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27】







“王盟,你真的叫王盟?”
“老板,你在说什么啊……”
“没说什么…… ”
吴邪从椅子上站起来,手里仍然端着那一杯茶,时不时还喝一口。
“盟字拆开就是明器,我家祖辈出身老九门,我的伙计怎么会这么巧?恰恰就来了一个名字里带明器的人。我一早就知道你是吴二白的人,只不过我就是想看看你这个弱智能在我这干出什么事来。”
吴邪的身高比王盟多出一个头顶,吴邪把手重重的拍在他的肩上,从他身边经过。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王猛,这才是你的本来名字吧。”
明显感觉到手下抖了抖,吴邪悄没声的勾起了唇角。“怪不得我派人去查你的资料,所有的背景都像是被人提前做好铺垫一样。干净的不能再干净……”
吴邪抬起手来看了看手表:“这个时间,你妈她老人家应该已经睡着了吧,你说……”
吴邪从王盟的身后说:“老人家的睡眠一向不好,每天睡觉之前都会吃安定。那你说,你是想让他安安稳稳的睡上一觉。还是想让我现在去把她吵醒?……”
一语未了,只觉得身前王盟的身形一晃!一道拳风冲着面门就挥了过来!吴邪身体条件反射的往后一仰!单手撑地,双脚朝上!在空中摆了一个轮摆!双脚夹住王盟的脖子,腰部一个用力,整个人如倒挂金钩一般用膝盖压住了王盟的脖子,居上临下的姿势压的王盟整个人身子往下一沉!
“嘎巴!”
一声清脆的骨头脱离滑膜的声音在两人打斗的过程中竟然显的十分清晰!王盟下意识的抬起手冲着吴邪的方向打去,吴邪顺势抓住他的手腕!直接像是跳交际舞一样,从他身上跳起来的同时把他的身体转了一个圈!飞起一脚,准确无误的砸中王盟后心!
王盟闷哼一声,身体的惯性直接让他撞在了墙上,眼睛前被吴邪那一脚踢得眼冒金星!还没等一口气儿喘匀,吴邪就已经抓住他的一只手绕过他的脖子 ,把他双臂反剪在胸前。动作快的,根本让人来不及反应!吴邪单手压制着王盟,另一只手不知何时已经攥着一把匕首,此刻正死死地抵着王盟的喉咙……
“跟我动手~你配吗!”
“你……你怎么会……”
“别说是你,就算他吴二白亲自来也奈何不了我一分一毫!你在我眼里顶多就是个跳梁小丑,我让你在我眼前蹦哒这么长时间,也该是把你卸了的时候了……”
手上的力气从未消散,吴邪反握着匕首的手一点儿一点儿的切进了王盟颈部的皮肤里……
王盟没有反抗,反而长出了一口气,吴邪还以为他会拼死跟他干到底,但没想到他却直接闭上了眼睛。
“我的命给你,别伤害我妈。”
王盟的身体整个放松下来,脑袋靠在墙上。双眼紧闭,那种给人的感觉像极了任人宰割的俎上鱼肉。吴邪的刀仍然抵在他的脖子上没有撤下来,但是也没有放松丝毫的力气,现在王盟只要稍稍动一下,刀刃就会切进他的颈动脉!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了大概有一盏茶的时间,王盟紧紧地闭着眼睛,已经准备好了赴死的决心。哪想到脖子上突然一松,紧接着就听到自家老板的嘲笑声。睁开眼睛一看,吴邪手上的刀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脖子。王盟站在原地一动没动,紧绷的神经一下松懈下来,这种感觉让他全身发软,估计现在连走一步路都是很困难的事情。吴邪在手里转了个刀花,把刀重新插回刀鞘里。突然抬起头来对王盟笑了一下,王盟跟在吴邪身边起码也有四五年了,他这一笑,笑的王盟全身上下寒毛直立!那是吴邪从未露过的笑容,只是这笑容里带着无尽的压力,像一只无形的手在压着他的肩膀让他跪下!王盟咽了一口唾沫,心脏在胸膛里扑通扑通的跳个没完!王盟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终于把语调调整好,颤颤巍巍地,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说了一句:“你不杀我?”
吴邪拿起茶杯来灌了一口凉茶:“杀你?你配吗~”
王盟没有说话,但仍然是站在那里一动都没有动。吴邪像是看一个滑稽的木偶一样看着他:“孬种。吴二白难不成没告诉过你,人心似鬼,不战至最后一刻,绝不能放弃抵抗吗?”
王盟还是没有说话。
“为什么不抵抗?如果你拼一下,说不定还会有活命的可能。”
“没必要再反抗了,我没有爸。我妈把我从小拉扯到大,我受尽所有的嘲笑。后来大学毕业以后被二爷留着身边。他让我到你这儿来,任务就是汇报你的风吹草动。我本来只是想一心一意效忠他,但是你是除了我妈以外,唯一一个把我当成一个人看的人。我尊你敬你,虽然是被派来监视你的。但是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我老板。你想要我的命我可以给你,但是老板……”
王盟往前踏了一步:“我妈跟这件事情没有关系。请您放过她……”
“用不着给我走这些温情路线,如果是以前的我会吃这一套。但是现在,我什么也不吃……”
吴邪从椅子上站起来,慢慢的走到王盟身边。
“你知不知道你今天说的这些话,不仅救了你的命,同时也救了你妈的命?”
“什么?”
“你还记得英雄山老海身边的那个小丫头秦海婷吗?他来过西泠印社一次,那个时候我眼睛看不见,还是你帮我招待的她。”
哪知道王盟闻言,脸色突然爆红起来!
