这栋洞里的空气太过潮湿,吴邪的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点燃篝火之后用尽全身的气力抻了个懒腰。然后直接倒在了篝火旁边,闭上了眼睛……
【再不补觉,就真的没时间了……】
胖子的声音吵的他心烦意乱!同时心里竟然还有些小欣慰,果然还是来就他了……
“天真?天真?天真!!!”
“啪——!”
“嗯?”
吴邪睁开眼睛,那张肥得流油的脸离他的鼻尖儿不足五厘米远,吴邪呵呵一笑。
“呦,这是趁着我睡觉,要偷我的油?”
吴邪说完这句话愣了一下,自己的嗓子像是被几辆大卡车碾过一样,沙哑的像是一个70岁的老头儿。眼睛前面朦朦胧胧一片,隐约的只能看到胖子的脸和橙黄色的火光。
吴邪支起身子就要坐起来,结果还没等坐直就直接往后倒!胖子连拉他一把都来不及,脑壳撞在地上,咣当一声!撞得吴邪眼前直冒金星,不到三秒的时间,上身被人抬了起来。他靠在了一个人的身上,那人轻轻地环住他的身体。
吴邪抬起头,对上那双淡然的眸子,笑了……
“小哥,你们也死了?”
“死你个鸡大腿儿!你他娘的,要不是看在你把云彩给救了的份儿上,老子非剐了你!他娘的哪儿他妈有你这样的人,那家伙可真是大义凛然,我们俩手都快拉断了,你丫挺的自己把草绳给割了!你他妈是真不要命了!”
“啪——!”
胖子似乎是在表示自己的气氛,一巴掌拍在了吴邪的肩膀上!那被咬伤的伤口,直接渗出了血。
“吴邪?”
“……裂了。”
吴邪有气无力的说道,同时又有些无可奈何的闭上眼睛。真不知道这死胖子到底是不是过来帮忙的,还是帮倒忙的?!看来他的肩胛骨 ,这次是彻底好不透了!撕了又裂,裂了又撕!估计光是出血的量,都能让他失血过多直接晕过去!更别提胖子这一记熊掌拍下来,吴邪没有当场昏死过去已经不错了。
吴邪深吸了几口气,来缓解他肩膀上传来的疼痛。突然脑袋里一沉!他吃了龟息草,怎么会感觉到疼?!
“我睡了几天?”
“我们进来已经五天了,现在是第六天……”
【卧槽!】
吴邪忍住想骂娘的冲动!他吃的龟息草只能保持一个星期的药效,自己进来已经有三天的时间,再加上睡过去的那五天……龟息草已经失效了!!!
“你怎么不早点儿把我叫醒?!”
“我以为你晕过去了,你呼吸和脉搏都正常。我们还不知道你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不敢动你,要不是你刚才说梦话胖爷我给了你一巴掌,估计你丫还行不了!”
“说……说梦话?我……说什么了?”
“我哪知道!就听你一直说快跑快跑赶紧跑!鬼能听得懂你说的是啥?!”
吴邪心里一颤,下意识的抬头看着胖子。
烈火燃烧木柴的声音在这石洞里显得格外的清晰,吴邪咽了一口唾沫,看了看火光。
“火一直点着吗?”
“我们进来的时候就点着了,一直都没灭!”
吴邪的脸瞬间黑了下来!他看到胖子身后的石壁上,突然伸出了一只长满了绿毛的手!身体的速度快过了大脑的回路,吴邪猛地一扑把胖子扑到一边!抬脚踢起一支火棒冲着他自己放火炭的地方踢了过去,那种火炭是经过他自己处理的,遇到明火马上燃烧!
那只爪子被烈火慢慢的吞噬,一个极其凄惨的如婴儿一般的叫声同时刺激着几个人的耳膜!
吴邪顾不得这些,直接抓起那几跟烧着的木棒,准确无误的扔到了火炭上!惨叫声嘶吼声,顿时充斥着整个石洞!吴邪这边要注意密洛陀的动向,又要分神去关注胖子。
“胖子你小心点儿!”
但是胖子已经没有时间去回吴邪的话,现在这种关键的时刻,稍一分神就可能丢了性命!
地上还有矿工用的那些开矿用的工具,吴邪抄起其中的一个,冲着一个密洛陀就拍了上去!
刚要举起手来去砍另外一个,突然肩膀上被人一拽!整个人的身体就被一双有力的手给甩到了墙边!
“退到墙边上去!”张起灵冲着吴邪的方向喊。
吴邪听到他的话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服从。几步退到墙边。却又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这一次不能束手待毙!吴邪攥紧手里的凿子,脚一蹬墙刚要冲出去!突然感觉整个人的身体被什么东西缠住,然后他的身体被那东西贴着墙面往上拉!自己的两只脚已经离开地面,慢慢的悬空。而那两只又凉又湿的手捂在吴邪的嘴上。头发缠在他的四肢上,他根本一动也动不了!但是黑暗中的一切,以他现在的这个角度,他看的清楚下面的战况,非常的清楚,异常的清楚!!!
