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26】








吴邪并没有在巴乃过多的停留,那天他突然发疯,不仅打了潘子一拳!而且还差点儿自残!最后要不是张起灵直接把他打晕了,指不定他还得怎么折腾他自己。
所以现在吴同志在哪里呢?让我们把镜头转到杭州的西泠印社的吴山居……
青翠欲滴的葡萄叶衬托着一串一串紫红色的葡萄粒,一切都显得那么祥和安宁。这是吴邪可以在二楼的阳台上养的葡萄藤,不得不说他的确很会享受。把自己的躺椅放在这个硕大的葡萄架下,平时没事儿的时候喝喝茶水,晒晒太阳。实在想吃东西的时候,直接随手摘一粒葡萄塞进嘴里。过的可真是神仙的日子!上次潘子来吴山居的时候,还调侃过吴邪说:“小三爷你可真是太会享受了!我以后退休也养一个葡萄架,看你这样儿还真他娘的舒服!”
“潘子……”
吴邪伸出手摘下一粒葡萄扔进嘴里,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葡萄……有些莫名的酸……
吴邪直接咽下葡萄皮,灌了一口隔夜的凉茶!凉茶下肚,这才觉得十分舒爽。
从巴乃回来已经有小半年的时间了,他没有过多的去想那些事情。他一直在心里麻痹自己:“那只是一场梦,梦醒了就好了,那些都不是真的……”
吴邪不停的麻痹着自己,他一直认为自己所经历的只是一场梦。或许他只有以为自己是在梦里,才能忍住心里的痛苦……
“老板。”
我们的声音打断了吴邪的思绪,吴邪抬起眼睛看着王盟,十分意外地笑了笑。
“王盟,我要是没记错。你已经跟我四个年头了。”王盟点了点头:“我大学毕业就一直跟着你,到现在刚好四年。”
吴邪点了点头:“我交代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王盟呵呵一笑:“老板,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啊~放心,给你办的稳妥的!不过我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你”
“说……”
“你要那么多假币干什么?”
“……厕所没纸了,奢侈一次。”
“我靠!老板你疯了吧!你让我去买了将近几个卡车的高仿假币就为了干这事儿?!毛爷爷还在上面看着你呢!你……”
王盟把话停了下来,吴邪一脸玩味的看着他。这目光看的他毛骨悚然。最近吴邪的脸色十分不好,上次从医院回来的时候也是这个脸色,甚至比上一次更难看了。
王盟咽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的蹲在吴邪的躺椅旁边,戳了戳吴邪的胳膊:“老板……你是不是便秘了?……”
吴邪默默地把目光调整到和王盟对视的角度:“让我看看你的舌头……”
“啊?为什么啊?”
王盟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照做了。听话的伸出了舌头,乍一看像极了吴老狗的三寸丁。吴邪把嘴唇慢慢的凑到王盟的耳边:“再说一句话,信不信我让你内分泌失调……”
不用看,吴邪都知道王盟的脸色此时此刻肯定比酱猪肝还难看!片刻过后,只看见大门里外忽闪着,王盟溜的够快。吴邪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看见王盟离开了吴山居,这才回过了身……
推开厕所的大门,打开水龙头冲了一把脸!然后伸手在镜框下面拿出了一个电话卡塞进手机里,播出了上面唯一的一个号码……
忙音持续的时间很短,几乎是打出去不到四秒钟就接了,很显然对方在等着这个电话。
“喂?”
“老吴,你可算是接电话了。”
“把电话给她。”
“谁啊?”
“别装蒜”
“好好好,你等着!”
中间大概过了半盏茶的时间,电话那边突然响起一道女声!
“super吴,别来无恙啊。”
吴邪的唇角不经意的往上勾了勾,这女人的声音仍然没变,看来伤势恢复的不错。
“Wie läuft es War sie. ”
【别来无恙的是你吧……】
一出口就是纯正的德国语腔,阿宁表情瞬间变得异常的僵硬!她看了一眼话筒,又看了一眼旁边一脸无奈的老痒,显然是吓了一跳!但是吴邪的声音他她记得很是清楚,对方的确是super吴,不会有错……
吴邪在此之前查过阿宁的资料,上面显示她是十四岁从德国被裘德考纳入手下的雇佣军队伍的。除了中文和英语,她应该会说一口纯正的德语。吴邪会说德语,完全是因为他的师傅黑瞎子……那一段时间,对于吴邪来说简直是噩梦!黑瞎子用中文英文德语混加着广东话给吴邪强调那些动作要领。吴邪一天下来,一个头九百个大!后来还为了专门儿气黑瞎子,偷偷的在下面学德语!
