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29】







吊高的天花板,水晶的吊灯,铜色的老吊扇,雕铜绿色荷花的廊柱。空气中弥漫着藏香的味道,吴邪深吸一口气。他在西藏当喇嘛那一会儿,很是喜欢这个味道。现在闻起来,倒是有些怀念。屋子里面七八个人围着一张桌子吃饭,看到吴邪他们进来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三个人身上。吴邪视而不见,直接走到了屏风前面:“霍婆婆,吴家吴邪拜见。”
“进来~”
吴邪回过头给两个人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们跟上。等到两个人走近了,吴邪这才绕到屏风后面……
熟悉的景物熟悉的味道又看见了熟悉的人。吴邪突然觉得自己年轻了十几岁!
霍老太太上下打量了一下吴邪,喝了口茶漠然道:“果然和吴老狗有点相似,别人和我说我还不信,原来这条臭狗真没绝后。”
吴邪笑了笑,微微低下头说到:“是啊,要是绝后了现在在您面前站着的就是鬼了。”
霍老太太继续看着吴邪道:“我没时间跟你耍贫嘴,你爷爷吴老狗跟我也算是老交情了。你跟你爷爷有些地方还真是异曲同工,笑起来更像,看样子也不是好东西。”
“可不是,我要是个好东西也不敢贸然来见您呐。”
霍仙姑皱了皱眉,喝了口茶继续问道:“你那份东西到底是卖还是不卖,想好没有?这么简单的事儿,干吗非得见我?难不成是你奶奶让你来会会我,看看我这个老朋友老成什么样了?”
“我就是冲着咱们的买卖来的,我奶奶,您还真别说,我都好久没见她老人家了,爷爷去世之后,直在老家足不出户。这几年深居简出,来看您是我自作主张。”
“那是她眼光差,嫁了个短命鬼。”老太太冷哼了一声,“你说谈买卖,你是准备交货了?还是还想再讲价?”
“其实那东西对我意义不大,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您会出这么高的价钱买它,因为,我正在查一事情,可能和这层情况有关系,您要是告诉我,我这东西就白白净净地给您送过来。”
霍老太太思索片刻只道:“你想知道这样式雷里画的房子,是什么东西?”
吴邪点了点头,抱一个亲切的笑容。【老太太您太懂我了!】
霍老太太往椅子里缩了缩;“行,我能告诉你,不过,不能由你来问,你让你奶奶来问我。”
“婆婆,咱不开玩笑,这事就不用惊动我奶奶她老人家了吧。”
“开玩笑?你打听打听,我霍仙姑做买卖,从来不开玩笑,我和你奶奶是发小儿,几十年了,也没来看过我一眼,窝在杭州那鬼地方,我让她来看看我,就叫什么玩笑?这事就这么着了,你回去,和你奶奶商量商量,你奶奶要是不肯出面,我估计你这事也不会是什么正经事,你趁早歇了吧,走吧,你奶奶不来,你也不用来见我,你那东西,我是喜欢,但是我老太婆也不缺这么一件。”
吴邪长叹一声,心里暗骂吴老狗当年劈腿!要不是他和霍仙姑余情未了,自己现在也用不着这么艰难!
看来得走走温情路线了~
“婆婆,我小时候去长沙,我爷爷经常跟我提起您和他去天津的那段往事。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呐,你就算看在我爷爷的面子上,赏我一个薄面。”
哪想到霍仙姑呵呵一笑:“就你爷爷那张长得跟包子似的脸,我可懒得给他面子。”
吴邪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笑了一下。这霍仙姑已经年过古稀,这醋坛子的味儿还是蛮浓的~
“是啊,我爷爷就是包子。但是……怨不得狗喜欢啊……”
“啪——!”
茶杯被磕的差点碎裂,显然是直接戳到了她的痛处!吴邪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年吴老狗喝多了酒,无意之中说:“我跟你奶奶成亲的那天晚上,我听到门外那棵老槐树上有哭声。我知道是她,但是我没出去,到了那个地步,我出去也没用了……”
当时吴邪还小,口无遮拦的就跟奶奶说的这件事情。结果就是她奶奶解连亭醋坛子大翻!将近一个星期没理吴老狗!