那只禁婆贴在吴邪的耳边:“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解决的人,张起灵是这样,解雨臣也是这样。他们的目的就是让你身边没有自己的人,如果你的身边没有人保护你。他们就可以没有任何的阻挠,没有任何的障碍,甚至是完全的监控你。别傻了,他们的心扒开全都是黑的,张起灵引你们到巴乃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铲除胖子,你当时回了杭州,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如果说他们两个人被困在同一个斗里。最后活着出来的人是张起灵,不会有任何人怀疑这件事情的真实性。毕竟他和胖子的战斗力,根本就是两个级别。只不过计划没有实施成功的原因,我不得不说张起灵的确是动了情。他没有对胖子下手,但他是在旁边看着胖子被那些密洛陀围攻的。”
“不,可,能”
“不可能?~好,那你自己看!”
禁婆头发捆绑着吴邪的四肢,他完全动弹不得。那只禁婆捂着他的嘴,把他的脸扭过去。从这个角度可以完全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围已经开始血肉横飞。张起灵的声音出现在胖子的位置,随着话音落下,状况变得更加混乱,惨叫声、倒地声,胖子的叫骂声,混成一团。胖子撕心肺的惨叫,以吴邪对于胖子的了解,那绝对不是占据上风的,而是被逼入绝境的怒吼,听得人魂飞魄散。听的吴邪的心猛的一抖!
以他的这个角度,他非常清楚地看见了……胖子的身边被一群密罗陀围着,而张起灵的身边,却只有寥寥无几的三只。以他的武力值对付这三只,简直是易如反掌!
“唔!唔唔!你放唔唔唔唔!!!”
“看着下面!好好的看!用眼睛看用心看!!!看看你们这名震一时的铁三角内部是有多团结!”
胖子的惨叫声在吴邪的耳朵里异常的刺耳,那些密洛陀好像是有攻击目标一样,都不往张起灵那边去。全部围住了胖子,张起灵挥动着砍刀砍掉他身边的那几只,反过身停顿了一下。这才“跑过去帮胖子”!!!他没有用刀去砍那几只密洛陀,凡是用脚去把那些密洛陀一个一个的踹到一边,但是那些密洛陀根本一点儿事情都没有!几乎是再被他踹下去的那一瞬间又站了起来,朝着两个人的方向张牙舞爪的挥动手臂!胖子腹背受敌,吴邪眼睁睁的看着密洛陀的爪子在他的身上划下一个又一个长长的口子!胖子的惨叫声似乎是一把刀在挖他的心!他不断地挣扎着想挣脱开这禁婆的禁锢,他想去帮他,他不能再眼睁睁的看着胖子就这样在他面前倒下去!
“放开……”
吴邪被那只禁婆的头发勒的极其难受!似乎自己的肋骨,就要马上被崩断一样!他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心情去管这只禁婆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他旁边的,他也没有心思再去管其他的任何事情。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几乎就是在胖子的斜上方,他的眼睛瞪得比灯还大!胖子身上的鲜血溅在他的脸上,那种感觉比窒息还难受!
胖子显然是已经杀红了眼,但是体力也渐渐的有些透支,身上有些血管儿已经被挑开!血液已经夸张的到呈放射状往外喷出!
【血……对了!血!】
那只禁婆捂着他的嘴唇让他没办法动弹没办法出声,但是他的牙齿还是灵活的。吴邪下了狠力,直接咬破了自己的舌头!微微一张口,鲜血顺着嘴唇就流到了那只禁婆的手上!
“啊!!!!”
耳边突然传来了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硫酸腐蚀的声音!那只禁婆下意识的松开了手,吴邪趁机划破自己的手掌一下贴在了她的肩膀上!这只禁婆的叫声混杂在这一片混乱中,没有人会去在意。吴邪用自己血淋淋的双手拽住那些头发,那些头发顷刻之间就像是被烧着了一样,禁婆还在不断地嘶吼着!但是却松开了对吴邪的禁锢!吴邪扑通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他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就地一个翻滚朝着胖子的方向扑了出去!手指穿过自己腹部的疼痛并不能替代他心里的疼,但是汨罗陀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也不会给他这个迟疑!攻击还在继续,随之而来的便是那些密洛陀在他身上疯狂的抓挠着!
“天真你起开!!!”