吴邪笑了笑:“早就看出来你对那丫头有意思。看来我还真是没猜错。”
吴邪拍拍王盟的肩膀:“月老也当了,红线也牵了,中间的思想工作也给你做完了。我已经派人去接你妈了,吴二白那边我替你交代。”
“老板,你……”
“其实我跟你差不多,你虽然只有一个妈。但是已经比我好太多,最起码你妈把你当成她的儿子……我小时候我爸常年在外,我妈也不怎么愿意理我。从小到大,我最好的朋友是我七岁生日那年,吴三省送我的一个带发条的木偶……呵~”
吴邪笑了笑:“是不是觉得我挺幼稚的。本来是个男人,却活的跟个娘们儿似的。”
王盟被他说的一头雾水,他实在不明白他老板的脑子里到底想的什么东西?!
正想着,突然吴邪拍了拍王盟的肩膀,示意他跟自己走。王盟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选择跟吴邪进了书房。
这书房是吴邪的私人领地,王盟一般都不会进来。但是吴邪一旦叫他进书房,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
只是这次的书房去跟上一次他进来的时候有很大的不同,书房的正中间地面上放着一个很大的箱子。像是装礼物的盒子,但又感觉不太像。只是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顺着他的脊柱爬了上来!王盟条件反射的打了个冷颤,突然有一种不想的预感,在他心里蔓延开来……
吴邪站在阴影里,让人琢磨不透。王盟站在吴邪身后将近三米的位置,便再也不敢往前走一步。他总觉得,现在的老板,自己已经不配再和他比肩而行了……
“我可以相信你吗?”
吴邪突然转过身来,看着王盟。他的脸始终隐藏在黑暗里,看不清,看不透……
“啊?”
王盟现在是彻底觉得吴邪这脑子天马行空了!
“我不想听废话,可以还是不可以?”
“当然可以!”
吴邪唇角微微的往上一挑!
“很好,那我就放心了”
吴邪叹了一口气:“跟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比,我有什么变化吗?”
王盟卡壳卡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他已经从这个问题的坑里跳到了另一个问题的坑里!只是这转变的速度有点儿太快了,有点让他窒息的感觉!
“人倒是没有什么大变化,就是……”
王盟抬起手指的指自己的眼睛:“这里变得不像第一次见你的时候那样了。但是我也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儿,就是感觉你的眼睛变了,眼神也变了。”
吴邪心下一沉:“那你还当我是你老板吗?”
王盟点了点头:“老板……”
“足够了……”
“啊?什么足……呃!”
吴邪的手从王盟的脖子上移下来,看着已经晕在地上的王盟,吴邪嫌弃的把双手插在他的腋下,把他扔进了那个大盒子里,然后双眉一挑,精心包装起来……
所以等萌萌醒来的时候,感觉四肢像是被绳子捆住一样,活脱脱的一个木乃伊!他莫名其妙的被吴邪强制性的塞进了那个大箱子里。王盟尝试的动了一下身体,但这绳子绑的实在是太结实!在远处看简直就像一跟木棍儿在那儿不停的蠕动。自己好像是被塞在那个大盒子里了,他就知道吴邪这小子一肚子坏水儿,叫他进书房肯定没好事儿!
“老板!老板!老板你干什么呀!”
耳边传来脚步声,吴邪居高临下的出现在他的视野范围内。但是他手里拿着一个盒子和一管注射器,此时此刻正一脸笑盈盈的看着王盟。关键是那笑的,要多慎人就有多慎人!
“我的事情,不想再让你干涉。王盟,看在你跟着我这么多年的份上,我不杀你。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王盟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点头,知觉告诉他如果他现在有一丝一毫的迟疑……他还真的想不出来这个神经病会对他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吴邪把手里的盒子放在王盟身上:“这是个很重要的东西,上面的锁可是我花重金从国外买下来的指纹解锁,我把它交给你保管,如果你敢把它弄坏,我就敢让你断子绝孙。”
王盟抖了抖,觉得自己裆下一凉!下意识把双腿夹的更紧!
吴邪:“把这个盒子交给潘子,但是……”
吴邪把嘴唇贴到王盟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话。王盟听完直接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吴邪:“老板你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还不需要向你汇报。从今往后别再跟吴家有任何的联系,好好过个正常人的生活,你妈那边我都已经安顿好了,不出意外的话,秦海婷应该已经和你妈一起等你了……王盟,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没少扣你工资。这张卡里是你给我当伙计的钱,到时候你把这盒子交给潘子,潘子会给你重谢。”
吴邪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到了。”
听吴邪这么说,王盟突然拼了命的挣扎起来:“老板!你可千万不能唔唔唔唔唔!”
吴邪嫌王盟太吵,直接从他脚上拉下一只袜子塞进了他的嘴里。王盟身体明显僵了一下,但是两秒过后,王盟却挣扎的更加厉害!实在是不知道是被熏的还是被气得!
皮肤上传来一阵刺痛,应该是吴邪把那个注射器里的液体推进了他的皮肤里。他听到吴邪说:“就此别过,后会无期……”
王盟还想挣扎!但是眼前的一切在慢慢变得模糊起来,吴邪好像把箱子盖上了。
在王盟失去意识之前,他听到吴邪说的最后一句话是……
“喂,邮寄公司吗?……”
王盟心里大叫卧槽!自己这是要被卖了?!
【吴邪!我*你大爷!】












明天开启新月点天灯副本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