看她呼吸的幅度,显然是动了大气!吴邪心里还的确是有些惊讶,看来他真的跟吴老狗有一腿,自己误打误撞的还赌对了!
吴邪的目光从老太太的脸上移动到左边的椅子上,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刚要往前走一步,突然感觉被人拽了回去!
“你想干啥?这第二次了,再坐错我可不替你挨打了。”
吴邪笑了笑,伸手拍掉了胖子拽着他的爪子:“老子已经坐过两次,再坐一次也无所谓。反正又不能掉块肉。就算掉了块儿肉,放锅里搁点儿油扒了扒了还是一道下酒菜呢~”
不顾胖子的阻拦,吴邪一屁股坐在了左边的椅子上。剩下胖子的后面气的直咬牙!
【你个蛇精病!】
果然,吴邪的屁股坐在椅子上的那一瞬间,只听见周围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再看霍仙姑,老太太的眉头皱的很深!吴邪趁火打劫道:“婆婆,这事情对我很重要,您不能这么耍我,您要这么耍我,那我也赖了,我们三个待会儿就跟着您了,您要回家,我们就跟去您家,反正您去哪儿我们跟到哪儿。”
老太的脸色很是难看,根本没理会我的说辞,立即质问我道:“谁让你坐下来的?站起来!”
正说着,突然整个楼的窗帘一扇一扇被拉上了,一下四周全暗了,中央巨型吊灯一下打开,瑰丽的光影攒动,那些老旧的器具、地毯、窗帘一下子在这种光线下,变得非常昏黄华丽。
突然听到和老太太一声冷笑:“有胆子你就坐在这别动 ”
吴邪同样笑了一下:“奉陪到底”
下面的人开始躁动起来,霍秀秀发出一声欣喜的叫声,问老太太道:“开始了吗?”
老太太点点头:“开始了,你看着,今天咱们有好戏看。”
吴邪心说还不一定是谁看谁的好戏呢。下面的戏台上开始被摆上桌子和展示台,拍卖会开始了。
女司仪依旧还是那个长着奇怪耳蜗的女司仪,声音爽朗,让吴邪记忆犹新:“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闲杂人等请退场,我们马上就要关门了,场内保持安静,服务员可以开始分发拍卖名册和打手印。”
服务员端着花名册走到老太太面前,看到吴邪脸色一绿,整个人镇住了。好久才反应过来,立即就问:“太太,您这个朋友坐错位置了吧?”
“没坐错。”
吴邪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自信,笑的比谁都灿烂。但是也只有胖子知道,吴小佛爷一旦露出这种笑容……肯定会有人遭殃。实际证明,他的预感是没有错的
……
“得了!”服务员满是惊惧地看了吴邪一眼,立即转身,不久同样一份花名册到了吴邪手里,同时送上来的还有一壶极品的碧螺春,和四盘非常精致的小吃。
吴邪把这几盘儿小吃往后一推,小声的对胖子说:“先不充点儿体力,一会儿还得靠你。”
“卧槽!”
胖子低声骂了一句!
“你这么玩儿小心把棺材本儿都搭进去!”
“没事,你棺材钱我替你付了。”
吴邪说完这句话,悠哉悠哉的翘起了二郎腿。胖子的后面急得直挠头!【他娘的早晚让这小子害死!】
“各位老板,现在开始走货,您们瞧好了,拍不着可就没下回了。”
一边有伙计从后面上来,拿起那灯,挂到一边的柱子上一个吊扣上。老太太在边上幽幽道:“还不给你的崇拜者致意,这饭店,很久没人敢点这盏天灯了,你也算是给你们老吴家长脸,以后江湖上可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得你吴家小太爷的威名。”
她看着吴邪冷笑,继续道:“不过,这威风一时,恐怕你们老吴家这一次要被你这盏败家灯给烧光了。”
哪知吴邪闻言一笑:“霍婆婆此言差矣……”
吴邪转过头,冲着霍仙姑勾起了一个十分“灿烂”的笑容
“若这天灯,我真的能点亮呢……”







明天预告:
“付钱归付钱,但是这鬼玺……我不想要~”
———————
“吴邪!是我!”
“你谁呀?!”
何为揣着明白装糊涂,也不过如此了……
————————
“小哥闪开!”
————————
“窗户不是这么擦的!你他娘的给我下来!”

评论

热度(7)