胖子身上的伤口虽然很多,但是没有吴邪身上的致命!这边吴邪拼尽全力把胖子压在墙壁上不让他动,尽可能的用自己的身体帮胖子挡住所有的攻击!那一边,砍刀划破空气的声音随之而来!吴邪是在用自己的命来逼张起灵出手!如果他真的要害胖子,是绝对不会救他的。但是为了计划的整个实施,吴邪的命绝对不能丢!张起灵势必会保吴邪周全,吴邪用自己的身体替胖子挡住了所有的攻击,三个人里只有张起灵的武力值能和这些密洛陀拼上一拼!吴邪在用这种方法救胖子,但是却完全忽略了自己是否还能活着走出这个山洞……
有了张起灵的拼尽全力,四周很快就恢复了安静……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人从胖子的身上扯下来,我现在眼睛已经完全没有焦距的看着四周的黑暗。
“吴邪!吴邪!”
张起灵不断地拍打着吴邪的面颊,胖子也是一脸焦急。本来应该受伤的顺序彻底的调换。吴邪的肚子上被掏了一个窟窿,手虚掩在上面,要不是他的胸膛在起伏,似乎都已经以为他已经断气了。
张起灵的手托着他的后背,吴邪背上的鲜血不断地顺着他的手滴落在地上……
“小哥……带胖子走……”
“他娘的要走一起走!”
吴邪摇了摇头,偏过头看着张起灵。手却紧紧的攥着胖子:“我不想害死你……”
张起灵还没从这句话中反应过来,吴邪的手就已经垂了下去……
吴邪忘了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他也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他二叔的帐篷里。
但是当那张脸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吴邪那一瞬间万念俱灰!他倒是宁愿自己死在的石洞里!他自己为什么没有死在石洞里?!
潘子本来是想用春天般的美好来慰问一下小三爷,毕竟他十分英勇的从石洞里爬出来。虽然是被剩下两个人给拽出来的,但是吴邪伤的很重。他答应过吴三省,要护着吴邪。
结果还没能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一花!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吴邪一拳头砸在了地上!
吴邪的眼睛里被恐惧占满,吴邪抱着被子缩在墙角,身子不住的颤抖。眼睛里,甚至完全没有焦距像是一个盲人一样!
胖子在门外听到声音,赶紧跑进来!结果就看到潘子捂着脸倒在地上,吴邪抱着被缩在墙角发抖!这场面要怎么看怎么诡异?!
胖子有些莫名其妙的上前想问吴邪怎么了,结果吴邪却突然大叫一声!
“滚开!滚!别过来!滚开!”
帘子又被掀开,这一次进来的人是张起灵和吴二白。吴邪像是老鼠看见猫一样,瑟缩着抱着被往后躲!
“别过来,你们滚开!离我越远越好!滚呐!”
吴邪的眼睛一直看着地面,从始至终没有抬过头。
【求你……求你们了!离我远点儿,越远越好!我会害死你们的……】
几个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吴邪直到这时才终于明白……
是他害的胖子失去了自己的挚爱,云彩!是他害死了潘子,是他……如果没有他,这些事情都不会发生。如果没有他,那些不该死的人,不会出任何事情!
如果没有他……
云彩会依然含笑浅唱……
如果没有他,潘子绝对不会唱出那一首红高粱!他们的死吴邪在心里那么多年,却没想到竟然是自己害死了他们……







文言文翻译:
十月末,一行共三十五人由他领导进入矿洞,不知为什么要让我们在这矿洞中打出一条通道。通道的方向,说是通向湖底的一个建筑。我们在这下面暗无天日的干了不知道多久,那个人每隔一天会定时的,从矿洞外面给我们送吃的。十一月又五日,那个人没有再来。而且进出的洞口,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是缩小了。
应该是错觉吧,石头不是活物,怎么可能自己在动。但是又过了两天,那个人还是没有来,我们在矿洞里实在是饥渴难耐,但是再付看那洞口时,竟然只剩下了拳头大小。十一月又六日,我们拿着锄头去洞口周围不停的砸。在一个有影子的地方,砸出来一只张满了毛的绿手,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心中总觉的,我们活不长。

对了,说一句。
所有的真相就是无邪,并不只是表面上看的那么弱。有些人就问我说吴邪怎么表面上看的那么弱呀?邪帝不应该是非常霸气的吗。
但是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吴邪无邪现在是要扮演一个天真无邪的角色,他必须要装的非常的弱,就像当初盗墓笔记里的吴邪一样。他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他才能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地完成他所设定的计划。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吴邪会一个非常不同的方式来回归。 所有的打压全部都是铺垫,真相越残酷,最后的无吴邪就会越能狠下心来对待伤害过他的所有人,才不会有其他的顾忌!其实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上帝遇让其死亡,必先使其疯狂!吴邪是一摊很温柔的水,但是在被逼到一个寒冷的冬天时,他会变成比世界万物都坚硬的冰!而当他变成冰的那一瞬间,会毫不犹豫的刺向所有人的咽喉!你们不是一直想看虐哥吗,到时候我会让吴邪把他虐的连气儿都喘不上来!


邛笼石影就是无邪和谢雨辰去倒斗的那段经历可不可以缩小一下?

评论(1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