阿宁:“Verdient der super - Wu, ich wäre wirklich dankbar, Sie haben Mir das Leben gerettet.Aber keinen Kredit von John, Komm schon.Du hast Mich für Was?”
【不愧是super吴,我倒真是应该感谢你救了我一命。但是无功不受禄,说吧。你救我有什么目的?】
吴邪:“Ihre 14 - jährige in der Jude in herum zu Tun, mein ziel, sie sollten klar.Sie ist ein seltenes talent, IST, dich zu sehen, Dort zu sterben IST Schade.Bist du so ein Großes Mädchen, sterben an diesem ort.Sogar für dich sammeln die leichen sind es nicht, du Geist auch nicht entspannt.”
【你14岁就在裘德考身边做事,我的目的你应该很清楚。你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就是看你死在那里怪可惜的。你这么一个大美妞,要是死在那种地方。连个给你收尸的人都没有,你做鬼也不会舒坦的。】
阿宁笑了笑,带着有些戏谑的意味说到:“Der chef so, dass sie Männer, um MIT Mir Leben, für Mich ist ein geeignetes auf dem friedhof?”
【吴老板费劲千辛万苦让你的手下把我救活,就是为了给我找一块合适的墓地吗?】
吴邪:“Ich habe jetzt keine Zeit, MIT dir Reden, das Ich dein Leben Retten, natürlich erschöpft, IST es mein ziel.Ich habe nur eine Frage an sie, Jude Law Hat doppelten Prüfung der ring, was ist?”
【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说废话,我费尽千辛万苦把你救活,当然是有我自己的目的。我现在只有一个问题要问你,裘德考抢得到的那个双响环,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哈哈哈哈哈……”
阿宁笑的有些癫狂,只是吴邪现在顾不得这许多,他只想知道那双响环的真相!
“Nicht, dass du Wu der langlebigkeit von Superman, interessiert.Wenn du Wissen willst, ich wäre dir auch sagen können.Aber das Ding IST eine Lange Geschichte...”
【想不到吴超人你居然对长生感兴趣。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倒是可以告诉你。只不过这件事情说来话长……】
吴邪要不是中间隔着一个话筒,他绝对会拿着锤子直接抡死这个女人!他的耐心已经被他消磨殆尽,他想知道的,只有真相!
“Das mache!Ich Hör nicht Zu.”
【那就长话短说!我不听废话。】
等到阿宁说完了所有的来龙去脉,天都已经变黑了。吴邪就一直待在卫生间,有需要自己回答的地方就用一口纯正的德语回答。
等到聊完的时候,手机都发烫了。吴邪把手机关掉拿出电话卡重新粘回镜框下面。
然后从水龙头的背面拿出了一个十分小巧的像纽扣一样的东西,吴邪看着那个小东西笑了笑,深吸一口气!冲着那个东西喊:“喂!!!”
【卧槽你个蛇精病够狠!王盟耳膜不保啊!】
“五分钟之内给我回到吴山居,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你还能看见明天的太阳……”
语毕,吴邪手指直接发力捏碎了窃听器!
等到王盟气喘吁吁,赶回吴山居的时候,正看见吴邪翘着个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细细的品味着前几天刚买的龙井。看见王盟回来,吴邪把另外一盏茶放在了桌案上,又往前推了推:“二叔他老人家身体安好啊~”
一语说罢,吴邪拿开杯盖,轻轻地吹了吹上下浮动的茶叶。透过茶面上的水蒸气,他明显看到了王盟的身体,抖得像个筛子一样……








从今天开始,吴邪这最温柔的水已经慢慢的变成了坚不可摧的寒冰!
或者说——
“吴小佛爷归位!”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